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律师配秘书

韩警官 +A -A

  马上实习,专业课基本结束,李晓蕾上不上课无所谓,昨晚醉醺醺回宿舍拿几件换洗衣服,就跟韩博回聚贤宾馆继续过起二人生活。

  达芬奇有一张传世名作《最后的晚餐》,接下来几天对二人而言极可能是“最后的几天”。

  她不想跟那些学长学姐一样哭哭啼啼,决定接下来几天像小两口一样高高兴兴,像妻子一样天天陪他、天天呆在他身边。不能永远厮守在一起,至少要留下一个美好回忆。

  “韩律师,穿这一身不会给您丢人吧?”

  “好看,特有气质,以前怎么没见你穿过。”

  等会要去讨债,她主动请缨扮演秘书,西装西裤小皮鞋,摇身一变为职业女性,气质不凡。韩博放下文件,情不自禁搂住她的小腰。

  “我姐给我买的,在学校穿太老气,一直压在箱子里。”李晓蕾嫣然一笑,刹那间风情万种。

  “实习可以穿了,给我当秘书没问题,千万别给那些大腹便便的领导当秘书。”

  你考到了律师资格,其实你可以去BJ当律师的。

  李晓蕾暗暗地想,话到嘴边终究没说出来,他不止一次提过,他父母希望他当国家干部,不希望他放弃铁饭碗。自己不想让家人失望,怎么能让他………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韩博不明所以,对着镜子整整领带,顺手提起公文包。

  “包我给你拿,人现在是秘书。”

  “行,装就装像点。”

  一个西装革履,一个一身职业装,可惜开得是警车,要是轿车更像那么回事。

  7点45,如约赶到大通房地产开发公司。

  甲方没上班,大门紧锁,老严来得更早,看见一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坐在副驾驶一下子失神了,韩博连摁几次喇叭才反应过来。

  “韩特派,这位是?”

  “我女朋友李晓蕾,从现在开始她是秘书。晓蕾,这是我们良庄建筑公司严会计,昨天一起来的。”

  “严会计好,认识您很高兴。”

  “晓蕾姑娘真漂亮,幸会幸会,韩特派真有福气。”

  老严用一口思岗普通话忙不迭打招呼,小姑娘太漂亮,不好意思盯着看,目光刻意转移到储物格,不经意发现几张名片,最上面一张赫然是区委副书记的!

  省会城市的区委副书记,那是什么级别领导,肯定比我们思岗县-委书记大。

  韩特派真人不露相,竟然有这关系。

  他越想越激动,忍不住问:“韩特派,你,你找到人帮忙了?”

  “朋友介绍了几位领导,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帮忙,就算愿意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名片在这儿,昨天下午“有事”,今天起太早,电话一直没顾上打。韩博低头看了看,语气轻描淡写。

  “韩特派,我能不能看看?”

  “看吧,名片,又不是什么秘密。”

  区委副书记,区团委书记,区政府办副主任、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庄新栋干几年外联部长,组织和参加过许多活动,认识人不少,交情估计不咋地。毕竟他一个学生,人家不可能把他当回事,给张名片是客气。

  在老严看来可了不得,全是国家干部,全是领导,如果全帮忙,一人给甲方打个电话,这事估计就好办了。

  “韩博,在乡里,人家都喊你韩特派?”他暗暗咋舌,李晓蕾则感觉刚才的称呼很搞笑。

  “干部一般喊韩特派,老百姓认识的这么喊,不认识的叫韩公安,或者公安同志,警察同志。”

  “韩特派,太逗了。”

  “官本位,人家认为在称呼时带上职务好一些,能体现出尊重。我这不算搞笑,乡组织委员姓蒋,个个喊他蒋组织。老蒋的组织早跑台湾去了,我们良庄居然有一个。统-战委员叫杨统-战,比喊杨委员好听。”

  李晓蕾在老BJ胡同里长大的,没深入过农村,感觉特有意思,笑得花枝乱颤。

  老严突然想起一件事,放下名片,从包里掏出一部大哥大,摩托罗拉翻盖的,小心翼翼递上来解释道:“韩特派,王经理说没个大哥大在江城不方便,你先用着。他整天在工地,有寻呼机,有没有大哥大无所谓。”

  建筑站只是叫顺口的一个叫法,与“七站八所”不一样,它是乡镇企业,是一个独立法人单位,正式名称是“思岗县良庄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王队长是工程队长,这个队长只有老家人叫,在外面是王经理,事实上人家就是项目经理。

  考虑得很周到,有个大哥大联系起来是方便。

  韩博接过大哥大,老严接着道:“王经理和施工员老徐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打算请你吃顿饭。来江城,他们要尽下地主之谊。”

  “事情没办成,这顿饭不好意思吃。过年不是要回去么,有的是机会。”良庄人同其它乡镇的人不同,在外面很团结。素未谋面,人家如此热情,韩博真有些过意不去。

  “韩特派,给王经理一个面子。”

  “没必要,真没必要。开门了,他们上班了,走,进去看看。”

  大通房地产开发公司是街道一个企业的三产,私人承包的,经理姓尤。

  商品房卖得不太好,竣工几年的小区仍空着一大半。单位没什么事,每天早上来一下,快到股市开盘时走,去前面一条街的证券公司大户室炒股票。

  不是私人炒,是公司炒。

  这年头,要是不设个投资部,不炒炒股票,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开公司的。

  老严没经历过大场面,胆子小,没气势,让他在大厅等,韩博手持大哥大,带着小秘书,跟爆发户似的到二楼,直接敲开总经理办公室门。

  闯进来俩不速之客,看架势有点来头,尤经理放下报纸笑道:“同志,看房子?销售部在一楼,是不是没人,没关系,你们先坐,我来问问她们跑哪儿去了。”

  “尤经理是吧?”

  “是,坐,坐下说。”

  “我姓韩,叫韩博,是思岗县良庄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聘请的律师,这位是我同事李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