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逮个正着!

韩警官 +A -A

  下小夜班的女工三三两两、叽叽喳喳擦肩而过,两个家伙躲到巷子里,消失在视线中。

  怕被人看见,行迹更可疑。

  顶头上司没当过兵,更没抓过人,高长兴当机立断接过指挥权,回头道:“要是那俩小子等会撬门溜锁或从事其它犯罪活动,我们分两组,一组对付一个。小颜小单跟我一组,其他人跟永亮一组。

  谁跑得快,谁离他们近,谁冲上去扑倒他。另外两个人抓手,防止他们带有凶器,防止他们狗急跳墙。一组一副手铐,逮到就铐上。如果发现我们之后不跑,敢负隅顽抗,三个对付一个,下手要有分寸。如果敢亮出凶器,就用警棍招呼,我们要注意安全,下手一样要有分寸,千万别打头。”

  “韩科长,指导员,放心吧,只要他们敢作案,保证把他们拿下。”

  “小毛贼,我一个能对付他们两个!”

  出来转了半个多月,终于逮到个大显身手的机会,小伙子们摩拳擦掌,士气高昂。

  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韩博不敢有一丝大意,严肃告诫道:“指导员抓捕经验丰富,全听指导员的,不许大意,不许搞个人英雄主义。”

  韩科长虽然不怎么管分队的事,但韩科长才是真正的领导。要是没韩科长,班长哪有补助,夜市执勤哪有加班工资,更不用说奖金。

  威信树立起来了,韩博的话很好使,一个个点头称是,保证一切行动听指挥。

  下班女工不断从刘坝桥而过,两个身影不断冒出来探探,见人多就缩回去。渐渐地,路上人越来越少,最早经过的已消失在马路尽头。

  马路上空空荡荡的,看样子女工结伴而行他们没找到下手机会。

  他们今天不下手,明天可以下手,这么耗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只有千日抓贼没千日防贼的道理,韩博不禁后悔起之前的提醒。

  “永亮,刚才过去多少?”

  “七八十个应该有,我没注意数。”

  “有家在西边的,这个不好统计。拦路抢劫,估计那俩小子没这个胆,应该是撬门溜锁,应该想撬农资公司门市部。”

  “出来了,又出来了,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下班女工全走了,高长兴侧身问:“韩科长,现在怎么办,是继续盯还是过去盘问盘问。如果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就把他们直接扭送城西派出所。”

  “再等十五分钟。”做那么多事就是为逮这两个流氓,韩博不想打草惊蛇。

  “行。”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俩小子仍在桥头转悠,等得有些心焦,就在众人打算下去盘问之时,一个女工骑着自行车从人民西路拐入刘坝路。

  “怎么一个人,怎么搞这么晚?”

  小颜话音刚落,刚蹲下的俩家伙猛然站起身,回头看了看四周,确认马路上没其他人,竟拔腿往迎面而来的女工跑去。

  王八蛋,果然是冲着本厂女工来的。

  韩博火冒三丈,伸手准备拧钥匙,打算把车开过去抓人,高长兴一把抓住他胳膊:“韩科长,再等等。”

  抓人要有证据,如果图财就是拦路抢劫,图色就是强-奸未遂。要是动手太快他们会避重就轻,会像汽车站前的那些黑车司机一样说是开玩笑。

  韩博反应过来,松开钥匙,紧盯着那俩混蛋一声不吭。

  突然蹿出两个人,女工吓得一声惊叫。双手紧握车龙头,双脚拼命蹬,试图绕过他们赶快走。

  矮个子流氓一把没抓住,没控制住重心差点摔跟头,嘴里骂了一句脏话,回头就追。高个子流氓动作快,一把揪住车龙头。女工骑得快,连人带车啪嗒一声摔倒了。

  高个子流氓不敢在马路中央停留,右臂搂着女工脖子,左手捂着女工嘴,把人往路边拖。矮个子流氓捡起从车篮里甩出老远的包,扶起自行车往路边跑,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有预谋的作案。

  很快,前后不过十来秒。

  “行动!”

  不能再等了,高长兴猛地推开车门,撒腿往桥头跑去,吴永亮等人紧随而上,边跑边喝斥道:“住手!”

  韩博反应过来,立即打着引擎,打开大灯,开着侧门没关的面包车追了过去。

  突然冒出这么多警察,�流氓大吃一惊,一个松开女工往巷子里逃窜,一个干脆跨上自行车往人民路方向跑。

  两条腿的人有对付,两个轮子的四个轮子来。韩博猛踩油门,直接挂三裆,追上矮个子流氓,打方向盘将其逼到路边。

  “束手就擒,你跑不掉的!”

  刚警告完,吴永亮三人紧追过来,手电灯光随着动作直晃,嘴上喊道:“站住,不许跑,再跑开枪了!”

  开枪?

  矮个子流氓吓懵了,一不留神竟撞到路牙上,一下子摔得鼻青眼肿。吴永亮手疾眼快,扑上来将其死死摁住,韩博歇火停车走下来时,他双手已被戴上了手铐。

  “王八蛋,让你拦路抢劫,让你耍流氓!”吴永亮爬起身,啪啪啪就是几个大耳光。

  “永亮,差不多了。”

  韩博接过手电照了下矮个子凶手的脸,十八九岁,额头摔破了,血直流,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要不是俩经济民警架着,估计站都站不稳。

  “押上车,看好他,顺便审审,我去看看职工。”

  “指导员那边呢?”

  “应该跑不掉,你们先看好这个。”

  “韩科长,韩科长,他们有刀,他们抢钱还耍流氓,他们说我喊就杀我!”跑到桥边,二车间女工纪小娟吓得魂不守舍,一看见他便嚎啕大哭起来。

  “别怕,有我们在,不会有事的。看见没有,已经逮住一个,另一个也跑不掉。有没有受伤,胳膊怎么了。”

  “摔破了,擦破点皮,韩科长,要不是你们,我……我……”

  “保卫科是做什么的,就是保护你们的。”韩博搂着她肩膀,慢声细语地说:“没事了,不用怕,等会儿跟我们一起去派出所,跟公安说一下来龙去脉,然后安排人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