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魔手×少女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就在来人以为偷袭成功,心中生出不屑与鄙视的心情时。

  那股急速旋转,能够洞穿铁板的真空波,却在半空静止一般停顿片刻,接着被无形力场偏移,变向没入地面,在石板上绞出一个手指粗细的深坑。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距离李墨还有两米远距离,隐藏在暗处随时准备撤离的偷袭者,突然感到喉咙一紧,脖颈处传来剧痛,仿佛被一个铁钳箍紧,被高高提了起来。可怕的力道不断施加下来,非但无法呼吸,甚至颈椎都咔咔作响,随时会被人掰断的样子。

  这一系列的转变实在太突兀,局势瞬间逆转,偷袭者心中一阵阵的惊悚,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想要挣扎,双腿好像上吊一般乱踢乱蹬,找不到施力点。两只手在空气中一通乱抓,终于摸到到一只无法形容的透明手臂,阴森冰冷如同尸体,皮肤光滑却阴凉,五指修长纤细分外有力。皮肤相触,仿佛一条冰冷滑腻的毒蛇用鳞片擦过皮肤,令人一阵阵的战栗与不安。

  在窒息与死亡的恐惧之下,偷袭者本能的凝聚魔力,左手并拢成手刀,青色的气流飞速流转,挥臂就向邪魔之手斩去,想要砍断魔手摆脱险境。

  李墨哪会让对方如意,另一只魔手一记重拳狠狠砸中对方的腹部。半空悬挂的身体瞬间弯成弓形,如同沙包被轰的倒飞出去,却又被卡主喉咙的魔手扯了回来,在空中不断摆荡。

  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空中传出一声痛苦闷哼,剧烈的痛楚在腹部炸开,偷袭者脑中一片空白,腹中内脏仿佛全都搅成一团,要被撕烂扯碎,令她痛不欲生。

  听到对方发出‘女声’,李墨也有些诧异,不过并未松手。

  他双手中依旧抱着大纸袋,仰头看向半空,这是一个模样有些清秀的少女,此时脸憋得通红,一双眼睛充满了恐惧。

  ‘邪魔之手’是拥有微弱意识的,李墨如果不思考,或者下命令指挥,它们就会凭借本能行动。

  此时李墨只想控制住对方,却没有给具体命令,于是魔手展现出了‘软体兽’的本能,像蛇一样不断弯曲手臂,柔若无骨一圈圈缠住对方的腰部与双臂,将她锁死。

  另一只魔手则卷住对方脖颈,将她勒的窒息。同时手掌处的嘴巴裂开,一条舌头在对方脸上舔来舔去,传递给李墨一股强烈的食欲,想要吃掉对方。

  被‘炎魔劫力’污染的‘邪魔之手’,继承了强烈的破坏欲与食欲。尤其这种接受过魔改的武者,无论生机还是灵魂,都像一块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蛋糕,引诱李墨将她吃掉。真正意义上的吃掉。

  半空的少女不明这些,她此时已经谈不上委屈或者后悔,心中全是对死亡的恐惧,以及一种发自本能的绝望。

  她身体剧痛,感觉要被绞烂、肺叶抽搐快要窒息,眼角不断垂泪,但还是艰难的开口,想要说点什么。

  随后腰间一阵刺痛,左边的魔手死死抓住她的纤腰,接着一口咬了下去,开始吮吸鲜血。紧接着另一只魔手,也紧紧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咬下去,开始吞咽。

  少女被吓得剧烈颤抖起来,脸色难看的吓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眼神惊骇欲绝,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

  李墨脸色同样有些难看,连忙制止‘邪魔之手’自发的举动。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怎么搞得跟个邪恶反派一样?而且这双手也太邪门了,居然真的勾动了他是食欲,才吃过午饭的他,看向少女的眼神也越来越怪,越来越饿。

  下一刻,他的眼神突然冷漠下来,阴寒之魂状态下,总是压制了两条不听话的手臂。而少女也被他提到的面前,松开勒紧脖子的魔手,李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袭我?”

  “我,我……对不起,是我自作主张,咳咳咳咳,想要试探您,求,求求您放过我,咳咳……我再不敢了,求你不要吃我。”

  少女全身上下剧烈颤抖,不敢与李墨对视。她声音中带着哭腔,一抽一抽的说道,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估计是被吓傻了。

  脖子上的血管被咬破,鲜血不断涌出,一部分被‘邪魔之手’的表皮吸收掉,一部分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李墨控制魔手帮对方止血,结果冰冷的手掌刚贴住对方皮肤,少女就像受惊的兔子,惊恐的尖叫起来,随后又戛然而止,一脸恐惧的看向李墨,不敢说话。

  “说清楚,为什么偷袭我?你有什么目的?嗯?你是白鸟帮的,很好,我还没有找你们麻烦,就自己送上门了,真好,真是太好了。”

  李墨本还想逼问,结果看到从对方身上掉落的一个饰品,正是白鸟的标志,他立刻变了想法。

  再次望向少女时,他眼中全是食欲。此时他已经放下了心中顾虑。刚才他只想弄清事情原委,不愿招惹麻烦,但是白鸟帮的人,杀了就杀了。更何况他灵魂受损,又需要尽快提升,这么补的食物怎能放过?

  听到李墨话语中流露出的不详,少女内心一阵战栗,咬牙哭喊道:“对,对不起,您误会了,我是带着善意而来的。”

  李墨笑了一声:“带着善意来暗杀我?”

  “胸!我胸口有信,我们首领写给您的信,是我自作主张偷袭您,请放我一马,不然首领会替我复仇的。”少女口不择言,焦急道。

  “你威胁我?”李墨好奇的问道。

  这一句更加刺激了对方,少女哭的更加厉害了。

  “不不不!没有!绝对没有。没人会拒绝友谊选择敌人,你一定也怕麻烦吧。求求您放我一马,是我的错,我说错话了,不对,是做错事了。”

  少女不断哭诉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跟流浪猫差不多。

  李墨不在理会对方,控制魔手取出信件,展开读了起来,的确是一封邀请函,措辞委婉,想要约见李墨,并且对红枫镇发生的事情进行了道歉。少女没有虚言,动手找死是她自发的行为。

  再看向少女时,对方眼中充满了畏惧与不安,手足无措的挂在半空中。李墨松开魔手,将对方丢在地上。随后说道:“告诉你们头领,要见面可以,地点我定,就在万法的大楼,时间今天晚上八点。你可以走了。”

  “谢,谢谢。”

  少女连忙点头,几次起身都站不稳,最终一手辅助墙壁,一手按住伤口,歪歪扭扭的逃掉,生怕李墨反悔,用那又阴又冷的触手将她拖进阴影中。

  她绝对忘不掉李墨刚才那充满食欲的残暴眼神,还有利嘴贪婪吮吸脖子伤口的阴冷感觉,好像一具尸体在啃食自己的生命,实在是刻骨铭心,够她做一整年的噩梦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