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部下要失业

韩警官 +A -A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能想起的三件大事办成两件,只剩下如何调离丝织总厂这一件。

  跟父亲有过约定,你开公司,我当干部,要么不调,调自然要往政府部门调。

  理科生,写文章搞材料不如那些笔杆子。县委县政府别想了,就算缺秘书也不会找一个学化学工程的。

  乡镇不在考虑之内,用乡镇司法助理员方如明的话说,乡镇干部职权不大事权无限,计划生育搞不好一票否决,殡葬改革搞不好一票否决。三提五统收不上来没钱发干部教师工资,如果硬来,扒粮牵牛搞出事,又是一票否决。

  不能去,去就是活受罪,思来想去只有政法系统。

  检察院和法院文字性工作太多,同样不能考虑。

  司法局没权没地位,老百姓甚至不知道司法局是做什么。当干部不能没权没地位,哪怕从来没想过要滥用权力,但有权和没权是不一样的。

  公安局,只有去公安局!

  潜意识中自己就应该干警察,而且同现在的工作对口。

  前几年有一部电影叫《保卫处长》,冯远征演的。主角是一个保卫干部,喜欢公安工作,最后调到派出所,结果没上几天班牺牲了,很感人。

  由此可见,保卫干部调去当公安干部,经济民警调去当公安民警,并非没有先例,事实上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个。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调,去找丁书记,好像不太合适。

  参加工作没几天想调走,领导会怎么想,再等等。

  韩博打定主意,先把律师资格考到手。

  懂点法,将来调动时能有大用。公安局有个法制科,需要懂法律的人才。不是警校毕业的,没当过兵,没有多少工作经验,只能另辟蹊径从法律方面着手。

  要在两个月内学完别人两年的课程,只有全身心投入。

  白天在办公室,下班回宿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法律书。以至于三楼多了五六个人,三楼小会议室变成了体改办都不知道。

  侯厂长出国考察归来,设立体制改革办公室,亲自兼任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县体改办主任带队进驻,指导协助丝织总厂进行体制改革。

  盘活资产,减员增效,放下包袱,轻装前进……

  涉及到太多人切身利益,谁也不想成为被减掉的一员,一时间人心惶惶。

  看了一晚《国际公法》,韩博头晕脑胀,放下书正准备出去透透气,高长兴、杨小梅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敲门走了进来。

  不吸烟的人不喜欢烟味,进门时高长兴特意把烟掐掉了。

  杨小梅带上房门,侧身笑道:“韩科长,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是我家老钱。好不容易来一趟,我给你介绍介绍。”

  “原来是钱干事,坐坐,快请坐,看我这儿乱的。”

  桌子椅子上全是书,高长兴帮着收拾起来。妻子的领导一样是领导,钱朋连忙道:“韩科长,别客气,晚上来认个门,当面表示下感谢,感谢韩科长对我家小梅的照顾。”

  “自己人,说这些太见外,孩子呢?”

  “在老家,我就是为孩子上学的事来的,下半年在县里上,小梅接送。”

  他们两口子太不容易,当兵时两地分居。好不容易熬到够条件随军,在部队呆了两三年又转业。回到老家一个在县城,一个在边远乡镇,又当起牛郎织女。

  韩博握了握手,关切地问:“办得怎么样?”

  钱朋会心地笑道:“挺顺利。”

  “顺利就好,不顺利找厂领导,职工子女上不了学,不找他们找谁。”

  杨小梅和高长兴对视了一眼,忧心忡忡地说:“韩科长,领导现在顾不上我们这些小事。整天忙着改制,整天忙着减员增效,搞不好我跟指导员马上要下岗。”

  “改制?”

  “你整天学习不知道,86年之后招收的合同制工人厂里按照规定缴纳养老保险,原来老职工和我们这些新职工一直没缴纳。现在‘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工龄够的厂里补缴,工龄不够的买断。有人要转岗,有人要竞争上岗。”

  “小颜他们呢?”

  “临时工什么不管,体改办正在调档案查材料,要清退一部分人。三个缫丝分厂马上承包出去,职工要竞争上岗,没竞争上的要么提前退休,要么买断工龄,自谋出路。临时工给三个月工资,直接走人。”

  “我们保卫科也要改?”

  “分厂承包给私人,多一个人要多发一份工资,私人老板不会再要保卫科派去的人。吴大姐说这次侯厂长下狠心,办公楼里要减一大半人,武装部、计生办、团委、宣传科全要撤销。下面车间不会再有班组长,不会再有副主任,只有一两个带班的。”

  “干部怎么办?”

  “为保证茧源,县里要扩桑,农业局要在没蚕桑的乡镇设立蚕桑指导站,丝绸公司要在下面乡镇建几十个蚕茧收购站。有些干部要调到农业局,去下面乡镇指导扩桑。有些干部会调到丝绸公司,去下面乡镇收购蚕茧。”

  力度挺大,不过从企业发展角度看该下点决心。

  韩博又问道:“保卫科撤不撤?”

  高长兴苦笑道:“保卫科不撤,人可能要撤,有传言厂里想让转岗出来又不愿意下乡的干部看门,把科里临时工全清退掉。剩下几个职工能转岗的转岗,转不了岗买断工龄。”

  “经济民警分队怎么办?”

  “设立分队是公安局要求的,减员增效是县委县政府要求的。胳膊拧不过大腿,说摘牌就摘牌。”

  他俩不会挡车,不会接头,不会修机器,转岗机会不大。别人在丝织总厂工作许多年,买断工龄能获得一笔补偿,他俩进厂没几天,没工龄可买断,能获得多少补偿可想而知。

  科长不在,遇到即将失业这么大事,当然要来找副科长。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副科长大小也是个官,要为他们负责,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问:“楼里晚上有没有厂领导?”

  “丁书记应该在,我见办公室灯亮着。”

  “你们坐会儿,我去问问。”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