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肉鸡上门,敲诈秘籍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魔骨只是个小人物,没能跟上时代的潮流,最终也被淘汰掉,成为了旧时代的糟粕。

  随后,他在五年前一次冒险中,因为自身的特质,意外被轮回殿选中,成为了光荣的轮回者一员,终于接触到了‘魔改系统’,让一身本领重新焕发生机。

  李墨此时搜索出的‘冥想法’,是他在大灾变第七年时,从另一个更加落魄的高法师手中,淘来的顶级‘冥想法’。

  在大灾变之前,这门顶级冥想法被奉为圭臬,是某个法师派系的核心机密,只有少数嫡传才可以接触学习。不过大灾变发生后,主世界一片乱象。圣域以下,等级越高的法师摔得越惨,除了少数了解内幕的轮回者外,所有冒险者都陷入盲目的恐慌中。

  尤其‘灾变第六年’,世界规则的扭曲,再加上魔崩溃,让主世界的法师阵营彻底崩盘,最终导致大量顶级‘法术’、‘冥想法’疯狂贬值。

  魔骨当年也是脑抽,以为购买一份更加高级的‘冥想法’,就能扭转他对与元素控制力度下降的问题。结果他花钱淘到一本没球用的顶级货后,原始法术的失效依旧没人能够阻止,反而越来越严重。

  最终,这门冥想法一直藏在他的记忆深处。

  而在大灾变第十年时,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轮回者,主动将魔改功法的秘密泄露出去,这些顶级的古老冥想法,正是关键核心所在,于是‘法术模型、冥想法’的价格次回升,甚至变得更加珍贵。

  魔骨也算是捡了一次便宜,不过他并没有把握住机会,而是在轮回殿中,转修了亡灵法师‘骨系魔法’与魔道中的‘白骨道’的强化结合版,最终踏上另一条路。

  这门名为《黑汀之魂》的冥想法,一直被埋没至今。原本,魔骨是打算将它和外丹法一起使用的,或许可以制造一个‘身外化身’出来?

  可惜他死翘翘了,一切都便宜了李墨。

  ……

  记忆爆发后,他已经清楚了自己接下来的道路,尽可能多的打通经脉,增加基础、打牢根基(精),不断提升真气品质,突破先天(气),同时利用各种方法温养精神(神),当三者达到极限后,便可完成‘筑基’。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面临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如何修改功法,去适应主世界的环境规则。又应该选择那门武功,作为自己未来的根本法?

  幸好魔骨留下的记忆中有记载,为了将根基打的更加牢固,他必须在离开前夕,再得到几门武功!

  李墨在反思总结自身时,瞳恩也利用零食,将可怜的阿紫给掏空了。

  自从学会‘神木王鼎’的正确使用方法后,她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香甜味。当瞳恩黏在李墨身边时,他可以清晰看到蚊虫从半空跌落,死的不能再死。

  真是一只萌萌哒的人形蚊香。

  ……

  傍晚时分,脸上涂满粉底,打扮的比RB艺妓还要可怕的严妈妈跑来找李墨,开口道:“李少爷啊,门外阿朱求见,说有急事找夫人商量。”

  “哦?阿朱?”李墨皱了皱眉头,接着道,“你先请她去客房稍后。瞳恩,安排你一个任务,你去找……”

  李墨低头在瞳恩耳边不断说道,小萝莉点点头,颠颠的跑了出去。

  不久前,在从大理返回苏州城的路上,李墨隐约听闻酒馆中江湖人士闲聊‘六扇门围捕聚贤庄暴|乱分子一案’时,三喋血剧目一中,乔峰是为了救一个姑娘,而单刀赴宴的。

  看过原著的李墨,猜测这姑娘应该就是阿朱了。不过她为何找上曼陀罗山庄呢?心中闪过种种猜测,他快走进了客房。

  当阿朱见到李墨时,明显愣了一下,很诧异出现的人为何是他?接着起身,有礼的问道:“李墨公子,请问王夫人和王小姐呢?”

  “都离开了。”

  “哈?离开?她们去哪里了?”阿朱先是一呆,接着急忙追问。

  “去大理了,怎么,你有事吗?”

  “大理!她们是不是和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同行?”阿朱焦急问道。

  看到阿朱的反应,李墨眉头一皱,和他猜测的差不多。

  “你这么焦急做什么?急着帮萧峰找仇人吗?”

  “!!!”

  阿朱被李墨一诈之下,表情果然有异,但这妹子修养极高城府极深,丝毫不露怯,随机应变道:“啊?李公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哎!”

  “萧峰为人磊落性格豪迈,不失为一个真英雄,只可惜智商欠费啊。你自己想一下,段正淳一个大理王爷,何德何能率领一群中原‘豪杰’去狙击契丹人?而且段王爷今年四十来岁,只比他萧峰大十岁,如果段正淳是那带头大哥的话……”

  李墨话说到一半便止住,十岁的大理熊孩子何德何能率领一批中原高手去雁门关外截杀契丹萧远山一家,还将其殴打到近乎团灭,阿朱只是想像一下就满头黑线。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低,她一定和乔峰绑定了账号,连弱智欠费也毛病也传染到她的身上。

  “多谢李墨公子提醒。”重新充值后的阿朱感觉神清气明,感激道。

  如果乔峰干掉了段正淳,非但不能复仇,还惹下了新的仇家。

  李墨摆手示意无妨:“算了,大家相识一场。你回去告诉萧峰,就说我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

  阿朱瞳孔一缩,追问道:“李公子你说什么?”

  李墨淡然道:“萧峰不是在打听当年带头大哥的事情吗?你让他来找我就行了。哦,对了,阿朱小姐。听闻你得到了少林绝艺《易筋经》,不知可有此事?”

  “李公子你真是说笑了,我一个丫鬟下人,怎么可能有这么珍贵的东西?就算有,也早就交给我家少爷保管了。”阿朱表情平静,看不出丝毫异常。

  “哦?是吗。”李墨语气轻松平淡,透着几分失望,遗憾道,“我原本还想凭此物借书一观呐!真是可惜啊。”

  说着,他取出瞳恩刚刚送来的一件事物,在阿朱面前晃了晃。

  阿朱见那东西与自己身上所携带金锁片一般无二后,大惊失色,连忙伸手去夺。李墨并不躲闪,任由她将东西抓走。

  看着金锁片上的字迹,阿朱脱口念出:“湖边竹,盈盈绿,报平安,多喜乐。”

  这一段短句,与她身上金锁片那四句正好相对应,遂问道:“李公子,请问此物您是哪里得到的?”

  “从一个相貌和你有些相似的少女身上。”

  “那她在哪里?”

  阿朱继续追问,对着茶杯发呆的李墨转口道:“阿朱姑娘不觉得问题有些多吗?我可不是一味付出,不求回报的好人。”

  李墨这话说的,好像在要求潜规则一般。阿朱听完后咬了咬牙,委屈道:“还望李公子如实相告,我会将《易筋经》双手奉上。”

  “你安心,我只是借阅一遍,(拍照之后)很快就会还给你。至于这少女,叫做阿紫,现在就在曼陀罗山庄,有空的话你就去相认吧。”

  李墨实话实说,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阿朱脑洞大开,把这话当成了威胁。脑补出‘人质就在我手上,如果不交出秘籍的话,我就将她嘿嘿嘿……’的不和谐画面,接着连忙应允。

  看到对方犹豫不决的模样,李墨叹一口气:“你先去找萧峰,把事情跟他讲清楚。还有,告诉他我的消息可不是免费的,让他做好准备。至于你妹妹,就在我这里,安全得很,跑不掉的。”

  “那就多谢李公子了!”阿朱无奈,只能起身盈盈一谢,转身告别。

  送走阿朱后,李墨变得振奋起来,连萧峰都冒出来了啊,也不知能掏出多少东西来?

  ……

  次日清晨,曾经与慕容大侠起名的契丹狗萧峰,一早就带着阿朱送上门来,想要打听当年旧事的真相,顺道接走小姨子,享尽齐人之福。从乞丐到人参淫家,就是这么自信。

  “李兄弟,冒昧拜访,还望见谅。”他的态度不亢不卑,相当客气。

  “久仰萧英雄大名,里面请。”

  有关当年‘雁门关玄慈大师怒屠萧远山满门一案’,李墨当然不会无偿告知,所以他索要了武功秘籍作为报酬。

  萧峰多方打探无路后,最终将李墨当成最后的希望,自然明白有舍就有得的道理。他虽然不喜欢李墨这种行为,但无可奈何。犹豫片刻后,还是将事先准备好的《擒龙功》交了出来。

  至于为啥不是‘降龙掌’或者‘打狗棒’呢?萧峰做人很讲分寸,降龙掌是压箱底的功夫,不能轻易示人。打狗棒法是帮主绝学,不可外传。哪怕他被打上契丹狗的标签,依然不肯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这一点李墨还是敬佩的。

  拿了好处后,李墨也不墨迹。虽然不是降龙掌,但擒龙功也算不错。接下来,他直接转述当初那一场惨案,包括带头大哥玄慈,以及幕后黑手慕容博,还有他老爹让儿子背黑锅的事情。

  听完后,萧峰一脸麻木,阿朱一脸惨白。

  真相大白,萧大侠满腹郁气不得发泄,少林寺对他有教导之恩,但同样是杀父杀母的仇敌,他复仇不对不复仇也不对。自己的生父更杀死了养父养母,郁闷之下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颓废许多,失了大半精气神。

  “萧大哥你没事吧?”阿朱见萧峰喷血,关切的扑了过来,掏出手绢给他擦嘴。

  李墨一旁看热闹,心中思索能否拉拢萧峰一同对抗‘参合庄’。接着李墨也寻了一个机会,借口让阿朱去见见妹妹,同时让萧峰冷静一下。

  门外,瞳恩积极的带着阿朱去找妹妹,同时拿走了《易筋经》的原本;屋内,李墨几次开口相邀,一同对付参合庄,去砸慕容家的场子。

  不过他和萧峰相性不合,对方并不喜欢李墨的功利的性格,而且他的仇人只是慕容博。祸不及家人。当初那场阴谋发生时,慕容复还没出生。最终,萧峰出言拒绝了李墨的再三邀请。

  下午众人吃了一顿饭,李墨多次挽留,萧峰都没有留下来。至于阿紫,她早就被瞳恩榨干了利用价值,同样也在曼陀罗山庄住腻了。

  此时突然多出一个温柔漂亮的血亲姐姐,外加一个天下一等一的姐夫,阿紫自然不想留在这孤岛上。有萧峰做保镖,天下之大尽可去得,还用怕丁春秋那只金鱼痴佬?!

  最终三人一同离开,准备北上少林准备问清真相,顺带与慕容博了清恩怨。至于那本‘易筋经’,全篇梵文无人能懂,留着无用,索性送给李墨做个人情。毕竟李墨过去一段时间,非常照顾阿紫,这让阿朱非常感激。

  ……

  无奈错过萧峰,李墨并没什么感觉,只是惋惜少了一个好打手。至于灭了对方赚积分,他只是想想就作罢。

  六大妖人卡在二流巅峰不得寸进,对萧峰造成不了威胁,自己‘外劫’全开也不敢保证能够完胜。就算打死了对手,自己一定会负伤,又会影响接下来的计划。

  左右衡量,还是放对方离开比较好。

  送走萧峰后,李墨和瞳恩凑到了一起。先用手机对梵文进行拍照留念后,又在桌子上摆了个水盆。此时瞳恩手持相机,期待的看向李墨手中的易筋经。

  “维克多哥哥,你确定这东西泡水后,还会有另一门武功?”

  “嗯!叫‘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李墨点头答道。

  瞳恩吃惊的长大嘴巴,惊叹道:“哇,我妈妈说名字长的东西一定都特别厉害,这门武功是不是也一样?”

  “易筋、神足在这个世界都是无上神功,筑基之前都是顶级内功心法,两部加在一起能卖一笔小钱。”李墨点点头,说话间秘籍被水浸透,出现了隐于其中的图案,这是一套瑜伽动作,其中标有经脉运行的路线,但没有文字注解。

  无论‘易筋经’还是‘神足经’都属于当世顶级内功,江湖高手求一而不得,如今落在他手中的,就有小无相、易筋经、神足经三部完整版,辟邪剑谱、北冥神功两部残篇。招式还有六脉神剑、凌波微步、擒龙功。

  江湖中人往往为了一门神功,不是师徒反目,就是父子成仇。李墨到好,武学身价大概是天龙首富了。

  拍完照后,他叹息道:“可惜啊,这武功虽好,但不能贪多。”

  这本二合一的易筋经算是意外之喜,但对他来说价值还不如擒龙功高。他一身内力定型,佛道又不相通,也没有转修的念头,自然只能留着做个纪念,等回去后批量贩卖给轮回殿。反倒是擒龙功可以增强自身实力,多出一门控制系武功,弥补不足。

  少林至宝‘易筋经’,若是让外人知道,绞尽脑汁也要想方设法得到。然而李墨和瞳恩两个败家子拍完照后,就将秘籍丢回水盆中,不管不顾跑到一边打扑克去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