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韩家的战略

韩警官 +A -A

  儿子有“天然靠山”,儿子要当跟派出所长一样大的领导!

  老韩已搞不清这是几喜临门了,送走陈所长和老黄,紧握着高长兴手说:“高指导员,辛苦你了,让你跑这一趟,搞这么晚才能回去。你跟我家小博是好兄弟,以后多帮衬着点。”

  “韩叔叔,韩科长是干部,我是兵,他提携我差不多。”高长兴举起另一只手中的一袋红鸡蛋,回头笑道:“韩科长,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别急着走,真有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说帮忙太见外,什么事。”

  韩博指了指桑塔纳:“我爸在东海搞装修,有辆车会方便点,我打算上东海牌照。星期天车管所不上班,星期一星期二我没时间,你能不能同小郑请两天假,送我爸我妈去东海,顺便把牌照上了。”

  “以为多大事呢,这么好车,我正想过过手瘾。”

  小郑是城西派出所的联防队员,在部队开过几年车,老驾驶员。三个缫丝分厂承包出去了,分厂经警全回到总厂,保卫科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姜科长又在,请两天假没问题。东海不算远,两个人换着开,大半天就能到,高长兴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就这么说定了,等会儿我跟姜科长打电话。”

  “行,”高长兴想了想,问道:“车上完牌之后呢,韩叔叔不会开车,难道停那儿。”

  “不停那儿,先开回来。我教我姐夫开,等他学会去办个证,等睿睿满月,带我姐和睿睿去东海。到时候我妈带孩子,我姐学会计,姐夫给我爸开车。”

  中特等奖,这个家暂时没法呆,儿子考虑得很周到,老韩没任何意见。

  高长兴反倒有些奇怪,不禁问:“老家怎么办,装修这么好的小洋楼,不能没人。”

  “门窗锁好,我小姨和二姑在镇里上班,请她们时不时过来看看,住这儿也行。值钱东西就两台彩电和一台冰箱,门窗锁好,不会有问题。”

  办公地点找好了,马上要开装修公司,现在又有一辆小轿车,大部队往东海转移,确实是眼前最好的选择,韩保国扶着车门说:“要是车能放下,我想带一台彩电过去,省得小芳和泰鹏过去再买。”

  “后备箱这么大,一台电视机能放下。”高长兴打开后备箱看看,又好奇地问:“韩叔叔,韩老师和泰鹏过去有地方住吗?”

  “租,租一套房子。拖家带口的,不能再住工地。”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未来房价会暴涨,尤其大城市房价。今年好多人炒股发了财,韩家赚点钱不容易,不能冒那个险,买房子没问题,经济会越来越好,房价只会涨不会跌。

  韩博回头看了看李泰鹏,笑道:“爸,既然我们有这个条件,就要为睿睿打算。等将来手上宽裕了,就在东海买房子。那边开发商多,到处在盖楼。听说买一些新建小区的房子,再加一点钱能转户口。

  不为别的,就为睿睿,帮他把户口安到东海去,在那儿生活上学,将来就是大城市的人,长大了高考都比在我们江省沾光。差不多的成绩,能上重点大学。”

  “哎呀,这我真没想过。小博,你说得对,我们可以把家安到东海去。睿睿将来有前途,又不会影响你的前程。要是回县里搞装修,不管我有没有赚到钱,别人都可能说闲话,说你以权谋私,帮我揽的活儿。”

  有了孙子,就等于有了新的奋斗目标,老韩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激动,顿时雄心万丈。

  人比人气死人。

  自己在生存线上挣扎,人家在这儿有一栋漂亮的小洋楼,在县里有一套精装修的两居室。现在又把目光转向东海市,要在东海置办家业。

  高长兴暗叹了一口气,笑问道:“韩科长,这么一来你要一个人留在县里。”

  “我姐夫和我姐不走,我一样是一个人留在县里。这两个月你知道的,全呆在单位,一次没回来过。”

  “这倒是,逢年过节聚聚,走不走真没什么区别。”

  ………………

  买体育彩票中特等奖在整个南港市都是一件大事。

  第二天下午,几个记者同市体委干部一起赶到丝河镇,要采访中大奖的老韩同志。宣传宣传,以后体育彩票会更好销售。

  结果镇干部带他们去一看,韩家已人去楼空。

  早上交个人所得税,中午摆洗三宴,午饭吃完一家人全走了,几个亲戚在帮着收拾,说他们去了东海。

  中个奖搞得跟干过什么坏事似的,居然东躲西藏。

  几个记者兴冲冲跑过来一无所获,满腹牢骚。市体委干部曾在基层挂过职,见识过什么叫“人怕出名猪怕壮”,能理解韩家的苦衷,笑而不语,打道回府。

  其实老韩没走,至少当天没走。

  镇上不能呆,呆县里的新家。

  高长兴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刚拿到钥匙的新邻居几乎个个知道丝河镇有人买彩票中特等奖,个个怀着羡慕妒忌的心情议论,却不知道特等奖得主就在小区。高长兴和小郑送老韩老两口从东海回来,小区多了一辆豪华桑塔纳,由于悬挂东海牌照,谁又没往特等奖上面想。

  外面议论纷纷,韩家恢复了平静。

  姐夫白天同姐姐一起带小睿睿,早晚学车。小家伙吃了睡,睡了吃,一点不闹,很好带。韩博早上去党校学习,下午去丝河镇派出所实习,来回路上教姐夫开车。

  驾驶不难学,驾校之所以那么浪费时间,是因为教练不可能让学员总摸方向盘。十个几人一辆车,一天能开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个半小时。

  李泰鹏太喜欢这辆车,太喜欢开汽车,做梦都在踩离合器挂挡,有专职教练指点,有条件实践,上手速度比高长兴快。

  上周四下午党校没课,专门带他去邻市办了个驾证。

  昨天姐姐在家坐月坐腻了,提出去南港逛逛。坐月子没科学依据,总关在家里,总躺在床上,能把人憋出病。老人不在身边,韩博答应了。来回140多公里,去是李泰鹏开的,回来还是他开的。

  “去年就不该买摩托车和轻骑,两辆车一万多,浪费。”韩芳喝完豆浆,坐在餐桌边唉声叹气。

  “过几天我们去东海,车放这日晒雨淋,送到镇上不放心。小博,你说怎么办?”李泰鹏给小家伙换好尿布,抱在怀里晃。

  “好办。”

  韩博擦擦嘴,起身笑道:“昨天去厂里拿东西时随口提了提,永亮想要摩托车,杨大姐想要轻骑。永亮自己开,杨大姐打算给她爱人开,有轻骑,钱干事上下班就方便了,就能同她们母子俩天天在一起。”

  “卖给他们?”

  “嗯,卖便宜点。”

  不管跑多少公里,终究是二手车,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弟弟的同事,韩芳没意见,李泰鹏更不会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