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扬眉吐气

韩警官 +A -A

  人落了,现在要做的是扩大战果,朱永民问:“录像厅在什么位置?”

  “兴达路老水泥厂宿舍,具体位置老夏同志刚问过。他想请我们协助,打算带一个嫌犯去认下门,然后再把嫌犯移交给你们。”

  城西派出所下手挺快,竟然想到请他们协助。

  不过想想也是,丝织总厂保卫科有车有人,经济民警分队比联防队有战斗力,带他们去一个干警就能把事办了。

  晚了一步,查抄录像厅轮不到刑警队,朱永民只能退而求其次:“然后呢?”

  韩博把事情经过简单介绍一遍,抓的是现行,人证物证俱在,两个嫌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刑警队要做的只剩后续工作。

  高个子嫌犯塞进警车,先押回去慢慢审,看有没有其它犯罪事实。矮个子嫌犯暂时带不走,城西派出所查完黑录像厅自然会送过去。被害人受到惊吓,去刑警队不太合适,一起去厂里作笔录。

  治理整顿夜市时城西派出所帮过忙,派出所有事保卫科不能袖手旁观,高长兴才学几天车,驾驶技术不熟练,其他人不会开,韩博只好当司机陪他们走一趟。

  只能坐8个人的面包车,竟然坐了12个,吴永亮挤得像个肉饼居然兴高采烈,好在不算远,一会儿就到了。

  几个守在窗外,其他人跟派出所民警老夏一起叫门,冲进去找到录像机,找到黄-色录像带。开非法录像厅,涉嫌传播淫-秽音像,说不准有未成年人来看过,人自然是要带回所里的。

  回去实在坐不下,只能跑两趟,一直折腾到凌晨三点,帮派出所把矮个子嫌犯送到刑警队才回宿舍休息。

  消息传得很快,第二天一早,整个世界都变了。走进食堂,干部职工不约而同围了上来。

  “韩科长,要不是你有先见之明,这次要出大事。二车间纪小娟有没有受伤,今天来不来上班?”

  “韩科长,你们太厉害了,抓现行,一抓就是两个,比公安厉害!”

  “两个流氓犯什么地方人?”

  “听说他们有刀,抓他们时有没有反抗?”

  “韩科长,你太了不起了,早上才知道你们天天夜里十二点巡逻,暗中护送我们上下班。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听你的,以后上夜班让家里人接送,没人接送就睡厂里。”

  ……

  保卫科一直被视为吃闲饭的,一直是厂里的边缘人,从未受到过如此欢迎。

  被欢迎被尊重的感觉真好,韩博心里暖洋洋的,招呼她们坐下,微笑着说:“保护单位和职工的财产及人身安全,是我们保卫科的责职。但我们的人手和精力终究有限,需要大家尽可能配合。你们通过这件事能吸取教训,我很高兴。

  至于昨晚的案子,公安机关正在侦办,我只能透-露一点点。二车间职工纪小娟,胳膊擦破点皮,受了点惊吓,没多大事。两个嫌犯是我们县人,一个二十出头,一个十九,严打期间,顶风作案,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估计要判个三五年。”

  “韩科长,听说他们有刀,抓他们时你们怕不怕?”一个女工好奇地问。

  “他有刀,我们有警棍。他们两个人,我们六个人。而且我们穿警服,我们是经济民警。邪不压正,我们怎可能怕他。犯罪分子做贼心虚,看见警察就怕,就想跑。”

  “他们跑,你们追上的?”

  “他们分头跑,我同永亮他们抓住一个,高指导员和小颜他们抓住一个。”

  “惊心动魄!”

  “对我们来说算不上,对纪小娟同志真是惊心动魄。大家想想,两个犯罪分子拦路抢劫,抢到包之后想实施侮辱,侮辱完之后呢?他们没蒙面,纪小娟会指认出他们,为逃脱法律制裁,极可能痛下杀手。”

  韩博敲了敲桌子,正色道:“据他们交代,萌生出耍流氓和抢劫的坏心思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厂夜班女工。他们能这么想,其它犯罪分子一样会这么想。所以说大家要有防范意识,以后上夜班时一定要注意注意再注意。”

  “韩科长,你放心,我们不会再一个人走夜路了。”

  “我回去就让我爱人接送,再忙也要他接送。”

  “对了,小娟昨夜下班怎么没跟其他人一起走,她有顺路的。”

  “车胎扎个钉子,打半天气不管用,只能管三车间一个职工借车,一来二去把时间给耽误了。”昨晚差点收兵,提起这事韩博一样心有余悸。

  保卫科是吃闲饭的,宣传科处境同样好不到哪儿去。

  回到办公室,刚准备同方如明一起学习《民法通则》,宣传科长和宣传科干事到了。翻开小本子,帮保卫科整理事迹材料。这是政治任务,也是丝织总厂党委的成绩,材料整理好之后要上报县政法委,必须配合。

  事无巨细,问了近一个小时,记了十几页。

  送走他们,方如明调侃道:“韩科长,你现在是英雄了。或许过不了几天,全县政法系统就要学习你们的先进事迹。”

  “就抓两个嫌犯,如果这算先进事迹,公安局多了去了。”

  “你们跟公安局不一样,他们抓犯罪分子是应该的。”

  “经济民警一样是警察,一样有义务维护社会治安。”

  “你们分队刚建立,刚建立就干出成绩,上级肯定会宣传。”

  韩博翻开《民法通则》,唉声叹气地说:“我不要宣传,只要能考过。一点基础没有,临时抱佛脚,真担心考一塌糊涂,无颜见江东父老。”

  “去年考卷你看过,没那么难,按现在这进度,应该没多大问题。”

  正聊着,城西派出所徐所长到了,高长兴陪他一起上来的。保卫科同派出所关系密切,必须热情接待。

  查抄一个黑录像厅,战果不小,徐所长却高兴不起来,接过香烟,唉声叹气地说:“韩科长,严打期间出这么大事,局领导对我们所工作非常不满意,要求加强治安巡逻。所里情况你知道的,辖区那么大,把联防队算上总共十几个人,车就一辆边三轮,巡得过来吗?“

  …………………………………

  PS:衷心感谢“五原令”书友的慷慨打赏,我们有一位舵主了!

  同时感谢“好书就追”、“加糖的白酒”、“乱世殇砍菜刀”、“A$「�」沙之舟「弦”、“¥小屁孩¥”、“虫马虫义2015”、“好汉007”、“xiaoball16”和”阿~谋“等书友的打赏、推荐支持,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