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久别重逢

韩警官 +A -A

  请卢书记、焦乡长、崔副书记、牛部长、张副乡长、综治办周主任过来检查指导,请播音员广播通知全乡人民群众,思岗县公安局良庄乡警务室成立了,公布地址和电话号码,今后报警、办理身份证和户籍证明直接来这儿。

  结果到了播音员嘴里,绞尽脑汁、辛辛苦苦搞起来的警务室,竟成了乡党委政府今年为民办好事办实事的举措之一。

  乡里一分钱经费不出,居然好意思给自己刷声望。

  没办法,这是中国特色。

  警务室也好,公安特派员也罢,全要在乡党委政府领导下工作,成绩是永远是领导的。张局接受县电视台采访,一样要把县领导扛在前面。

  不管怎么样,警务室终于搞起来了。

  不会唱京剧,不然可以把《沙家浜》中的选段稍微改一下,抑扬顿挫来一句: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三四个人、两三把枪……

  布置完任务,安排好一切。

  第二天一早,去建筑站接上会计老严,又踏上“讨债之旅”。

  在良庄工作就是良庄乡的干部,不拿乡里工资,不要乡财政给经费,不等于老卢没办法你。包干任务如果完不成,开全乡党员干部大会时老卢会让你站起来,当全乡党员干部面骂你个狗血喷头,让你颜面尽失。

  一个公安干警,一旦威信扫地、颜面无存怎么开展工作?

  牛部长提醒过,不能不当回事。

  况且老卢也不容易,不仅要考虑全乡干部教师及退休人员的工资和医药费,还要想方设法筹集经费搞建设。

  比如“普九”,这是中央要求的,不属于集资摊派,只是没考虑到地方有没有这个财力。市里和县里的集资摊派他要么打折扣要么干脆顶回去,中央和省里下达的任务一向不折不扣执行,下定决心要在他退居二线前把几栋教学楼盖起来。

  村村通是惠民工程,配套资金要想办法解决。

  ……

  他不是拆东墙补西墙,是算着哪笔钱什么时候能到位,到位之后要花在什么地方。

  清欠收回来的钱发十一月和十二月份工资,秋统筹用作建教学楼的第一笔工程款。到春节前日子就好过了,建筑站的工程队全回来,在外面施工的工程款一般春节前结算,留出一百多万解决干部教师到明年夏提留之前的工资,剩下的作为第二笔工程款和修建乡村公路的配套资金。

  勉强维持,资金链不能断,一断会出大问题。

  虽然没要求155万全要回来,4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换作以前,真会有压力。

  自从做了那个梦,像是多了几十年阅历,许多事在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有片段,帮良庄建筑站讨债的事没梦到的,但有其他人讨债的印象,一些手法可以借鉴。

  没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闹闹。

  三百多公里,路况不好,开五个多小时,累死人。

  去新庵汽车站坐依维柯快客多好,上车睡一觉就到了。关键老卢要求“先礼后兵”,必须穿警服佩手枪带手铐,必须开警车去。

  “韩特派,开半天车太累,我在前面公交站牌下车,坐109路去王队长工地,你找个旅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8点去甲方那儿,我提前去,我在门口等你。”

  在良庄,老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走南闯北,去过十几个大城市,但只是去过,大多时间其实住工地。真正有本事的是那些能接工程、能管理一个大工地的项目经理,不是他这种半路出家的财务人员。

  他把自己位置摆得很正,就是一跟在后面掏钱买单的,拉开包,沾着口水数出一叠钞票,往储物格里一放:“这1000放你这儿,请人帮忙,开房间交定金,花钱地方多了。有发票最好,没发票我回头想办法。”

  这会计,哪个领导不喜欢,难怪汪经理那么器重他。

  “也行,我呼机号你知道的,128全省漫游,能呼到。明天早上8点,甲方门口见。”出公差,当然是公费,韩博不跟他客气,也没打算帮他乱花。

  放他下车,沿中山路往东开,过十几个红绿灯,拐了三次,终于抵达江城大学东校区西门。

  十二点多,离上课尚早,嫌食堂饭味道不好,喜欢在外面小摊吃的学弟学妹出双入对。

  才过去几个月,感觉似乎离开很久。

  眼前的一切让记忆渐渐清晰起来,毕业会上唏嘘一片,嘤嘤或嚎啕的哭声不绝于耳,几十对校园鸳鸯作鸟兽散了,天南海北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再聚。

  前程往事,多有唏嘘。

  当几年学生会干部,跟晚几届的学弟学妹没少打交道,刚说说笑笑擦肩而过的那几位,在校运动会上合作过,现在却形同陌路。

  正扶着方向盘朝校园里的林荫大道张望,有人轻轻敲车门,回头一看,一张精致的脸庞正笑盈盈看着自己。

  “等急了吧?”阔别四个多月,猛然见面一阵悸动,急忙推开副驾驶门。

  “从十点半等到现在,你说呢?”李晓蕾穿着火红色的衬衫,套一条豆绿色的裙子,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批在肩上,水灵灵的大眼睛顽皮地眨了眨,鼻子略显有些上翘,显露出一副淘气相。

  “路上堵车,快不起来。”

  “警车也堵?”

  “水泄不通,警车一样堵。”

  周围没什么人,正准备一亲芳泽,以解多日思念之苦,侧门哗啦一声拉开,一下子钻上来四五个人。莺莺燕燕,香风扑鼻,全是女友的室友。

  “姐夫,你够狠心的,把我姐一扔四个多月,也不说来看看。”

  “往前开往前开,去老地方,请我们好好搓一顿,我快饿死了。”

  李晓蕾笑而不语,韩博回头看看,扶着座椅靠背笑道:“各位大姐小姐,你们这是打劫人民警察。”

  “打劫的就是人民警察,谁让你参加工作有收入,我们是穷学生,我们没钱,就等着你来改善生活,辣子鸡两份,小玉,你吃什么?”

  “鱼香肉丝,宫保鸡丁,糖醋里脊……”

  “我要鱼香茄子,豆豉鲮鱼油麦菜,他家盐水鸭不好吃,干脆去外面买一只。”

  “行,到那儿你们点。”

  “老地方”是一位学长开的饭店,他在学校当辅导员,老家在农村,兄弟姐妹一起跟过来了,弟弟学过厨师,手艺不错,价格不高。再加上他人缘不错,许多学生过生日或其他聚会全来这儿,生意非常好。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不要跟往常一样等桌子,二楼包厢,就是一个单间,跟丝绸宾馆的包厢不好比。

  早料到这帮“女土匪”会敲竹杠,昨天回良庄前特别去了一趟服装分厂,十几二十一件,买了十几件由于种种原因退回来的丝绸面料服装和十几条丝巾。

  纸箱装着,抱上来拆开,土匪们顿时疯狂了。

  “真丝的,这要花多少钱?”接过男友精心挑选的衣服和丝巾,李晓蕾心中一热。

  “出口转内销,不贵,只是衣服偏大,要找裁缝改改才合身。”

  “姐夫,你真好,大就大吧,我不嫌。”

  出口服装,式样时髦,做工精致,面料全真丝的,不喜欢才怪。

  久别重逢,又有礼物,欢声笑语,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土匪们很懂事,不会总当电灯泡,吃饱喝足,一个个坏笑着走了。

  结账去聚贤宾馆,宾馆后院正好有停车场。

  不是第一次来,轻车熟路,办手续拿房卡上楼。

  开半天车真累了,舒舒服服洗个澡,在床上躺了十来分钟,李晓蕾裹浴袍出来,望着如出水芙蓉一样清丽的女友,韩博会心地笑了。平时她冲一个澡怎么也得半个小时,这次只要十来分钟,可见她心里一样十分惦念!

  小别胜新婚,两人久别重逢更是激情似火,就像火星碰地球一样燃烧起来,直到把蕴藏在心中的相思之情都淋漓尽致的发泄出来,才相拥在一起,诉说起离别之情。

  “实习单位定下来了,下周去报到,我爸找过人,说在哪儿实习将来就在哪个单位工作。”她语气带着几分哽咽,热泪在眼眶里打转。

  象牙塔,是多少诗人笔下的纯洁圣地。

  象牙塔里的爱情,是多少少男少女心中的梦想。

  如梦似幻的年纪,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几乎是所有学子的理想。

  毕业了,爱情也要毕业,因为工作分居两地或者家庭极力反对等原因许多情侣不得不分道扬镳,能够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极少。

  四年大学,见过太多悲欢离合,有泪流满面的,有拂袖而去的,也有一直坚持到现实将感情彻底压碎后不得不在电话里匆匆说一句再见的。轰轰烈烈开始,冷冷清清结束,有些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讲就天各一方了。

  这段感情是人生最美好时光的见证,如果它只能成为历史,那它应该得到一个体面的结束。这对自己,对她,对这段感情都是一个交待,必须让这段感情有始有终。

  韩博沉默良久,故作轻松地说:“马上不包分配,有工作总比到处找工作好。”

  总会有这一天,必须也只能坚强面对。

  李晓蕾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翻身趴在他胸前问:“你家里人有没有……有没有给你介绍。”

  “他们忙,只是催,原单位介绍的人倒是不少。”韩博抚摸着她光滑的后备,动作极尽温柔。

  “有没有中意的。”

  “我又不是陈世美,哪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李晓蕾猛地张开嘴,对着胳膊狠狠咬了一口,疼得他龇牙咧嘴,旋即紧搂着他脖子梨花带雨地问:“你是不是想让我内疚一辈子?”

  做人不能太自私,不管怎么样至少曾经拥有过,韩博贪婪地闻她那熟悉的淡淡发香,苦笑道:“爱需要的是付出,爱一个人就要为对方着想,我怎么可能让你内疚一辈子。陈世美我来做,只是暂时没遇到合适的。”

  “不说这些了,我要,我还想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