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新官上任

韩警官 +A -A

  有“娘家”跟没“娘家”完全不一样,领导同事帮了大忙。

  散席时侯厂长用大哥大给丝绸公司王经理打电话,得知“自己人”出任良庄乡公安特派员,可以帮丝绸系统把守好西大门,王经理非常高兴,一口答应一年赞助六万,走蚕茧收购经费的账。

  钱可以去丝绸公司拿,也可以从丝织总厂财务科直接支取。

  两家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往来账目一年几千万,这边出六万,那边就少给六万,很简单的一件事。余副厂长分管财务,一锤定音,让明天早上来财务科拿现金支票。

  丝绸公司王经理不仅给钱,还要给办公场所。

  乡镇有许多股级单位,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七站八所”,诸如农机站、农技站、水利站、计生站、文化站、广播站、经管站、交管站、兽医站、司法所、派出所、土管所、财政所、税务所、邮政所、供电所、工商所等等,其实不止十三个,多的乡镇超过三十个。

  有“条条管理”的,有“块块管理”的,人家头上要么是乡党委政府,要么是县里的局委办。正在筹建的良庄乡“蚕桑指导站”是丝绸公司的派出机构,牌子没人家硬,许多干部不买账。

  在所有站所中,派出所是最具威慑力的。

  良庄没派出所,但有公安特派员。如果帮特派员搞个警务室,设在“蚕桑指导站”隔壁,再让特派员跟下面村干部打打招呼,扩桑工作不就好开展了嘛。

  种桑养蚕的人多了,蚕茧才会多,蚕茧多了丝绸公司才会更有钱。

  总之,在王经理等丝绸系统领导心目中,即将上任的良庄乡公安特派员已经变成了“丝绸警察”。

  ……

  这是六万,不是六千,对局里而言六万不是一个小数字。经济上不能出问题,只要与钱有关的事必须请示汇报。

  “去拿,有钱为什么不要!”

  吉主任两眼放光,兴致勃勃地说:“等会我在外面等,你进去拿,发票局里想办法帮你解决。派出所一年才多少经费,你一个人用不了。赞助费按50%返还,局里一半你一半。至于警务室,按王经理说得办。早该搞一个,李顺承办公室在乡政府三楼,在副乡长隔壁,老百姓遇到点事谁敢去找?“

  早知道不汇报,一汇报居然没了一半。

  韩博帮他拉开切诺基车门,苦笑着说:“吉主任,这六万我是打算用来收编联防队的。”

  “小韩,我知道乡里雁过拔毛,收上来的治安联防费能有一半用于联防队已经不错了,但多多少少会有,至少能保证基本工资。你就是给他们发点加班补助什么的,三万足够。你困难,局里更困难,财务那边等着报销的发票堆积如山,理解一下。”

  “可是……”

  “就这样了,干得漂亮,单位建设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如果个个跟你一样有能力,张局和政委也不至于整天为经费求爷爷告奶奶。出发,我在前面,你跟紧了。”

  新同志第一天正式上班,就为局里拉到三万赞助费,吉主任心情非常之愉快。早知道他这么能搞钱,应该安排他去装备财务科。

  第一站丝织总厂,去财务科现金支票。

  余副厂长签过字,拿钱的是自己人。收钱比谁都快,给钱总是拖拖拉拉的沈大姐,今天效率高得惊人。

  拿到手的钱才算钱,吉主任生怕局里雁过拔毛的事被丝绸系统领导知道,好好一张现金支票会突然变成空头支票。当即命令司机调头回局里,让装备财务科去农行取钱,等钱拿到手再正式送“小财神爷”上任。

  经过负责丁湖及周边几个乡镇的刑警四中队停一下,经过丁湖镇派出所又停一下,把他介绍给两个所队长、指导员和干警。

  天下公安是一家,县里的更是一家,认识一下,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可相互照应。

  穿过“良庄人民欢迎您”的大牌子,公路两侧二层小楼一栋接着一栋,百姓生活水平不错,比丝河镇强,像是到了经济发达的江南。

  乡政府不在思良公路边上,由一个丁字路口往南。

  昨晚吃饭时小单介绍过,其实这已经是思良公路尽头,再往西直通新庵县柳下镇,路是乡里集资修的,大约三公里。柳下镇距新庵县同样只有三公里,也就是说良庄人去另一个地级市的另一个县城,要比去自己的县城近多了。所以良庄人想买什么东西,一般不去思岗,直接往西去新庵。

  良庄乡集市一样是南北街,街道两侧商铺不少,一家挨着一家,一路耽搁多次,已经是上午十点多,街上没什么人,有些冷清。

  曾经的乡党校被丝绸公司连地皮一起买下了,位置不错,在老供销社对面。

  丝绸公司财大气粗,不是翻修,是兴建,院子里的老教室不动,沿街盖了一排二层楼。最南边是蚕茧收购站,六个窗口,中间是卖蚕桑药的门市部,北边是技术指导站,老党校牌子摘了,大门变成侧门。

  这地方作警务室不错,丁湖镇派出所都没这儿气派。

  负责基建的丝绸公司干部应该在院子里,有他办公室电话和呼机号,现在没时间,等下午没事来找他聊聊。

  正琢磨着能不能要个门面,吉主任乘坐的吉普车已拐进乡政府大院儿。

  院子不小,比公安局大,三层楼坐西朝东,门窗全铝合金。楼道在南边,楼道边是一个大会议室,会议室边上是党政办、民政办和工办。二楼是人武部、经管站、财政所、广播站,书记、乡长、人大主任、副书记和副乡长等乡领导办公室在三楼。

  前任公安特派员同样是乡领导,办公室一样在三楼。

  “崔书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出发前打过电话,车刚停稳,几位干部便迎了出来。吉主任正打招呼的这位满脸皱纹,鬓角发白,皮肤黝黑,手很粗糙,全老茧,裤子上几个洞,一看便知道是常下地干活儿的人。

  “卢书记去建筑站有事,马上回来。焦乡长下村了,家里就我们几个。吉主任,这位是韩特派吧,真年轻。”崔书记很热情,掏出香烟分发起来。

  又不是组织部门送领导上任,没那么讲究。

  吉主任接过香烟,微笑着介绍道:“崔书记,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良庄乡新任公安特派员韩博同志。大学生,学士学位,有律师资格。调到我们公安系统之前,曾担任县国营纺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兼经警分队长。全县政法系统‘严打先进个人’,全县第六期青干班‘优秀学员’。

  可以说我们把全县公安系统最年轻,政治觉悟最高,业务水平最强的同志送到你们这儿来了。看见没有,这辆警车也配到你们良庄,丁湖镇派出所都没有,可见我们局领导对你们良庄公安工作有多么重视。”

  “公安特派员韩博,向崔书记报到!”

  送来一个有律师资格的,还有一辆警车,公安局这是怎么了,难道对老李没把罚款交上去不满。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再说老李已经住院,检查出是癌症,上级能为难一个积劳成疾很可能过不到春节的老同志?

  崔志坚没什么好担心的,很谦虚地说:“副书记副书记,韩特派不要这么客气。”

  “小韩,崔副书记负责基层组织建设、政法、安全生产、宣传、团委等工作。是你的直接领导,以后要多请示多汇报。”

  “是。”

  “别这么严肃,韩特派,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乡党委委员、副乡长张健同志,分管纪检监察、党政办、信-访、保密、综合治理、司法调解等工作。这位是我们乡综治办主任周正发同志,这位乡司法所长吴金山同志。为迎接你到来,政法综治这一块基本上全在。“

  公安有权没地位,除了没权更没地位的司法所长,个个是领导,韩博连忙挨个敬礼问好。

  “崔书记,张乡长,人我送到了,你们是负责政法的领导,小韩交给你们,麻烦你们多批评多帮助。局里下午有个会,我要赶回去,先走一步,下次去县里,记得去我们局里坐坐。”

  “快吃饭了,再忙能忙这一会儿?”

  天知道“卢大炮”什么时候回来,吉主任不想见县领导都头疼的乡党委书记,说了几句场面话走了,不管崔副书记和张副乡长怎么挽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