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集体智慧”

韩警官 +A -A

  治理整顿夜市,对保卫科和被治理的摊主是一件大事,对厂里算不上什么事。

  由于行动是下班之后进行的,许多干部职工甚至不知道。在他们眼中唯一的变化是多了十几个看门的,以后上卸货忙不过来,可以理直气壮喊保卫科的人帮忙。

  《经济民警管理工作规定》,为应付可能发生的突然事件,经济民警实行轮流集中住宿制度,各警队应当经常保持一半以上的队员集中住宿。

  三个缫丝分厂太远,集中不过来,只能各抽调一个人。印染分厂和服装分厂在城区,两个班六个人全过来。

  重新排执勤表,不再定人定岗,今天在总厂执勤,明天可能去印染分厂值夜班,下下周可能要去下面乡镇。一星期轮换一次,保证总厂这边随时有6个人。

  严格执行《公安人员八大纪律十项注意》和《人民警察内务条令》。

  早上出操,走队列,打军体拳,上下班高峰期上岗,下午点名,晚上夜市执勤。甚至按规定成立党小组,严格组织生活,时不时搞搞政治学习,增强党员的组织观念和党性修养,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和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

  高长兴和杨小梅干得有声有色,韩博无需为分队的事操心。

  保卫干部,不能不懂法。

  艺多不压身,反正有的是时间,去司法局报名买书参加律师资格考试。不是法律专业没关系,只要是高等院校本科以上学历就可以报名。

  法制建设任重道远,律师不吃香,全县报名的总共就两个。

  司法局领导非常重视,建议今年参加,用不着等到明年。特别给厂领导打电话,请厂里这段时间不要让他分心。

  会驾驶,现在又要参加律师资格考试,一专多能,多面手!

  其它单位没什么官司,丝织总厂官司多了去了。两千多万货款在外面没收回,时间最久的能追溯到八年前,如果厂里有律师,用得着去求人吗?

  丁书记当即拍板,乡镇三个缫丝分厂查不查岗无所谓,一心一意准备律师资格考试,报名费书本费和去考试的费用厂里报销。考到律师资格奖励500,今年没考过明年继续。

  钱主任更是要求三楼各科室和住宿舍的干部,不许再去保卫科串门,不许打扰小韩同志学习,搞得像高考似的。

  领导如此重视,真有那么点压力。

  为不辜负领导期望,韩博管厂办要了一间宿舍,把一起报名参加考试的乡镇司法所干部方如明请到厂里一起准备,人家是法律专科毕业的,不懂的可以问。

  学习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单位一样重视一样给了两个多月假的方如明,欣然接受邀请。

  头悬梁锥刺股,丝织总厂一下子多出两个学霸。

  人命关天,学习归学习,夜里巡逻不能耽误。

  每到深夜十一点,韩博便会开着面包车来到厂门口,先同方如明一起转转,散散心换换脑子,然后带夜班民警去几个容易出事的地方暗中保护上下班职工。

  商贩正在收摊,高长兴、吴永亮和小颜等五六个人,正在帮几个摊主收拾东西。

  一天没来,变化不小。

  劳动服务公司东门口冒出几排停车位,“关系”刚转到保卫科不久的两个勤杂工竟然在创收。不知从哪儿找来两个“治安联防”的红袖套戴在胳膊上,拉着两根长绳给人看自行车和摩托车。

  工商管理员老沈坐在传达室里同杨小梅一起数钱盘点,桌上一堆零钱和一堆工商所小票的存根,数得不亦乐乎。

  吴永亮兴冲冲跑过来,指着�给人找零钱的勤杂工,献宝似地问:“韩科长,感觉怎么样?”

  “收停车费,谁想出来的。”韩博忍俊不禁地问。

  “集体智慧,百货大楼停自行车收费,人民公园停自行车收费,人民医院和电影院门口停车一样收费。他们能收,我们为什么不能收。收一点是一点,留着发奖金多好。而且有专人看,不会再发生失窃。”

  “要是人家不停呢?”

  “交通不能被堵塞,其它地方不许停,只能停那儿。自行车两毛,摩托车五毛,又不多。好多人怕丢车,还专门找看车的。”

  吴永亮朝方如明笑了笑,接着道:“大摊位和老摊位全交过钱,一些过来卖菜卖瓜的农民和一些小流动商贩没交钱,这对交过钱的合法摊主不公平。老沈负责这一块,视摊位大小和生意好坏收一至两块。

  我们不是乱收费,给票的,工商所的票。不交钱没收秤,没秤的扣东西。不过这钱只有六成归科里,四成要归工商所,相当于公安罚款返还。”

  管理是什么,管理就是收费。

  韩博赫然发现自己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这帮手下尝到甜头,为收更多钱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正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杨小梅跑出来汇报道:“韩科长,停车费虽然才两毛五毛,但人来人往,人多车多,一晚上能收四五百辆的钱,保守估计一个月能创收两千多!”

  科里有钱个人才有钱,她越干越有劲儿,一脸兴高采烈。

  表面上合理合法,这几天正在学习法律,仔细推敲起来到底合不合法真两说。方如明似笑非笑,韩博好不尴尬,提醒道:“杨大姐,适可而止,不能太过分。”

  “韩科长,我们也是没办法。”

  杨小梅把二人请进传达室,愤愤不平地诉起苦:“厂办昨天下通知,以后只管一个值班人员夜宵。食堂要承包给个人,多一个人吃饭,食堂老板会管厂里多要一个人的饭钱。职工是为厂里上夜班,能够给厂里创造效益。我们不能给厂里带来直接效益,所以厂里不愿意管饭。

  每天熬到十二点多,不吃东西同志们会饿的。这笔经费从哪儿来,只能自己想办法。在夜市吃太贵,食堂味道不好,我们从今天开始自己做,一个人两块五标准,既能吃饱又能吃好。”

  “这么大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要准备律师考试,钱主任不让我们烦你。”

  “那夜里的饭谁做,在哪儿做?”

  “我们自己啊,在宿舍做,中午去买的电饭锅、煤气灶和餐具。我盘完点就回去动手,你们巡逻回来正好能吃上饭。”

  一如既往地精打细算,考虑得很周到很全面,韩博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多干部在宿舍自己做,不过这会影响你休息。”

  “十二点不算晚,看电视还看到十二点呢。再说我们上班又不是去车间挡车,大不了第二天中午安排一下,多睡一会儿午觉。”

  “既然你们全想好了,就这么办,记得等会儿添双筷子。”

  “知道,我们准备了方助理的饭,你们学习幸苦,学到大半夜哪能不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方助理,你跟我韩科长是同学,你是我们经济民警分队的客人,应该热情接待,一顿夜宵算什么。”

  来丝织总厂复习真来对了,办公室清净,宿舍安静,一天几顿不用操心。最重要的是有学习氛围,两个人一起学,比一个人学有劲儿。

  方如明很羡慕身边这位比自己小一岁的“同学”,单位好,工作清闲,工资待遇高且有保证,领导重视,手里有权。哪像基层司法所,要普法送法,要调解纠纷,要协助镇里征收各种税费,要协助计生办干部大半夜去抓大肚子,忙得焦头烂额,最后工资还没保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