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扶上马送一程

韩警官 +A -A

  姜科长回来了,在最热的两个月盖房子,晒得黝黑黝黑,整个人瘦了一圈,手上全老茧。

  离律师资格考试只剩下三天,姐姐预产期也就在这几天,韩博同他简单交流了一下情况,不再过问科里事,一心一意准备律考。

  考点在南港市,几十公里,来回不方便。同方如明合计了一下,提前一天去,以至于父母从东海回来都没顾上去汽车站接。

  考完试回到厂里,才知道已经升级当舅舅了。

  大胖小子,七斤八两,姐夫给厂里打过三次电话。

  丁书记简单问了问考试情况,拿出一份文件,微笑着说:“小韩,工作调动的事基本上定下来了,这些年全是党政部门往我们厂调,你是第一个从厂里往外调的干部。作为娘家人,我们要扶上马送一程。你有学历,有闯劲儿,到新单位好好干,前途不可限量。将来走上领导岗位,我们脸上也有光。”

  关于举办全县第六期青年干部培训班的通知,培训时间两个星期,下周一早上8点报到,地点在县委党校。

  韩博糊涂了,接过通知问:“丁书记,这是……”

  “公安局正科级单位,派出所长才正股。你是我们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兼经警分队长,管得人比派出所长多,怎么能去当一个小民警。厂党委推荐你去青干班学习,回来定个正股级,然后再调过去。”

  正股级在其它单位算不上什么,在公安局只有所队主官才能干上。

  单位领导能考虑到这些,哪怕对他们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但这样的机遇不是什么人能有的,韩博感动不已,一脸尴尬地说:“丁书记,我才参加工作两个月,我怕我不够条件。”

  “大学四年算工龄,学生党员,学生会干部,要是进团委,别说正股,副科正科都没问题。再说你工作成绩有目共睹,治理整顿夜市,抓现行,县政法委郭书记都知道。过几天开‘严打’表彰大会,你是先进个人。推荐去上青干班,提正股,条件足够。”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丁书记很高兴能帮助一个年轻干部成长,也很高兴能够树立一个顾全大局、积极转岗的干部典型。

  花花轿子人抬人,钱主任热情洋溢补充道:“小韩,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单位改制将来改成什么样,这里永远是你娘家,我们永远是你娘家人。有什么想法,遇到什么困难,随时可以回来跟我们说说,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丁书记,钱主任,您二位帮我很多了,真不知道怎么感谢。”

  “说感谢太见外,就这样。你姐姐刚生了个大胖小子,赶紧回家看看,坐中巴不方便,开7号车回去,记得带几颗红蛋。”

  “没问题,那我,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路上开慢点。”

  走出副书记办公室,姜国平迎上来,一边陪着他下楼,一边笑道:“夜市问题解决了,比想象中更顺利。工商所求之不得,本打算报到镇里,结果工商局知道了。工商局正在筹建市场建设服务中心,直接把夜市收归服务中心。”

  好事连连,韩博不禁笑问道:“这么说杨大姐要调到工商局?”

  “不是工商局,是思岗县市场建设服务中心人民西路便民市场管理办公室。报告交到县编办,过几天就会成为一个自收自支的正股级事业单位。我跟厂办协调过,劳动服务公司传达室租给便民市场作办公室。

  小杨最了解情况,担任市场办主任。老沈是驻市场的工商管理员,派出所那个联防队员是驻市场的治安员。两个勤杂工签劳动合同,由临时工变成合同工。小古家庭困难,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公安局,打算留下帮小杨。”

  六个人,顶多三千块钱工资。

  说是自收自支,多出来的几千肯定是要上交的。不管怎么样,五个人的饭碗问题解决了。

  早知道他不会在厂里久留,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共事两个月,真正相处时间只有几天。要不是他家有事,姜国平非要拉着他好好聊聊,说不准晚上还要一起吃顿饭。

  开车回到丝河镇,通往镇区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人山人海,道路两侧全是摊位,每个货摊前都围满人,挑拣货物,讨价还价,热闹非凡。几个联防队员在桥头看自行车,两个民警坐在一张大凳上,手里握着对讲机,看见装着警灯悬挂警车牌照的7号车,以为来了什么领导连忙起身相迎。

  想起来了,今天是丝河镇庙会。

  一年一次,十里八乡的人全过来赶集,卖衣服的,各种杂货的,农具的,小凳子小桌子的,甚至有卖狗皮膏药的……小时候最喜欢逛庙会,买许多小吃零食,小玩艺儿,边走边吃,又玩又乐。

  “陈所长,黄叔叔,是我,韩博。”

  全认识,丝河镇派出所陈所长,他爱人是镇中学数学老师,考上大学时请过。丝河镇派出所民警老黄,长相“很公安”,看上去很怕人。谁家小孩不听话,家长就说黄公安来了。长辈兼未来的同事,韩博急忙推开车门,掏出香烟打招呼。

  丝河镇不小,二十几个行政村,四万多人口。镇区不大,从南到北一条街,十分钟能走个来回。

  镇上谁家孩子有出息,谁家孩子不学好,陈所长了若指掌,接过香烟哈哈大笑道:“吓我一跳,原来是韩老板家老二。怎么开警车,是不是分到我们局里了?”

  老黄早上遇到过老韩,装修老板从东海回来,自然要聊聊。同老韩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小韩,对他的情况很了解,回头笑道:“陈所,小韩出息了,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兼经警分队长,局里给他配了一个指导员,手下几十个兵。”

  前段时间局里通报嘉奖过丝织总厂经警分队,陈所长反应过来,好奇地问:“韩博,你们抓了两个现行,拦路持刀抢劫的?”

  “运气好,瞎猫碰着两个死耗子。”

  “别谦虚,运气好能好几次?抓到两个现行,协助城西派出所破获一个盗窃团伙,捣毁一个黑录像厅,徐进良沾你们光沾大了。来,我给你留个电话,以后碰到涉及我们丝河的案子,给我打电话,家乡人,应该多配合。”

  协助城西派出所捣毁一个黑录像厅是搂草打兔子,协助城西派出所破获一个盗窃团伙是真正的瞎猫碰着死耗子。

  治理整顿夜市时抓获的四个小混混,以为公安机关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城西派出所民警分开来一审,一个心理素质不怎么好的交代了,果然没干好事。偷过几十辆自行车,撬过长河市场几个商户的店铺,敲诈勒索过逛夜市的行人,新账老账一起算,检察院已经批捕。

  今年公安破案压力大,丝河镇不比县城,辖区治安不错,没那么多案子。陈所长病急乱投医,掏出钢笔和本子写下电话号码,又在号码后面注上名字。

  韩博接过刚撕下的纸片,嘿嘿笑道:“陈所,黄叔叔,我这个副科长干不了几天,估计马上要调公安局,您二位是长辈是前辈,以后请多关照。”

  “调公安局?”

  “嗯。”

  “丝织总厂效益多好,全县工资最高,为什么调公安局?”

  “我主动要求的。”

  “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话又说回来,两个月破好几起案,是干公安的料。”

  镇里很少来警车,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今天是庙会,等会儿要进去转一圈,现在说这些不太合适,陈所长拍拍他胳膊:“你爸跟你妈回来了,你姐刚生产,先回家。车停这儿,我让人帮你看着。如果晚上不回县城,去所里坐坐,好好聊聊。”

  到一个新单位,有老同志提醒比没老同志提醒好。韩博又发了两根烟,这才将车停到路边。

  ………………………………

  PS:特别鸣谢“秋风落叶2014”书友的慷慨打赏,我们有第三位舵主了,真正的苦尽甘来(扑街扑怕了,小小得意一下)。

  同时感谢“好书就追”、“加糖的白酒”、“卓力军”、“liuhuanren”、“跑男尼森”和“乱世殇砍菜刀”书友的打赏和再次打赏,感谢所有默默看书,悄悄偷票的兄弟姐妹,牧闲给大家作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