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内外丹法,二重碾压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此时最强的两位妖人已经将慕容复包围,司马林、褚宝昆一左一右,快剑交织成,向慕容复兜头罩来。他感觉自己像一只飞蛾,碰上了天罗地,无处可逃。

  同时,两大妖人还不忘用另一只手弹射银针,连续偷袭,没有半点高手的自尊与骄傲,看的人咬牙切齿。

  慕容复狼狈躲闪,连连施展斗转星移反弹银针,却丝毫不敢与二位妖人直接交手。

  他一开始不明真相,反弹了褚宝昆一道剑气。结果‘葵花邪能’入体,如同无数把刀片在经脉中搅动,痛得他生不欲死。

  再次点出三道参合指逼退司马林,这时几位家将也冲了过来,开始用性命拖延对手,为他创造条件。

  “公子快逃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公冶乾大喊道。

  “逃?哪里逃!”司马林阴冷的媚笑一声,接着长剑隔空飞甩,隔着数米远的距离攻击对手,看起来异常可笑。不过一道道邪能内力迅速在剑尖凝聚,然后在剑身上流动,形成一道道惨绿色的剑气,接着一一射出。

  昨天夜里,他在甲基咳咳咳的帮助下,悟通一支葵花,成功将‘辟邪剑谱’推陈出新,变成了属于自己的‘邪能剑气’。凝聚内力化为透骨蚀心的邪能剑气,李墨手中的‘六脉神剑’也不过如此。

  “剑气!”

  风波恶刚说完,一道邪能剑气没入公冶乾的心口。深渊邪能扩散,瞬间断绝生机,双目怒睁,向后倒去,死的不能再死。

  “糟糕,又杀死一个,主人会生气的!”下巴还长着山羊胡的司马林,娇嗔道。

  慕容复见到这一幕脸色狂变,内心不可自制的生出一股挫败感。这是什么样的武功,竟然能修炼出如此邪异霸道的力量?他刚才接触之后唯恐避之不及,接下来又如何正面相抗?

  不仅他感到挫败,其他被包围的武者同样心中绝望。这群鹰犬的武功实在太强了,而且各个诡异邪门,再打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啊。

  “擒贼先擒王,抓了那个小子!”武林群雄被安迪、露丝+四妖人杀得节节败退,随后将目标锁定在没有出手的李墨身上,认为他是头领,便一拥而上准备绑架人质。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啊!”

  坐在车棱上吃薯片的李墨看到一群炮灰脸向自己冲来,嗤笑一声放下零食,跳到地面上。接着扭动脖子,全身骨节咔咔作响,决定用来自异世界的深渊力量教这帮土著如何做人?

  ……

  过去一周的休整中,李墨将自己手中的武功秘籍进行了汇总,归纳为内外两套不同的战斗套餐。

  外系,又称‘外挂体系’。自然要匹配外丹法‘炎魔劫’,分别是‘炎魔劫力+降龙掌+三叠步’,战斗风格大开大合、霸道凶残、简单直接、以力压人,可以充分感受碾压弱鸡的快感。

  如今又添加一门还未学习的远程攻击‘火焰刀’,同时随时可以使用‘擒龙功’摄取牵制对手,属于‘以里破万法’。

  内系,自然是根本法,目前使用的‘北冥无相’,未来回归主世界,李墨会更换更好的‘根本法’与‘炎魔劫’相互匹配。

  另一套战斗套餐,分别是:北冥无相+一阳、多罗叶、六脉+凌波微步,变化繁复,可模拟任何武学,柔中带刚,十分考验操作,同时可以搭配‘擒龙控鹤’应付任何变化,典型的‘以繁克万法’。

  归纳出两套‘战斗套餐’后,李墨已经可以自由切换模式,随时在内外之间转换。这就是外丹法的霸道之处,一人兼具双重能量体系,用双倍的力量碾压敌人。

  面对一群不自量力的杂鱼,李墨伸手摄过摆在马车上的马克杯,劫力流过五指,全身上下开始冒出黑烟。手掌用力一捏,筋络暴起,杯子瞬间爆碎成无数锋利的碎片,但他的手却丝毫没有受伤。

  随后他摆动手臂,宽大的袖摆一卷,将碎片拢成一团,接着脱手甩出碎片。这一招没有使用任何加速抛射暗器的手法,只是使用最纯粹的肉体力量,就发射出堪比子弹的速度,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天女散花直扑对面而去。

  对面第一排的高手神色一变,各施所能,利用种种手段抵挡,然而被注入劫力的碎片远非凡人所能抗衡。不少碎片被兵器击中后再次炸裂成更加细小的碎片,突破防御,破开皮肤钻入体内,随后暗藏的劫力连连爆发,炸出一个个焦黑血窟窿。

  第一排的炮灰火毒攻心,纷纷摔倒,被淘汰出局。第二批高手不得不硬着头皮扑上来,这时一个阴险的家伙喊道:“点子扎手,快抓那个小的!”

  “你试一试!”

  李墨屈指捏爪,虚空一抓,手心处形成一个缠绕黑烟的气旋,随即被五指捏爆。他手臂向身后一扯,远方空气中隐现一个淡红色的魔爪,跟随他手形动作不断变化。若隐若现的魔爪五指合拢,直接将开口说话那家伙捏进掌中,凌空扯向李墨这边。

  “不!”

  对方面露惊色,还在半空不断挣扎,却毫无效果,并以更加快的速度超越了第二波高手,直飞李墨身边。李墨立刻起身一掌打出,内力卷动空气发出龙吟声。

  降龙掌他只挑选了几式修习,这招震惊百里搭配劫力使用,效果意外的给力。对方还未落地,就被暗红色龙形掌力隔空击中后背,接着发出‘咔咔咔’的骨头断裂声,脊椎骨凹陷了一大坑,随后‘噗’的张口喷出一大股血雾,接着倒摔回去,在地上不断滚动,死的不能再死。

  这时李墨一脚蹬地,脚踏三叠云,一步快过一步,眨眼间便以冲入敌人之中,开始横冲直撞。他全身黑烟弥漫,扩散开后空气也变得朦胧模糊,身影若隐若现,难以捕捉;周身更带着一股刺鼻的硫磺味,仿佛黑绳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刺鼻熏眼夺人心神,干扰人的五感。

  从没见过这一幕的武者吓得亡魂大冒,这烟可是真实存在的,从那怪物七窍中冒出来的,刺鼻呛人。至此,他们已经不敢将李墨当人看,这绝对是一只索命的厉鬼。

  此时李墨双臂被劫力与黑烟缠绕,抬起双手向四面八方拍去,动作凶猛如狂风骤雨,拍击声、金属敲击声、骨骼断裂声响成一片。凡是被他拍中的,伤口处必然一片焦黑,不是骨骼断裂,就是兵器折毁。劫力入体后,更是侵蚀生机,让伤者迅速衰弱。

  随着李墨动作,那些入侵人体的‘劫力’在饱食‘生机’与‘灵魂’后,又再度拧成一股黑烟细线,被他从受害者的伤口处扯出,重新回归体内,补充消耗。因此李墨越战越兴奋,眼睛逐渐被劫力侵蚀,变得血红一片。

  远远看去,他就像一个傀儡师,不断将黑烟打进对手体内,接着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随着他不断动作,那些连接在手上的黑线,被他猛烈抽扯,随后与黑线相连的人,就仿佛失去了魂魄一般,突然静止不动,然后纷纷倒地,死的无声无息。

  不过降龙掌虽然刚猛霸道,但李墨并有没学全,单打独斗到看不出缺陷,此时被人围攻,他缺少防御招式,也被人击中不少次,手臂甚至被削了一刀,却凭借劫力的反哺开始愈合。

  这时一位用剑高手突然杀出,长剑对着李墨连续急速颤抖三下,一招化为三剑,分别刺向眉心、喉咙、心口三大要害,威力惊人速度迅猛,令人防不胜防。

  李墨手中可没有武器抵挡,他上次吊打段延庆时,也尝到了以人手接兵器的苦处,自然不去正面硬碰。‘炎魔劫力’转瞬被切换成‘北冥无相’,身上黑烟还未消散,他就脚踏八卦,化为一阵虚影消失不见,避开了剑式。

  随即他出现在长剑侧面,一双手伸出,修长五指施展多罗叶指轮转弹出,化为无数残影,雨打芭蕉般敲打剑身,随后凭借雄厚的内力,直接徒手折断长剑,并指一夹,向身后飞甩,短剑穿颅而入,钉死了一个偷袭瞳恩的家伙。随后又屈指一弹,一道剑气洞穿对方心口,将剑客送走。

  此刻被追的躲进车底的小萝莉也发飙了,从次元袋中掏出全部暗器针筒,对着人群‘砰砰砰’狂射一通。这次的飞针都淬上了六扇门提供的剧毒,一次发射十几根,细如牛毛快若闪电难以躲避,针头入|肉之后,血液立刻变黑。

  这群人见瞳恩还有一堆针筒没有发射,暗骂萝莉有毒,立刻闪的远远,不再招惹这个不知轻重的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