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回娘家“

韩警官 +A -A

  正式调到公安局前,请厂领导吃饭别人会说闲话,尤其在这个“减员增效”、“干部转岗”的关键时候。

  现在不再是丝织总厂的人,新工作在别人看来实在算不上好,请一下领导和同事,纯属人情往来。

  在程仁友指点下挨个拜访完在家的局领导,去在外面办公的刑警大队交警大队转了一圈。想到今后有可能要与看守所打交道,又拉着高长兴一起去了趟看守所。把暂时不用穿的衣服送回家,顺便取点现金,赶到丝绸宾馆已是下班时间。

  姜科长很帮忙,将在家的厂领导全请到了。

  借口是庆祝买体育彩票中特等奖,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与其藏藏掖掖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名正言顺请他们吃顿饭。

  “小韩啊小韩,你口风太严了,过半个月才让我们知道。车呢,怎么不开出来让我们参观参观?”

  “车在家,我姐夫开。钱主任,您坐。”

  “丝河镇,姓韩的,我怎么就联系不起来呢,”钱主任接过香烟,指着隔壁笑道:“侯厂长在家,今晚有应酬。不过他说了,我们先吃,那边完了他再过来,要问问你小子运气怎么这么好。”

  “侯厂长在!”

  “这几天全在,服务员,再准备一个位置,对,就这一桌。”

  普通老百姓感觉中一辆价值近二十万的车不得了,了不得。厂领导天天坐轿车,全出过国,见过大世面,开几句玩笑就过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丁书记谈起他的新工作。

  “小韩,卢惠生出了名的霸道,当村支书时跟乡长拍桌子,当乡党委书记敢跟县长叫板,说一不二。你小心点,千万别跟他对着干。那家伙吃软不吃硬,要是跟他硬来,他真能让你下不了台。”

  “丁书记,局里态度明确,不该出警的时候不能出警。我从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村工作有多难做,一旦什么工作推行不下去,乡镇领导就会想到公安,想到联防队。乡领导的话要听,原则性错误又不能犯,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公安局长要听县领导的,派出所长和自己这样的公安特派员一样要听乡镇领导的。想起袁政委说过的那番话,韩博头痛不已。

  “不难解决。”

  丁书记放下筷子,若无其事地说:“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一个乡那么多村,总共就你一个人,事情少不了。天天在外面忙,不在他眼皮底下转,问到就说有案子。能躲则躲,能拖则拖,实在拖不过去再出警。到现场别动手,以宣传教育为主。其实他不会真让你动手,就是想把你叫过去吓唬吓唬老百姓。”

  韩博苦笑道:“我担心关系搞不好,经费没着落。”

  “关系搞好,把他当爷爷伺候,你一样不会有经费。”

  “丁书记,您这话什么意思?”

  “良庄无外债不等于就有钱,只是日子比那些负债累累的乡镇好过一点。良庄之所以没外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卢惠生死猪不怕开水烫,乱七八糟的征收任务能完成就完成,完成不了拉倒,上面怪罪他扛。其它乡镇呢,为完成任务,层层包干,收不上来先贷款,垫付各种税费,结果钱垫上去了,下面却没征收上来。

  有些乡镇更操蛋,竟然层层加码给提成,想以此调到村干部积极性。村干部为拿提成,征收不上来想方设法借。银行贷不到款,就跟私人借高利贷,结果还不上,天天要躲债。有些乡镇为给教师和退休干部发工资,居然要求乡镇干部以个人名义向银行贷款,少的三五千,多的七八万。

  良庄乡没提成,没这么多事。凭良心说,老卢这个乡党委书记是称职的,至少对得起全乡干部群众。再就是沾建筑站光,良庄建筑站效益不错,一年给乡政府四五百万。不过好景不会长,现在人脑子活,凭什么我辛辛苦苦赚钱给你们发工资。我把话撂这儿,最多两年,良庄建筑站那些项目经理全会成为私人老板。

  这口粮一断,老卢就算有天大本事,一样要戴上欠债乡帽子。你想想,他现在就在勉强维持,这个月想下个月干部教师工资从哪儿出。自己人都管不下去,哪有经费给你。小韩,相信我,别抱太大希望,离他远点,不给他发疯的机会。”

  良庄乡要是跟丝织总厂一样财大气粗,怎么会去打治安罚款的主意。

  早猜到良庄乡财政不是很宽裕,只是没想到会紧张到如此程度,没想到无外债的光环下危机重重。

  农民负担太重,乡村两级财政有问题,这是普遍现象。思岗算好的,有许多地方连温饱问题仍没解决。

  这些是大领导操心的事,当务之急是站稳脚跟,把联防队从乡综治办手里收编过来。要是第一炮打不响,以后在公安局真没法混。

  今天请客未尝没有求援的意思,韩博愁眉苦脸地说:“良庄乡没钱,公安局更没钱。一个警察考虑的不是案子,首先是钱,是经费。不怕各位领导笑话,我真后悔了。”

  钱主任糊涂了,不解地问:”小韩,你缺钱?”

  “我个人不缺钱,工资拿不全无所谓,局里也没给我布置创收任务。关键是联防队,我想管,人家就会向我要工资。我要是不管,他们闹出事我就要承担责任。”

  “收治安联防费,一户十几二十块,下面乡镇不全是这么干的么。”

  “余厂长,联防队有两种,一种是乡镇综治办自己搞的,在南方一些发达地区,村里都有自己的联防队。一种是乡镇委托派出所搞的,比如城西镇治安联防队。良庄没派出所,治安联防队听乡里的。另外治安联防费本来就不太好收,就算好收,乡里收上来也不会给我,至少不会全给我。没钱,什么干不成。指挥不动他们,出了事还要替他们背黑锅。”

  丁书记忍不住笑问道:“小韩,宴无好宴,你该不会想跟我们化缘吧?”

  “怎么可能,丁书记,我欠厂里太多太多,哪能干出这种事。”

  “到底是厂里出去的,知道为厂里考虑。现在改革了,别说你不会开口,就算开口也没有。”

  厂里要转岗要调出去的干部不少,有前途的就眼前这一个,能帮忙的时候帮一把,人家会感谢一辈子。

  余副厂长沉吟道:“可以找丝绸公司化化缘,丁湖良庄几个乡镇每年流失多少蚕茧,全被新庵的贩子收走了。小韩在那儿当公安特派员,相当于自己人把守西大门,赞助点经费,堵住蚕茧外流,花点钱值。”

  “这是条思路,不过我们打电话没用,要侯厂出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