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一场啪啪啪引发的血案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昨天夜里,几人确立队友身份后,交换了彼此掌握的情报。李墨隐去‘炎魔劫力’不谈,其他却毫无保留,包括‘北冥神功’、‘易筋经’都拿了出来,与队友共享。

  一个小队只有互通有无,才能彼此弥补,迅速发展。当然,这些秘籍可不是白给,大家都签了协议,会按照轮回殿报价的三分之一收取费用,安迪和露丝自然不会拒绝。

  同时,露丝也透露了她迅速变强的秘密。李墨最终知晓,露丝基本上每天都要宠幸三到四位囚徒,榨干他们的精元用来修炼,短短两个月时间,已经累积了四五十年的内力储量。

  虽说这些内力来自不同源头,质地驳杂,虚而不实,很难帮助露丝触及到先天之境,温养神魂。但她一身功力却是实打实,动起手来内气充盈,劲力勃发,便是一流高手也觉得棘手。

  为了弥补自己的缺陷,露丝特意选了一门‘白骨鞭’,可远可近灵活自如。再加上卓尔精灵本身就有战斗基础,李墨很难想象有人可以将她伤成这个模样?

  看到李墨吃惊的表情,露丝哀叹一声,迅速解释起事情的经过:

  昨夜,李墨与她俩交换情报与收集的武功资料后,深知内功重要性的安迪,挑选了性价比最高的‘北冥无相’,准备利用作弊手段,走捷径迅速累积实力。

  安迪早知道露丝能够凭借‘啪啪啪’迅速增长功力,可惜《姹女》只有女性才能修炼,他对此除了羡慕,更多还是无奈。如今得到了‘北冥’,他自然要体验一回‘内力’的感觉,毕竟返回主世界后,这股力量很可能就作废了。

  不过过去十多天里,苏州地界的丐帮分子、懂的粗浅武功的江湖人士,全被李墨狩猎一遍,补贴了辟邪大小妖人。幸存者全部逃亡,如今再难找到身怀内功的经验包。

  安迪素手无策,但露丝却有办法。

  今天早晨,露丝带安迪前往苏州城的地牢,挑选那些懂的武功的囚犯,进行吸功积累。在此之前,她已经凭借六扇门的身份,打通关节,获得出入地牢的资格,并且吸了几个囚犯。

  清晨,露丝给守卫送了不少银子,将几个懂的内功的囚犯拖了出来,任由安迪施为。安迪受过高等教育,颇有武学天赋,回忆李墨的讲解,他很快就成功运转‘北冥式’吸取了数年功力,接着又来到牢房外盘坐炼化,将其转化为‘无相内力’。

  眼见安迪已经入定,露丝闲的无聊,便也进入地牢中,准备勾|搭几个鼎炉修炼‘姹女大|法’。几个守卫拿了钱,对此视而不见,只是心中惋惜这么一个漂亮的婆娘,居然是个浪货,也不知道先跟大爷来一发。

  当安迪炼化完毕,终于掌握了内力时,露丝还在牢房中‘啪啪啪’,愉悦的叫声,囚犯的嘶吼声响彻大牢,甚至传了出来。

  安迪无奈,只能静静等待。

  与此同时,自那日分别后,童贯得了李墨献上的半册辟邪,心中兴奋不已,灵感勃发,于是他回忆以往所见所闻,整理武道经验,迅速编写出几部以‘辟邪’为根基,与自身契合的‘武功’,迫不及待像要找几个试验品试一试。

  然而苏州并非皇城,哪里有懂武功的现成太监做实验品?于是他灵机一动,决定去当地衙门一趟,看看有没有会内功的囚犯,拖出来割了鸡,正好拿来检验武功。结果碰巧遇见了在牢外守候的安迪。

  童贯对安迪不甚在意,区区一个守卫而已,理他作甚?

  “大人好!”、“见过大人!”

  童贯到来后,几个有眼色的守卫纷纷行礼,只有安迪抱着一把大剑立在那里,无动于衷。

  他虽在六扇门混了一个多月,但也仅仅熟悉南方武林这一小片的情况,对于朝廷高层一无所知,童贯大名更是闻所未闻,不知他是哪根葱?

  加之他来自高魔世界,发自内心的看不起这些北宋土著。在知晓这个世界有许多太监后,他更加鄙视对方,脸上露出特有的优越感。

  如果换做擅长察言观色的露丝,一定会发现不妥,陪个笑脸也就过去了。然而安迪却盛气凌人,冷眼看着童贯。

  童公公如今除了巴结皇帝外,谁不对他客客气气?此时的安迪不懂礼仪,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见面非但不行礼,更是不屑向人低头,招惹了对方不快。

  紧接着,牢房内又传来了露丝那欢愉的浪|叫声。这声音在内力的放大下,传播出千米远,听的人面红耳赤。

  这一下彻底激怒了童贯。他老人家是什么?阉人!最忌讳什么?当然是被人提及‘啪啪啪’一事。但此时呢?居然有人当着他面‘啪啪啪’,叫声居然远传千米,这是一种何等的挑衅与羞辱?

  他童贯一生只尊一条根,只护一条根,不是自己的,而是吾皇的龙根!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异端!都是忌讳!都是逆鳞!谁敢当面提及,统统杀杀杀!更何况此地乃是牢房重地,并非烟花之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怎么回事?”童贯寒声问道,几个守卫额头立刻狂冒冷汗,心惊胆战暗道要遭。

  此时童贯越众而出,要进入牢中一探究竟。童公公一身功夫已入化境,气息晦涩,内力若有若无,看起来像个平常人。

  安迪以为对方就是个普通太监,剑鞘一拦,一脸冷酷的挡了下来,不允许他进入,十分装B道:“止步!闲杂人员免入!”

  “呵呵呵呵……闲杂人员?!”

  童公公被气笑了,敢不给我‘广阳郡王’面子,你们这群外星人真是自寻死路啊!

  童贯盛怒出手,动静之间一掌拍出,犹如雷霆万钧,仿佛一座大山压下来。气劲灌注之下,直接打爆了安迪的剑鞘,剑身破鞘而出,重重砸在安迪的胸膛,震的他真气散乱,筋骨酸软,连反抗还手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随即,童贯大袖一甩一荡,气浪翻涌如怒龙出云,重重砸在安迪身上,将他打的吐血倒飞出去,在地上翻滚几圈,直接昏迷不醒。

  “不识抬举,哼!”

  童大人长袖一展,迈入牢房之中,其他几个守卫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牢外发生的一切露丝并不知晓,此刻她正沉溺在摩擦摩擦的快乐当中,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童贯的突然到来,惊动了正在正在运功的露丝,同样也搅了她的雅兴,让她心头怒气上涌。

  此时正值‘姹女大|法’的紧要关头,万不可被打扰。她信赖安迪,才让他守在门外,为她把关,没想到竟出现这样的意外。

  童贯走进大牢后,正好看到这不堪的一幕,同样怒火中烧,甚至还有一点妒火中烧。

  他本是无枪之人,最忌讳眼前这事,在一个太监面前啪啪啪,不就是无情打脸吗?更何况此处乃朝廷牢房,对方所作所为简直蔑视律令,挑衅朝廷威严。

  如果平时,他也能忍了,毕竟都是小事,他童贯何等身份?不去和小人物一般见识。然而他放眼看去,牢中寥寥无几懂的内功的犯人,不是被露丝掏空,就是被安迪吸干。他辛苦编写的武功,居然找不来试验品可用?说出去多没面子?简直是个笑话!

  露丝此刻哪管对方的心理活动?被打断修炼的她内力失控翻涌,一掌将药渣打飞,扯过一件外套半空旋转,包裹住了身体,接着抬手一摄,吸过长鞭,反手再一抽,鞭子如蛇般扭动飞射而去,打算凭借一身功力击杀对方,顺带宣泄掉暴动失控的内力。

  可惜卓尔姐姐现在碰到的,是本位面比‘扫地僧’还要低调的究极隐藏boss。

  童贯抬手一抓,无形真气封锁他身前的空间,布下无形气罩。气机感应间,准确捕捉到长鞭的轨迹,随后手掌闪电探出再一合,便将鞭子握在手中。接着手臂一抖,一股真气顺着长鞭传递过去,震的露丝手掌发酸手臂发麻,失手被夺了武器。

  露丝心中惊讶对方的强大,毫不犹豫将采补得来的四十年内力全部使出,脚步连闪靠近对方,身子一俯,一招狠辣刁钻的绝户手向童贯下身抓来,要断了对方的子孙根。

  童贯心中那个怒啊!今天出门招惹了哪路霉神?怎么总是和他下面过不去?咱家都没了你还抓?!!

  露丝一身内力看似强大,实则华而不实虚而不凝,内力品质松散驳杂。她出手之际,童贯便以感觉出对方一身内力全靠邪路得来,质量连苦修数十年的武者都不如,如何是他的对手?

  童贯后发而先至,柔掌翻转缠绕住露丝的绝户手,如灵蛇环绕而上,又瞬间由柔化刚,直接折断她一只胳膊。随即,他又一巴掌拍平了露丝半个胸部,打的她吐血暴退,最终倒地不起。

  被击飞的瞬间,露丝心中震惊恐惧,心念急转之间,明白自己踢到铁板,立刻不敢妄动,反而强撑身体半跪下来恭敬道:“不知尊驾何人?六扇门捕快陆思思见过大人!”

  见到露丝认怂,童贯不爽的哼一声,也不再出手欺负一个杂鱼。

  “这都是你干的?”他看了看被吸干的几人,精气空虚印堂发青,很明显已经被废了根基,心头阵阵不爽。多好的试验品,真是可惜了。

  “卑职误入歧途,还望大人恕罪!”露丝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但是道歉认错总是正确的。

  童贯恼怒的看了她一眼,六扇门中鱼龙混杂,真是什么都有,连懂采补邪功的邪道也招收,真是堕|落了!不多也算有分寸,吸的都是死囚,并不算犯忌讳,他懒得搭理,便道:“滚吧!别再让我看到你!”

  说罢,童贯指了几个还没来得及被吸干的,对守卫说道:“连同大牢外面那个,都给我带进来,我有用!”

  很快,不敢妄动的露丝,眼睁睁看着安迪被拖进大牢,而自己只能穿好衣服,灰溜溜的逃出来,找李墨商量对策。

  童大爷是个阉党,完全免疫露丝的魅惑术,反而觉得她搔首弄姿、眼波流转的模样十分招人厌,没当场打死她,已经是看在六扇门的面子上了。

  ……

  “安迪被童贯抓了?!”李墨瞪大眼睛,满头黑线,“我就觉得他性格缺陷,这下终于栽进去了。”

  “我也没想到这个低级世界,竟然能够出现五级职业者。不对,他很可能已经达到六级了!”露丝一脸后悔。自从她姹女有成,吸收了一身内力后,就变得骄傲膨胀。

  “这不废话吗?我打听过了,这个叫童贯的太监,可是本位面最强者之一。”

  “那猎杀名单上怎么没有记载?难道是轮回殿设置的陷阱?”露丝一头雾水。

  “应该是隐藏目标吧?”李墨敷衍道。

  露丝担忧队友安危,李墨立即起身。下午时,他带着几位妖人保镖前去拜访童贯,希望能救安迪一命。然而这一次童贯闭门谢客,就连近侍也无法靠近。

  久候无果,李墨只能无奈返回。

  次日清晨当他再去拜访时,在后花园晨练的童公公接见了李墨。当童贯见到李墨身后的四大辟邪妖人后,他眼前一亮,也不避忌李墨,竟然亲自指点起几人内功来。

  辟邪妖人困于半部剑谱之中,无法突破,心中困苦不已。如今得童公公指点,茅塞顿开,这让几位妖人受宠若惊,热泪盈眶感激涕零,这是何等的恩赐啊?

  他们哪里知道童贯已经看出他们的跟脚,却不言明,只是将四个人当试验品,尝试运转他新开发的《葵花神功》。

  童贯指点四大妖人之余,李墨终于能插上话,说了他和安迪的关系,包括对方也要参与清剿丐帮高层任务,不可获缺,希望童贯能放他一马。

  童贯听完,不可置否,吩咐下人将安迪带上来。

  ……

  此时安迪眼瞳充血,深深底下脑袋,眼中全是仇恨与怨毒,杀意沸腾的死死盯住童贯的影子。却又强行压抑心中怒火,不敢造次。

  童公公对此毫不在意,区区一个三流武者,就是来一百个又能怎样?恨吧,尽情的恨吧,把恨意转化成习武的动力,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既然是你的熟识,就领回去吧。对了,李公子,你说你这白鸟帮有我的一半,此话当真?”童贯突然问道。

  “当然!”

  “那好,我这里有几册武功,你帮我一个忙,招揽一批有功夫在身的人,分别修炼这些功夫,将他们的反应详细记下,并汇报于我。”

  “没问题!”李墨点头答应,反正再有不到两星期就走了人。爷走后,管你洪水滔天?

  “很好,秘籍我会遣人给你送去的。”

  说完,他拍了拍李墨肩膀,径直离开。

  随后,李墨也领回了安迪。两人离开府邸时,他发现安迪动作缓慢,每一步都走的磕磕绊绊,格外艰辛,额头更是渗出冷汗,似乎有重伤在身?或者菊花刚刚残了的样子?

  看到他的模样,李墨突然打了一寒颤,难道他被童贯捡肥皂了?不对啊,那老玩意没带把啊,安迪如果被迫捡了童贯的肥皂,不至于如此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