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拿捏段延庆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就这样,李墨往返于苏州太湖之间,开始重点培养几位手下,同时安排人手调查参合庄的情报,并且在王百科的帮助下,恶补武学基础知识。

  某一夜晚,李墨在柳松风邀请下,与苏州一干政要在自家的店里吃了一顿饭,同时送出无数奇珍异宝,上下打点妥当,并相约一起去拍当今圣上马屁。

  饮到酣处,李墨一条没拆开的万艾可帅给苏州知府,这位大人感激涕零垂泪沾襟,差点就给李墨跪了。

  “贤侄,真是好贤侄啊!这可是救命的仙药!”酒气上头的知府托住李墨的手,满眼的感激。

  自从一月前他老人家吃了一盒后,重振雄风,又纳了三房小妾。五十年枯木又逢春,就连汴京的大爷们也被惊动了,纷纷托人来打听。

  有了这一条‘万艾可’,加官进爵不在话下,何愁仕途不明?李墨对他绝对是再造之恩。

  李墨不在乎这点小钱,面带微笑,一个劲的发放福利。一时间觥筹交错,宾客尽欢。至于他在苏州城组建‘白鸟帮’,甚至与其他势力火并这点小事,早就被无视了。散财童子就是要去劫法场,大家也得给兜好了。

  宴会借宿后,他看夜色已深,月明星稀,便决定在城内留宿。

  返回私宅时,淡淡道月光洒在地面上,一切都一清二楚。当李墨推开房门时,借着门头投进来的月光,隐约看到一个相貌丑陋似鬼的怪人,正静静坐在屋中看着自己。

  身后突然刮过一阵风,吓得李墨一个激灵,瞬间酒醒了大半!有鬼!

  就在这时,那鬼怪突然消失不见,屋内一声炸响如同惊雷,就见一根铁杖向自己的胸口刺来。

  李墨手边没有武器,内丹还在空间装备中,酒意未消,只能强运内力,用‘小无相功’推动多罗叶指抬手硬挡。

  他双手高高托起,手腕交叠翻转,指法变幻,如同穿花蝴蝶,十指灌注劲气不断敲击弹动那铁拐,指间带出丝丝缕缕气流,缠绕铁杖、卸去力道、改变了攻击方向。

  段延庆见李墨指法不俗,有心试探,同样用钢杖连续使出一阳指。手指与钢柺连续交击,发出急促的‘噗噗噗噗’声,在屋内响成一连串,好似鞭炮齐鸣。

  李墨缺少招式心法,体内内力储量一般,现在又在拿人手和钢柺硬拼,瞬息间十几次交手后,他察觉内力急速流逝,指骨隐隐作痛,仿佛破裂一般。

  反应过来后,他也不硬碰,直接施展凌波微步巧妙避开攻击,身形在屋内挪移闪避,再不与对方交手。段延庆是个残疾人,哪里跟得上李墨动作?

  也就在这时,房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正是辟邪要人听到动静后,赶过来支援。正当他准备开口喊人围殴时,段延庆突然止住动作。主动后退一步,表示诚意。

  李墨见对方拄拐,长相又不人不鬼,已经猜出来者是谁,便低声问道:“来者可是延庆太子?”

  “你知道的很多啊。”古怪的腹语声传出来。

  见对方与自己说话,证明还有的谈,于是李墨也大起胆子,一手抚腰摸上空间准备,随时准备开挂。同时面色平淡,说了一句请。接着又对门外呵斥一声,让妖人们静静等待。

  此时段延庆满腹疑问,也不敢硬逼。何况李墨实力同样不差,他没把握短时间拿住对方。而且此时门外已经站满了辟邪妖人,打起来一定是他吃亏。

  无奈,段延庆只得改变策略。

  李墨现在已经摸到内丹,门外还有妖人,心里非常踏实,丝毫不惧对方,因此表现的分外轻松。好似熟人一般做到对面,随手取出一个便携式台灯,放在桌上,直接开到了最大档。

  刺眼夺目的灯光在黑暗中乍亮,如同太阳大放光明。这刹那的惊变,吓的段延庆瞪大眼睛,双拐连点,急促向身后后闪去。

  他一个土著,哪里见过台灯?此时满脸的惊疑不定,还以为李墨在玩妖术,又或者准备偷袭他?他的眼睛暴盲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恢复过来。

  “莫慌,此物台灯,好宝贝。我才送了苏州知府一台,还有一台准备进献当今圣上,阁下若是喜欢,这台就拿走吧。”李墨一脸施舍古代土著的优越感。

  自觉失态的段延庆冷哼一声,也不去提台灯的事情,直接问道:“那诗是你传的?究竟有何目的。”

  “哪里,哪里,只是久仰大名无缘得见,才无奈出此下策。”

  “你到底想要什么?”段延庆不傻,李墨如此态度,立刻猜出他有其他目的。

  李墨没有隐瞒,诚实的答道:“我想要你的《一阳指》。”

  “妄想!”

  段延庆闻言,心中一阵阵无名怒火,向他索要‘一阳指’,这和跟老干妈、康师傅、可口可乐索要配方有何区别?太异想天开了!

  眼见段延庆有失控再次动手的冲动,李墨急忙开口,语速飞快道:“阁下莫急,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位‘观音菩萨’的下落?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儿子的消息?”

  “儿子?什么,你说我有儿子?!说,快告诉我他是谁?在哪里?!”

  段延庆闻言如遭雷击,简直比中了头奖的彩民还要不堪,先前心中的种种怒气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狂喜包围,有一种如坠梦中的不真实感。

  喜当爹的精神冲击,总是这么狂野猛烈。

  “咳咳,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太多的事情不能透露。不过有几点我可以保证,首先,你那位观音菩萨锦衣玉食,日子非常优渥。其次,你儿子今年大概十八九岁,身体健康,身份高贵,五官端正,和他的假父亲异常和睦。怎样,我们还能继续交易吗?”

  段延庆心中推算儿子岁数,眼睛死死盯住李墨,见他表情神态笃定无比,没有骗人时的心虚,便多信了几分。

  对于那夜的‘观音’,他心中是感激+憧憬,只盼望再见一面,默默多看几眼,并没有非分之想。不过李墨突然提到他还有儿子,段延庆的内心彻底沸腾了。

  古人对待传宗接代是相当看中的,尤其自二十年前的那夜后,他虽然重新恢复自信,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但身体却出现问题,再无法人道。(刀白凤那夜吸得太嗨,彻底废了段延庆的根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