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草台班子

韩警官 +A -A

  新娘子情况同高长兴差不多。

  南港是全国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水路交通挺发达,陆路交通太落后。

  南港人盼铁路盼望了几十年,终于盼到要修建铁路,前些年省铁路办公室和地方铁路办公室与铁路运输学院及铁路警察学校签订协议,定向招收铁路运输中等专业人才,学生毕业后分配到正在建设中的铁路工作。

  在这个大背景下,许多南港籍初中毕业生作为委培生开始学习。

  结果“铁路千呼万唤不出来”,这么多年一直在地图上建设,这几批“铁道班”学生一毕业就待业。有些人自己找工作,有些人不服气,给省里写信,省铁路办公室找省人事厅,省人事厅干脆让原户籍所在政府安排。

  这跟国家统一分配不一样,县里没法安排。

  她运气算好的,沾专业的光,铁路警察学校也是警校,公安局警力紧张,让她来当地方编民警,在派出所干三年内勤,算老同志了。

  第一批上任的三个人中,就最后赶到的任忠年不用为编制担心。

  十九岁,一张娃娃脸,带着几分稚气。身材“很公安”,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站那儿像一堵墙。省警校学生,只要不犯错误,百分之百包分配,政法专项编制,没二话。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任同学很能吃,打一份饭不够又要一份,这么下去真会被他吃穷。幸好是实习生,只管饭不用发工资。

  “一把手”不好当,要想方设法找经费,要考虑到警械装备。

  局里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小气!

  对讲机没有闲置的,电-警-棍有几根,不过是人家淘汰下来的,电池坏了,还不如橡胶警棍。枪局里敢给,关键你敢不敢要,一把破枪还整天担心丢失,真枪实弹算了吧。

  在装备财务科呆十几分钟,最后搞到几根橡胶警棍和几副手铐。

  好在高长兴够义气,巡警队刚成立时是大队,几十号人,现在人跑掉一大半,降格成中队(原来那个大队也是临时的,县编办不承认),有许多闲置装备。对讲机借一对,最新款的武装带借四条,可以喷催泪瓦斯也可以当电-击-棒使的“手枪”借四把,插在枪套里系上枪绳谁也不知道是假的。

  小单开摩托车,新娘子和实习生坐警车,赶到良庄乡政府大院正好是下午上班时间。

  “周主任,人呢,雷建伟去哪儿了?”

  会议室空空如也,韩博拿着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不知道给谁。

  书呆子一个,基层工作不是这么干的。

  周正发乐了,不无得意地说:“韩特派,你一出门他老婆就把罚款送我这儿了,丁字路口有拉货的车,他们找了一辆,中饭没吃,装上游戏机走了。生怕被劳教,一分钟不敢多呆。不要裁决书,也不要发票。”

  “不要?”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

  “被公安处理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罚款收据拿回去也没人给他报销,他要裁决书和收据有什么用?”周正发捧腹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韩博挠挠头,喃喃地说:“我给他寄回去,反正有他家庭住址。”

  这书呆子,真无可救药。

  周正发彻底服了,不无好奇地看了他三个手下一眼,侧身说:“罚金给你,3000,另外2000交给了财政所,直接扣效率高点,省得交上去返下来麻烦。”

  “周主任,这不符合程序。”

  “让你们公安局财务垫一下,钱去财政局转一圈不就回去了么,就这样,你点点。”

  不愧为老卢最信任的下属之一,办事风格都差不多,2000罚金进了财政所肯定要不回来,韩博只能回头道:“王燕同志,钱的事你负责,点点。”

  “是!”

  说搞警务室就搞警务室,行李全带来了,就一间办公室,晚上住哪儿。

  你是公安特派员,正股级干部,昨天为你接风是应该的,你这些手下你自己管,周正发打定主意,立马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你不管我自己管,蚕桑指导站那边全说好了。

  搬家,几个人一起动手,把前任公安特派员留下的文件全搬上车,保险箱也要带走,一车装不下跑两趟,乡干部一个个跑出来看热闹。老卢应该不在,要是在,给他们十个胆都不敢。

  “韩科长,这个大门面给你腾出来,这部电话归你们用,办公桌和这些椅子搬来搬去麻烦,也归你们。楼上给你们三间,可以当宿舍,也可以作特派员办公室。王经理说了,我们是一家人,水电费电话费算站里的,不要你们操心。”

  警务室搬到站里,蚕桑指导站和蚕茧收购站一下子“高大上”了。

  过几天收购秋茧没人再敢闹事,价值上百万的茧放在后面库房不担心被偷,还能堵住蚕茧外流,秋茧收购任务要比春茧夏茧好完成得多,互惠互利的事,朱站长慷慨热情的无以加复。

  “朱站长,太感谢了,太感谢了。”真正的拎包入住,拎包办公,韩博紧握着他手,一个劲儿致谢。

  “一家人不说两句话,你们先安顿,安顿好一起吃饭,富嫂酒家,安排好了。老曹跟你们一样刚到任,你们是老同事,他乡遇故知,正好聚聚。”

  曹云松,丝织总厂计生办主任,他原来的办公室就在保卫科对门,转岗到丝绸公司,担任良庄蚕桑指导站副站长,真是“他乡遇故知”。

  计生办主任,主要做妇女工作,待人很和气,一点架子没有。

  小单在原单位没少跟他开玩笑,忍不住笑问道:“朱站长,曹主任人呢,刚才在后院没看见他。”

  “下面有三个收购点,我让人陪他过去看看。现在不忙,过几天就忙了,一个人要负责一点,要提前做点准备。”

  朱站长有人找他办事先走了,韩博同两位手下及实习生规划起自己的警务室。

  这间大门面紧邻老党校大门,六十多平米,外面一排卷闸门,卷闸门下面是很气派的玻璃门。为看上去美观一些,卷闸门上裸-露出来的部分还请装修工人用铝塑板包起来了。

  大厅里两张办公桌,四把椅子,两套沙发带茶几,一盆绿油油的铁树。上面吊过顶,石膏板的,几排日光灯,两盏吊扇,电路布得是暗线,开关全是面板,不是那种拉线的。

  “韩特派,这太豪华了,像邮电公司营业厅(当时邮电尚未分家)!”能在如此宽敞明亮的环境办公,王燕喜形于色。

  小单嘿嘿笑道:“环境不错,就是显空,感觉空荡荡的。”

  小任在江城上两年多学,见过大世面,不禁提议道:“韩特派,我们可以搞个像邮电公司那样的服务台,这么高,这边户籍,那边接警。外面摆几张椅子,留给来办事的群众坐,我们在里面办公,开放式的,感觉肯定好。”

  “这个提议不错,不过做服务台要花钱,而且有服务台就要体现出服务。”

  “韩特派,我们不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吗?”王燕窃笑道。

  “新娘子说得对,等有了钱做一个。还有墙上,要贴上为人民服务的标语。”

  小单走到门口,指着头顶说:“韩科长,我们应该做个大灯箱,喷绘的,把警徽喷上去。再做一块警务室的牌子,挂在大门边上。”

  “再买几个立式文件柜,这两张办公桌太土,搞那种格子间,电脑桌,才上档次。”

  “墙上要有警徽,规章制度,最好来几张宣传海报。”

  “王姐,我们不能光服务,一样要管理,后院的教室要改造一间,隔开,一小间作讯问室,一小间作羁押室,羁押室外面要有一个值班室,人在外面盯着,防止临时羁押的嫌犯自杀自残。”

  ………

  同志们热情高涨,你一句我一句,提出三十多条合理化建议。

  韩博忍俊不禁问:“新娘子,你是内勤,估算一下,把这些全搞起来大概要花多少钱?”

  王燕想了想,竖起两根指头:“两万应该够,最多三万。”

  “可是我们现在一分没有,你手上那3000是罚金,月底要上交局里,现在是挪用。今后警务室所有治安罚款返还大头要交给乡财政,我们只有3%,也就是说靠依法创收是不行的。”

  “良庄乡领导太过分了,在长港,镇领导不会管派出所要钱,每年还给两三万经费。”

  “全县农民负担良庄乡最轻,全县那么多乡镇良庄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无外债乡,全县那么多乡镇就良庄干部教师工资能按月发放,连续几年没拖欠过。乡党委政府不容易,乡领导尤其卢书记值得我们尊敬。”

  “那怎么办,没钱什么干不了。”王燕愁眉苦脸。

  韩博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确认没外人,异常严肃地说:“我明天要去江城帮建筑站追讨一笔工程款,估计要三五天才能回来。王燕同志,你经验丰富,在此期间,你主持警务室工作。我们把守全县的西大门,想解决经费很简单,严厉打击非法经营的蚕茧贩子。

  从明天开始,留一个人值班,另外两个同志下村熟悉情况,同时秘密收集有关贩子收茧的线索。小单,你是本地人,要配合好王燕同志,要发挥出作用。我跟政委请示过,罚金可以先用着,月底交上去就行,正好可以解燃眉之急,正好可以打个时间差。”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蚕茧当然吃蚕茧。

  王燕重重点了下头,小单则忧心忡忡地说:“韩科长,收茧时间很短,前后不会超过三天,有时候一个村一夜就卖完了。我们总共四个人,贩子那么多,时间那么集中,辖区面积这么大,有线索也抓不过来啊。”

  “人手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掌握情报,到时候可以向局里求援,工商税务和丝绸公司也会派干部跟我们一起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