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轰杀、轰杀、轰杀……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想走?死来!”

  露丝伸手一抖,白骨鞭飞出,澎湃内力灌注其中,长鞭灵活如手臂、如长蛇、如触手,尖端翻卷数圈,死死缠住一个施展轻功,正要逃跑的高手脚腕,接着用力一拽,将已经飞到半空的人给扯了回来。

  “贱人找死!”

  对方见逃命不成,心中愤怒。扭头一看,发现露丝乃一介女流,而且相貌娇艳,心神不由为之所夺。于是他立刻回身,左腿一缩一扯,借助长鞭的拉力,顺势向露丝扑来。接着双腿在半空连环踢出,直奔露丝脖颈心口而去,正是他成名绝技夺命连环踢。

  他畏惧朝廷大军,畏惧飞斧利箭,畏惧安迪那快成幻影的鬼魅长剑,畏惧四大妖人的凶残怪力,却不怕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甚至,一看到露丝的容貌后,他心中就不可自控的生出一股占有欲。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不是自己的?为什么她要处处与自己作对?该死啊,既然得不到她,那就杀了她!

  一想到自己要将如此漂亮的女人活活踢死,他心中就涌起一股变|态的快感来。

  魅|惑术发动成功,见来者非但不逃,反而双腿连动,带动劲风气浪向自己踢来。露丝冷哼一声,毫不畏惧,反而不断甩动长鞭,鞭身抖动如龙,海浪般画出一个又一个大弧。

  这一回露丝使出了全力,累积采补了六十年的内力统统释放。哪里是一个普通高手能够抵抗的?白骨鞭瞬间化为一条捕食中的恶蛟,疯狂扭动身躯摆动脖颈,借助惯性甩动猎物,想从对方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武者只觉脚腕一紧,接着传来剧烈震动,破坏了他的招式不说。还将他整个人甩飞,一次又一次的高高抛起,再重重砸落地面,反复的锤击。一番折磨后,对方只觉骨断筋裂,张口说不出话,只是不断向外涌血。

  随即露丝冷哼一声,控制长鞭抖了几下,松开对方后,又隔空一抽,大鞭在内力的加持下,甩出一道夸张的弧线,最终猛烈抽在对方头颅上,响雷一般的炸裂声与骨骼爆裂声混在一起,血肉飞溅,对方的脑袋明显凹陷一大块,身体也被抽飞数米远。

  远处有人瞥见一个娇嫩的美女,居然用如此粗暴的方式虐死一个大汉,所有人都不自觉后退半步。暗道好恐怖好深厚的内力。

  “妖女,还我哥哥命来!”

  另一个年轻的武者看到自己大哥被露丝活活抽死,满心怒火倾泻进拳头中,箭步射来,一拳打向露丝背后心口,要至她于死地。

  可惜他不该喊那一声,露丝听到后,立刻回头望来。就在这个刹那,二人眼神交错,露丝被动恒定的‘魅|惑+姹女’同时发动。

  双瞳剪水眉目传情,一泓碧波在对方心底扩散,就仿佛多年未见的情人,正含情脉脉又暗含幽怨的注视着自己。年轻武者心神不由一紧,好美的女人!手上露出一丝破绽。

  露丝同时转身,欺身而上。动作无限轻盈温柔,仿佛要与他相拥一般。男子已经失魂落魄,眼神迷离,而露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对方更加升不起半点敌意。

  就在这温柔动人的笑容下,露丝暗中翻转手腕,一记毒辣的绵掌无声无息向对方打去。她最近疯狂‘啪啪啪’,再次凑齐了一甲子‘姹女内力’,此刻全部注入手掌,不留半丝情面。

  香风席面,男子目光呆滞,不由深吸一口香气,露出迷醉的表情,伸出的拳头再无半点力道。

  随后露丝一掌拍中对方拳头,将整条手臂都打断,剧痛刺激下对方立刻清醒过来,眼中刚刚露出惊怒之色,可惜一切都晚了,露丝的第二掌,再度轰中对方胸口。霎时间骨断筋裂内脏破损,直接将人打死,尸体倒飞,撞飞了几个小兵。

  ……

  与此同时,李墨座下王牌,四大妖人齐齐出动。

  褚宝昆盯上了慕容复,而最强的司马林直奔包不同而去。当初他在听香水榭被包不同打了脸,现在他要将这一切都讨回来。

  “手下败将,也敢出来现眼?!”如今慕容家祖宅被李墨点火烧了,包不同心中怒意狂涌,认为是自己的失职。此时认出司马林后,他立刻破口大骂发泄怒气。

  司马林心中同样怒火翻涌,绿色瞳孔紧缩化为竖眼,全身肌肉再一次膨胀,奔跑之间身体又壮大了一圈,手中握紧重剑施展辟邪剑法,第一剑便磕飞了包不同的兵器,同时第二剑紧随其后,在包不同不屑转吃惊的注视下,一剑抽飞了他的左臂。

  重剑没有开刃,是钝器,所以这一剑打在胳膊上,通过最纯粹最原始的力量,直接将对方骨骼打的断裂、血肉轰的爆散、鲜血四处飞溅。

  包不同只来得惨叫一声,司马林的‘邪能内力’疯狂爆发,力量之大简直不可思议,一把重剑被舞成了虚影,剑刃所及之处,一切都被打爆。

  只见他狂舞重剑,对面的包不同的双臂纷纷被一节节抽爆、打飞,好像纸糊的一样。转眼的功夫,便已被削成残废,双目呆滞的躺在那里,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最终,司马林在对方一脸惊恐与痛苦的注视下,一剑削断了包不同两条小腿,然后一脚踩在对方头上,居高临下俯视道:“你说我青城派徒有虚名?我们是脓包?我们不堪一击?我是你手下败将?包不同,我看你才是一坨垃圾!你家主子慕容复同样是垃圾!慕容复,看到没有?滚过来报仇啊!至于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言罢,他一脚踏下,直接踩断了脖子,将对方的脑袋踩进地里。

  这凶残一幕震慑了所有人,其他三大家将更是呲目欲裂,怒目而视。

  “司马林,记得留活口!”坐在后面看戏的李墨皱了皱眉,将空瓶子砸了过去,训斥道。

  “是!主人。”司马林眼中绿意一敛,恭敬道。

  但他心底深处,已经不再畏惧李墨。刚才的一番交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是天下第一流的高手了。不过这个主人背景神秘,秘密太多,他还不打算立刻翻脸。等有把握摆脱对方控制后,他才会反噬。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位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一个跑来蹭鸡腿的少林高僧站了出来,勇敢的直面李墨。比起疯狂屠戮的邪能妖人、安迪露丝,坐在一旁看戏的李墨,看起来更容易打交道。

  “哦?这位大师,慕容一族密谋造反,暗中联系各地绿林山寨,广发黑色燕旗令,只待令旗一出,各地皆反,如今人脏并获,我们前来抓人,你却要阻拦。真是没想到你们少林也参与其中,密谋颠覆朝廷江山,非但不知悔改,不跪下向我认错,还妄图替反贼说话,真是令人扼腕痛惜啊!”说着,李墨将几个黑色令旗摔在地上,冷笑看着对面的秃子。

  大师闻言脸色骤变,满眼的吃惊与不可置信,他张了张嘴刚想要解释些什么,李墨立即插话道:“司马林,还不拿下这个武林败类?不好好待在庙里念经也罢,连嘴角的猪油也不擦干净,就敢与我说话!”

  和尚闻言,下意识的抬起袖子去擦嘴角。早就不爽这个光头的司马林用力甩飞手中重剑,不由对方分说,立刻向着和尚砸去。大剑呼啸而来,好似一发脱膛炮弹。

  此刻大师也顾不上再放嘴炮,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心中暗骂自己真是嘴贱。往日他的装B对象不是文盲就是泥腿子,让他养成了自以为‘口炮无双’的错觉。如今见司马林杀戮,本能想要力挽狂澜,以为还可以凭少林的面子怒刷存在感,感化世人,哪想踢到了真铁板。

  于是大师连忙打起精神,使出大摔碑手,左右相合夹住重剑,以空手入白刃的招式,强行挡住下了这一击。不过司马林的怪力太狠太重,他接的双手阵痛,感觉骨痛欲裂,身体更是在力的作用下,向后滑行数米远,脚下留下两道痕迹。

  这时司马林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换上普通长剑的他,速度更快了数筹。以‘恶魔巨力’施展快到不可思议的‘辟邪剑法’,就连安迪也要暂避锋芒。

  心惊胆战的大师已经吓尿了,再不顾上脸面,一点也不淡定的开口大喊:“且慢动手!我有度牒,我是好和尚!我被慕容奸贼蒙蔽,我师父是玄字辈高……”

  凭他的实力,仅仅比‘魔化’后的司马林略差数筹,理论上讲可以硬撑一段时间。然而却跪的如此干脆,主要原因还是‘邪能内力’效果可怕,具备腐蚀性与精神压迫。

  刚刚他摔碑手硬接重剑时,双手被‘邪能’污染。同时这位大师一心追求力量,沉溺于虚名之中,忽略心性修养,属于专职‘打手’工作的武僧,此刻信心受到重创,骇然之下难免会恐惧,无法迅速调整到最佳状态,最终被司马林抓住破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