第五十四章 运气来了挡不住(二)

韩警官 +A -A

  为这笔工程款,建筑站尤其江城工程队王队长和钱会计,左一趟右一趟,前前后后跑过近百趟,好话说尽,嘴皮磨破,结果一分钱没能要回。

  韩特派出马,不仅一次性全要回来了,对方还支付利息。

  老严晕晕乎乎,像是在做梦,直到跟大通公司财务从银行走出来才缓过神。

  钱要回来了,超额完成任务,老卢你不能再跟我发飙了吧?

  韩博一身轻松,把大哥大往他手里一塞,陪女友浪漫去了。让他自己管自己,要么去长途汽车站打票回家,要么去工地找他那些老兄弟老朋友。

  立这么大功,报喜电话都不愿意打。

  老严虽然四十多岁,仍然想进步,建筑站是乡镇企业,事业单位都不是,如果能调到财政所多好。

  报喜,直接向卢书记报告,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错过。

  “卢书记,不会错不会错,我跟他们财务一起去柜台办的,我刚才从银行出来,就在银行门口。电汇,不是转账,底联回执我看过,韩特派也看过,不会有问题。”

  昨天去,今天就要到钱了。

  卢惠生将信将疑,生怕自己听错,追问道:“老严,你说清楚,你再说一遍,一共多少钱?”

  “一共两百零五万两千两百,其中五十万两千两百是利息,连本带息,真正的连本带息,按三年定期存款利率算的!韩特派昨天下午托人找过好多领导帮忙,有区委副书记,有街道办事处领导,有居委会领导,名片我全看过。卢书记,我算明白了,讨债这种事上面有人跟没人就是不一样。要是没人,别说利息,本金都拿不回来……”

  这小子,深藏不露啊!

  为调动干部积极性,讨债是有提成的,超额完成部分拿2%。

  只给他布置了40万任务,他一下子拿回200多万,算下来要给他三万多提成。

  提成该给就要给,不能言而无信。

  卢惠生现在考虑的不是给不给提成,是他找过那么多人帮忙,人家不可能白帮。

  建筑站在江城干十年,年年有工程,这些问题必须考虑到。如果不意思意思一下,别说下次再求人家帮忙,恐怕连工程都不太好接,至少在那个区别指望再接到工程。

  五十万利息像天上掉下来的,卢惠生很难得大方了一次,意气风发地说:“老严,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回来我给你们庆功。不过你先别急着回来,我给你们汪经理打电话,让他安排五万打到工程队,你拿到之后立即交给小韩,该怎么感谢让他去感谢,他找的人他负责。”

  “请人帮忙,哪能不感谢一下。卢书记,我错了,我检讨,光顾着高兴,小韩没提,我居然没想起来。”

  “这不怪你,又不是你找的人。跟小韩说清楚,该怎么感谢就怎么感谢,要是……要是不够给我打电话,他的提成回来统一结算。乡党委说到做到,不会出尔反尔,不会让干事的干部寒心。”

  “卢书记放心,话我一定带到。”

  ……

  人在赌场上失意,情场上就会得意。

  反之,情场失意,在其它方面就会得意。

  韩博发现这句话有那么点道理,谈两年多的恋爱进入倒计时,其它方面运气却好得令人发指。谁能想到尤经理搞房地产没赚到钱,孤注一掷炒股发了财,以至于自己去讨债,他痛快得不能再痛快。

  清欠提成,真没想过。

  全乡干部一个标准,超额完成部分拿2%。

  为了把工作推行下去,县里一样会这么搞,合理合法,这个钱不要白不要。

  老严送来的五万现金有些麻烦,根本没找人帮忙,不需要感谢。建筑站在江城有工程队,抬头不见低头见,万一将来被拆穿了会很尴尬甚至会说不清。

  这钱不能拿,拿了搞不好会让自己身陷囹圄。

  李晓蕾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趴在床上数了一遍又一遍,咯咯娇笑道:“韩博,原来当公安这么有钱途,要不你再准备五万,跟我回家,把十万啪一声拍到我爸面前。或许他见钱眼开,脑袋一热,就把我卖给你了。”

  “十万有点贵,听说去西南省份买媳妇只要三五千。”

  “你想不想买?”

  “想,当然想。”

  “那就是了,难道我李晓蕾不值十万。”

  “值,你无价之宝,关键你爸舍不舍得卖。”

  李晓蕾抓起一把大团结往头顶上一扔,唉声叹气说:“我爸见过大钱,别说十万,再加十万他也不会卖女儿。”

  她敢想敢说,敢作敢为。

  韩博相信只要开口,她真有可能会放弃首都生活跟自己一起去农村。但这对她不公平,脑袋一热过去将来不一定能习惯。

  前些年国家颁布政策,允许知青返乡,不知多少人为回大城市抛妻弃子。自己不想让父母失望,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怎么能要求人家作出这样的牺牲。

  “亲爱的,别胡思乱想了,我现在有个警务室,手下有四五个人,要管一个乡治安,工作挺多,压力不小,三四年内应该不会当陈世美。你先回家,找到合适的我祝福你,找不到合适的,同时能做通伯父伯母思想工作,我们接着过。当牛郎织女就当牛郎织女,全国不知道有多少。”

  “你等我?”她回过头,微笑里满溢分量得当的娇羞。

  韩博揉捏着她胸前那对绵柔,深情地说:“我是男的,可以等。你是女孩子,不能等。遇到合适的,跟我说一声,遇到什么困难更要跟我说,我坚强着呢,经得住。”

  “老天爷,您开开眼吧,不能让我们当一对苦命鸳鸯。”

  “躺在一堆钱上睡觉,这算苦命鸳鸯?”

  “问题是钱解决不了问题。”不应该说这些的,又忍不住说了,李晓蕾急忙岔开话题:“韩博,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笔钱。”

  “到我手里自然没退回去的道理,回去搞单位建设,只要不进个人腰包就不会有麻烦。”

  “你有小金库?”

  “没小金库干不成事。”

  “你们公安怎么这样啊,就知道罚款搞钱,难怪老百姓对你们不满意。”

  韩博轻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解释道:“群众对公安队伍是不太满意,归纳起来主要两个原因,一是破案率低,二是抓赌抓嫖和交通罚款。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政府对公安的投入只能保证工资,有些地方甚至工资都不能保证。但是打击任务的硬指标依然是一级级下达,平时的水电、电话、车辆维修、用油全要花钱。

  钱从哪儿来,罚没收入。

  在时间人力一定的情况下,犹如切蛋糕的关系,用在罚款案件上的时间多了,用在正经破案上的时间必定少。返回到群众对公安的不满意上,提高破案率,必定要减少罚没收入。收入少了,办案经费一样少,破案率也难提升,这是一个怪圈。”

  “基本工资没保证?”李晓蕾将信将疑。

  “真没保证,我是政法专项编制,正规军,结果到局里只有70%。我们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有两个从部队转业过去,刚进单位都不能适应局里靠罚没收入返还经费的生活,因为在部队经费是有保证的,他们有个共同的疑问:公安好歹也是政府部门,怎么政府就不给经费呢?

  另外作为基层一线的民警,没多少人愿意去抓赌抓嫖搞罚没创收,占用大量的大多是休息时间,赌嫖案发高峰期大多是夜里,而且这活纯属得罪人不讨好,但迫于压力不得不去。所以我们公安常说自己吃的是尿泡饭,累死累活,最后搞一身骚。”

  “上面知道吗?”

  “知道,前段时间一份公安杂志上提到过费问题,说靠一支吃杂粮的队伍来使群众满意,难!”

  “你也去抓赌抓嫖,你也去搞罚款?”

  韩博拍拍胸脯,嘿嘿笑道:“我大小也是官,手下好几个人,要进步,要当真正的领导,要有成绩政绩才能调到首都去跟你团圆,必须要在经费问题和破案率上找个平衡点,来个两不误。”

  “看来你真喜欢这个职业,真喜欢当官。”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男人么,应该有点追求,我喜欢你穿警服的样子。“

  “真的?”

  “真的,很帅,带出去有面子,羡慕死那帮丫头。”

  …………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