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邪能妖人,葵花无相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很快,刚刚用湿布堵住口鼻,龟缩在厅堂内的武林高手悲哀的发现,外面的官兵已经丧心病狂的开始投掷火把,要把他们统统烧死。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就在这时,邓百川也开口吼道:“弟兄们,跟这群鹰犬拼了,他们不给咱们活路啊!”

  “一起杀出去啊!”包不同举起一张桌子,以桌面做盾牌,撞碎大门冲了出去。

  大厅内此时烟雾弥漫,太过混乱,大多数人已经六神无主,听到有人高呼杀出去,也不想慕容复是在拖他们下水,纷纷盲从。其他不想葬身火海的,看到有人向外杀去,也提起家伙跟了上去,口中喊道:“杀啊!”为自己壮胆。

  一票炮灰杀了出来,安迪满意的点点头,下令:“放箭,杀光这批反贼!刀斧手准备!”

  几轮箭雨后,实力最差的炮灰们率先出局。不过双方也已经短兵相接,胶着在一起。最前排的弓兵再发挥不出优势,于是纷纷拔刀戒备,开始抵挡这帮暴徒的冲击,将他们围死在里面。

  接着兴奋剂大军登场,开始表演必备项目。在安迪的指挥下,这帮疯子六亲不认,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开始不停投掷飞斧,一人六把,几轮飞斧后,又带走了一波人头。

  此刻武林群雄下场凄惨,目不忍视。那批背对着队友的弓兵们,更是愤怒不已。心中暗骂不是说好了枪兵幸运E吗?怎么现在改弓兵了?

  不过安迪的做法也激起了群雄的凶性,既然不给活路,那就杀出条血路!这时候,双方已经短兵相接,胶着在一起。

  宋朝重文轻武,李墨手下的炮灰小兵平日吃不饱,更别提训练。远程放冷箭他们不怕,但此时直面一群杀人如麻的凶徒,心里不禁直打鼓。尤其一批队友被砍后,士气更是降到冰点,一个两个都犹犹豫豫,想要逃走。

  队伍虽然慌乱,但还没到溃逃的地步。这时,某个颇有野心的小队长一咬牙,富贵险中求,人生难得几回搏?!

  于是他高声呼喊为自己打气:“弟兄们莫慌,我们人多,一起上!砍翻这群乱臣贼子!加官进爵封妻荫子啊!”

  接着,一群人只能硬着头皮包围上去,准备将慕容复乱刀分尸。然而这帮弱鸡也不想想,对面全是刀口舔血,身经百战的武道强者。而他们一帮吃不饱穿不暖的大头兵,凭什么取胜?

  很快,李墨带来的宋兵暴露出不足,纷纷被击毙,现场鲜血喷洒尸横遍野,场面开始向着失控的局面偏移。就在这时,兴奋剂军团也投入战场中。他们人手一柄虎头刀,悍不畏死的开始拼杀,凶猛狂暴,再度扭转了局面,彻底变成一片混乱,众人分不清敌我,只知道砍杀。

  这处院子面积不小,李墨又派人锁死了大门,身后火光腾空浓烟弥漫,两拨人马挤在一起谁逃也逃不掉,只能混乱拼杀。

  趁着混乱,不少武艺高强之辈直奔墙壁而去,接着轻身一跃,脚尖在墙壁连点两三下,就轻易跃上墙顶,准备脱身而走。

  这时破空声传来,一排银针直奔这位高手耳门而去。他耳朵一抖,听见声响,手中大刀立刻翻转一横,用刀面护住侧脸,弹开了银针。

  可惜这时‘邪能妖人’已经鬼魅般出现在墙壁上,出现在他面前。四号妖人也不用擅长的辟邪剑法,只是从背后扯出重剑,简单的一式横劈。

  武者刚刚站稳,连忙使出一招力劈华山招架,他此刻精神高度凝聚,不断往刀中灌注内力,眼看就要挡开长剑,感觉自己砍出了有生以来最完美的一刀。

  然而‘邪能妖人’眼冒绿光,口中咆哮,肌肉暴胀,单手挥舞重剑发出可怕的呼啸声,剑刃泛起一层诡异的率芒。随后被‘葵花邪能’覆盖的重剑,轻易砸断了对方的大刀,接着重重打在对方小腹上。

  重剑没有开刃,属于钝器,只听咔嚓一声,这人并没有被开膛破肚,也没有被拦腰斩断,而是像一根筷子被掰折,脊椎彻底断裂,像棒球一样被抽回地面,砸翻了一群杂鱼。

  眼中的风景不断极速暴退,武者的耳中传来激烈的疾风呼啸声,他甚至没来及感觉到痛苦,接着整个世界一震,画面彻底变黑变暗,再无法继续思考。

  地面上,变形的尸体嵌入砖石中,只见这家伙双眼暴徒,死不瞑目的瞪着四号妖人,瞳孔扩散眼神迷惘。

  四号妖人一出手,立刻震慑了群雄。并非他武技多么多么高超,所有都在为惧他那恐怖的力量,和鬼魅的速度。世间武功有两种不同的追求,一者是‘唯快不破’,一者是‘一力降十会’。无论速度快到极致,又或者力量达到极致,哪怕不通武功,也能做到无敌。

  此刻四大邪能妖人并未表现出精妙的武技,单凭他们鬼魅的速度与恐怖的巨力,就已经足够让任何人心寒了。

  ……

  兴奋剂小队的登场,将现场弄成一团浑水,一个人的实力强弱看的分明。弱者最先被杀,而强者以一敌多丝毫不落下风。而四大妖人的存在,保证了无人敢做出头鸟,只能默默等待时机。就这样,李墨将所有的猎物都逼入牢笼中。

  “狩猎开始了!”

  安迪与露丝眼见清场基本结束,于是双双出手,开始了临走前的刷分大狂欢。

  安迪最近吸足内力,尽数转化为妖异邪诡的‘无相葵花’,他动作快若鬼魅,身形如闪电连转,剑法阴毒狠辣,而且变幻莫测。

  ‘葵花十三支’他尽数体验一遍后,对于辟邪剑谱有着独到的理解。同样一套剑法,他能施展出数种不同的意境来。此时他也服用了少量兴奋剂,整个人处于血脉偾张极度亢奋,但心神却镇定宁静的诡异状态下。任何人的动作落在他眼中,他都能思索一番对策,再出招应对。

  此刻安迪利剑出鞘寒光连闪,出手之际身体扭动,快步穿梭于人群之间,片叶不沾身。而他手中软剑却婉转如龙,剑身不断弯曲颤动,在内力的精妙控制下,或弹或挑或曲或崩,如一条阴险的毒蛇,以柔破刚、以巧破招,瞬间穿梭过数柄武器的缝隙,抹过三人的脖子。

  此时安迪一袭白衣,下身伤势未好,所以步伐不大,行走速度似快实慢。却见他闲庭信步,穿梭过密集的人群,接着身后鲜血喷涌,三位成名高手惨死当场,脖子喷出的血溅了其他人一身。

  霎时间,四周一片哗然,不少人打了个寒颤,好快的邪剑!接着纷纷避开他的目光。

  随后安迪再次踏人入群中,早有准备的武者一棍抡来,当头砸下。安迪一甩手中软剑,如同一道千回百转的水流匹练,居然缠绕住对方的长棍转了一圈。在旧势尽去,剑身即将反弹的一瞬间,他鼓荡内力上步推动长剑,对方双手被推的向后一缩,剑尖立刻逆向回刺,命中武者的死穴。

  这个中年男子一脸不可置信,随后长剑顺势划破胸口三处大穴,葵花无相入侵体内,对方顿觉手脚酸软,无力反抗。这时内力大幅度消耗的安迪伸出修长五指,一把扣中对方脉门,在对方弥留之际运转‘北冥无相’将其吸干。同时身体微微一偏,用武者的后辈挡住了刺来得暗器。

  刷分同时不忘练功,这种勤奋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