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中大奖

韩警官 +A -A

  农村亲戚没那么讲究,早上买好菜,舅妈、婶婶、姑姑和小姨一起动手,几大桌子菜一会儿就准备好了。

  后天要摆洗三宴,烟酒饮料堆了一房间,用不着出去买。大舅和二姑父贪杯,好酒海量供应,一如既往地喝醉了。把他俩送进房间睡觉,所有人一起动手收拾桌子,打扫客厅,洗干净锅碗瓢勺,高高兴兴出去逛庙会。

  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

  老韩同志拆开一条玉溪,往包里装了四盒。生怕熟人太多不够发,想想又拿了两盒。T恤衫塞进裤子,不然人家看不见BP机。

  李泰鹏最喜欢帮老丈人拿包,最喜欢跟老丈人一起显摆。屁颠屁颠跟在后面,兴高采烈。

  如假包换的爆发户作派,又不能让他俩失望,韩博只能硬着头皮同他们一起“游街”。

  “老王,老王,我保国啊,来一根儿,抱孙子了,喜烟。”

  “吴支书好,吴支书好,我儿子小博,还记得吗?毕业了,正式参加工作,分在县里,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

  ……

  有一个出息的儿子,又抱上孙子,看到熟人们羡慕的神情,老韩比接到一个大活儿都高兴。走一路散一路香烟,眉飞色舞,风光无限。

  梦境再次成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阵阵哄笑声中不断掏钱不断买彩票撕,结果中了几袋洗衣粉和几条毛巾,涨红脸,扔下一句“等会儿再来”,挤出人群回家拿钱了。

  “爸,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也碰碰运气?”一洗脸盆十几捆,一捆一百张,一百张两百块钱,全买下来要两三千。韩博身上就两百多现金,只能管他要。

  “行,我买,你们撕。”老韩高兴,毫不犹豫从女婿手中接过包,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爸,睿睿刚来到人世,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再来几张。”

  “两百?”显摆归显摆,摸奖是摸奖,把钱花在这种不靠谱的事上,韩保国有些舍不得。

  韩博不给他犹豫机会,当着一帮看热闹的人抢过包,踮起脚指着最左边一堆彩票,意气风发地说:“同志,麻烦您算算,那一盆多少钱,我全要了。我姐生了个儿子,我当舅舅了,高兴,能中奖最好,中不上当给体育事业做贡献。”

  销售彩票是有任务的,工作人员乐了,热情招呼道:“没问题,没问题,同志们,请让一让,给这位小伙子让个路。”

  “看见没有,这才是老板,刚才那小子装大款,买了两百就跑了。”

  “好像是韩保国儿子,韩保国搞工程有钱。”

  ……

  人的名树的影,他们居然认识自己,老韩有些飘飘然,可是那一大盆彩票要多少钱,包里有四千多,给孙子摆洗三宴用的。这小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早知道不叫他一起出来。

  “一捆两捆三捆四捆……这儿七十八张,一共三千四百八。”工作人员生怕搞错,几个人一起数了又数,用计算器摁了又摁。

  一下子撕这么多需要一点时间,他们又从里面搬出三张塑料凳,让三位大款坐下来慢慢撕。碰上个有钱人不容易,多少抱着这一盆撕完不服气,再撕几盆的想法。

  中大奖那是做梦,老韩一阵肉痛,决定回去跟儿子算账。钱没了,不能再丢面子,搓搓手,煞有介事说:“一大盆儿,工作量不小。小博,泰鹏,你们手脚快,眼神好,多撕点,我撕一张算一张。”

  三千多换一大堆纸片,至少要中台彩电吧!

  老韩肉疼,从学徒那一天就被告诫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干活的李泰鹏更心疼,捧着一捆彩票双手微微颤抖。

  韩博不管那么多,手脚麻利,动作灵活,撕完一张扔一张,撕完一捆拆一捆。不像老爸和姐夫一张一张仔仔细细看,生怕第一眼看错。一袋洗衣粉,一条毛巾,又是一袋洗衣粉,不一会儿,身边堆满一大堆不值钱的奖品。

  “赔了,撕六捆,就中这些,不合算。”

  “不是还有那么多么,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

  “韩老板有钱,撕着玩,中不中无所谓。”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工作人员不断打气:“同志,别着急,慢慢撕,大奖在后头。特等奖豪华桑塔纳轿车,一等奖普通桑塔纳轿车,二等奖一样小轿车,撕到就归你,当场开回家。”

  “聪明的看一眼,傻子看到晚,想撕掏钱买,舍不得掏钱去其它地方转转,有什么好看的?”

  “走走走,往前走。自行车,谁让你把自行车推进来的?”

  韩家人如此大手笔,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陈所长和老黄巡到这儿,担心人多出事,板起脸疏散起人群。刚劝走一部分,韩博动作突然停下,紧盯着特等奖三个字,激动得无以加复。

  “同志,是不是撕累了?”

  “不是撕累了,是撕到了。爸,姐夫,我就说睿睿能带来好运,看见没,这辆豪华桑塔纳归我们了!”

  彩票跟骗人的差不多,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韩保国摆摆手:“别开玩笑,赶快撕,撕完带我去县里看房子。”

  “特等奖,没跟你开玩笑。”

  工作人员凑过来一看,目瞪口呆。陈所长挤进来一看,不禁脱口而出道:“他奶奶的,真是越有钱的人越有钱,越有钱的人运气越好。韩……韩老板,韩博,你们,你们要请客。”

  “陈所长,真……真中了?”老韩将信将疑。

  “真中了。”

  “几等奖?”

  “特等奖,不信你自己看。”

  韩保国揉揉双眼,再三确实没看错,顿时欣喜若狂,干脆捧起没撕的彩票,一边给围观的人发,一边哈哈大笑道:“孙子一出世就能中大奖,这财运,长大肯定能当大老板。不撕了,来来来,一人一张,当给大家发喜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