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韩警官 +A -A

  回到宿舍,夜宵做好了。

  包括工商管理员老沈在内的十来个人,围坐在用几张书桌拼成的大饭桌边等他。第一次同杨小梅爱人一起吃饭,高长兴掏钱买酒和饮料,老沈在夜市买了几个卤菜,吴永亮和小颜买了几个大西瓜。

  桌上摆满满的,有荤有素,有酒有饮料有水果,跟聚餐似的很丰盛,但谁也没胃口。

  “老钱,韩科长不能喝酒,倒饮料。”

  不知道他在楼上谈得怎么样,杨小梅忐忑不安,将电风扇搬过来对着他吹,桌上挤不下,端起饭碗坐在床边。

  两个勤杂工本就临时工,干活儿的人到哪儿都有饭吃,他们倒不是很担心。工商所老沈虽然不是丝织总厂的人,但保卫科改不改制直接关系到夜市,如果保卫科散了,夜市黄了,又要回所里过那种干一年拿半年工资的苦日子。

  吴永亮和小颜他们的心情更沉重,一个个欲言又止。

  最难受的当属钱朋,当乡干部当得像讨饭的,工资拖欠几个月,教师能闹事干部不能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爱人进了一个好单位,遇上一个好领导,一个月拿五百多,高兴得一个星期没睡好。

  结果好景不长,才拿两个月高工资,就要面临转岗甚至下岗。

  不跟他们说清楚,这顿饭谁也吃不下去。韩博深吸一口气,简单介绍了一下厂里对保卫科人员的安排。

  “政企不能不分,企业不能再背那么重包袱,这些高调我不想唱,就说几句心里话。共事近两个月,配合默契,相处融洽,说散就散,真有些舍不得。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

  “韩科长,我服从组织安排,不给单位添乱,保证站好最后一班岗。”

  高长兴打听过,厂里之所以不给提干一是考虑负担太大,二是组织人事部门卡太死,困难太大,厂里报上去也不一定能批。

  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

  能解决事业编制,回公安局就有晋升机会,将来有政法专项编制就能转正。现在就是在排队,有一个编制解决一个,至少有个盼头。

  他本来就是公安,来厂里只是过渡一下的,小颜跟他不一样,难受到极点,哽咽地问:“韩科长,你说我们去巡警队有没有前途。”

  事关人家一辈子,韩博不能信口雌黄,放下杯子分析道:“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形势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报纸上说全国流动人口超过一个亿。治安形势严峻,各种刑事犯罪有抬头趋势,所以今年要‘严打’。

  以公安机关现在的警力,很难确保社会治安。我认为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公安队伍会不断扩大。如果去巡警队,如果能定下心好好干,转正希望不是没有。如果从经济利益出发,我建议你出去闯闯。

  外面世界很精彩,我父亲是一个木匠,小学毕业,种地不赚钱,在门户上干也赚不到几个钱。要供我和我姐上学,经济压力大,实在没办法,于是去东海市打工,现在干得很好。”

  这年头,干个体户比上班有前途,小华脱口而出道:“韩科长,我打算在夜市搞个摊位,卖服装。”

  “行啊,不过做生意有赚有赔,要慎重考虑。”

  “韩科长,现在的问题是夜市。我人微言轻,能不能把它变成正式市场,恐怕要你们这些领导多做一些工作。”老沈忧心忡忡,酒杯举到嘴边又放了下来。

  “夜市也算一个安置的去处,涉及到我们保卫科职工的未来,姜科长明天上班之后肯定会想办法。杨大姐,我建议你做两手准备,如果工商部门愿意接收,并能够把夜市变成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那市场办主任还是能干的。如果只接手不解决编制,就找民政部门想想办法。”

  “只能这样了,哎呀,你说好日子才过几天,就改制,就要减员增效。”

  韩博能理解她的心情,慢声细语地劝慰道:“相比其它企业,我们厂领导算不错的。干部转岗,工作虽然不是很好,要转到下面乡镇去,至少有个工作。车间职工影响其实不是很大,前几年跳出去好多干部,现在全成了私人老板。开缫丝厂,办丝织厂,办服装厂,好多退休职工全去他们那儿了,现在要分流出来的职工不愁找不到工作。

  政工部门干部职工没一技之长,厂里正在想方设法。打算下海做生意,服务公司那些门面优先租赁。要是能凑出一笔钱,甚至可以转让。不光劳动服务公司,小区门口那些铺面一样优先租给本厂干部职工。”

  这不是帮厂里说好话,这是一番公道话。

  铸铁厂、农机厂、木工机械厂等十几厂倒闭。干部没地方去,在家待岗。职工直接下岗,根本没买断工龄这回事,人家日子一样过。

  自己现在没地,公公婆婆有地,大不了回老家种地,杨小梅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韩科长,你和姜科长呢?”高长兴忍不住问。

  韩博嘿嘿笑道:“姜科长是老干部,厂里会有安排。我可能……可能要跟你一起去公安局,我主动要求的。”

  “调公安局?”吴永亮将信将疑,一脸惊愕。

  “有许多同志可能要去,我这个分队长当然要去。不过能不能去成,去了之后能不能继续跟你们在一块就两说了。”

  高长兴愣了好一会儿才愁眉苦脸地说:“韩科长,你,你怎么当真了?你跟我们不同,你有更好的选择,没必要跟我们一起去。”

  “我喜欢当警察,你是老公安,基层机关全干过。如果真能调过去,你要照顾着点我啊。”

  “公安局又苦又累,工资又不高。”

  “我知道,我是农村出来的,八九岁放学回家干活,农忙时什么没干过。吃得苦没杨大姐多,但不会比你们少。”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话音刚落,吴永亮猛拍了下桌子:“韩科长,我跟你一起去,熬三四年,能转正最好,转不了正再想办法。”

  “我也去,不管有没有编制,至少能穿警服佩警衔换公安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