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欺负老实人”

韩警官 +A -A

  干公安这一行,首先要过“人情关”。

  一个参加工作几十年的老同志,姿态放这么低,韩博不知道他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被搞得很尴尬,连忙道:“吴站长,会议室没人,我们去会议室谈。”

  “好,我们去会议室。”

  “雷建伟,你在外面等着!”对要接受处理的人,韩博就没那么客气了,语气很重,吓了雷建伟一跳。

  老吴关上会议室门,鬼鬼祟祟从怀里掏出一信封,一边往他包里塞,一边用哀求般地语气说:“韩特派,电子游戏厅不光我们良庄有,丁湖、红旗、永阳……周边乡镇全有,县里也有,比我们这儿大,游戏机比我们这儿多。给我点面子,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吴站长,等等,这算什么。”

  “小意思,小意思,雷老板的一点心意。他不懂事,还要你亲自去,他知道错了。中午有没有时间,中午没时间晚上,富嫂酒家,他给你好好赔罪,他想跟你交个朋友。”

  警察只是一个职业,公安队伍里有好警察一样有坏警察。

  社会风气不好,吃拿卡要现象屡见不鲜,胆大的敢私吞罚款,不给收据。

  韩博不缺钱,就算缺钱也不会干那种事。既然选择这个职业,就下定决心做一个好警察,岂能收这个“小意思”。

  “吴站长,不要这样,这样不好,请你把这个还给他。游戏厅的事,公事公办,局里已经裁决了,罚款3000,同时责令整改,不许再经营涉毒涉黄的电子游戏机,其它游戏机在非节假日期间不得再对未成年人营业。如屡教不改,拘留并处以5000罚金,再不改那就要劳教。”

  生怕他不当回事,韩博从包里掏出治安民警的“红宝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翻到第三十二条。

  “你看,严厉禁止下列行为,赌博或者为赌博提供条件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3000元以下罚款;或者依照规定实行劳动教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韩特派,帮帮忙,通融通融,就当我老吴求你行不行?”

  “吴站长,你是老同志,我们是同事,其它事可以帮,这种事不行,真不行。我是党员,我是人民警察,我要秉公执法。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就是渎职,就是知法犯法。”

  “韩特派,我知道你公正廉明,但开游戏厅不是开赌场,全国不知道有多少,县里不光我们良庄一家。其它地方没事,我们这儿有事,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其它地方我管不着,我只管良庄。”

  罚三千,太多了!

  不仅罚款,还不许再摆好多游戏机,不许学生去。游戏厅就靠赚学生钱,不许学生去跟要人家关门有什么区别。

  其它站所要么有权要么有钱,文化站是清水衙门中的清水衙门,就指着游戏厅和台球室赚点房租。再说雷老板人挺好的,大儿子结婚人家送了好几百。

  吃柿子捏软的,我在乡里最没地位,最好欺负,他是故意拿我立威,故意让我好看!

  吴大庆越想越憋屈,再也忍不住了,拉着他胳膊嚷嚷起来:“韩特派,我都说了让雷老板整改,你还想怎么样?屁大点事,上纲上线,是不是看我吴大庆好欺负?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你这样做事的……”

  “吴站长,我真不是刻意为难你。”

  “你就是在为难我,罚款,拘留,还劳教,行啊,先把县里那些游戏厅老板罚了拘了再来罚雷老板。”

  “吴站长,你别激动,你听我解释。”

  “好,你先解释解释为什么县里可以,丁湖可以,我良庄偏偏不可以。做事要一碗水端平,你端不平你就是在为难我……”

  低三下四几十年,二儿子好不容易谈个对象又吹了,老吴要么不爆发,爆发起来很怕人,脸涨得通红,青筋爆出,捋起袖子,揪住他胳膊,声音越嚷越大。党政办、经管站、民政办、工办和财政所刚上班的干部,全围在会议室外看热闹,搞得韩博焦头烂额。

  “喊什么喊什么?“

  卢书记来了,他爱人在粮站上班,平时住粮食宿舍。

  把自行车往一个看热闹的干部身边一推,跑上来一脚踹开会议室门,指着二人咆哮道:“老吴,把手松开!小韩,怎么回事?”

  “卢书记,他……他……他看不起我,他……他欺负老实人。”

  第二天上班,就在乡政府同另一个老干部拉拉扯扯,而且还是个公认的老好人,卢书记很是不快,回头喝斥道:“看什么看,也不怕群众笑话,散了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书记的话管用,身边转眼间就剩下三个人,其中一位穿夹克衫的应该是焦乡长。

  “一个一个说,到底怎么回事,老吴先来。”

  “卢书记,焦乡长,文化站经费紧张你们是知道的,好不容易把房子租出去,收点租金当经费。韩特派倒好,昨晚去查,搞得像抓犯罪分子,一个一个审问,签字摁手印,搞得人家鸡犬不宁,做不成生意。现在又要罚款,一下子罚三千,人一个月才赚多少钱,这不是敲诈么?”

  老吴义愤填膺,紧攥着拳头,振振有词:“卢书记,焦乡长,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党员干部。韩特派可以查娱乐场所,但是不是应该先跟我们文化站打个招呼?不跟我打招呼也无所谓,总该向乡党委政府请示汇报吧?

  打个比方,公安局要去思岗宾馆查房,是不是要先向县领导汇报。县领导不同意,他们敢不敢去查?欺负我吴大庆无所谓,反正我被人欺负大半辈子,习惯了。但不能无组织无纪律,不能目无上级目无领导……”

  公安就喜欢罚款,正事不干,整天罚款,个个还有任务。

  这是良庄,要罚也轮不着你来罚,提起罚款卢书记就来气。

  兼听则明,不能光听老吴一面之词,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坐下道:“小韩,你说。”

  韩博立正敬礼,简明扼要汇报事情经过,“报告二位领导,昨晚8时许,市公安局110报警台接到群众举报,我良庄乡文化站内的电子游戏厅,在非节假日期间对未成年人开放营业,且经营具有涉赌涉黄的跑马机、苹果拼盘机和麻将机。市局转到县局,县局转到我这儿,按照上级指示,我连夜出警。

  赶到游戏厅,发现群众举报基本属实,共有未成年人27名,年龄最小的10岁,涉赌涉黄的电子游戏机7台。据去接人的学生家长及学校老师介绍,游戏厅开办以来,严重影响孩子们学习,民愤极大,许多家长差点动手,学校老师强烈建议取缔。鉴于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支持,我按照办案程序做笔录,留下证据,同时责令经营者雷建伟,今天上午来乡里接受处理。”

  “涉赌涉黄?”卢书记一年多没去过文化站,将信将疑。

  焦乡长爱人在中学当老师,对这些情况并非一无所知。平时住在学校宿舍,上班前校长和教导主任拉着他又说过,苦笑着确认道:“卢书记,游戏厅确实不太像样,教师和学生家长意见很大,是应该责令整改。”

  良庄人把教育看得比什么都重,说民愤极大应该不是夸张。

  居然真有这回事,卢书记火了,啪一声猛拍了下桌子:“吴大庆,亏你是文化站长,我看全乡最没文化的就是你!为几个钱,涉赌涉黄,这是误人子弟,这是把学生往犯罪道路上领,这是要遭报应的!关门,让那个开游戏厅的滚蛋,这种害人的场所,其它地方我管不着,良庄不能有。现在不能有,以后也不能有!”

  “卢书记,卢书记,我跟人家签两年合同,人家有证,人家是合法经营。”

  韩博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举到领导面前,说道:“卢书记,涉赌涉黄,是严厉禁止的。至于游戏厅有证有照,只能说明立法滞后,并不意味着它真合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