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轰炸丐帮高层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群龙不可一日无首,全冠清在安迪的暗示下,早早放出消息,要在苏州分舵秘密召开丐帮大会,广邀各分舵舵主、长老等一干元老,挑选一位德高望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长者’出任帮主一职。

  名利动人心,每一位高层长老都认为自己可以反杀,于是全国各地的乞丐领袖蜂拥而至,六大长老、八大分舵舵主,以及其他大小堂口头领也来凑热闹,期望可以在派系斗争中分一杯羹。

  舞台早已搭好,养精蓄锐整整一周的李墨一行人,也集结完毕,整装待发。

  临行前,李墨取了一坛好酒,撕开泥封,将他从轮回殿兑换的大半包兴奋剂、镇静剂,以及其他透支生命力的药物,统统到了进去,搅拌均匀后,分别喂给白鸟帮每一位帮众。

  除此之外,他还给每一位‘辟邪小妖’专门注射了‘肾上腺素’。因为怕麻烦,他也懒得更换针头,就这一根针打了十几次,也不怕他们感染什么疾病。反正自己就要走了,谁还在乎他们以后的情况呢?指不定就基因突变,成为超级英雄了呢。

  “兄弟们,那帮乞丐乞丐欺人太甚,今天就与他们一决死战!既分高下,也决生死!”李墨率先饮下一碗白水,接着将碗摔碎。

  其他不明真相帮众也纷纷饮下兴奋剂+镇静剂+透支药,接着酒气上头浑身是胆,高举手中砍刀呼喊到:“一决生死!一决生死!”声音虽然杂乱,但气势震天,军心可用。

  眼看辟邪小妖的瞳孔变得赤红,呼吸开始急促,李墨知道时机到来:“好,出发!砍他娘亲!”

  “杀杀杀!”×N

  ……

  半个时辰后,李墨与安迪兵分两路,他带领一众大小辟邪妖人突袭了丐帮在苏州的分舵,准备将所有高层一打尽。

  如今丐帮成员分为两拨,地位高贵的领导长老们聚在一起,为‘帮主之位’相互扯皮。而中层干部们聚在另一家酒楼中,彼此喝花酒交流感情。至于底层弟子?统统滚去破庙吃****,你们那么脏那么丑,就别特么出来扫兴倒胃口了,做乞丐就要有个做乞丐的样子嘛。

  此刻苏州城一间大宅中,一群衣着得体风生水起的高端乞丐,在大屋中喝酒吃肉,交流感情。或是痛骂萧峰狗贼又害死某位英雄,或是夸赞哪家青|楼的姑娘特别润,要么就是咒骂苏州白鸟帮砸他们场子……

  喝到兴头时,突然几个捆在一起冒着黑烟的竹筒,被人从窗外砸了进来,跌落桌面打翻了不少碗筷。这帮乞丐吃的正开心,突然被人骚扰挑衅,心惊之余不由大怒。

  他们当中没几个见过世面,自然不认识李墨自制土炸弹。这个时代虽然也有人玩爆竹,但硝石、硫磺主要用来炼丹,是比较高大上的施法材料,乞丐们甚少接触。

  几个长老虽然闻到了火药味,只觉得刺鼻以为是毒气,但又没有中毒迹象,心中担忧发下大半,觉得自己大奖小怪了。正当他开口要手下将东西挪开时,屋内轰隆一声炸响,竹筒纷纷炸裂,无数碎片旋转激射,无差别的爆散开。猝不及防之下,屋内顿时惨叫声连成一片,不少高手也难逃一劫,被碎竹片射伤。

  这是科技的胜利!轮回殿虽然禁止携带火器,却无法阻止李墨花大价钱制造土炸弹。

  “投!再投!给我继续轰炸!”

  大屋外,李墨手下的辟邪妖人,早已制服了负责警戒把风的丐帮弟子。所有丐帮成员全身被捆缚,在地上跪成一排,嘴里塞着破布,无论怎样挣扎都是徒劳。

  此刻院子中央,李墨半眯着眼坐在一张椅子上,瞳恩站在身后殷勤捶背。左右众多妖人环绕,还有人专门撑着油纸伞替他遮挡阳光。在李墨前边,众多兴奋剂发作,瞳孔隐隐发红的热血帮众,手持砍刀斧头等待命令。其他杂鱼不断投掷土爆竹。

  若非‘软筋散’和‘悲酥清风’早已用尽,他才懒得亲自出手督战。此刻听到屋内一片慌乱惨叫,他明白目的已经达到。

  “司马林,将烟雾弹投进去,把他们逼出来,刀斧手准备!瞳恩,用点力气,你捶的太轻了。”李墨一边修指甲,一边说道。

  一旁的大妖人闻言,对小妖们使了一个眼色。小妖们纷纷掏出火折子,点燃自制烟雾弹丢了进去。刺鼻浓烟开始在屋内扩散,慌乱中丐帮群雄终于忍受不住,有人开口喝道:“弟兄们,冲出去,我们人多!”

  随后一个又一个好手跃窗而出,接着看到了埋伏已久的李墨等人。大家都是江湖上漂,挨过刀的,所以并没有人被李墨摆出的阵势吓到。别看对方手中刀斧齐备,通常都是拿来吓人的样子货。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和气生财,其次是气势。这种大规模火并最忌讳死人,打伤打残不要紧,一旦动真家伙,闹出了人命惊动了官府,那就是亡命之徒、暴民,要判死刑。所以丐帮流行打狗棒,打伤打残就是打不死。

  大家是出来发财的,不是寻死的,所以这些兵器通常只是拿来装装样子,充个门面,就跟放狠话一个道理,输人不输阵。手中拎着斧头谈判,是不是底气特足?倍儿有面子?!

  因此,为首的那个丐帮长老站了出来,丝毫不惧李墨。想到自己身后各大分舵的舵主皆在,哪一个不是武艺高加强称霸一方之辈?这股力量集结到一起,足以横扫江南武林!

  心念及此,他更有底气,开口喝骂道:“好大的狗胆,竟敢袭击我丐帮分舵,你……”

  眼看跳出来了不少人,李墨不耐烦的瞥了对方一眼,也不等人家把说完,十分不配合的开口:“投!”

  一声令下,前排那些青筋外凸,全身血管像蚯蚓一样蠕动的帮众们,再也忍受不住,纷纷脱手抛出了手中的飞斧。

  此刻兴奋剂发作,肾上腺素疯狂刺激全身,他们感觉体内充满力量,脑中却一片空白,只想宣泄出去。数十把斧头呼啸飞转,转瞬便砍在门窗墙壁,手柄颤动嗡嗡作响。也有不少成功砍翻乞丐,顿时鲜血飚射,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对边那位狠话还未放完,便吓的大惊失色,尖叫一声立刻抱头缩成一团,好比听雷的缩头王八,险之又险躲开两把飞斧。

  一轮飞斧过后,帮众轻易便砍死了三四人,重伤者更是七七八八。

  “兄弟们小心,对方来真的!有飞斧。”

  某个丐帮成员喊道,可惜屋内浓烟弥漫,连呼吸都困难,还怎么能忍?于是又有不少人忍不住跳了出来。

  “再投!”李墨不耐烦的催促。

  咻咻咻……

  几轮飞斧过后,地面横七竖八躺满了所谓的丐帮高手。那些功夫差的、运气背的,当场就被砍死。幸存的也各个带伤,轻重不一。真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此刻丐帮六大长老、八大舵主,以及其他高手看起来落魄潦倒,他们一手提着武器警惕戒备,一手拖住一个已经死掉的弟子,当在身前做盾牌,成功逃过一劫。

  刚才李墨飞斧伤人时,这群最有实力、最有经验的家伙,第一时间拖这些年轻弟子下水,拉他们垫背,轻松躲过了飞斧攻击。别看李墨战果辉煌,但杀死的都是弱鸡,连兑换积分都没资格。

  “小子,你究竟是何人?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袭击我丐帮?我丐帮乃天下一大帮,难道你不怕被报复?!”

  “王长老,别和他废话。这小子就是苏州李墨,与我们丐帮有大矛盾。”

  “都是你招惹的祸端,哎,这次被你害惨了!”

  “诸位莫慌,对方只是仗刀兵之利,趁机不备,让我们联手杀出去,擒了这个小子,慢慢折磨。”

  “废话真多,给我杀!”李墨再次开口。

  那些兴奋剂发作,血脉贲账的炮灰们,在刚才一轮轮飞斧后,被眼前鲜血飞溅的画面刺激到,变得更加嗜血兴奋。若非还有些许理智,就连李墨也无法控制他们。

  此刻李墨下令出击,这帮家伙再也按捺不住,纷纷提着砍刀冲了上去,悍不畏死、不惧疼痛。

  “啊啊啊啊……”、“嗷嗷嗷嗷……”

  炮灰们如同一群野兽,红着眼睛直扑众位长老而去,他们此刻肌肉膨胀,坚硬如铁,动作矫健,眼神黯淡无光,但思维却又清明无比,整个人的意志被杀戮欲望左右,不惧疼痛。

  对面的长老们也察觉出敌人的异状,纷纷打起精神,迎了上去。双方短兵相接,刀光剑影立刻厮杀到一起。众长老都是武艺超群、久经械斗之辈,眼中看到的全是破绽,于是挥刀砍出,攻敌必救。

  这一招放在往常自然正确无比,然而此刻的炮灰们已经丧失了理智,根本不在乎受伤,求得就是以伤换伤。甚至被砍中要害后非但不恐惧,反而被伤痛激怒,变得更加亢奋暴虐。

  有一个炮灰胸被一剑划伤,伤口顺着肋骨一路连到小腹,彻底被开膛破肚。对方只是左手捂住伤口,野兽一般嚎叫着,肌肉爆胀,反手挥动虎头大刀斩下,不讲任何章法。那位长老冷哼一声,横剑抵挡,结果哪里料到对方力大出奇,‘锵啷’一声,长剑便被巨大的力量劈断,半截胳膊被对方剁掉。不过炮灰也不好受,整条胳膊也被反震之力彻底废掉。

  另一个炮灰更惨,不管不顾对上一个使用大斧头的丐帮高手,结果轻易撞上枪口,被砍断拿着武器的手臂。然而这炮灰突然发狂,不顾死活扑上去,双腿夹住对方腰部,双手死抵缠住对方脖子,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狠狠咬住对方脖子乱啃。一派丧尸风采。

  这位高手哪里见过这种不要脸的打法?情急之下不断挥动斧头向缠在自己身上的家伙砍来,最终还是被咬掉一只耳朵,咬破了脖子。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一群比丧尸强不到哪里的炮灰?这帮高手猝不及防之下,纷纷中招受伤,有一个在战斗中被人从背后推搡一把,直接被乱刀分尸。除此之外,还几个倒霉蛋受了重伤,彻底丧失战斗力。其他几人依旧保持着战力。

  李墨手下这批炮灰质量一般,很快被打杀大半,其他的炮灰也因为刚才消耗太大,体内药效渐渐失效,一点点落入下风。

  经历连番的炮灰洗礼后,场中还能活动、保持战力的已经不多,都是大浪淘沙后的丐帮精锐,不过这些人不少年事已大。虽然身体并未受伤,但心神与体力已经消耗大半,呼吸开始急促,挥动武器的频率也有所下降。

  于是李墨继续补兵,终于轮到辟邪小妖们登场。这批小妖只注射了‘肾上腺素’,各个服用了‘甲级咳咳咳’,目前处于巅峰状态,思绪灵动心神镇静,并不是无脑送死型,再加上辟邪剑谱带来的速度加成,反而更具威胁。

  他们两两一组对上各位长老、舵主,快剑出鞘与诸位他们战作一团。

  “对手速度很快,大家结阵自保!”

  这帮长老拥有丰富的群殴经验,面对人少敌多的局面,他们迅速组建了丐帮打狗大阵,彼此分担压力,对抗外敌。

  李墨这时发现自己高估了‘小妖人’,这帮速成的廉价货质量一般,没有战斗意识、团队意识,多重强化后提升也有限。而这些长老在穷途末路之际,被逼迫爆发出潜力,各个浑身浴血反而越战越勇。

  于是李墨再次派出压箱底的辟邪妖人以大欺小。

  “你们一起上,记得多留活口,我有大用。”

  “是,大人!”听到李墨的话,司马林点头应道,接着飞速冲入战场,长剑连点反复数次击在同一点上,打飞了对方武器,接着洒出一把银针,暗中伤人,成功刺中一人的穴位,让其动作一僵来不及抵挡,紧接着他又是一剑甩出,又快又急弹出后立即收回,如同抽动的长鞭,在刹那间点破了对方眉心,让其半死昏迷。

  辟邪妖人的入场,立刻扭转了占据,几个呼吸的功夫,砍杀混乱的场中,就有三位长老被制服。

  因为李墨以及他的队友都需要内力经验包练功,所以这群高手还杀不得。每一位辟邪妖人杀人容易,制服对手却困难重重,因此无力去援助其他队友。

  眼看局势不妙,某个山羊胡长老疯狂催动内力,一脚踹飞了挡在面前的小妖,将他踢得吐血倒飞。接着他大步上前,直奔李墨而来,想要擒贼先擒王。他看李墨年纪轻轻,白白净净,又地位尊贵的样子,以为找到了一条出路。

  这时一位辟邪妖人闪出,挡在李墨面前护驾。长老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高高跃起,以俯冲之势,抬手向身下打出一掌。辟邪妖人毫不犹豫一掌回击。

  “飞龙在天!”

  掌掌相交,辟邪妖人力量有限内力一般,不是刚猛霸道的降龙掌对手。一掌之下,他双腿承受不住,直接跪在地上,膝盖碎裂手臂折断,口吐鲜血,变的萎靡不振。

  一击得手,这位长老体内内力同样消耗大半。但他强打精神,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直奔弱不禁风的李墨而去,催动最后的内力,再度使出一掌威力最强的震惊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