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运气来了挡不住(一)

韩警官 +A -A

  “尤经理好,这是韩律师的手续,请您过目。”

  李晓蕾很有默契地拉开包,将男友的律师资格证、委托书和介绍信一一放到他面前,然后掏出笔记本和钢笔,笑盈盈坐到一边。

  不是来买房子的,原来是讨债的!

  良庄建筑公司太不地道了,有话好好说,干嘛找律师。

  打官司太麻烦,现在不比几个月前,根本没必要打官司。尤经理急忙掏出大中华,一边敬烟一边笑道:“韩律师,对不起对不起,工程款一拖近三年,是我们不对。当时没想过要拖欠,主要政策变了,中央不许给我们房地产放贷款,哪家银行敢放撤哪个行长职。政策说变就变,我们有商品房,有固定资产,居然贷不到款。”

  三年前银行确实紧缩过银根,建筑站汪经理也是这么说。

  韩博接过香烟,婉拒他点上的好意,微笑着问:“现在呢?”

  “现在不用向银行贷了,就算他让我贷都不贷,除非不要利息。”尤经理大手一挥,豪情万丈,一派我有钱的架势。

  运气来了挡不住,听这口气不用打官司不要闹事。

  韩博乐了,故作严肃地说:“尤经理,不好意思,银行管您要不要利息我不知道,我肯定是要帮我客户管您要利息的。按合同办事,如果您忘了,我可以把复印件拿给您看看。”

  一百多万而已,多大点事。

  三年前的现在,真是山穷水尽,债主几十个,外债500多万,贷款贷不到,实在没办法,把账上仅剩的60多万投入股市赌一把。

  结果守得云开见月明,今年时来运转,大牛市!

  天天涨,连连飘红,买的那几支股票涨十几倍,60多万变成800多万。加上动员职工集资投入股市的资金,现在账面上超过1000万。

  这几年卖房的钱,陆陆续续还给了小债主,只剩下良庄建筑公司这一个大债主。

  尤经理欠债欠怕了,不想再欠人钱,又不想放弃赚更多钱的机会,紧握着他手笑道:“韩律师,利息没问题,你再给我两个月,我按银行三年定期存款利息跟你算。保证在春节前,连本带息,一分不少,全打到良庄建筑公司账上。”

  看样子他真有钱,这运气好得有点离谱。

  韩博欣喜若狂,强按捺下激动,说道:“尤经理,这笔工程款不能再拖了,我客户企业性质您是知道的,乡镇企业,乡政府就等这笔钱给干部教师发工资,并且全乡干部教师工资已拖欠20多个月。您如果再不帮着解决,我只能起诉。另外那些没拿到工钱的民工和等米下锅的干部教师,真可能会来您这儿讨要。”

  一百多万放在股市里一天能赚好几万,机会难得,尤经理不想错过,用商量的语气说:“韩律师,要不这样,我先让财务打三四十万过去救救急,剩下的春节前付清,连本带息支付。”

  “不行,真不行,再拿不到钱,教师和工人会闹事的。”

  看来良庄建筑站实在顶不住了,已经拖三年多,欠人家的就给人家吧,又不是没钱,没必要搞那么僵。

  尤经理权衡了一番,斩钉截铁说:“既然乡里确实需要这笔钱,那就今天解决。韩律师,李小姐,我和财务去一趟证券公司,你们在这休息一会儿,中午一起吃饭。不过只能按活期利率算,这一点请二位见谅。”

  乡里压根没打算要利息,甚至没奢望过能全收回来。

  这任务完成得太顺利了,顺利得有些不真实。

  取钱应该去银行,去证券公司做什么,你是不是在糊弄我。或许压根没钱,不想给,打算利用这个荒谬的借口开溜。

  找不着人怎么要钱,韩博不想大意失荆州,起身道:“尤经理,我陪您去。建筑公司会计也来了,有他在,转账汇款方便点。”

  “韩律师,你信不过我?”

  “瞧您说的,是我客户太需要这笔钱了。”

  想到这家伙可能真有钱,能给乡里多争取一点是一点,韩博接着道:“至于利息,活期利率才2.97%,相差太大,我没法跟客户交代。尤经理,您财大气粗,没必要因为这点小钱跟我对簿公堂。”

  当时没招标,是议标,良庄建筑公司报价最低,利润不高,生怕拿不到钱,合同上确实有违约条款。工程质量没问题,工期还提前了十几天,拖人家三年多,给一点活期利息实在说不过去。

  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太高,高得离谱。三年期存款利率也不少,10.8%!

  能省一点是一点,尤经理笑道:“定活两便算怎么样,按一年定期存款利率打六折。”

  “李秘书,合同上是怎么注明的?”

  在来的路上商量过这出双簧怎么演,几个关键数据李晓蕾记得清清楚楚,脱口而出道:“工程竣工验收之后的15个工作日内,甲方需支付除工程质量保证金之外的所有余款。若甲方违约,按每天0.02%支付余款的违约金。工程竣工验收满一年,甲方需支付最后一笔也就是工程质量保证金……”

  每天0.02%,按天算,这个违约金累计下来不得了。

  合同是这么签的,可是真正按合同执行的又有几个,特别是违约条款。

  要是没钱,什么都不怕。

  现在有钱了,要是他起诉,要是能找到关系搞定法院,申请个财产保全,公司资金尤其股市里的资金不全被冻结了吗?

  尤经理急了,紧握着他手说:“韩律师,韩律师,合同是一回事,怎么结算是另一回事,建筑行业有建筑行业的惯例,要是处处较真,这生意做不做了,工程干不干了?这个小区没搞起来,主要位置不好,我们决定从哪儿跌倒从哪爬起来。刚从区里拿下一块地,不盖住宅楼,盖写字楼,高层,设计院正在设计。

  你代表乙方,能作主。我是甲方法人,公司大小事务我说了算。只要韩律师你在违约金这个问题上有诚意,接下来的高层依然交给良庄建筑公司。后面小区全他们盖的,质量工期有保证,我放心。怎么样,要不要继续合作?”

  能帮乡里再接个工程当然好,关键你信誉不好。

  再说图纸仍在设计,这样的工程怎么发包?

  不能上他的当,同时不能把他逼急了,毕竟合同是一回事,真正落实是另一回事,江城是他的主场,江城法院肯定帮江城企业,每天0.02%的违约金法官不会支持。

  “三年前的一百万比现在的一百万值钱多了,我客户损失太大,作为律师,我必须维护客户利益。尤经理,按三年定期存款利率算,这是我及我客户的底限,否则我们只能法庭上见。”

  炒股多赚钱,傻子才继续开发楼盘呢。

  律师不上当,尤经理实在没办法,暗暗盘算了一下,咬咬牙:“行,就按三年定期存款利率算,50万就50万,当交个朋友!”

  ………………………………

  PS:96年大牛市,全民炒股。

  从1996年4月1日到12月12日,上证综指涨幅达124%,深成指涨幅达346%,涨幅达5倍以上的股票超过百种,而那一年A股市场总共才有513支股票。

  另外那几年物价飞涨,人民币贬值,人民银行根据国民经济状况及物价上涨情况,对储户存入银行的三年、五年、八年期储蓄存款,在规定的期限内给予一定保值补贴。

  保值储蓄,存款利率很高,城乡居民及单位存款整存整取,一年期9.18%,三年期10.80%,五年期12.06%,说明一下,防止有些书友感觉太夸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