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撕啊撕啊撕(已修改,求推荐)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如今骤闻喜当爹,延庆老大内心欢喜,无法言喻。但又听闻自己的‘菩萨’和亲儿子居然与别的男人相亲相爱,心中顿生悲凉。大喜大悲来的太突然,就像过山车,一浪更比一浪浪。

  不过李墨条件太过苛刻,段延庆还在犹豫:“我……”

  “难道你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登机大宝,成为大理国主,替阁下夺回本应该属于你的皇位吗?”

  李墨说了一句屁话,无论段誉是谁的种,他都是注定的大理国主。然而段延庆并不知晓,因此这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段延庆同样有自己底线,并不受李墨摆布:“如何信你?”

  李墨思索一番,发现自己还真没直接证据,于是无赖道:“你可以选择不信呀。”

  “你!”段延庆气的握紧拐杖,怒视对方。

  李墨油盐不进,自顾自道:“总之,全本的《一阳指》,换你儿子的全部消息。你若不信,那便作罢。阁下请吧,难道要我喊人请你出去?”

  看到李墨那有恃无恐的模样,段延庆恨得咬牙切齿:“一言为定,我会盯紧你的,休想耍我。”

  言罢他不再停留,仿佛一只巨大的黑蝙蝠,从门口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送走段延庆后,李墨最感兴趣的还是抓几个内力经验包,补充一下干涸的丹田。区区十三年‘无相内力’根本不能满足他。刚刚与对方交手,他就是吃了内力不足的大亏,被伤了十指。

  想要冲击一流高手行列,起码要有二十年份以上的精纯内力打底。李墨内力全靠掠夺并非苦修,因此质量不够根基不足,需要靠数量来弥补。

  根据他的推算,自己至少要吸够四十年的内力,才能在不开挂的情况下,正面击败段延庆。

  很快,李墨就将目标锁定在了丐帮身上,没办法,这帮乞丐偷盗勒索,实在太扰乱社会治安了,他们天天在自家店面门口乞讨,严重影响生意,这是在逼我替天行道啊!

  接下来,日子再次变得平静。李墨暂住曼陀罗山庄中,在王百科帮助下,不断提升武学素养。随着他大量吸收武学知识,王百科的效果越来越差,就快被淘汰了。

  闲暇时,他也会培养一下自己的‘辟邪妖人’,外出狩猎内里经验包,把多余的功力输入他们体内,为他们打通经脉,强行拔苗助长。

  可惜‘辟邪剑谱’他只兑换了一半,都是偏向基础的东西,几位妖人能够炼到二流境界,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再次突破却遥遥无期。

  李墨没本事编出‘辟邪剑谱’的下半部,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他在轮回殿时,的确兑换了一份东西,可惜副作用太大,还不到使用的时候。

  至于瞳恩,在王百科的帮助下,开始练习那些上不得门面的毒功,五毒真经+化功大法,她都有涉猎。

  阿紫同样赖在王家庄园,过惯苦日子的她,十分享受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并且迅速沦陷在瞳恩的‘零食大阵’之中,在一包包垃圾食物的诱|惑下,她将自己从星宿派学到的基本功都吐了出来。

  段誉继续花痴控妹中,每天痴恋的望着自己的妹妹。他老爸则天天嗑|药不断,跟王夫人一起嗨翻天。两人每天磕完药后,就开始玩皮鞭,轮流鞭挞真是乐不思滇。

  不过好日子没持续多久,老段家又内乱了。

  ……

  ……

  这天傍晚,一路追踪段誉气味而来的木婉清,突然杀至曼陀罗山庄,并且在小花园中,堵住了给瞳恩开辅导班的王百科,开始对她发飙。

  什么狐媚子啊、小浪|蹄子啊、竟敢勾引我段郎啊……内容之凶残,词汇之丰富,听得瞳恩打开眼睛,眼中异彩涟涟。

  这时,闻讯而来的段誉急忙开口劝阻:“婉妹住口,不要吵了,她是你妹妹王语嫣啊!你们都是我的妹妹!”

  这时,情商智商双低的木婉清彻底爆发了,指着王百科质问道:“什么我的妹妹?我不认识她!说,是不是勾引的你魂不守舍?茶饭不思?!”

  这一下,王语嫣急了,她心中倍感委屈,于是道:“这位木姑娘你误会了。我只把段公子当做哥哥看待!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段誉听了这话心如刀割,亲哥不敌表哥啊!只见他心头憋闷,满腹郁气发泄不出,‘呜啊’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就在这时,闻讯而来的两大家将,连忙上前扶住段誉,关切喊道:“世子爷,你没事吧?”

  木婉清眼看王语嫣把段誉气的吐血,心中仇恨立刻升到满值,抽刀便要砍去:“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害了我的段郎!给我去死啊!”

  “小姐不要冲动!”朱丹臣伸手拦下快刀,开口劝道。

  “放手,让我劈了这个狐狸精!”

  这时,王夫人也闻讯赶来,看到有陌生女人对自己女儿动刀,顿时大怒:“哪里来的小贱人?受死!”

  紧随她身后,脸上还残留着鞭痕没有消退,刚刚穿戴整齐从屋里追出来的段正淳,连忙阻拦道:“阿萝手下留人,那是我女儿啊!”

  王夫人一愣,冷下一张脸,寒声问道:“你告诉我,哪个是你女儿?”

  段正淳一脸尴尬,做贼心虚缩了缩脖子,然后假装四处看风景,弱弱道:“两个都是。”

  王夫人突然被气的冷笑起来,一张脸变幻莫测,将颜艺二字展现到了极致。

  这时心中不忿的木婉清开口补刀:“他可不止我一个女儿,还有钟灵,可能还有更多。”阿朱与阿紫躺枪中……

  王夫人听完一脸寒霜,舍弃木婉清不再纠缠,反而掉头看向段正淳撕,双目灼灼逼视。

  木婉清此时发现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没有优势,也不再动手,反而开始与王语嫣对峙,逼迫段誉做一个抉择,二选一,究竟要哪一个。

  段誉又不是白痴,自然不会直说,反而唯唯诺诺左右摇摆,直拿你们两个都是我妹说事,你们要相亲相爱亲如姐妹才行。

  木婉清听完就委屈了,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随后她不顾家丑,爆料了她和段誉的情感纠葛,又向王夫人叙述了段誉垂涎王语嫣,魂不守舍一事。

  正在和段正淳对撕的王夫人听完内容后,彻底崩溃了,破口大骂:“段正淳你个孽畜,生个儿子还是孽畜!你算算你究竟祸害了多少女人?自己不知检点,养个儿子也是一路货色。她不仅祸害了一个亲妹子,还打算对我女儿下手?你这个当爹的就这么看着?”

  段正淳听完顿时憋屈的想要吐血,明明早晨还相互抽皮鞭,玩的那么愉快,阿萝你怎么翻脸不认人?

  而一边摇摇欲坠的段誉更是被戳到痛处,脸色惨白摇摇欲坠,幸亏二位家将搀扶,才没有躺平。

  这时心中焦急的王语嫣连忙开口:“母亲莫急,我与段誉哥哥是清白的。我只喜欢表哥一个人啊!”

  听到这话,段誉脸色更白,身体摇摆的更加惨烈。而王夫人同样气的要喷血。慕容复什么货色?三十岁的大龄单身狗,老男人!不学无术,只比段正淳小十多岁,而且是个密谋造反的乱臣贼子。

  “不许提慕容复那个混账,你和他是没有结果的!”

  王语嫣闻言心如刀割,差点闭过气去。

  接着众人又陷入惨烈的互撕当中,不时互换对手,精彩又刺激!

  花园外,李墨瞳恩两个局外人,一脸乐呵的吃着薯片,喝着可乐,看这场无休无止的家庭伦理大混战。刺激,真是太过瘾了!比八点档的狗血剧带感多了!

  不久后,阿紫这个魔星也赶来,对着她亲爹不断鼓掌叫好,口中高呼:“好!好!再撕一个!加油撕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