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伏击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当李墨回到‘家’时,他心中的感受非常微妙。既像是来做客,又想是归巢,还混杂着一点近乡情怯。这是他彻底融合‘维克多’灵魂的后遗症。

  绕过简陋的篱笆进入院中,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门槛,发现一束草绳的位置偏移不对。李墨还未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他的身体先一步警惕起来。

  红枫镇的治安不好,除了白鸟帮外,还有盗贼工会,失窃是常有的事情,他们兄弟经常被人上门勒索。所以维克多经常在门槛处摆几处草绳,来确定有没有不速之客。

  此时绳子歪掉,证明情况不对劲。不等李墨反应,安德鲁先一步动作。

  透过窗户看到一脸无知的李墨后,他兴奋的踹开房门,直接冲了出来,抬手对着李墨释放了一个精神干扰,随后又抛出一根绳索。

  房门被踹开的瞬间,李墨下意识使出轻功步法,想要向后飞掠,躲过攻击。结果这才反应过来,内力早已失效,繁复的步法虽然正确,却没有任何效果,甚至不如直接后退,反而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这时一道白光向着自己飞射而来,速度极快,猝不及防之下,李墨直接抬手去当,却被穿透手掌命中身体,接着脑中就像被一根鞭炮炸开,一片晕眩,思维顿时陷入混乱。

  就在这个档口,那根被抛出的绳索,突然活了过来,如同一条蛇一般,盘旋攀上他的身体,顺着他双腿一圈圈爬上来,很快将他缠的死死,无法挣脱。

  随后,李墨凭借强大的灵魂力量,挣脱了精神干扰,然而内力失效,他无法挣脱绳索,直接被对方捕获。

  “嘿嘿,小子,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安德鲁冷笑一声,一把扯住李墨胸口的绳索,吃力的将他拖回屋中。

  被拖动时,李墨迅速分析了现场情况。首先,这家伙正是那夜的亡灵法师,并且专门等待自己上钩。其次,对方不是杀人灭口,那么一切都还有机会。再次,对方体力极差,而且释放的是标准法术,并没有接受‘魔改’,看起来等级也不高。

  思索间,他已经被对方推进屋中,毕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身体,并不算重。

  屋中,安德鲁关上大门,累的直喘粗气。他认真打量了李墨一番,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奇异的地方。轮回殿所筛选的‘道标’,又岂是一个小法师能够察觉的?除非自我觉醒特质,否则连神灵也无法分辨哪些生物是道标,哪些不是。

  李墨此刻表现的很冷静,对手给他的感觉并不强大,远不如童贯带来的压力大。只是一个懂得奇异法术,并且抢到先机的法师而已。公平环境下,自己完全可以杀了他,机会还有很多,只要耐心等待即可。

  这时安德鲁扯了扯自己的‘活绳’,确定捆死李墨,对方并没有威胁后,他阴森又有些畅快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嘿,不枉我等待了三天,终于上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条大鱼?”

  面对对方小人得志的阴险嘴脸,李墨选择了沉默。

  “小子,你叫维克多是吧?告诉我,那夜发生了什么?你消失后究竟去了哪里?这几天又经历了什么?”安德鲁拍了拍李墨的脸,依旧没有从兴奋的状态解脱出来。

  “……”

  “不打算说吗?难道我长得很善良,你觉得我很好说话?还是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撬开你这张嘴?”安德鲁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伸手卡住他的喉咙,威胁道。

  李墨微微皱眉,咳嗽两声,开口道:“你误会了,其实你长得很丑。”

  “嗬嗬嗬嗬……”安德鲁气急,发出鼓动破风箱一般的笑声,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看得出对方已经不耐烦了,不想吃苦头的李墨继续道:“劝你一句不要问了,这些事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能说。你最好也别多问,小心有命听,没命……”

  “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当时伤成什么样子你最清楚,能将一个死人变活,你觉得你有本事和这种力量抗衡?”

  听到李墨的话,安德鲁表情变了变,掐在他喉咙上的手也缩了回来。他眼神游移不定,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的意思是,你是神眷者?你背后站着神灵?难道已经有神灵回归神国了?”

  “我不能说!”李墨感觉对方脑补过头了,但他也乐得如此,再次闭上嘴巴。

  安德鲁思前想后,患得患失,突然有些害怕。这个世界依旧是神灵的,哪怕诸神失格已经足足十五年,期间少有神迹与显圣,但至少九成以上的人,依旧对神灵充满了恐惧与敬畏。

  安德鲁也不例外,他只想从李墨身上榨取足够的好处,并不愿意得罪某个未知的强大存在。如果他背后有神灵的话……

  但是有神灵又怎样?!隐隐藏藏的神灵,也未必恢复了实力。想想那个传说,还有一位又一位崛起的英雄,他的心中再次炽热一片。

  这次安德鲁没有废话,李墨不配合,他直接施展了精神烦扰,接着又施展了催眠术。

  李墨只觉自己的大脑一阵剧痛,就好像被人插进一根铁棍,在脑中不断搅拌,思维越来越迟钝,有一种晕眩+宿醉的恶心感觉,意识变得朦胧。

  接下来,安德鲁开始连连逼问,但是效果并不好,李墨只回答了一堆语无伦次的词汇。

  首先,他只是一个四级的小法师,精神催眠的能力有限。而李墨看起来像个普通人,但在任务世界中累积了足足一甲子内力,此刻虽然无法动用,但可以强化心神,形成一层屏蔽,干扰对方的法术效果。

  另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传统法术已经越来越不适应晶壁宇宙的规则,安德鲁的法术效果大打折扣,李墨终究还是挺了过来,不过同样萎靡不振,意识有些模糊。

  一无所获的安德鲁愤愤不平,同样对自己的法术效果感到不满。如今魔崩溃,虽然没了法术位的限制,但施法更加困难,他的魔力储备已经不多了。

  不过没关系,一次不成,可以两次、三次。反正这个小子逃不出去,自己有的是时间炮制他。随后他努力平静下来,开始对李墨搜身,接着发现了魔骨遗留的空间装备。

  安德鲁抓住金属小书,眼睛一亮:“空间物品?!”

  自己猜的不错,这小子果然有奇遇,可惜不知道密语,无法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