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讨价还价

韩警官 +A -A

  “吴长庆,给我老实交代,你收人家多少好处?”

  “卢书记,我……我……”

  “算了,焦乡长,你带老吴去好好谈,我跟小韩说说罚款的事。”

  游戏厅是小事,大不了关门,让外面那个外地人滚蛋。老吴胆小如鼠,顶多占点小便宜,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相比之下,治安罚款要敏感得多。

  以前可以往李顺承身上推,谁也不可能跟一个身患癌症的老同志计较,以后怎么办?

  综治办带着联防队一年罚十几二十万,对县里算不上什么,对乡里这笔钱能顶大用。公安局不会永远坐视不理,早知道会有这一天。

  焦乡长暗叹了一口气,拉着老吴道:“行,我们先上楼。”

  卢书记不喜欢绕圈子,嘭一声甩上会议室门,直言不讳说:“小韩,我知道你们公安局对治安罚款打入乡财政不满,也知道有人写过举报信。但你现在是我们良庄的干部,要为良庄考虑。罚款是什么,罚款跟税收差不多,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交到县里,无非是给干部发工资,要么搞个什么工程。良庄的罚款留在良庄,多少能为我们良庄做点事。比如‘普九’,验收标准一大堆,又是要盖教学楼,又是要买各种仪器,几百万下不来。罚款留在乡财政,就能少摊派一点给老百姓。”

  你说得有道理,你是心系群众的好领导,关键你天不怕地不怕,我怕!

  老单位领导告诫过,不能跟他对着干,不然他真会发飙,韩博也不辩解,连连点头,一脸受教。

  “我知道你懂法,习惯按法律办事,这值得表扬。关键这个法律有时候不一定管用,你遵守别人不一定遵守。等会儿我带你上楼去看看那些摊派文件,全红头的,一份一份摞起来有这么厚,可是有几个合法。退一步说,罚款应该交国库,我们乡财政也是国库的一部分。要变通,要灵活,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卢书记,我检讨,我错了,但我确实有苦衷,其实我跟您一样想为良庄人民做点事。”

  “裁决书搞出来了,你这是先斩后奏,检讨有屁用!”

  既然下定决心开罚单就有这个心理准备,韩博掏出香烟,小心翼翼说:“卢书记,您消消气,您听我解释,要是说得不对,局里这3000我个人交,那3000罚款打入乡财政。”

  “你说,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道理。”

  “卢书记,我昨天下午去良庄村走访了一下,群众反映了许多问题,对我们公安工作非常不满。办个身份证,要跑四五十公里,头一趟去申办,等一个月去拿,有时候要跑好几趟。要是不小心搞丢了,又赶上要出去打工,办临时的来不及,只能去村里或来乡里打证明。

  有些地方认,有些地方的公安机关不认。

  光良庄村,光我知道的,过去两年就有六个村民因为没身份证,被打工所在地公安机关收容遣返。不是一收容就把人送回来的,要集中看押,要等,凑足数量再送,跟关进看守所一样要干活。工打不成,钱赚不到,还要受那罪。”

  建筑站每年都会有十几个工人被遣返回来,全是因为没派出所没顾上办身份证,卢书记摸把脸,冷冷地问:“这跟治安罚款有什么关系?”

  “没直接关系,有间接关系。卢书记,我是这么想的,把该交的罚款交上去,管县局要几个民警,特别是户籍警,搞个警务室。这么一来,老百姓报警能找到地方,想办个身份证或临时证明,也不用再左一趟右一趟往县里跑。”

  “警务室能办身份证户口簿?”

  “警务室当然不能,身份证只能局里办,户口簿要加盖派出所户口专用章,但我们可以代办。我知道全乡干部群众担心良庄并进丁湖,我不要户籍资料,只要老百姓先来乡里打个证明,我根据乡里的证明替他们代办,安排人去局里的户籍科,不用老百姓跑那么远。”

  “这跟治安罚款又有什么关系?”

  “乡财政紧张,局里经费更紧张,我不给局里依法创收,局里怎么可能给我人?卢书记,我向您检讨,没跟您请示汇报,私自管局里要了四个民警。要是能换来四个民警,把警务室搞起来,那我们良庄不就等于有派出所了么,一个乡镇,不能总没派出所,您说是不是。”

  韩博又敬上一根香烟,摸出一个打火机殷勤地帮他点上。

  一个乡没派出所,想想是够丢人的。

  不过丢人总比丢钱好,有二十万能给三十四个人发工资,能报销一大堆发票。要是没这二十万,就要想办法从其它地方找。

  卢书记是何等人物,没这么轻易被说动,抬头道:“你的话有点道理,不过治安罚款必须交乡财政。以前不给收据,是乡里考虑不周。以后开收据,盖乡政府公章。”

  “卢书记,我确实是为全乡群众考虑。要不这样,局里返还多少,我交多少给乡财政。”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韩博咬咬牙,跟生意人一样讨价还价。

  “你们返还多少?”

  “10%。”

  “10%顶屁用!”

  “卢书记,县财政不是全额返还的,局里能给我10%不少了。”

  公安局这次派他来,下次不知道会派谁来,要是闹事的人把举报信寄到省里会很麻烦,治安罚款跟那些集资摊派不一样,理在人家手里。老百姓办个证要跑那么远,要跑好几趟,这些实际困难一样要考虑到。

  卢惠生胆大包天不等于喜欢蛮干,权衡了一番,不容置疑地说:“60%,给乡财政返还60%,治安裁决权你们收回去。另外来的干警,工资不足部分和经费,自己想办法。乡财政紧张,不可能跟其它乡镇一样给你们补贴。”

  “县财政才返还多少给局里,局里不可能答应的。”

  “你说了不算,给你们领导打电话。”

  “您就是我领导。”

  “50%,可以吧,让你好跟你们局领导交差。”

  “卢书记,您听我说……”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一个想收回治安处罚权,一个不想把事搞太大又想占便宜。韩博死皮赖脸不断哀求,老卢也不想再纠缠下去,干脆以返还40%成交。

  用老卢的大哥大现场给局里领导打电话请示。

  能把裁决权收回来已经很不错了,罚金局里能落一点是一点,总比一分没有强。局领导认为这是一个阶段性胜利,答应老卢条件。考虑到韩特派不能没经费,决定一共返还43%,40%归乡财政,3%归警务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