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声势浩大

韩警官 +A -A

  “韩科长,你现在到底是公安还是我们厂干部?”

  “人靠衣装马靠鞍,本来就帅,穿制服更帅。”

  ……

  再次拦住白班的两百多个女工,大门口再热闹起来。今天阵仗比昨天大,保卫科在分厂的职工来了十几个人,姜科长坐在传达室里看文件,韩科长和站在外面的人全换上警服,他身边站着一个不认识的,臂章是公安。

  杨小梅出嫁前是村里妇女主任,作为保卫科唯一的职工兼分队唯一的女民警,非常清楚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板着脸,在人群中穿梭巡视,目光总有意无意往车篮里或挂在车把上的包看,或盯着大热天却穿长袖的职工。

  大门关上不让走,周围十几个穿警服的,几个爱占小便宜的女工心里直打鼓,生怕男民警搜包,女民警搜身。想扔,扔不掉,想送回去,不敢乱动。

  心里没鬼的嬉笑打闹,又开起韩科长的玩笑。

  “韩科长,一穿制服差点没认出你,怎么全成公安了,今天是不是又讲安全?”

  “昨天回去问过,我爱人没时间,白班没事,下小夜班真怕。明天换班,韩科长,要不你送送我们。小慧最远,我到家她还有两三里。小慧,过来,躲什么躲。韩科长,好好看看,这么水灵的姑娘去哪儿找?”

  “我们组小芸也不错,死丫头跑哪去了,姐给你介绍对象呢。”

  “吴姐,你别胡说!”

  “刚才洗澡时谁说喜欢韩科长的,喜欢就是喜欢,说出来怕什么。”

  “那叫表白。”

  “来来来,表一个白。”

  几个丫头长得是挺水灵,被一帮小媳妇戏弄得面红耳赤。

  小芸,就是那个梳马尾辫的,在她们起哄下竟鼓起勇气,喊了一声“韩科长,我喜欢你!”喊完之后急忙躲到别人身后,赢得一阵喝彩。

  李素红积极要求参加晚上的行动,下班之后没回家,顿时气得牙痒痒,一个劲暗骂这帮不要脸的女人。

  “同志们,玩笑等会儿再开,请大家静一静,说几事。”

  人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好不容易集合一次,当然不能错过这个狠刹歪风邪气的机会。韩博指了指一脸严肃的高长兴,郑重介绍道:“这位是从县公安局刚调到我们厂的经济民警分队指导员高长兴同志。高指导员是一位老公安,先后在派出所、刑警队和治安大队干过。

  从警七年,参与破获六十多起刑事案件,抓获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数十名,其中一个已经判了无期。‘严打’期间,公安机关警力紧张,为什么在这个关键时刻调高长兴同志来我厂,相信大家心里应该有数。”

  现在可不是以前,听说公安抓人有任务的。

  一个干警要抓多少犯罪分子,几个拘留,几个劳教,几个判刑,要罚多少款,全有指标。要是完成不了,就要扣工资,就别想升职。

  他一定是在外面抓不到,于是跑到丝织总厂来抓。真丝和真丝面料价格昂贵,不是不值几个钱的棉纱棉布。如果被他逮住,如果上纲上线,“严打”期间判三五年都有可能。

  几个包里和身上藏了面料的女工吓傻了,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

  厂里正在想方设法推行缫丝分厂承包、车间主任聘任和绩效工资等改革。稳定压倒一切,要是因为一点真丝面料把职工送进拘留所,那她们在厂里的其他亲属或已退休的亲属必然会闹。

  “国有资产流失”、“以权谋私”、“侵吞公款”、“大吃大喝”……不管有没有,先帮你把谣造起来。再写几封匿名举报信,保准把你搞得焦头烂额。

  不是姑息养奸,是要以大局为重,同时要兼顾人情。

  锐利的目光在几个形迹可疑职工身上扫了一下,韩博接着道:“刚才,杨小梅同志去浴室看了看,发现一些同志不爱护环境卫生,换下来的东西乱扔。还有一些同志粗心大意,要么储物柜没锁,要么换下来的衣服没拿。车间同样如此,丢三落四,这个习惯不好。

  现在,请大家全回浴室和车间看看,收拾好再下班。这是我担任保卫科副科长兼经济民警分队长遇到的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我理解大家,请大家也理解我。时间不早了,去看看吧,动作快点。”

  浴室干干净净,环境卫生没任何问题,丢三落四更不可能。

  谁都不是傻子,谁都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往家拿面料不是一个两个,今天没拿,以前拿过,万一有人被抓现行,把自己咬出来怎么办?

  做人,不能敬酒不吃吃罚酒。

  刚才玩笑开得最凶的一个女工反应过来,急忙道:“愣着做什么,不想下班啊,走,回去看看!”

  身上藏有面料的几个女工终于松下口气,忙不迭推着自行车往回走。

  等了十几分钟,不该被带出厂的东西全回到原来位置,女工们再次来到大门边,门依然关着。韩博像换了一个人,笑容满面,再次强调交通安全和人生安全,不过这次没人敢开玩笑,一个个点头称是。

  干部下班,白班工人回家了,厂里变得有些冷清,大门口却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十几个服装摊开始支架子,接电瓶,拉电线,挂点灯;卖生活日用品的摊子简单,拿块布往地上一铺,摆上货物,搬张小凳子坐在里面开始叫卖;几个大排档已经开张了,几十张折叠桌上满人。

  水煮花生,水煮毛豆,拌黄瓜,拌豆腐丝,炒田螺……供不应求,扎啤桶堆老高,大玻璃杯摆满一桌子,一晚上不知道要接多少杯。

  对面劳动服务公司是厂里的三产,刚改革开放时红过几年。许多人停薪留职下海做生意,什么都卖,什么都倒腾,楼下门市部,楼上办公室,后面是仓库。最火时经理十几个。现在全黄了,只能把楼下门面租给人开店。

  大冰柜搬到门口,瓶装啤酒一捆一捆往外碓,从东到西有五六个冷饮摊。人流量大,生意好,冰柜里的冷狗冰砖一会儿能卖完,批发冷饮的冷库离这不远,摊主随时准备骑自行车去补货。

  烤肉的正在生火,两米多长的炉子排了好几个,有自己的桌子,但没大排档那么多,忙起来时有坐在这边要小菜和生啤的,也有坐在大排档管这边要烤串的。

  有人做鸡蛋饼,有人推着车过来卖卤菜,烤鸡、烤鸭、猪头肉、猪耳朵、猪舌头、香肠、香肚、炸花生米、鸡爪、松花蛋……只要卤菜店有的这里全有。

  来回转了一圈,竟发现有一个卖果冻的,生意好得令人发指,技术活,一般人真做不出来。

  摊主们早注意到丝织总厂保卫科的人变成了警察,也注意到来了一个公安和一个工商管理员。来又怎么样,做生意要紧,大不了发根烟,请他们喝几瓶饮料。

  跟厂里有关系的摊主心里有数,吴永亮早说好了,带头交钱回头退一半,另一半当保证金。口风严,年底全退。口风不严,不仅保证金拿不回,以后摊也别想摆了。

  “姜科长,韩科长,先点上,我去拿饮料。”

  “饮料别拿,我们不渴,韩科长也不抽烟。”姜国平掏出一次性打火机,笑骂道:“老吴,你上班没精打采,出摊儿一身劲,这可不行。”

  “怎么可能,我爱岗敬业,兢兢业业。韩科长,别信姜科长的,在单位我是优秀职工,出了单位一样是优秀职工,你看我表现。”老吴探头看了看隔壁几个摊,一个劲做鬼脸,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算算时间,公安局的援兵快到了。

  韩博拍了拍他胳膊,诚恳地说:“吴师傅,你是老前辈。听姜科长说当选过两次市劳模。赚钱重要,本职工作一样重要。晚上早点休息,第二天上班才有精神。嫂子看摊儿,我们再帮你盯着点,能有什么事?”

  “对对对,韩科长批评得对,保证不超过10点,10点准时回家睡觉。”

  正说着,七八辆警车从人民中路往这开来。

  有治安大队的,有巡警队的,有交警队的。丝织总厂一年给城西派出所几千治安联防费,人民西路警务室就设在厂传达室,城西派出所同样要派人来。一个治安民警带着四个联防队员,骑着自行车到了。

  昨晚那几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也在,突然来这么多警察,做贼心虚,他们扭头想往巷子里跑。吴永亮早有准备,八个经济民警早埋伏在巷子里,不一会儿就把他们揪出来了。

  警察抓人,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几个摊主顾不上做生意,同行人们一起挤过来看。

  “报告韩科长,这几个家伙形迹可疑。”

  “交给派出所的同志。”

  “是!”

  几个公安干警在高长兴陪同下迎面而来,敬礼握手,相互介绍,治安大队副大队长亲自带队,治安民警、巡警和交警来了三十多个。

  两个科长要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公安和工商是来协助的,韩博客套了一番接过指挥权:“程大,麻烦您帮我们疏通交通,维持秩序。老沈同志,你同我们分队一起发文件做工作。指导员,你负责协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