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逼退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李墨的根本法高达S级,对于空气中元素的利用率,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当魔能在经络中流过‘擒龙手’的路线时,他的‘精神力量’不受控制的被‘魔能’抽走一小部分,就如同施展法术消耗蓝条一样

  随后,李墨的精神感知突然扩大,在刹那间覆盖了身前的空间,清晰感受到空气中的‘阴性元素’,这些被精神覆盖的元素,如指臂使受到他的调遣。

  这一刻,李墨终于明白了先天高手的精神感应、奇迹感应是什么,明白先天武者为何能在战斗中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内力。在简陋模糊的精神世界中,他清楚看到了十道风刃丝线交织出的风,它高速流转,可以切断一切,向自己扑来。

  这时他用出擒龙手,虚空一抓,身前空气中的‘阴性元素’被迅速抽取,凝成一张半透明,阴森刺骨的手掌,随后一把扯住那张大,甩到一边去。

  ‘阴能手掌’抓住‘风’后,一点点渗透冻结了风刃,将五五交错的刀阵扯得一团糟,就像将一张纸揉成了团。同时手掌,也被锋利的气刃卷入其中,切割的破破烂烂。

  随即,李墨感觉‘阴能之手’与自己彻底失去了联系。与此同时,纽曼已经逼至他面前。

  ‘法师之手?不对!’

  看到那张凭空出现的‘阴森之手’,纽曼心中一阵吃惊,这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的红枫镇的小混混?看他熟练的动作,分明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者。察觉自己最强一招毫无收获后,他同样将对待李墨的重视程度提升到最高。

  “白鸟千手飞击!”

  冲刺到李墨面前,纽曼深吸一口气,四周的空气仿佛碰到一个巨大的涡流都活了过来,开始向他的位置流去。李墨清晰感觉到被气流拱卫的对手如鱼得水,甚至操控气流来加快速度。

  随即,他的双手并指成刀,再一次展翼,如同猛禽俯冲狩猎前的蓄势,空气中的风元素疯狂向他双手汇聚,凝聚出锋利的青色刀芒。

  下一刻,他突然出手,以恐怖的速度从四面八方像李墨砍来,好像长出来很多条胳膊。

  他手掌拖动,魔能元素旋转不休,在空气中切割出道道气浪。李墨感觉一股风暴要将自己吞噬掉。

  他毛孔紧缩,汗毛倒竖,将精神提到最高。面对这种又快又凌厉,只来得及防御的招式,他掌握的大部分武功都成了笑话。

  精神扩散身边,疯狂从被扰乱的气流风暴中,抽取‘阴性元素’与魔能相合,如浓墨遇水的灰黑色出现在李墨身边,在气流的卷动下扭曲。这时他运转‘无相月蟾’,模拟出多罗叶指,同样以快打快,接下了对手砍来的每一刀。

  只见两人冲撞到一起不过几秒钟,双臂快速撞击,每碰一下就迅速收回,再一次出击。看起来点到为止,却暗藏可怕的劲力。转眼的功夫,两人就已连续交手十几次,发出密集不断的撞击声。

  对手常年磨炼这双手,坚硬似铁,力大无比,攻势凌厉不留丝毫余地。在魔能的强化下,急速挥出,凝聚出一层气刃,比真正的砍刀还要锋利。

  李墨此刻头脑清明无比,在强大的压迫下,莫名的恐惧下,疯狂反击。他脑中已经有些空白,顾不上思索,全凭与精神纠缠的本能行动,十指交错点出。每一次出手,都神之又神的避开锋利的手刀边缘,正中对方的掌心,打偏对方的攻击。只要有一次疏忽,就会被手刀斩中,后果不堪设想。

  “喝!”再一次点开对方的手刀后,李墨双手剧烈颤抖,动作微微有些走形,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不过对方也不是机器,这种高速连续交手也让他飞速消耗,攻速开始下降。

  这时李墨将全部‘阴能’送入右手,欺身而上放弃防御,一掌猛烈打出,向纽曼的心口砸去。一时间劲风大作,龙吟不断,空气温度都跟着下降,李墨的手掌化为一条狰狞恶龙,向着纽曼心口撕咬而去,看起来惨烈到了极致。

  这玉石俱焚的一招,正是‘降龙掌’。不过比起原版的大气磅礴来,这一掌大阴森刺骨,如同一条地府中爬出来的毒龙。虽然依旧刚猛,但却阴险毒辣,诡异莫测,失去了应有的堂皇与大气。

  纽曼从来没有拼死的念头,他出手只是为了拿住维克多,逼出自己要的东西。让他选择以死换死以伤换伤,又怎么可能,因此面对着一掌,他选择了收手防御。

  纽迈速度比李墨快了一筹,他连忙手收回援,双手五指交叠挡在身前,防下了这一张掌,接着身体被巨力砸的连连倒退,一口气退了七八步才止住动作。

  接下来,两人都停止了攻击。

  这时李墨不断喘着粗气,抬起双手观看,发现双臂手掌五指的皮肤上,布满了细密的小裂口,显然是被对方手刀风刃溅射的余波割伤的。不够都是些外伤,微微有点刺痛渗血,丝毫不影响他的战力。

  几次呼吸回气后,双臂肌肉在‘阴能’的滋养下逐渐放松,迅速将状态调整回来,保持在巅峰状态。想想还有外丹,他心中一片轻松,彻底不将对方放在心里。

  相比之下,对面的纽曼更加糟糕,他一个锻炼多年,试图冲击5级的冒险者,此时双手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体内更是有十几道阴森的能量,在不断破坏、削减他的生机、侵蚀他的精神。

  他外表看起来毫无异常,表情阴森冷酷,一派强者风范。但内部已经乱的一团糟,每一次调动魔能,都会牵扯到体内的‘阴能’,导致能量系统错乱,痛不欲生。

  在炎魔劫的影响下,李墨的‘阴性魔能’不可抑制的带上来‘阴邪’的特性,具备侵蚀生机的恶毒能力。他以前有一招‘截阳脉’,能够截断阳气,导致体内阴阳失衡,最终病魔缠身衰弱而死。

  此时的‘阴性魔能’,同样可以坏人体内的平衡、破坏生机、破坏生物循环,而且效果更加毒辣,还会将痛苦不断放大。这股能量虽然不是毒,却比剧毒还要阴险毒辣,如同跗骨之蛆。

  “哼!我们走。”纽曼不愿硬拼,冷哼一声带着手下离开。凭李墨的实力,他没把握夺回魔本。

  “大人,那个家伙看起来不行了!”一个没眼色的喽啰看到李墨狂喘不已,双手微微渗血,因为李墨好欺负,低声说道。

  “闭嘴,废物!”纽曼心中憋火,一巴掌甩到他脸上,抽飞了两颗牙齿,脸庞迅速充血发紫高高肿起,吓得对方静若寒蝉,再不敢吭声。

  看到李墨对自己咧嘴露出一个微笑,纽曼心中一阵阵的咆哮。凭什么一个小自己这么多岁的垃圾,可以将自己伤到这个地步?

  双方伤势他心知肚明,自己年富力强,身体强壮,居然受了内伤,连魔能也无法调用,再打下去就是找死。而对手,一个小自己十多岁的家伙,居然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据说这小子三天前还是个普通人,难道真是那册魔本的原因?

  尽管理智告诉他这不可能,但他依旧无法接受自己不如一个少年的事实,只能不断欺骗自己。

  目送对方离开,李墨松了口气。他对于‘无相月蟾’的掌控生疏无比,再打下只能保持优势,杀不死对方。如果靠‘炎魔劫’翻盘,那时候就算击杀对手,也会暴露‘深渊力量’,不划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