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分工分钱

韩警官 +A -A

  姜国平说不管就不管,第二天一早就来单位跟领导请假。

  盖房子是一件大事,他儿子谈了个姑娘,对方说没楼房不结婚,这事不能再拖。厂领导非常理解,请一个半月同意了两个月。姜国平一刻不想耽误,打了个招呼便兴冲冲回去搭棚子。

  按照流程,要把棚子先搭起来,把家当搬进棚子里,然后自己动手拆,拆完找瓦工和木工重新盖。

  个人盖房没承包一说,算工,哪天来多少人,几个大工几个小工,记在本子上最后算工钱。

  主家要管一顿午饭,烟酒不能少,桌上不能没肉。下午要买点馒头、烧饼或米饼之类的给人家填填肚子。

  缺什么建筑材料要赶快去买,更要盯着干活的人。

  早上七点多钟来,中午要休息,下午六点左右就下工,总共才干几个小时。要是不盯紧点,一个半月的活他们能干两个月,要多花几千块钱。可以说瓦工一进场,他一步不能离。

  总之,接下来一个多月,他不会也没时间来单位了。

  韩博这个副科长主持工作,不是压力山大,是发现没什么工作可主持的。上级有什么事一般会把文件发到厂办,厂办再转到保卫科。在办公室坐大半天,电话压根没响过。要不是工会刘主席过来介绍对象,财务科黄大姐过来讨论装修,真会闷死。

  高长兴昨晚在夜市执勤到十二点多,本应该下午两点上班,可能刚调到新单位想好好表现,十点半就来了。

  “熬那么晚,怎么不多睡会儿。”

  “在公安局天天加班,经常十天半月不着家,习惯了。”

  虽然没能提干,但终究有了一份正式工作,工资比之前多,上下班时间比之前正常,家里人高兴,高长兴心情不错,精神状态明显比昨天好。

  昨晚说过,今天要开个会。他刚坐下,杨小梅就跟进来了。

  “十一点食堂开饭,还有半小时,我们抓紧。”

  韩博招呼二人坐下,正式谈起工作:“第一件事,进行下内部分工。杨大姐,从今天开始你兼任分队内勤,负责记考勤和财务。传达室不是两间么,值班的人又不能睡大觉,把里面床搬出来,作为分队办公室。我管厂办找了两张办公桌,你一张高指一张,以后在那儿办公。

  高指负责分队工作,警容风纪,政治学习,队列训练,只要是《经济民警管理规定》上要求的,只要我们有条件做到的,全要管全要做。”

  他这是摆明只抓重点,分队具体工作一概不管。

  话又说回来,保卫部门不是公安机关。要不是昨晚治理整顿夜市,经济民警分队真没什么事,会清闲到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

  高长兴点点头,没人任何异议。

  杨小梅不想当领导,只想值夜班,欲言又止。

  她家庭困难,韩博早考虑到了,微笑着说:“杨大姐,你白天要执勤,又要兼顾分队的其它工作,这也是一种加班。作为副分队长,相当于‘以工代干’,也应该有职务补贴,不然当这个副分队长做什么。姜科长走时我请示过,科里这边每月给你一百块钱加班费,五十块钱职务补贴。”

  435加150就是585,厂里普通干部也就这么多,比当乡干部的丈夫多近200,杨小梅喜笑颜开,一个劲儿道谢。

  “这是你应得的,不用谢。”

  韩博示意她坐下,侧身笑道:“指导员,科里这边你一样150,考虑到抽调警力等于给几个分厂班长增加压力,所以不管来不来夜市执勤,六个班长一人补贴50。”

  单位工资加科里补贴五百多,公安局正式干警才三四百,且经常拖欠。高长兴实在没什么不满足的,很想说我没意见,不过发钱的事科长副科长说了算,没有说没意见的资格,只能点头憨笑。

  “剩下1200,科里留300,下去查岗时可以给7号车加点油,来个人可以吃顿饭什么的。另外900作为夜市执勤的加班费,一个班4个人,一人7块5,正好900。”

  杨小梅忍不住问:“韩科长,你和姜科长呢?”

  “姜科长说干警干警,工作是干警干的,这笔钱也是为干警收的,他就不参与了。科长不参与,我这个副科长能参与么,当然不能。”

  “这怎么行,他要盖房子,明年儿子要结婚,手头上也不宽裕。”

  “科里不是留了300么,我能下去查几次岗,加100块钱油顶天了。至于来人,保卫科从来没有过接待任务,以前没请过,以后一样可以不请。剩下200,找个借口补贴一下,房子上梁,儿子结婚,将来抱孙子,机会多的是。”

  “可是,可是韩科长你呢?”

  “我没你们那么大负担,现在工资够花了,没必要,真没必要。”

  一来就要房,要完房又要装修,姐夫有摩托车,姐姐姐夫穿得很时髦,他家庭条件好,全厂几乎个个知道。杨小梅反应过来,不禁苦笑道:“一两百块钱对韩科长你是算不上什么,对我们这些拿死工资的真能顶大用。”

  “靠父母不算本事,不说这些了,说正事。”

  韩博把桌上剩下的半包玉溪往高长兴手中一塞,继续道:“早上我给缫丝分厂三位厂长打电话,为各抽调一个民警的事。结果人家非常支持,恨不得我把人全调回来。”

  “为什么?”高长兴不好意思往口袋里塞,拿出一根又把烟放回桌上。

  “我当时也很纳闷,后来问财务科黄大姐才知道,全县冒出五六个私人办的缫丝厂,其中两个老板是从我们厂跳出去的。私人企业没那么多负担,生丝价格比我们有优势,竞争激烈,所以厂里要把缫丝厂承包出去。

  几个厂长有意承包,在他们看来经济民警就是吃闲饭的,多一个人将来要多发一份工资。不过人家有人家的道理,外面那些工地,外面好多单位,只找一个五六十岁的人看门,二十四小时,工资比我们低。”

  分厂领导这么看,总厂领导一样会这么看。

  杨小梅很不是滋味儿,愁眉苦脸地说:“我算明白了,没文化没技术真不行,万一将来总厂也承包给私人,估计又要求爷爷告奶奶找工作。”

  “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其实最没用的是我这样的警校毕业生,没一技之长,干不成公安什么都不是。”高长兴深有同感,一脸沮丧。

  有危机感就对了,能一起共事是缘分,韩博决定提醒提醒他们。

  “干保卫这一行同样是青春饭,应该居安思危。不光我们,其他同志一样。虽说上班时间长,但上班期间基本上没什么事,完全可以学点东西。我带头,自学法律,参加明年的律师资格考试。你们可以报名参加自学考试,文凭国家承认,喜欢什么专业报什么专业,将来有机会调动时能顶大用,反正不能把时间荒废掉。”

  “我想报个会计中专,函授报得也是会计。”

  “我想学驾驶,就是去驾校太贵太占时间。”

  “学会计挺好,学驾驶也不错。高指,你不用担心学费和时间,开车其实很简单的,我可以教你,交规你懂,学会之后直接去办个证。八百多,能省一大半。不过要学开大车就另当别论了,我一样不会。”

  没能提干,只能“以工代干”,同他没任何关系。

  人家一毕业就是国家干部,去政府机关是平调,不是同谁抢什么提干名额。如果不是上级要求丝织总厂建立经济民警分队,他这会儿应该坐在二楼销售科,月收入能上千甚至几千。

  能遇上这样的顶头上司,有什么好抱怨的。

  高长兴正准备开口道谢,韩博又说道:“学习重要,本职工作一样重要,现在主要有两项工作,一是夜市执勤,要负起责任。二是夜班职工上下班路上的安全,经济环境不好,许多青年失业或一直待业,游手好闲,带来一系列治安隐患。

  天气越来越热,他们夜里睡不着,就会出来瞎逛。我们那么多职工走夜路,很危险。前天讲过,昨天又讲过,没一个人能听进去。作为保卫人员,我们不能没有防范意识。”

  女同志不是男同志,而且治安问题确实严峻,杨小梅禁不住问:“怎么防范?”

  “或许在厂领导看来,职工出了厂门就不关厂里事。我们不能这么看,也不能给领导留下没事找事的印象。我打算从今晚开始,组织夜市执勤的民警,在几个容易出事的地方暗中保护。夜市十一半左右收摊,上下班就半个多小时,两不耽误。”

  “城区容易出事的地方就几个,汽车站外来人员多,南河广场周围有舞厅有电影院,刘坝桥附近有几个游戏厅和桌球厅,中山路转盘过路的夜车多,再就是我们厂门口的夜市。”不愧在公安局干过六七年,高长兴对城区治安情况了若指掌,并且把刘坝桥算进去了。

  要对付的是两个流氓,治理整顿夜市就是为对付那两个有可能存在的流氓,夜市总共才四个人执勤,一个地方去一个人起不了多大作用。

  韩博想了想,一锤定音地说:“我开7号车巡逻,每晚半小时,等下班的到了家,上班的进了厂门就收兵。”

  “厂里能同意?”

  “车钥匙在我这儿,大半夜,谁知道我开出去过。就算知道又怎么样,我去分厂查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只要不拿发票去报油钱就不会有人管。”

  “行,我熟悉情况,我陪你一起巡逻。”

  “大半夜路上没什么人,正好可以学车。”

  “我呢?”杨小梅急切地问。

  目的达到,韩博一身轻松,起身笑道:“你白天要执勤,就不用参加了。高指,吃完饭之后,你同杨大姐永亮一起排下执勤表。我去小区看看,我姐夫在那装修,不知道饭怎么解决的,下午上班再一起去几个分厂转转。”

  ……………………

  PS:收藏,推荐,新书期,有什么要什么O(∩_∩)O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