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工作安排

韩警官 +A -A

  思岗县在江省东部,东临黄海,是南港市九个区县中最北边的一个。虽同属东部沿海,经济并不发达,名副其实的农业县,九十多万人主要以种植水稻、小麦、棉花或养蚕为生。

  丝河镇距县城二十六公里,同样位于全县的最北部。

  砂石公路,两侧全是梧桐树,坐在摩托车上风大,正值清晨,凉风习习,格外惬意。

  一路景致同早上刚醒来时一样,很熟悉又很遥远,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比如刚刚冲上来的这座桥,似乎应该矮一些宽一些。又比如前面那排低矮的民房,似乎会变成大城市才有的钢结构厂房。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或许这段时间整天想工作,想那几个放弃国家分配去南方寻梦的同学,想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所以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所以有了现在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韩博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清醒。

  从出来到现在一声不吭,李泰鹏以为他有些紧张,好奇地问:“小博,在想什么?”

  “啊……哦,在想小时候的事,小时候家里穷,一年去不了几次县里。其实去也没什么事,又没亲戚在那儿,可就是想去。我想,我姐也想,爸就骑自行车带我们去。姐坐后面,我坐前面杠上。

  到了县里,一下车,整个腿全麻了。稍微动动,像无数针在扎,那滋味儿真难受,没半个小时缓不过来。去麻一次,回来麻一次,简直活受罪,但依然很高兴。”

  “怎么不跟你姐换着坐?”

  “她个儿高,坐前面挡视线,爸看不见路。”

  李泰鹏也坐过自行车杠,腿也麻过,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马路上空空如也,一路没见着几辆机动车,自行车都很少,郎舅俩扯着嗓子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开进城里,顺着人民路一直来到国营丝织总厂大门口。

  高大的门楼比县委县政府气派,快八点了,叮叮当当全是铃铛声,女职工或骑自行车,或三三两两步行上班。

  两个小伙子,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在这个女人的世界回头率高达99%。一个个朝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时不时传来一阵银铃般地哄笑。

  韩博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掏出派遣证和人事局的介绍信,门卫早知道要分来一个大学生,热情得无以加复,一路将二人送到办公大楼。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只是县里的企业,但历史悠久,同国字头的企业一样该有的部门全有。

  党指挥-枪,党一样指挥厂。

  党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办公室主任,宣传科长,工会主席,团委书记,保卫科长,计生办主任的办公室全在三楼。不过现在改革了,实行厂长负责制,厂长兼任党委书记,副厂长兼任副书记,厂办主任兼任党办主任。

  丁副书记也就是丁副厂长四十多岁,白衬衫,打领带,黑色行李箱放在角落里,公文包鼓鼓的放在老板桌上,一看便知道要出差。

  一千多职工全指着他们这些领导,韩博不敢耽误他的宝贵时间,先在姐夫提醒下给他及刚进来的厂办钱主任敬上一根烟,然后微笑着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

  本科生,学士学位,学生党员,学生会体育部副部长,品学兼优。要是早几年,直接进县委县政府,怎会分到丝织总厂。

  人刚到,档案关系早到了。

  丁书记对这些情况并非一无所知,真为韩博惋惜。

  “小韩同志,你分配到我们厂,我们是欢迎的。只是专业不是很对口,在工作安排上,可能有些不尽人意,估计你应该有一定心理准备。”

  “我听领导的,领导安排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懂可以学。”第一天报到就能见到副厂长,人家很给面子,韩博态度诚恳。

  “老钱,看看,大学生就是大学生,政治觉悟就是高,不像去年分来的几个中专生,挑三拣四。”

  “小韩是学生党员,学生会干部,觉悟当然高。”钱主任竖起大拇指,为强调这一点,又重重点了下头。

  既然分配到丝织厂,工作就不会对口,再糟糕又能糟糕到哪儿去,反正他们不好开除自己,韩博倒没什么感觉,流露出一脸满是期待的神情。

  丁书记磕了磕烟灰,招呼他坐到沙发上,不缓不慢地说:“小韩同志,考虑到你是学生党员,政治觉悟高,厂里决定安排你到保卫科担任副科长,同时兼任经济民警分队长。”

  李泰鹏在农村一直在门户上干活,跟老丈人去东海之后依然是干活,哪进过这么大单位,哪知道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居然会被分配来看大门。

  一来就当副科长,兼任民警分队长,感觉很了不起,韩博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许多。

  大中专小中专要安排,安置过来的退伍兵不能拒之门外,七大姑八大姨要接收,这栋楼里人满为患。

  大学生又怎么样,觉悟高有什么用,什么不会,只能这么安排。

  厂办钱主任笑眯眯盯着他看,事实证明多虑了,韩博没流露出哪怕一丝不高兴的神情。

  丁副厂长清了清嗓子,接着道:“小韩同志,保卫工作很重要。国外有个加拿大,我们有个大家拿。许多职工法制意识淡薄,总想占单位便宜,厂里每年都会丢失许多面料,损失数以万计。

  她们不多拿,蚂蚁搬家似的一次一点点。说是拿回家做两件小衣服。抬头不见低头见,有的还沾亲带故,老同志拉不下脸。厂里呢,也下不了决心跟她们上纲上线。

  你刚参加工作,没那么多顾忌。而且经济民警分队正式挂牌之后,同公安一样着警服,能起到一定威慑作用。总之,厂里对你期望很高,希望你能够排除万难,狠狠刹刹这股歪风邪气。”

  本以为会安排到宣传科之类的部门混吃等死,没想到一来就“委以重任”。

  韩博感觉是很好笑,愁眉苦脸地说:“丁书记,钱主任,作为一个党员,我当然服从组织和领导安排,也非常愿意做点实事。关键厂里全女同志,她们要是把面料藏在衣服里,我一个男同志怎么办,难道搜她们身?”

  “这个不用担心,今年正好分来一个转业军人的家属。姓杨,三十多岁,觉悟高,也是党员。学习刻苦,刚拿到函授中专文凭,你不能动手她可以,必要时可抓几个典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在砖瓦厂上班盖房子不用买砖头,在运输公司上班坐汽车不用打票,在丝织厂拿点面料回去做几件小衣服很正常,这不是让我家小博去得罪人吗?

  女人喜欢胡搅蛮缠,尤其丝织厂这种单位,搞不好就给你泼脏水,说你耍流氓,说你有作风问题。

  一个干部,要是作风有问题,如果名声臭大街,前途就彻底完了。李泰鹏心急如焚,一个劲儿给韩博使眼色。

  领导的言外之意姐夫没听出来,韩博算听出来了。

  只是一个工作安排,没指望自己真能刹住什么歪风邪气,不然绝不会说必要时可以抓几个典型。

  既来之则安之,先安顿下来,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韩博点点头,继续说道:“丁书记,钱主任,既然保卫科有女同志,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时候正式上班,厂里有没有宿舍。您二位知道的,我家在农村,离单位比较远,上下班不太方便。”

  没挑三拣四,没觉得怀才不遇,非要厂里安排更好的工作。

  这样的大学生不多,丁书记很满意,接过敬上的第二根香烟,微笑着说:“报到了就算考勤,今天开始正式上班。宿舍现成的,钱主任等会儿安排人带你去。另外厂里正在集资建房,已经封顶了,再过两三个月交钥匙。

  小区在人民路上,单元楼,两室一厅,一家一户的那种。干部职工一视同仁,两百六一平米,一套大概两万左右。当时考虑的是一步到位,有十几套暂时没人要。如果你想来一套,直接去二楼基建科。”

  思岗县是小县城,没大城市那种商品房,就算有开发商开发也没人买。

  人民路,最繁华的地段。

  工作怎么样放一边,一上班就能买套房子这个很让人心动。十年寒窗,不就是为了进城。在县里有自己的房子,爸妈知道一定会高兴。

  “谢谢二位领导,两万左右,凑凑应该能凑出来。”

  因为房子,全家人曾伤透脑筋。

  以前韩家不在镇上,在离镇六七里的一个村里,交通不便。有了钱,自然想要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于是求爷爷拜奶奶在镇上买宅基地。

  好不容易把手续批下来,镇政府所在的丝河村村民又不让建,只能挨家挨户送礼,请他们吃饭,说好话,磕磕绊绊搞了一年才破土动工,才在镇上盖了一栋二层小洋楼。

  他高兴,李泰鹏更高兴。

  两万多买套房子,虽然不是一点两点贵,但这么一来就等于分家了。老丈人不止一次说过,等儿子在城里安顿下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镇上的楼房就归女儿女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