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想事成

韩警官 +A -A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丁书记果然在单位,厂办钱主任也在,正做一个分厂干部思想工作。

  这么进去不合适,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分厂干部垂头丧气的出来了。丁书记早注意到他,喊了一声“小韩”,直接让他进去。

  “小韩,还有几天考?”丁书记笑容满面,热情洋溢,似乎刚才跟人谈得很愉快,谈得不是转岗的事。

  “四天。”

  “准备得怎么样,有几分把握?”

  “二位领导,我从来没考过,心里真没底。”

  对这个小伙子,丁书记印象一直不错,接过烟笑道:“今年考不过有明年,全厂这么多年轻干部,就你最爱学习最肯钻,早晚能考上。”

  “谢谢丁书记鼓励,我一定努力。”

  做一天干部职工的思想工作,丁书记身心俱疲,不想浪费时间,直言不讳问:“这么晚过来,一定有事,说吧,趁钱主任在,看厂里能不能帮你解决。”

  “二位领导,我想问问改制的事,我们保卫科改不改,怎么改?谣言满天飞,科里人心惶惶,不问问工作不太好做。”

  在所有科室中,保卫科算最安生的一个。从厂体改办设立到现在,没人跑厂办打听,没人跟着起哄。

  丁书记不知道他这个副科长非常不称职,直到今晚才知道厂里有大动作,竟以为他做过许多工作,实在压不住才过来问的。

  好同志,如果个个跟他一样顾全大局,我至于天天接访似的跟干部职工磨嘴皮吗?

  既然来了,干脆跟交个底。

  丁书记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水,严肃地说:“小韩同志,现在是市场经济,不能再政企不分,企业负担太重,会失去竞争力。保卫科确实在改革范围之内,但次序上会作为最后一个。”

  钱主任冷不丁问:“小韩,知道为什么吗?”

  能为什么,韩博沉吟道:“现在已经人心惶惶,随着力度不断加大,各项措施不断落实,一些干部职工可能会闹事甚至上访。关键时刻,我们保卫科要发挥作用。”

  “不错,安排你当保卫科副科长是安排对了。”

  丁书记满意地拍拍他胳膊,接着道:“关于保卫科职工怎么安排,侯厂长同政法委协调过。公安局巡警队缺人,保卫科职工全是政治觉悟高、军事素质过硬的退伍兵,可以全划过去。小伙子们不是喜欢当公安么,厂里考虑到了,想方设法为他们创造条件。”

  思岗县公安局原来没巡警队,去年南港市搞110报警台,让人们报警打110,结果不光市区的市民打,几个县城也打,连下面乡镇都有人打。

  南港市离思岗县70多公里,市公安局不可能出警,一接到报警电话便转到县公安局。

  经费不足,警力紧张,派出所没人没车,出警总不及时,有时要等一两个小时才到。老百姓向上面反映110形同虚设,一直反映到公安厅,上面压下来,县公安局必须拿出行动,于是找县里要经费,要建巡警队专门接出警。

  县里没钱,让公安局自己想办法。公安局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找临时工。

  穿警服当警察,刚开始公开招聘时很火,一下子招四十多个。月工资三百,要住集体宿舍,像现役部队一样管理,工资低,工作时间长,不自由,且看不到任何转正希望,同去保安公司当保安差不多,只是衣服好看点。结果两个月不到,跑掉二十几个。

  保卫科经济民警是想当公安,不过人家想当的是真警察,至少搞个事业编,不是临时工。

  编制解决不了,工资缩水一大截,这个工作不好做。

  尽管不抱太大希望,韩博仍带着几分侥幸问:“丁书记,编制呢,同志们过去能不能解决编制?”

  “地方编,将来有机会转。刚来的小高现在是职工,可以帮他争取一个事业编制。来厂一个多月,厂里帮他办成在公安局几年没办成的事,他的工作应该比较好做。”

  地方编是思岗县独创的一种说法,其实就临时工。

  地方编警察不算警察,事业编警察一样不是正式警察,高长兴来是想提干的,结果打了个五折。解决一个干部编制这么难吗,韩博百思不得其解。

  “杨小梅虽然一样是职工,但想解决事业编比较困难,一是文化程度不够,函授文凭拿不出手,二是没公安工作经验。你们把夜市搞得红红火火,完全可以同工商部门协商,把临时便民市场变成正式市场。市场办主任,正适合她。那些不愿意去公安局工作的同志,可以留下来同她一起管理好这个市场。”

  一帮部下为创收无所不用其极,领导为甩包袱一样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话又说回来,包括停车费在内,夜市一个月能创收好几千。三五个人,工资才要多少钱。最难的工作保卫科已经做了,现成的桃子,城西工商所肯定愿意接手。如果工商能给杨小梅解决编制,她守在夜市比转岗强。

  大势所趋,这是最好的结果,比那些有可能下岗的职工强多了。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又问道:“姜科长和我呢?”

  “老姜是老干部老同志,不用为他担心。你是未来的大律师,一样不用为自己担心。”

  梦境中的未来同现在完全不一样。

  或许是梦中的那个自己,不知道纪小娟会出事,没整顿夜市,没通过收占地费管理费调动经济民警积极性,没想过好好干这个保卫科副科长,一样没有报名参加律师资格考试。

  总之,上班以来所做的一切让领导另眼相待,感觉自己有能力,有上进心,值得单位好好培养。

  梦境中的丝绸集团虽然最后卖给私人老板,效益一直不错,留在这儿一样有前途。关键想赚钱用不着呆这儿,可以去东海搞装修公司。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是一个调走的机会,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韩博打定主意,鼓起勇气说:“丁书记,钱主任,打官司需要足够的法律实践,别说我现在没考到律师资格,就算考到一样不可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律师。

  我不懂生产经营,不懂进出口贸易。英语虽然六级,其实是哑巴英语。外国人说什么听不懂,我说什么他们一样不明白。无论出于单位利益,还是从我个人角度出发,留在厂里都不是一个好选择。”

  这个觉悟可不是一点两点高!

  丁书记以为听错了,不禁同钱主任对视了一眼。

  “二位领导放心,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配合厂里做好科里职工思想工作。”

  “小韩,你,你想下海?”

  “这倒没有,穿两个月警服,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警察这个职业,我……我想请二位领导帮帮忙,看能不能把我调到公安局去。”

  本来就是国家干部,干过保卫科副科长兼经济民警分队长,抓过现行,事迹材料送到了政法委,“严打”先进个人有他一个。

  侯厂长出面,调过去没多大问题,关键公安局又苦又累又没钱,不是个什么好单位。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倒好,居然反其道而行。

  不过丁书记也年轻过,也曾有过军人梦警察梦,多少能够理解一些,语重心长地说:“小韩,有理想是好事,想调公安局也不是很难,但这件事你要考虑慎重。调过去之后,再想调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韩,丁书记说得对,要慎重考虑,不要脑袋一热犯糊涂。”公安局有什么好的,不仅没钱,想升职都比其它政府部门难,钱主任不忍他“误入歧途”。

  “丁书记,钱主任,我知道您二位是为我好,但我真喜欢当警察,真喜欢警察这个职业。经济民警干不成,就干公安民警,不是脑袋发热,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家庭条件不错,不用跟别人一样为五斗米折腰,可以去追求梦想。他的话有一番道理,有律师资格不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律师。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官司,谁敢交给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去打。

  不懂技术,不会财务,不懂生产经营,再优秀对丝织总厂能有什么用?

  厂里干部转岗工作不太好做,完全可以顺水推舟树立一个典型。为体制改革大局,侯厂长一定会支持,县委县政府肯定会重视……

  丁书记权衡了一番利弊,答应道:“小韩,既然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我们只有支持只能支持。调动的事厂里帮你想办法。老姜房子盖差不多了,明天让他回来上班,最后一班岗不用你站,一心一意准备律考。”

  不用请客送礼,不用到处求人,就能把事情办了,看来机遇很重要,同时要把握住。不过这只是自己的机遇,对那些即将转岗甚至下岗的干部职工而言,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PS. 5.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