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所长登门

韩警官 +A -A

  厂里每年给公安局几万赞助费,给派出所五千联防费,结果本厂职工竟然在厂附近被拦路抢劫,差点被歹徒强暴。不用问就知道,厂领导给公安局领导打过电话。

  你们有你们的难处,不过你们工作确实不到位。

  突发事件放一边,就厂门口的夜市,存在治安问题几年,视而不见,一直没认真整治过。

  “徐所,公安保卫是一家,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配合。”九月份要考试,韩博没时间听他诉苦。

  徐所长也不矫情,直言不讳地说:“韩科长果然爽快人,我是这么想的,人民西路警务室牌子挂了,作用没全部发挥出来。我打算安排一个联防队员,每晚来警务室值班,接受所里和经济民警分队双重管理。按照局领导指示,同分队执勤民警一起在人民西路主次干道巡逻。”

  把经济民警分队当联防队使,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

  韩博同他一样诉起苦,一脸为难地说:“徐所,你们警力紧张,我们的保卫力量同样不宽裕。一个总厂,五个分厂,再加上厂门口的夜市,总共才二十二个。其中三个分厂在下面三个乡镇,算下来城区只有十六个人。上半夜可以配合,下半夜不行,不然会影响本职工作,分队的思想工作也不好做。”

  你们十六个人负责几个厂,我们十几号人负责一个镇,而且是治安形势最严峻的城乡结合部。

  你们工资奖金比我们高且有保证,我们工资几年没足额发放过。办案经费一分没有,全靠自己想办法,明知有一个逃犯躲在邻省,却没钱去抓。

  你们虽然没经费,但你们没办案压力甚至不用办案。抓个现行是成绩,抓不到现行没人指责。现在更是伙同工商部门,守着夜市这颗摇钱树,一个月创收几千。不像我们收点治安联防费,罚点款,却搞得怨声载道,个个在背后戳脊梁骨……

  徐所长越想越憋屈,恨不得来一句我们换着干,你来干所长,我来干这个保卫科副科长。

  老单位战友遇到困难,高长兴不能坐视不理,微笑着说:“韩科长,容易出问题主要是上半夜,顶多到凌晨一点。上半夜我们本来就要巡逻,只是把巡逻范围稍微扩大一下。”

  “是啊,主要是上半夜。”厂领导要忙大事,姜国平在家盖房子,丝织总厂保卫科他一个人说了算,徐所长紧盯着他,满是期待。

  “徐所,高指,你们考虑的是社会治安,我不但要考虑到社会治安,还要考虑到单位。单位给保卫科发工资,保卫科放着本职工作不好好干,却去给派出所干活,在领导看来这是不务正业。”

  “社会治安好了,企业治安才会好,这是相辅相成的。韩科长,帮帮忙,帮我们做做厂领导工作。”

  厂里正在改制,处处精打细算,连几个执勤人员夜宵都不管,天知道改制会不会改到保卫科。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保卫科不应该�这摊浑水。

  高长兴能够理解顶头上司的难处,可是徐所长的忙又不能不忙,想了想之后抬头道:“科长,昨晚丁书记说把7号车给我们保卫科用,让我们申请一块警车牌照,装一个警灯。我刚才查过《经济民警管理工作规定》,上面只提到枪支没提到警车。”

  “什么意思?”

  “因为警衔的事,局里刚闹出一个大笑话,吃一堑长一智,估计警车牌照不太好申请。如果由徐所出面就简单了,以派出所名义申请,两家一起用,其实还是我们用。晚上在人民西路开几个来回,把警灯打开停在夜市附近,能起到多大威慑作用,谁敢再打我们厂职工和夜市主意。”

  派出所缺钱缺车更缺人,当务之急是找几个人上街巡逻,不然局里这一关不好过。

  徐所长掐灭烟头,拍着桌子保证道:“又不是申请装备警车,只是一块车牌。这事包给我,半个月,不,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星期,连牌照带手续全办下来。”

  保卫科有没有警车真无所谓,挂上警车牌照装上警灯去哪儿反而不方便。

  现在的情况是领导开了这个口,下面人热血沸腾个个当真,想坐警车威风威风,如果办不下来会影响分队士气,会影响他们积极性。

  抓获两个犯罪嫌疑人,就忘了自己是谁了。既然有劲儿没地方使,就让他们扩大巡逻范围,延长巡逻时间。

  韩博微微点了下头,同意道:“行,只要能把车牌问题解决掉,厂里工作我来做。”

  “韩科长,就这么说定了,联防队员今天就让他来报到,以后常驻警务室。”

  “工资呢?”

  “韩科长,你财大气粗,帮我们解决一下。我挑一个会开车的,今年刚退伍,党员,在部队当过班长,年年优秀士兵,政治素质军事素质顶呱呱。服从命令听指挥,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不会有二话。”

  韩博哈哈笑道:”徐所,我们保卫科最不缺的就是优秀士兵,好意心领了。”

  “韩科长,实不相瞒,人是镇里没地方安置塞到我们所里的。治安联防费收不上来,水电费和电话费欠好几万,不是经费紧张是快破产了。你们守着夜市,能帮工商所解决一个职工工资,为什么不能帮我们解决一个联防队员工资,两三百块钱,又不用开多。”要人家帮忙,又要人发工资,这事确实不地道,徐所长一脸尴尬。

  收停车费名不正言不顺,有公安参与就不一样了。

  人家说到这个份上,实在没法拒绝,韩博有条件地答应道:“徐所,现在可以解决,但将来不敢保证。一些大城市开始设立专门的市容执法队伍,一些地方开始搞市场建设服务中心。夜市影响市容,又属于市场的范畴。现在没人管,不等于将来没人管。”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我们公安保卫和工商先把这个临时便民市场管理起来,到时候谁想接管谁就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至少要帮我们安置几个人是不是。”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