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横扫丐帮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身为丐帮老一辈,他一生砸场子、下黑手、贩私盐、背黑锅……屡立大功,曾受前代帮主汪剑通器重,获得奖励,学了三式降龙掌,作为压箱底的底牌。其中这招‘震惊百里’帮他杀了无数强敌。

  然而对面的李墨依旧靠在椅子上不为所动,只是歪头打量这唯一一个冲到自己面前的乞丐,手中转动着炎魔顶颅,心情非常镇定。

  当对方一掌袭来,直奔他的胸口,李墨感受到一股狂暴的内力起劲扑面而来,仿佛化为一条半透明的飞龙,如同一列高速飞驰的火车,向自己胸膛撞来。这一掌如果被拍实,绝对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这时,李墨也动了,他以逸待劳,翻转手掌黑烟奔涌,同样回了一招一模一样的‘震惊百里’,对准对方打了出去。只不过他的降龙掌由‘炎魔劫力’推动,质量更加凶残霸道。

  大开大合刚猛霸道的‘降龙掌’,与性格凶残暴戾,喜爱刚正面的‘炎魔’有着诸多相似点,两者可以说是高度契合。

  李墨一掌轰出,令人心悸的灼热邪异力量释放,伴随一声令人灵魂战栗的龙吟声,一条暗红色与黑烟交杂的龙形劲气飞舞而出,如同一条燃烧的火龙,向前方冲去。

  两条龙一大一小,对撞在一起。劫力炎龙焚烧万物黑烟滚滚,对方的气龙瞬间被消融吞噬,最终炎龙一头撞在对方胸口,这位长老来不及惨叫就被打的倒飞回去。

  只听他骨骼噼里啪啦不断的爆裂,口中疯狂喷血,重重倒飞出去,破布袋一般撞在一个与辟邪小妖交手的乞丐身上,三人同时摔飞。身体落地时,这位长老已经没了声息,胸膛处的衣服被炎力烧毁,留下一个焦黑的手掌印。

  “不好,他会降龙掌,快逃!”李墨声势太凶,这一掌不仅将人家打死,伤口更是打到十二成熟,已经烧焦了。

  硕果仅存的几个长老看到这伤口,心头一阵绝望与无力,江湖中什么时候这种怪物?打死打伤他们都见过,但把人打熟还是第一次听说。

  剩下几人再不敢去硬拼,各自寻了一个人少的方向,使出透支力量的法门,连出重手逼退几只小妖人后,纷纷施展轻功,想要跃墙而出。

  坐在椅子上的李墨起身,连连探爪虚抓,施展擒龙功。半空中,若隐若现的魔爪不断挥动,产生强大的吸力,将几个人倒着拉扯回来。不待他们反抗,李墨又切换内里模式,连续施展六脉神剑,在辟邪妖人的配合下,们隔空在他们身上开出好几处窟窿,将最后一波彻底压制住。

  最终,有一个长老在扑街之前,拼死反击,试图将一袋子毒蝎泼向李墨,打算用毒虫伤人。

  不等瞳恩用毒针还击,李墨调动全部劫力,用出擒龙手轻轻一抓一握,他周身炎劲四散黑烟卷动,最终将那一滩蝎子聚成一个足球大小的球体,再挤压成一小团,全部烧灼成灰烬,扬手拍散。

  处理完这批高层后,李墨挑出几个实力不差的,直接吸干内力,接着废物利用交给了瞳恩。小萝莉嘟嘟嘴,抬起袖箭开始补刀,很快便超额完成猎杀任务。

  至此,这一批以‘六长老、八舵主’为首的丐帮高层势力,以及众多核心骨干,皆被李墨手下的爪牙一打尽,无一漏之鱼。

  此次行动,李墨一共消耗了土炸药二十捆、烟雾弹三十颗、飞斧六十余柄……战死炮灰若干,幸存者纷纷生命透支,已不堪大用;辟邪小妖四死三重伤,只剩六个还可继续战斗;辟邪妖人,牺牲一人重伤两人,如今可行动者只剩三人。最终还要李墨开外星挂,才摆平了这群猎物。

  “押好他们,穿了琵琶骨统统带回去。瞳恩,我们走!”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李墨抖一抖长袍,带着小萝莉直接离开,回家等待另一队的消息。

  ……

  下午,鸡翅、全冠清收服丐帮的消息也传了回来。

  早晨李墨突袭丐帮高层时,安迪、露丝也带领六扇门精锐,配合当地官兵对乞丐窝点进行了突击搜查。虽然他们面对的高手不多,但数目却更加庞大,而且全是丐帮的骨干与中坚力量。两人手中的底牌也不如李墨的辟邪妖人,六扇门精锐太少,官兵多是乌合之众,能组织起来多亏了安迪的领导力。

  这一战中,露丝凭借庞大内力疯狂杀戮,怒刷积分。而安迪‘葵花’有成,动作快若闪电,在人群中穿梭挪移,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杀死中层人员不计其数,疯狂吸收功力,越战越强。

  当战斗进行到尾声,将那些乞丐小头目清理的七七八八后,修成‘冰蚕神足经’的鸡翅突然杀出。地精手持一根竹杖,施展精妙棒法,周身寒意森森,攻击过的地方立刻凝结一层寒霜。

  随后,他与身怀‘无相葵花十三支’的安迪开始打假赛。两人你来我往,彼此僵持不下。在互斗之际,又故意波及几个碍事的中层,将他们全部击杀,彻底扫平了全冠清身前的障碍,鸡翅这才带着剩余的乞丐弟子突出重围,在安迪放水下成功逃脱。

  之后,丐帮各分舵群龙无首,全冠清所代表的乞讨势力趁势而起,收缴大权,坐稳了领袖的位置。而露丝安迪也一脸满足回归。

  ……

  在这次可耻的偷袭加群殴中,除去误伤而死的猎物外,李墨所在的轮回小队一共干掉了一流武者三人,二流二十余人,其他杂鱼不计其出……

  “这次任务感觉真不错!虽说死了三个六扇门的捕快,但收获更大一些。维克多,多谢你给我留下的那几个舵主,可惜就是年纪大了点,有些疲软,不过胜在功力深厚啊!”露丝眉目含春,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

  她下午返回后并未露面,而是将四个伤势最轻的舵主带回房间,施展‘啪啪邪功’尽数吸干,然后再废物利用,人头换积分。

  比起被李墨打熟、被飞斧砍死的同伴,他们都是爽死的,走的没有半点遗憾。

  至于安迪,沉默寡言的他早早吸足功力后,便将几人给杀掉。然后回屋继续钻研博大精深的‘葵花十三支’,试图推陈出新,开发出一门属于自己的‘宝典’,到现在还未出来。

  虽然他对童贯恨意滔天,但不得不承认对方在武学一道有着极为深厚的累积,安迪对修炼体系只有基础认知,如今他吸收的所有武道理念,皆来自童贯。说他是童贯的衣钵继传人,理念继承者,亲传弟子,也不为过。

  ……

  经过一夜酝酿,‘丐帮大清洗’的消息终于扩散开,引爆了苏州武林界,一时间人心惶惶。

  从聚贤庄开始,朝廷就接连对江湖下手,先血洗抓捕一批武林人士,如今又剿了丐帮高层,这是要变天的节奏吗?新一波严打风暴就要展开?朝廷即将和||谐一波习武之人?

  此时的参合庄,同样人声鼎沸,无数江湖豪杰聚集此地。

  在李墨展开丐帮清剿计划之前,他曾经派遣手下辟邪妖人不断绑架拥有内功在身的武林高手,用来壮大劫力,培养辟邪妖人。

  自从安迪、露丝到来后,又多了两位吸功大户,于是他继续加大力度,扩大狩猎范围。最终导致苏州地界内,除了个别高手外,所有武林人士都离奇昏迷,醒来后功力尽失。

  有的运气好,昏迷之后,成了武道废人,从此郁郁不得志;有的则一夜春梦,从此精元亏空,体虚多病,最终英年早逝;还有一些则神秘失踪,杳无音信,化作了外星人的积分。

  这些怪事汇总到一起,有说江湖上出现了大魔头的,也有说苏州地邪,妖孽作祟的。

  如今武林连番遭劫,先有杏子林大屠杀,后有聚贤庄惨案,萧峰四处作恶杀人,听闻YN武林也被神秘势力血洗,现在苏州大量武林人士离奇失踪……多事之秋啊。

  不少死者的家伙前来调查,可惜势单力孤没有收获,只能寻求地头蛇的帮助。苏州谁是地头蛇?当属姑苏慕容氏。而且慕容公子身为白道领袖,急公好义,最爱结交朋友,助人为乐。

  再加上不久之后,慕容复要过生日,于是广邀群雄宴请豪杰。很多人感谢他救命之恩的,也顺路来到参合庄蹭吃蹭喝。

  因此参合庄迅速成为了第二个聚贤庄,大有召开第二届武林团灭大会的节奏,庄子内的气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然而好死不死的,昨天丐帮精锐就在隔壁被官府给剿了。听说这帮乞丐反抗拒捕,最终遭到残酷暴力镇压。事后,官府又搜出大量被通缉的要犯,一时间风声鹤唳,无数人头落地。

  这些在参合庄蹭饭吃的好汉们,瞬间就怂了!快吓尿了有没有?他们谁手上没有沾染几条人命的?!万一被严打怎么办?!

  看看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啊?似乎不久之前,就有人在‘聚贤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然后被朝廷给灭了!昨天,一群乞丐在自己家里吃着火锅唱着歌,然后又被朝廷给灭了!现在,咱们是不是该提前撤了?

  暂居参合庄的好汉们提心吊胆好几天,结果没人来找茬。不久后,官府没来,反倒是丐帮‘代帮主’全冠清带着鸡翅前来为慕容复祝寿,顺带感谢当初杏子林的救命之恩。

  “全帮主,前几日贵帮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和朝廷扯上联系?”有好事者出声问道。

  有关朝廷清剿‘丐帮’一事,全冠清敷衍了事,只是说:“诸位误会了,其实本帮并未招惹朝廷,只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丐帮高层,联系了某位契丹狗,暗中煽动帮众弟子,妄图勾结********,发动一场动|乱,颠覆朝廷秩序,可惜阴谋败露,被六扇门的探子察觉,最终发动了突击,牵连拖累了我帮不少无辜弟子。哎,如今恶首已诛,我们丐帮从此和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不必惊慌。”

  全冠清的安抚,让众多武林豪杰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国家级的矛盾,那些丐帮长老自己作死,死了也不能怪别人。他们一群奉公守法的良民,在私人农场中开party,一点都没阻碍朝廷,自然不会有事,于是大家放下担忧,继续蹭吃蹭喝。

  唯有慕容复心头一片阴霾,他这几天白日时常失神,半夜则被噩梦惊醒,感觉似乎有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不过他私念太重,无法专心武道一途,最终导致心境蒙尘,虽然位列一流高手,却做不到武者独有的心灵预感,反而以为这是自己为复国一事操劳过度,心力衰竭的征兆,多睡几觉就能补回来。

  ……

  傍晚,李墨接到鸡翅发来的飞鸽传书,里面记录了参合庄的布局,与人员分布情况。

  如今丐帮实力大幅度倒退,众高层惨遭一打尽,再不复夕日天下第一大帮的风采。鸡翅作为新晋的传功长老,自然备受置疑。尤其他身材矮小,相貌猥琐,属于‘人见人欺,狗见狗骑’的类型,很难令人心生畏惧。

  参合庄中不少想出头的武者,都出言挑衅他,打算借鸡翅上位,拿他立威。然而鸡翅过去一周在李墨的辅助下,成功练成《冰蚕神足经》。非但如此,李墨不惜永久性消耗内力(内里过剩,必须浪费掉),帮他打通数条筋脉,如今一身内力大约八九年火候,搭配诡异凶险的‘寒毒内力’,寻常人武者根本不是对手。

  几番交手后,数位不开眼的家伙被寒毒攻心,当场惨败。这些人看似并无大碍实,实则不出几日就会暴毙身亡。

  其他人也见到鸡翅的内力性质如此毒辣,不敢试其锋芒,都承认了他的实力,态度大变。随后,鸡翅成为慕容家的贵客,借机游览了参合庄的美景,同时记下地图,飞鸽传书将参合庄内的情况送了出来。

  ……

  距离回归还剩两日,李墨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这次收获已经足够充分了,再不能要求更多。不过临行前还掐着时间,准备再进行一次最后的狂欢。

  不久前,他将丐帮一众长老舵主的人头献给童贯,同时又将《打狗棒法》与《降龙掌》抄写一份送去做人情。很快,他就得到了丰厚的赏钱,能够调动了的官兵数量更大,毕竟围剿太湖反贼不是件小事。

  除此之外,李墨好事临门喜事成双。当初他派遣出两位妖人的最后一位,也带着吐蕃国师来到苏州,此刻正在后院中休息。

  作为天龙第一移动武学贩卖机,鸠摩智爱好收集武功,实力毋庸置疑,位列此世界绝顶。这样的猎物击杀难度极高。

  如果李墨事先设伏,轮回小队齐上,外加辟邪妖人从旁辅助,正面进攻必然可以干掉对方。但是鸠摩智人又不傻,人家打不赢不会跑啊?他大轮明王要走,谁留得住?

  而且一个鸠摩智虽然积分够高,但平分给五人也就那么点,万一己方再有人受伤,影响了接下来的计划,就吃亏了。这家伙就是跟鸡肋,平推参合庄才是吃肉。

  于是李墨决定像对待萧峰一样,直接无视掉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