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父子哭穷

韩警官 +A -A

  老韩在东海呆六七年,见过大世面,不用小韩提醒,毫不犹豫拒绝了彩票销售人员关于给十二万现金的提议。

  一是不划算,二来拿钱事多。

  前些年镇里有个养河蚌取珍珠的万元户,镇里村里一遇到点事就去找他拉赞助,选人家当县人大代表,天天在广播里表扬。现在人家养河蚌不挣钱了,亏十几万,日子不好过,镇里村里不管不问,干部一个个像不认识他一样。

  前车之鉴摆在那里,韩保国不想搬石头砸自己脚。

  前年盖房子,去年装修,春节女儿女婿结婚。两个月前儿子买房,又装修,现在抱孙子要摆洗三酒,有多少钱也不够花。等会就去找信贷员借贷款,有钱也要装着没钱的样子,借钱交个人所得税,看谁好意思来拉赞助,总不能拆一个轮子走吧?

  销售人员占不到便宜,只能准备手续。

  个人所得税是税务部门收,有陈所长作保,中奖的老板不会偷税漏税,工作人员没什么不放心的,登记完身份证,让老韩在一堆文件上签字,痛痛快快交出钥匙和车辆发票。

  特等奖,价值近二十万的小轿车,居然被人给中了。

  一传十十传百,人们不约而同往这边聚集。

  这是在镇上,这是庙会,不足一点五公里长的街上,黑压压聚集着不下四万人,不采取措施会出大事。

  陈所长当机立断用对讲机将另外三个民警和十几个联防队员叫来,维持秩序,疏通交通,硬是疏导出一条机动车道,让韩博把崭新的桑塔纳2000开回家。

  有人想看热闹,有人要烟,有脸皮厚的要红包,居然一直跟到通往韩家的水利站巷口。

  小韩是爱人的学生,是未来的同事。

  大学本科,学生党员,学生会干部,现在已经是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兼经警分队长,“严打”期间立过功,说不定是政法委要调他去局里的,前途不可限量。

  自己人当然帮自己人。

  陈所长一不做二不休,留下两个联防队员守巷口。叫上韩博去桥头开警车,打开警灯警笛,老黄等民警和其他联防队员继续疏导交通,把7号车开过来堵住巷口。亮出手铐警棍,严阵以待,没人再敢死皮赖脸要这要那。

  “韩老板,韩博,你们可把我折腾惨了,搞一身汗,还要帮你家看门。”

  “感谢感谢,万分感谢。陈所长,你们歇会儿,我去拿饮料。晚上在这吃饭,谁都不许走。”财运来了挡不住,韩保国心花怒放,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小轿车。

  这年头红眼病太多,李泰鹏和派出所的人一起守巷口,不认识的一个不让进。要是让他们冲进去,好好一个家真可能被他们给抄了。

  外公外婆出来了,舅舅舅妈回来了,七大姑八大姨围着轿车转,连正在坐月子不能见风的韩芳,也忍不住趴在二楼窗口往下望。

  韩博回家给高长兴打电话,请他去交警队搞一张临时牌照,再联系一个保险业务员,一起坐中巴车送过来,顺便把7号车开回单位。

  忙完来到巷口,税务所的人已闻讯而至。

  “百分之二十,正好三万九。韩老板,韩科长,交给我们跟交给县局一个样,家乡人,帮帮忙,别交县里,让我们完成个任务。”

  “小博,这些事我不懂,你跟顾所长说。”

  丝河镇有人养鸡,有人养蚕,有人出去干建筑,离小康有一定差距,绝算不上穷。农民日子马马虎虎过得去,政府没钱,干部太多,加上教师三百四个,前些年大干快上,因为盖办公楼,学校、敬老院和修路欠下一屁股债,那点夏提留秋统筹给干部教师开工资都不够,更不用说还债。

  老韩担心他们打着收税幌子骗赞助,直接把皮球踢给儿子。儿子是经济民警队长,骗他就是骗警察,就是骗政府。

  个人所得税属于地税,交给镇税务所跟交给县地税局是没什么区别。

  韩博笑道:“顾所长放心,个人所得税,交给谁不是交。不过您得宽限我们几天,几件事凑一块,没这么多钱,我爸打算管信用社借点贷款。”

  “韩科长,别跟我们这些穷人哭穷,三五万,你爸拿得出来。”近四万地税,平时去哪儿收,顾所长担心夜长梦多,担心被县局截胡。

  “顾所长,我是真没有!”

  老韩扳着手指,一件件一桩桩算起家里这几年办得大事,最后拍拍腰间的BP机:“这个又是好几千,顾所长,陈所长,我韩保国是走家串户干装潢的,不是开银行印钞票的。我小舅子去找信贷员了,宽限几天,借到钱立马交,只交给你,没二话。”

  韩博不失时机提醒道:“爸,借四万不够,要多借点。”

  “不够?”

  “车虽然不是买的,上牌时车管所一样会管我们要车辆购置税发票,怎么计算我不知道,估计要两万左右。另外要交车船使用税、保险和养路费,没七万下不来。”

  “这么多?”

  “想上路,一分不能少。”

  “失算失算,早知道这样不如拿钱呢!”儿子会开汽车,女婿可以去学,七万多块钱能拥有一辆全办下来要二十多万的小汽车,韩保国一点不觉得贵,只是当着外人,必须哭穷,一脸追悔莫及。

  “手续办了,想退退不回去,实在不行我想想办法,管单位同事借点。”老爸挺会演戏,韩博强忍着笑,跟着唉声叹气。

  李泰鹏傻乎乎冒出句:“爸,小博,结婚收的钱我一分没动,存在信用社,我去拿折子。”

  “结婚收那点钱管屁用,没你事,回去带孩子。”正哭穷,你居然说有钱,韩保国气得牙痒痒。

  李泰鹏不明所以,老丈人发了话,只能悻悻的走了。

  几年办这么多事,在县里又是买房又是装修,一时半会拿不出来很正常,顾所长终于信了,没再像黄世仁一样逼这对父子立即交个人所得税。

  镇干部不出意外地接踵而至,接过烟看看汽车,再看看为没钱交税而头疼的老韩小韩,实在开不了拉赞助的口,竟不无幸灾乐祸地开起玩笑。

  “韩老板,你要是凑不出来,我帮你凑。给你十万,车归我,倾家荡产,借高利贷我也要把这个税交了,干部没干头,学个驾驶证,辞职去搞出租。”

  “王镇长,别逗老韩了,他十二万没要能要你的十万?”

  “此一时彼一时,那会儿十二万,手续一办就没十二万了,你现在把车退回去,看人家要不要。”

  ……

  别说七万,我十七万都捧得出来。

  老韩嘴上跟他们敷衍着,心中想着马上开装潢公司,这小轿车能撑门面,能顶大用。别人开不放心,只有让女婿开。可这么一来他要去东海,女儿怎么办,孙子怎么办。

  至于儿子,他国家干部,不能开这么好车,再说他有车开,还是警车。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