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丝河镇庙会

韩警官 +A -A

  人挤人,全是人,六百多米走了十几分钟。

  往年耍蛇卖蛇药的不能少,光着膀子打几套拳卖狗皮膏药的依然热闹,老军医穿着白大褂坐在菜市场前专治疑难杂症,少数民族同胞守着一堆虎骨之类的东西大声吆喝……

  新鲜事物同样不少,几个穿衬衫打领带,腰里挂着BP机,看上去很有文化,很成功的年轻人,守着一块黑板和一桌子美国的日化用品讲课。绘声绘色,眉飞色舞,搞传销的,看见人便热情招呼。

  听上去赚钱似乎很容易,大学有同学干过,被拉去听过几堂课,感觉不靠谱没干。结果跟他们一起干的同学没人赚到钱,反而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

  生活费没了,不好意思管家要,只能吃百家饭。一毕业就结婚的老周,最惨时一到饭点就端着饭盒在食堂乞讨。

  产品贵得要死,一支牙膏几十块,在农村有市场吗?

  骗子,先骗老百姓,再让老百姓骗老百姓。看见这些人就是一肚子气,可惜这不是在自己辖区,要是在夜市,毫不犹豫让吴永亮把他们轰走。

  前面这个摊位一样可恶。

  同样练气功,人卖狗皮膏药的多少有点功夫,与其说卖狗皮膏药不如说是卖艺。这几位倒好,同搞传销的一样衬衫领带,一样吐沫横飞讲课,现场传授什么“中功”,声称能治各种疑难杂症。

  真能治病,要医院做什么?

  上当受骗的乡亲不少,工商公安不管,只能干着急。快到家门口,韩博停住脚步,注意力被农机站门口的大台子吸引住了。

  现场销售体育彩票,洗脸盆里堆满即买即撕的彩票,特等奖一辆桑塔纳2000,一等奖普通桑塔纳,二等奖奥拓,三等奖幸福250摩托车,四等奖熊猫彩电……

  前些年供销社搞有奖销售,老百姓被忽悠得不轻,对摸奖这种事不是很感兴趣,确切地说是不相信。围观的人不少,看小轿车,平时很难见到,掏钱买的人不多。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特等奖就出在丝河镇。

  一个养鸡大户想花十块钱买五张碰碰运气,撕开五张没中,围观的人一起哄,两百块钱没了。越想越不服气,回家拿钱,把最左边那一盆里的十几捆彩票全买了,一张一张撕,居然真让他撕出特等奖,全县轰动。

  桑塔纳2000,电喷,金属漆,高档车,销售价十九万五千,个人所得税好几万。想上路还要交购置税、车船使用税、上牌费、保险和养路费。

  他没那么多钱,也不会开车,同意只拿十二万现金,不要车。

  事情到这并没完,中大奖的消息传得很快,镇政府,镇敬老院,镇中学,镇中心小学,村支部……个个找他赞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坐在他家不走。实在没办法,一个单位五千,最后只剩下七万。

  七万也是一笔巨款,鸡不好好养了,开始赌博。

  输多赢少,又被派出所抓过几次罚过几次。两年时间,好事变成了坏事,好好的一个家庭被他搞得妻离子散。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断人财路也是在救人,韩博顾不上再看热闹,挤过人群快步回家。

  “大哥,小博回来了!”

  “保国,菊花,小博到家了!”

  街上全是人,家里一样全是人。

  每年庙会,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姨父姨妈,叔叔婶婶,姑父姑姑和姐夫家的人都会来这吃饭。往年要来,今年姐姐生孩子,要送月子礼,更要来。

  “婆爷爷(外公),婆奶奶(外婆),身体怎么样,走过来的还是小舅送你们来的?”

  “好,身体好,你舅舅送我们来的。上楼吧,小芳生了,大胖小子,七斤几两。”最有本事的外孙回来了,二老高兴得合不拢嘴。

  当上国家干部就是不一样,上大学时舅舅还坐在一起说说话,几个姨爸还一起开开玩笑。现在看上去有些拘束,站在边上闷笑。堂兄堂妹,表兄表妹和李家几个同辈比他们更拘束。

  正准备挨个打招呼,父亲噔噔跑下楼,喜笑颜开地问:“考得怎么样?”

  “怎么样过几天才知道。”

  “能不能考上无所谓,反正你是国家干部,有正式工作,又不会真去当律师,怎么回来的?”

  “开车回来的,人太多,开不进来,停在桥头请派出所的人看着。”

  “什么车?”

  李泰鹏前段时间在县里装修新房,每天中午去丝织总厂食堂吃饭,天天看见7号车,拉材料时坐过几次,得意洋洋地说:“爸,小博是副科长兼民警队长,开警车,跟公安局一样的警车。”

  “先去抱抱孩子,抱完带我们去看看。”

  书记镇长都坐不上汽车,去县里开会坐中巴,去其它地方办事骑自行车,条件好的开摩托车。儿子一参加工作就开警车。望子成龙,儿子真成龙了,韩保国乐得心花怒放。

  小家伙很可爱,白白净净,头发很黑,小手肉嘟嘟的。照理说应该看不见,可是一双大眼睛看上去是那么有神。

  姐姐躺在床上一脸幸福,母亲守着她和孩子寸步不离,李泰鹏母亲虽然暂时插不上手,但来日方长,亲家公亲家母过几天要回东海赚钱,她抱孙子带孙子的机会有得是。

  “怎么不在医院多住几天?”

  韩芳精神不错,竟嘻嘻笑道:“我去医院生,好多人还在家生呢。顺产又不是剖腹产,没什么事。”

  “正好赶上庙会,住医院来回不方便。”母亲小心翼翼接过小家伙,当外婆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韩博凑过去拨弄着小手问:“名字有没有取?”

  “你文化程度最高,你是舅舅,天大地大,舅舅最大,等你回来取!”

  姐姐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父亲深以为然,姐夫对失去孩子的取名权没任何意见,居然一脸期待。

  取名字容易,关键小家伙姓什么?

  姐夫没心没肺,他根本不在乎这些,父亲母亲和姐姐肯定想让孩子姓韩。他们结婚时没说清楚,韩博被难住了。

  家庭条件不好,儿子能娶上媳妇,能过上这么好日子不容易。韩家有钱现在又有一个国家干部,孙子在韩家比在李家有前途。

  再说有好几个孙子,李家没断香火。

  李泰鹏的母亲比想象中明事理,抬头道:“姓韩吧,在镇上过日子,姓韩好。”

  等得就是你这句话,韩保国啪一声拍了下手,哈哈笑道:“姓韩就姓韩,外孙当孙子养!亲家母,老人全在楼下,小博小芳的舅舅全在,等会吃饭请他们做个见证。儿子女婿我韩保国一视同仁,我活着不许分家。我死了,他们要是想分家,家产一人一半。”

  在农村,孩子跟谁姓是一件大事。

  孙子跟别人家姓,她回村里会被人瞧不起,会被人笑话的。对含辛茹苦把几个儿子拉扯大的她而言,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何况姐夫从十几岁开始赚钱,赚到的钱全在这边。不像自己,只花钱不赚钱,对家里没任何贡献。

  韩博感觉应该要表个态,搂着姐夫肩膀笑问道:“姐夫,我没意见,你有没有意见?”

  “我听爸的,听你的,听小芳的,你们说什么是什么,我没意见。”家产一人一半,县里房子有我一间,傻子才会有意见,李泰鹏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