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别了,丝织总厂

韩警官 +A -A

  新的一天,全新的开始。

  吃完早饭,步行上班,小区离厂不远,十来分钟便到了。

  刚刚过去的半个月,被厂里树立成顾全大局、积极主动要求转岗的正面典型。一些不愿意去农业局,不愿意被调到下面乡镇的干部,看他的眼神全变了。从大门到丁书记办公室这一路上,打招呼竟没一个人回应。

  这年头,政治觉悟越高,表现越好,别人越当你是另类。

  天地良心,没想过表现,只是想换个工作。在此之前,压根儿不知道会被树立成典型。

  实在没法解释,解释他们也不会信,韩博干脆不解释,先回办公室同姜国平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丁书记办公室,打听工作调动进展。

  “小韩,坐。”

  丁书记心情不错,放下一叠文件笑道:“我就说嘛,是金子在哪儿都放光。司法局昨天来电话,你律师资格考试通过了。并且组织部门对你评价很高,培训期间表现不错,自我鉴定写得很好,第六期青干班‘优秀学员’,唯一一个。”

  律考只能算勉强通过,没法同拿高分的方如明比。

  至于能够成为第六期青干班“优秀学员”,并非学习有多认真,也不是自我鉴定写得有多好,完全因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培训,单位和家里又没什么事,从开班典礼到结业典礼全程参与,一课没落。

  同期的二十四个学员,大多来自乡镇。

  不是有这样的事就是有那样的事,今天你请假,明天他干脆不来,最夸张时教室里只剩四个人。从不请假,从不旷课的,必须是“优秀学员”。

  值得一提的是,人家是在组织部挂过号的后备干部,不管培训期间有没有请假旷课,现在全成了副科级,全成了县管干部。细想起来,这个“优秀学员”应该是安慰奖。

  “丁书记,您别表扬我了,我会骄傲的。”

  “该表扬就要表扬,该骄傲就应该骄傲,培训费发票有没有带,我这儿有单子,贴上给你签个字,拿到财务科去报销。”

  “丁书记,我来厂上班总共不过两个月,没为厂里创造过效益,净沾厂里便宜。驾驶证是厂里办的,律考报名费书本费厂里出的。欠厂里太多,实在不好意思再……”

  党校培训是要交钱的,培训费五百六,通知上写得清清楚楚,去报名时自己交的。领导帮这么大忙,韩博真没想过报销的事。

  多好的小伙子,如果个个像他一样,丝织总厂用得着改制么。

  丁书记突然有些后悔起之前的决定,有些舍不得放他走,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回到老板桌边翻出一份文件:“小韩,还是那句话,丝织总厂是你的娘家,有时间常回来看看。”

  人事局的介绍信,拿着它直接去公安局报到。

  韩博激动不已,接过介绍信,诚恳真挚地说:“丁书记,谢谢您的关心和照顾,我一定会常回来的,不管到什么地方,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我是从丝织总厂出去的人。”

  “我知道,我相信,你有情有义,你是性情中人。”

  丁书记拍拍他胳膊,又从抽屉里翻出7号车钥匙,半开玩笑地说:“这是嫁妆,开走吧。手续挂在城西派出所,连过户都不用。”

  “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反正每年要给公安局几万赞助费,与其让他们开口,不如让你去做个顺水人情。不光是为你,也是为保卫科那些要调到巡警队的职工。”

  一下子塞十几个人过去,多多少少是要有点表示。

  韩博反应过来,接过钥匙苦笑道:“丁书记,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我……我……”

  “你带了个好头,厂里应该感谢你。不说了,介绍信上规定三天内报到,调到一个新单位,早去比晚去好。小高的手续一起办下来了,你们先去打前站。保卫科的其他同志,最迟下月底要过去,你们是他们的老领导,有机会帮助就帮助一下。”

  保卫科人员转岗工作厂领导考虑得如此周到,相信车间工人也会有一个妥善安置,韩博很庆幸能分到丝织总厂,要是当时被分配到一个半死不活的企业,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

  丁书记亲自送下楼,王副厂长、李工、刘主席等在家的领导和保卫科全体人员热烈欢送……

  说走就走,李素红心如刀绞,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车开出大门,高长兴探头看看后视镜,笑道:“韩科长,那丫头喜欢你,挺漂亮一姑娘,为什么不考虑考虑。”

  “我有女朋友。”

  “上大学时谈的?”

  “同校同学,月底过来,到时候一起吃顿饭。”

  “什么地方人,长什么样,有没有照片?”

  “一言难尽,说工作的事,你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确实有女朋友,关系能维系多久就难说了,韩博不想聊这个话题。

  他调过去同自己回原单位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是干部身份,要占一个政法专项编制,县里又不多给一个行政编制,几个已担任所队长多年编制却一直没能解决的老同志一肚子意见。

  现在的问题不仅占人家编制,而且是正股级。

  局长政委正科,四位副局长、副政委、政治处主任、刑警大队长和治安大队长副科,内保大队长、法制科长和下面的所队长全正股级,全是干了七八年以上的老同志。突然调去一个二十二岁的正股级,一个萝卜一个坑,局里怎么安排?

  高长兴欲言又止地说:“韩科长,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舅舅说留在机关的可能性不大。”

  “去派出所?”

  “也可能是刑警队交警队或看守所指导员,肯定是领导,不会让你当普通民警。”

  所队领导,领导不了几个人。

  刑警队交警队和看守所好一些,派出所人员最少。丝河镇派出所总共才四个人,所长,指导员,一个管段民警,一个户籍警,指导员虽然跟所长一个级别,但要听所长的,能领导谁。

  在丝织总厂是副科长,但过去两个月科长不在,跟一把手没什么区别,手下二十几个人,落差不小,不过有这个心理准备。

  韩博想了想,忍不住笑问道:“为什么不可能是巡警队?”

  “厂里一下子要调去十几个人。永亮他们只听你的,安排你去巡警队,那巡警队不又成经警分队了。”

  “这倒是,如果我是领导,我也不会这么安排。对了,你呢,你去哪儿?“

  “我的岗位定下来了,调令没到吉主任就找我谈过话,说起来还是沾厂里光,接替老林担任巡警队长,继续以工代干。”

  他去丝织总厂只是过渡了一下,虽然没能提干,但总算解决了事业编制。公安局警力紧张,事业编警察一样能担任所队长。在局里干那么多年,有能力有关系,完全可以被委以重任。加之保卫科要调去那么多人,他最熟悉吴永亮他们的情况。在公安局领导心目中他本来就是局里的人,让他担任巡警队长理所当然。

  部下混得比自己好,韩博乐了,打趣道:“那你以后得罩着我。”

  “罩着你,算了吧,你是干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