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没文化的文化站长

韩警官 +A -A

  打个110,警察5分钟出现,那是大城市,大城市也不一定能做到。

  公安特派员是人,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神,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24小时呆在岗位上。搞到12点,直接回家休息,反正有呼机,有什么事能呼到。

  弟弟从县里调到乡镇,听上去好像降了。

  其实不是,以前只管一个厂治安,现在管一个乡,跟派出所长一样大,有枪!

  韩芳打心眼里为弟弟骄傲,早早叫醒丈夫,让他上街去买早点,弟弟起床就有饭吃。

  今天要处罚游戏厅老板,罚金不算多,但很敏感,能够想象到会有多热闹。

  韩博起得挺早,李泰鹏一出门就起来了。

  小睿睿呼呼酣睡,姐姐蹑手蹑脚走出房间,靠在洗手间外好奇地问:“小博,你办公室在乡政府?”

  “嗯,乡政府三楼,有机会你可以去玩玩。”

  “良庄有什么玩的?”

  “良庄没什么好玩的,柳下镇有,离良庄不到三公里。千年古镇,历史悠久,据说许多古建筑保存完好,古色古香,不比那些旅游景点差,不用掏钱买门票。”

  “柳下,我知道,出过好几个进士,还有诗人,好像西边几个乡镇以前全归柳下管。”

  韩博刮完胡子,挤着牙膏说:“建国前是,所以良庄人说话口音跟新庵差不多,跟我们不太一样。”

  “从没去过,有时间去玩玩。小博,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在县里呆着没意思,谁也不认识,连个串门的都没有。中特等奖,回丝河又麻烦。爸昨晚打电话说房子租好了,我们打算早点去东海,用不着等睿睿满月。”

  县里不比老家,邻居不熟,人家白天又要上班。不像在丝河,好多熟人,从早能聊到晚。

  嫌闷,可以理解。

  早几天去东海跟晚几天去没什么区别,或许母亲正想小睿睿。

  韩博漱完口,回头笑道:“好啊,不过要让姐夫开慢点,尤其过轮渡,下坡上船一定要小心,实在不行请渡口工作人员帮着开。到了东海要遵守交通规则,大城市,又是高架桥,又是单行道,一不注意就违章。违章倒没什么,罚点款,就怕交通事故。”

  去学会计,帮父亲管理装修公司,可以在真正的大城市生活。

  韩芳对未来很是期待,笑盈盈地说:“知道了,我们一家三口在车上,不能出事。”

  “知道就好,早上出发,天黑前赶到就行,又没什么急事。”

  “那我们明天走?”

  “你们自己安排,反正我没时间送。”

  “我们走了,你自己的事要抓紧,爸爸昨晚在电话里说你马上二十三,工作又稳定了,眼光别那么高,赶快谈一个,春节带回来。”

  “这种事要看缘分,急不来的。上班去了,走时记得把门窗锁好,路上开慢点,出发前给我打个电话,到了再给我打个电话。”

  “吃完早饭再去上班,你姐夫去买了。”

  “来不及,今天有事,今天要早点去。”

  ……

  车开到小区大门口,姐夫正好买早点回来,摇下车窗,接过两个包子,停在路边,就着开水,三口两口吃完,擦干嘴,正式出发。

  六点多,思良公路上没什么人,时速80,面包车只能开这么快,再快就哐当哐当到处作响。

  赶到乡政府,两个人正站在楼道边的会议室前抽烟说话,其中一个是游戏厅老板雷建伟。

  “韩科长,韩特派,昨晚回去了?”

  拿起包跳下车,一个四十多岁身穿旧军服的人,推着自行车从后面迎上来,笑容满面说:“武装部牛青山,姜科长给我打过电话,昨天去县里参加征兵工作会议,没赶上为你接风,今天来早点。”

  姜科长的战友,副营转业回来的,在良庄干十来年武装部长。

  当兵是条出路,没考上中专或大学的良庄学子喜欢去部队考军校,每个人都要从他手上走,可以说他是全乡最受欢迎的干部之一。

  韩博反应过来,急忙伸出右手:“牛部长好,牛部长好,感谢牛部长关心,让你来这么早,不好意思。”

  “7点20,就早40分钟,当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乡里不比县里,条件差,是不是住不惯?”

  “没有,昨晚有点事回了一趟局里,搞到12点就没回来。”

  “有车,方便。”

  正聊着,雷建伟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瘦得像个竹竿,满脸皱纹的干部忐忑不安迎上来。

  “牛部长早,韩特派早。”

  几十岁的老同志,一脸谄笑着掏出香烟,跟新任公安特派员点头哈腰,牛青山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停好自行车,从车把上摘下公文包问:“老吴,你找韩特派有事?”

  “有事,有点事,我要向韩特派承认错误,向韩特派检讨。”

  你文化站长,你跟他一个级别,你又不归他管,你跟他承认什么错误,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牛青山一头雾水,目光转移到雷建伟身上。

  “文化站吴大庆,韩特派,我昨晚来过,办公室关门了,又不知道你呼机号,只能……只能早点过来。我监管不力,我有责任,我检讨。让他整改,立即整改,我盯着他整改,要是他在非节假日再接待学生,用不着韩特派处理,我第一个给打报告吊销他执照。”

  “原来是吴站长,你好你好。”

  “牛部长,不好意思,我跟韩特派先……先……先汇报下工作。”

  他这个文化站长是全乡最没文化的一个干部,小学没毕业,卢书记毕业了,文化程度比他高。

  当时一个村办小学缺教师,矮子里面挑将军,让他这个念过四年小学的人去教一年级,教学质量可想而知。后来有教师,自然不能让他再教,便安排他去中学打铃,同时帮其他教师印卷子,相当于校工。

  他没什么文化,但多才多艺,二胡,笛子,什么都会,吹拉弹唱,样样在行。

  那时候对精神文明建设重视,每年各村要排文娱节目,公社汇演,各大队巡演,要挑几个好节目去县里演。他很吃香,今天去这儿帮忙,明天去那儿指导。

  公社领导觉得他是个人才,提干,调到文化站,然后又被调到区委,撤区建乡之后没地方安排,就调到良庄来当文化站长。

  知道自己没什么文化,家庭条件又不好,爱人死得早,一个人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一个给人家招女婿,一个到现在没正式工作也没对象,待人接物总带着点低三下四,看见小学生开口就是“这位同学”,看见干部不管级别有没有他高全是“汇报工作”。

  干部瞧不起他,又有些同情他,遇到什么事一般不会跟他计较。

  牛青山好几年没去过文化站,不认识雷建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好发表任何意见,干脆笑道:“韩特派,你跟老吴先聊,我先上楼,等聊完去我办公室坐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