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装修公司

韩警官 +A -A

  梦境再一次得到证实,父亲确认是在谈一个两百多万的工程。

  儿子出息了,国家干部,在丝织总厂当保卫科副科长兼民警分队长。从儿子正式参加工作那一天起,韩保国就同绝大多农村父母一样,把儿子当作全家的未来,当成全家的“主心骨”,哪怕自己赚的钱或许他一辈子都赚不到。

  儿子从来不问装修的事,现在问说明他不仅出息了,而且真正懂事真正长大了。韩保国老怀甚慰,从善若流。

  “小博,你说得对,我们可以少赚点,但不能赔。好日子才开始,我再干几年就跟你妈回去享福,给你和你姐带孩子。”

  他在东海市打拼七八年,刚开始蹲在马路边等活儿,主要给家庭装修。

  手艺好,人实在,爱琢磨,电视上看见什么花样,就能装出什么花样,水电木瓦油,样样在行。收费合理,装修完剩下点材料,总想方设法给主家做个鞋柜或几张小凳子什么的。

  带着一帮徒弟和丝河镇的十几个木匠漆匠,一年做二三十家,口碑越来越好,自从几年前狠心买了一个BP机,再也没蹲过马路,活儿全熟人介绍的。

  现在钱好赚,他舍不得回来。

  包装修工程风险大,这次没上当,不等于下次不会上当受骗。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不久的将来经济会繁荣得令人难以置信。农村会出现大片钢结构厂房,小县城会出现大城市才有的高楼大厦。小县城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全国最大城市东海了。

  人们有钱会住进新房子,住进新房子会想到装修。

  市场很大,这个行业有前途。

  自己不能去不等于不能出主意,自己不会做生意不等于没见过别人怎么做的。

  韩博透过窗口看着马路对面的劳动服务公司,握着电话笑道:“爸,其实你可以开个公司,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在装饰材料市场附近租几间办公室,装气派点。再去你装过的那些人家拍几张照片,搞个相册,或者干脆挂在墙上。

  其它不做,专做家庭装修,跟人家签三包合同,几年之内保修。哪里掉漆,哪里漏水,随叫随到。看见哪个地方建住宅楼,就去同开发商谈,把我们的宣传资料摆到住宅区里,守在小区里面揽活儿。第一家当样板房,给人家点优惠,只要能做一家就能做十家二十家……”

  几年大学没白上,居然能想到这么多。照他说的干,活儿一定会比现在多。

  韩保国有些心动,想了想还是唉声叹气地说:“小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开公司当大老板,谁不想多赚点钱?你是国家干部,你知道的,开公司没那么容易。游击队干完活拿钱,正规军不一样,正规军要跟工商税务打交道。

  我小学毕业,你姐夫小学没上完,写个字歪歪扭扭,普通话说不好。你姐倒是初中毕业,可她是个女的,马上又要生孩子。开装修公司要报账,要交税,这些谁会,没人,干不成!”

  韩博半开玩笑地说:“我去。”

  “瞎说,想都不能想!我为什么省吃俭用供你上大学,你为什么辛辛苦苦考大学,不就是为了当个国家干部。好不容易考上当上,就应该踏踏实实干。”

  生怕儿子耐不住寂寞,韩保国语重心长:“小博,我当木匠还要先学徒,给师傅白干几年才能出师,出师干几年干出口碑才能收徒。当干部跟做木匠一个道理,要沉得住气,要定得下心。

  小兵舅舅你见过的,人家从生产队记工员干起,生产队副队长,队长,大队治保主任,大队支书,在大队干七八年才提干。然后是木楼乡宣传委员,再调到玉湖镇当副镇长,一步一个脚印,现在不就当上镇党委书记了。”

  在他心目中,镇党委书记是很大很大的领导。

  一个村的,对人家履历了若指掌。每年春节要请人吃饭,没什么事需要人家帮忙,只是为了面子,为彰显家里有一个当镇党委书记的远房亲戚。

  韩博感觉很是好笑,韩保国的思想工作仍在继续:“你条件比他好,大学生,学历高,一参加工作就副科长,直接分配在县里。我们家不缺钱,你用不着贪污受贿,好好表现,踏踏实实干几年,自然而然就升了。

  还有件事,差点忘了跟你说。你姐马上生孩子,不管男孩女孩,洗三酒要摆。借这个机会请一下你们单位领导,去镇上不方便,在县里请。不收人情,就是认识一下,我跟小兵他舅舅打过电话,他说到时候来帮着陪人……”

  “我姐生孩子,请我们单位领导,这合适吗?”

  “都说了,认识一下。如果你当兵,我去部队探亲,不一样要认识部队领导,拜托人家照顾照顾。”

  可怜天下父母心,韩博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干脆回到原来话题:“请领导的事我尽量,爸,开装修公司没人可以请人,请个会计。再买台电脑,请个会用电脑画效果图的人。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有大投资才会有大收益。”

  又来了,心思全在这上面,看来不开个公司他不会老老实实在家当干部。

  两个人一年工资万把块钱,买台电脑万把块钱,租房子装修万把块钱,投资四五万块钱,赔就赔了,当半年白干。韩保国咬咬牙,一锤定音地说:“开公司的事我听你的,当干部的事你听我的,行了吧?”

  “行。”

  父亲言出必行,他说干就会干,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儿子思想有问题,韩保国终究不放心,又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小博,你年轻,有大好前途,不能只想着钱。你知道你考上大学,当上国家干部,端上铁饭碗,我跟你妈有多高兴,亲戚邻居有多羡慕。

  什么叫望子成龙,这就是望子成龙!

  你爷爷奶奶死得早,要是活到现在,活着看见韩家出了个状元,会比我们更高兴。有你在,我们干活有劲儿,走出去脸上有光。要是你不当干部,人家还是瞧不起我们,木匠,赚多少钱还是个木匠,你说是不是……”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