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新官上任第一把火

韩警官 +A -A

  蚕茧越晾越干,化蛹的茧虽然收购价高,但重量轻。所以摘茧卖茧就那么两三天,外地贩子过来收鲜茧,要事先跑过来跟茧农约定好。

  良庄村有单支书在,能够掌握贩子的动向。

  其它村单支书答应帮着想办法,一个村找一个靠得住的人,留意贩子的一举一动。

  非法经营被逮住是要重罚的,到时候跟局里及工商税务沟通一下,给人家争取点奖金,十几个线人就有了,今后开展其它工作也会事半功倍。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良庄人重视教育,认为念书才能出人头地。

  上面那些集资摊派能推的就推,能不收的就不收,唯独县中学扩建的“捐款”,全乡一分不少全收上来了。事关孩子们能不能上重点高中,教育局不能得罪,这种事不能开玩笑。

  正因为重视教育,对治安管理单支书意见不小。

  文化站里开了一家电子游戏厅,具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机和打赢了女人脱衣服的麻将机,及各种暴力血腥的“打架杀人机”一共十几台,教坏年轻小孩,败坏社会风气。

  文化站不好好搞文化,不但让人开游戏厅,还有桌球室,学生放学不回家,天天往哪儿跑。

  老电影院后面有一个家庭游戏室,他说半天没听明白,小单解释才知道是几台电视,几部插卡的游戏机,打“魂斗罗”、“坦克大战”、“采蘑菇”之类的游戏,两块钱一小时,许多小孩沉迷其中,尤其良庄村的孩子。

  相比帮乡里去江城讨债,相比帮县里防范鲜茧外流,管管这些娱乐场所才是一个公安特派员该干的事。

  小单指路,一起去看看。

  文化站在老电影院旁边,大晚上门口停满自行车。

  桌球室门开着,游戏厅门口挂着一道厚帘子,韩博环顾了下四周,跳下车整整警服,系上武装带,把枪塞进武装带的枪套里。

  破枪也是枪,不能被抢,认认真真系上枪绳,一切准备妥当,又从储物箱里取出装有各种空白文书的公文包。

  小单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联防队员,同样是人民警察,在丝织总厂的几个厂区内是有执法权的。厂里不愿意搞太夸张,南港市几个大型国营企业,保卫科早改为公安科了,经济民警跟公安干警没什么区别。

  他接过对讲机,拿起一根警棍,朝桌球室指了指,一人负责一个,先堵住门,然后慢慢盘问。

  “公安检查,站在各自位置不要动!”

  掀开帘子,一股烟味扑鼻而来,游戏厅里乌烟瘴气,烟雾缭绕,两个吊扇拼命的转,玩游戏的人仍热得满头大汗。

  公安,全副武装的公安!

  带枪的公安过来检查,良庄乡从来没有过的。韩博的出现,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正在找零钱的老板傻了,玩游戏的几十个孩子懵了。

  “未满十六岁的站左边,满十六岁的站右边,满十六岁仍在上学的站这边来。”

  老板缓过神,急忙掏出香烟打招呼:“公安同志,我有证,文化部门发的证,不是非法经营。文化站吴站长知道,这就是文化站的地方。”

  南方人,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韩博守在门边,冷冷地说:“别拿烟,你的事回头跟你说。”

  “公安同志,我真有证!”

  “我的话听不懂,回到原来位置上。”韩博狠瞪了他一眼,指着几个二十几岁流里流气的小青年道:“你们几个,过来。”

  “警察叔叔,我们就玩会儿游戏,又不偷又不抢……”

  “配合公安检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我姓韩,叫韩博,是思岗县公安局派驻到良庄乡的公安特派员,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

  “警察叔叔,我家在附近,晚上出来逛逛,带身份证做什么。”

  “特派员,我家在乡政府后面,我不是坏人!”

  ……

  “严打”刚刚结束,“严打”余威仍在,几个小青年老老实实,一个劲辩解不敢轻举妄动,学生和一些不满16岁的孩子吓得魂不守舍,生怕叫家长,生怕告诉他们学校老师。

  “报告韩特派,这边六个。进来,排队站好!”

  他初来乍到,小单不放心他一个人,干脆把桌球室的六个未成年人带进游戏厅,排队站到角落里。桌球室老板跟进来了,看着全副武装的新任公安特派员忐忑不安。

  早听说单小俊退伍回来之后被分配到县里当警察,没想到他真是警察。

  一个村的,从小一起玩到大,几个小青年像看见了救星,欣喜地喊道:“小俊,我爱明啊,帮我作个证,我不是坏人。”

  “小俊,我没带身份证,你帮我跟韩警官说说。”

  “他们有没有问题?”韩博侧头问。

  “没问题,本地人,全认识,有正当职业,没前科。”当警察就是好,小单从未如此扬眉吐气过,真有股衣锦还乡之感。

  “行,你们继续玩。”

  你揣着枪站在边上谁敢玩,几个小青年急忙把剩下的游戏币找老板换成钱,忙不迭溜之大吉,其中一个胆大的跑门外又回头道:“小俊,我先回去了,有时间去我家玩。”还有一个更胆大的居然呆在边上看热闹。

  “走吧走吧,这边正忙着呢。”

  丝织总厂保卫科经警马上要变成公安巡警,高长兴正式调公安局之前的一个多星期,进行过一番公安业务培训,做做笔录之类的事小单全会。

  游戏厅既是营业的地方,也是吃饭睡觉的地方,最里面用帘拉了一下。

  韩博干脆把一张小方桌拉到门边,自己坐在另一张书桌边,从包里掏出讯问记录和笔,自己一份儿,小单一份儿,同时给学生们做笔录。

  “从你开始,姓名?”

  从看上去年龄最小的开始,一个一个来。

  这么多人,报假名字容易被拆穿,农村孩子不是城里孩子,胆子本来就小,一个个哭丧着脸老实交代。

  签名,摁手印,按程序来。

  小单认识的那个没走的小青年,被委以重任,安排去找中学和小学老师。

  良庄集市不大,许多家不在本地的老师住校,刚做完第八份笔录,良庄中学教导处姜主任和中心小学陈校长到了,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家长。

  “韩特派,孩子们小,不懂事,能不能不留案底。要是留个案底,将来考学参军怎么办,这辈子就完了。“教导主任显然不懂法,看这架势以为会留下案底,很愤怒的指了指游戏厅老板鼻子,旋即帮他的学生求起情来。

  他急,家长更急,一个脾气火爆的揪住游戏厅老板要揍,小单好不容易拉开,又要揍他儿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