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双杀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当夜,二人埋伏客栈外,直到深夜风起,这才拔开瓶塞,以悲酥清风开道,准备偷袭。很快,屋内休息的八大辟邪妖人、三大家将纷纷中招,当众人反映过来时,已经毫无还击之力。

  李墨同样中招了,他一夜虽未睡死,但也不可能时时警惕,更不可能留意空气的变化。

  所以当他察觉眼睛刺痛,泪流不止时,才发现自己的内力被禁制,全身酸软无力,开始暗骂偷袭者卑鄙无耻,居然敢放毒!好想他从没做过类似事情一般。

  接着,李墨从空间装备中取出解药,开始驱毒,然后交给瞳恩等人轮流使用。八大妖人多次中毒,早已拥有丰富的经验,此刻表现的十分镇静,有条不紊相互传递解药。

  客栈外,掐着时间的岳老三感觉差不多了,便准备和半兽人联手杀进来。这时被惊醒的段誉突然现身,他百毒不侵不惧毒气,挡住去路,对着岳老三一顿怒斥,彻底打乱了计划。

  “岳老三,你还有脸见我?!”

  昨日褚万里惨死的场景历历在目,段誉此时怒火攻心,满腹仇恨。见到岳老三后,憋了一肚子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岳老三碍于拜师誓言,不敢直面段誉,在一通六脉神剑的轰炸下,更是恼怒至极又无可奈何,最终选择了暂避锋芒,向李墨这边突击,准备弄死一批喽啰泄愤。

  半兽人趁两人相互牵制之际,偷偷溜入客栈中,直奔段正淳而去。此时只有寥寥几人可以活动,段誉精力被岳老三牵制,半兽人轻易砍死了一位中毒的家将,不过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恶贼助手!”

  听到身后传出惨叫声,段誉放弃岳老三,掉头对准半兽人,抬手连发四招,指尖变幻,终于打出一道商阳剑,命中对方胸膛。老五发现自己的‘铁布衫’在六脉神剑面前毫无效果后,同样胆战心惊,暗道踢到铁板了。接着他慌不择路,向李墨这边跑来,打算与岳老三汇合。

  此时李墨手下的辟邪妖人,已经有三人解毒,但还无法顺畅的运转内力,暂时处于报废状态,正盘腿调息。阿紫舍弃单拐,早早钻进床下,一言不发;瞳恩则爬进桌子底下,抱着一个针筒神色兴奋。

  刚刚解毒的李墨,同样没有彻底恢复。不过‘炎魔劫力’流转全身后,什么副作用统统消失,整个人状态好的不像样。

  身后突然出来一声呼啸,黑暗中房屋狭小,李墨听声辨位,双掌向后一拍一托,抓住了一个沉重之物,接下了岳老三从背后的一招偷袭。

  接着,岳老三不甘示弱,手中大剪刀开开合合,仿佛一只不断撕咬猎物的鳄鱼。李墨奋起双掌,炎劲翻涌将房间都映出黯淡的红色,又接连挡下岳老三的攻击,以手掌对剪刀,硬碰硬砸出数拳,连续轰退对方三次,丝毫不落下风。

  自从昨日轰杀金表哥后,他便自信心爆棚。‘外劫’之下,恨不能一试天下英雄,面对岳老三他丝毫不惧。

  岳老三几次攻击均被李墨正面击退,他也明白自己打不过对方。这时候争分夺秒,不能耽误,于是他舍弃李墨,又扯开剪刀,想要去攻击李墨辛苦培育出来的妖人。

  看到对方非但不逃还打算作死,李墨直接使用出‘大炎魔多罗叶指’,脚踩凌波挪移到岳老三身侧。

  岳老三挥动武器抽向李墨,后者则在对方的精铁剪刀上连续按下数个指印,破坏了武器结构,同时一指点碎他的手背,又两指一捏,掰断一截利刃,废了对方兵器。

  这时暗红色的劫力顺着武器逆流而上,直接作用在岳老三手心上,让他有种被灼伤的错觉。吃痛之下直接松开手掌,扔掉了武器。

  手心烧灼剧痛,手背骨骼破碎,岳老三脱口大骂道:“你这妖人!使的什么邪法?”

  他此刻忐忑不安,大吼给自己打气。心中一时拿捏不定,只觉李墨内力霸道出手狠辣,还懂妖术,已经不被列入‘人类’的范畴。

  看着那双黑暗中泛着红芒的眼睛,到底是什么妖怪?!他的心中,隐隐升出退缩之念。

  此刻摸黑藏在桌子下的瞳恩,也悄悄取出针筒,在李墨劫力的映照下,对准岳老三的方向,不管不顾发射了一筒毒针。

  牛毛针如雨射出,发出窸窸窣窣声,岳老三什么也看不见,尽管他后退闪避,但还是被射中不少。只听他又是惨叫一声,身体后跌,打翻了不少东西。心中大惧,不敢再停留,直接夺窗而逃。

  这时候,调息完毕的四大妖人一同出手,鬼魅般射向窗口,速度之快,抢先一步挡住去路,长剑出鞘抖动如蛇,发出丝丝的破空声,彼此交织,从不同方向封锁住窗户。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快剑舞动声。

  李墨闭上眼睛,完全可以想象出四把辟邪快剑组成剑阵,布下一张天罗地的画面。而岳老三就像一只扑火飞蛾,一头撞了上去。

  此时他双手烧伤,身中毒针,双拳难敌四手,尽管他疯魔一般顽强挣扎,打碎了桌子,踏裂了地板,不顾剑伤多次破开辟邪妖人的包围。

  但最终还是辟邪飞针刺中多处要害,丧失反抗能力。接着又被四大妖人连续挑断了手筋脚筋,憋屈的摔在地上,被李墨一脚踩住了脑袋。

  ……

  另一头被段誉追杀过来的半兽人,慌不择路一头闯进房间。

  他有微弱的夜视能力,独眼正好看到岳老三被李墨逼向窗外,又被四大妖人飞针刺穴、快剑削成残废的一幕。

  于是更加心惊胆战,就地一个翻滚,避开李墨的方向,直奔另一扇窗户而去。好似一头发狂的爆熊,无人能挡。

  李墨此时当然发现了他,心念对方是同一小队的队友,正考虑要不要放他一马?没必要为了段誉一家,杀掉一个未来的同伴。瞳恩同样收起了针筒,没有落井下石的想法。

  不过这家伙不识好歹,见李墨无视他后,便恶向胆边生,挥刀砍向一个还未恢复的辟邪妖人,打算临走前顺手牵羊,再捞一点积分。

  看到这一幕,李墨瞬间就怒了。孽畜,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

  “真是自寻死路!”

  李墨体内劫力还未消退,见半兽人找死,直接将力量灌注手中那片断刃中。屈指一弹之下,激射出去。

  断刃极速旋转,化为一个圆形薄片,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电光火石见飞射中对方,割断了半兽人的脚筋。他奔逃的动作突然一个不稳,直接摔在地上。

  辟邪妖人再动,幻影般出现在他的身侧,长剑连挑带削眼花缭乱,轻易便将半兽人变成了废人。另一个妖人则用剑鞘狠点他的横膈膜,半兽人哀嚎一声,瞬间丧失了反抗能力。

  “你不能杀我!”心中后悔的半兽人大声喊道,“我们是队……呜呜……”

  他还想威胁李墨说点什么,后者直接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半兽人上下牙床‘咔哒’一声,猛地合拢,直接咬掉了自己半截舌头,痛的他呜呜乱叫,满嘴鲜血。

  当段誉追入房中,看到被制服的岳老三和半兽人,愤恨的射出两道剑气,将两人大腿割伤,断绝逃跑的可能。

  这时,李墨走到岳老三身边,他被几只辟邪妖人死死按住,无法动弹,只能怒视李墨。然而眼神杀毫无用处,李墨运转北冥神功将岳老三吸干,一身内力全部用来补贴劫力。

  然后又把沦为废人的岳老三丢给瞳恩,示意小萝莉补刀。早有心理准备的小萝莉还是犹豫了片刻,这才抬起袖箭,转开脑袋,给对方补了一箭,完成了任务。

  至于队友‘半兽人’,碍于轮回殿禁止击杀队友的限制,被当做压惊礼物送给段誉父子。

  ……

  袭击过后,段誉一脸悲伤,他父亲手下的家将古笃诚因为中毒无力反抗,被半兽人的单片刀砍死,此刻刀还插在肺上。而另一把刀,则被傅思归反插回了半兽人的胸口。

  这一刻,这位不起眼的段氏家将,成为了本世界唯一一个砍死了异界外星人的勇士,创造了历史记录。

  短短两日时间,四大家将只剩最后两个,段正淳这场木耳采摘之旅,真是举步维艰啊!

  次日天明,一行人再度上路,段誉留在马车上照顾心神大伤的段正淳,其他几人则小心警惕的注视驿道四周,如临大敌。

  阿紫的腿终于康复,蹦蹦跳跳显得十分开心。她发现一夜过后,队伍中又少了一个人。再看看段正淳落魄的模样,没理由的,她更开心了。

  另一边,段延庆恼怒的发现,五大恶人短短两日内,竟然缩水成了两大恶人!这真是将星陨落,天命难违,气死偶嘞!

  “可恶!真是气煞我也!两个蠢货,废物。”

  尽管他看不惯金表哥***掳掠,不喜叶二娘虐杀婴儿,但他们四大恶人这个‘实力派组合’已经存在多年,是一品堂的‘金字招牌’,多少也有些感情。尤其岳老三,忠心踏实,很得段延庆看中,没想到现在也死了。

  最终,段延庆暂时放下心中烦闷,不打算再去招惹段正淳一行。连悲酥清风都没用,他现在人手大损,又能如何?不如趁这几天弄清传播‘短诗’的幕后黑手,然后再寻机会各个击破。

  自此之后,李墨一行人再没遇上什么骚扰。少了段正淳四处留情,众人速度立刻加快,没多久便抵达了苏州城。

  此时距离李墨降临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尽五十天,还剩下不到一半的时间供他挥霍,而他的收获同样丰富。

  ……

  就在李墨抵达苏州的当日,讨伐了近一个月山贼匪寇的安迪,终于跟随露丝一起,打着六扇门的大旗前往苏州公办,准备收服李墨这个助力,玩一场大的,对丐帮进行一场清洗。

  另一边,苦苦追寻自己身世的乔峰,也如原剧情一般,在马夫人恶意指引下,将矛头对准段正淳,接着一路打探赶往镜湖,却发现收割机已经离去,这又匆匆赶路,直奔江南而来。

  同一时刻的段延庆,正患疯狂打探情报,最终将目标锁定在李墨身上,决定等他与队伍脱离后,将他制服,慢慢拷问逼迫。

  在丐帮,得到朝廷暗中资助的全冠清,伙同鸡翅开始大肆排除异己,与老一派相互争斗,俨然成为一股冉冉升起的乞讨新势力。

  ……

  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风和日丽。内伤初愈的段正淳,在李墨几人的陪伴下,乘船游览太湖美景,欣赏江南独有的风光,最终顺势踏上了曼陀罗山庄,再次见到了十六年前拱过的嫩白菜。

  经过岁月的洗礼,妖术版王阿姨风韵犹存,更加美艳勾人,不仅段正淳看的痴迷,一旁段誉同样陷入失神中。

  此时郎有情妾有意,淫汉迢迢乘舟暗渡,见面后干柴烈火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徒留段誉一人在旁黯然神伤,不过一想到神仙姐姐王百科,他振奋了!但一想到大家是兄妹,又遭受了二次打击。

  看到段誉在哪里死去活来,李墨心中动了恻隐之念,决定拉他一把。

  期初,王夫人在得知李墨将段正淳带来后,她的内心是欢喜激动又荡漾的。本来呢,她还打算装装矜持,一番欲拒还迎后,再从了段正淳。

  可是此时看见梦中情人面如金纸,气息不稳,也顾不上其他,急忙扑了过来,关切的问道:“淳哥,你这是怎么了?”

  她这一开口,李墨顿时一身鸡皮疙瘩,恶心的要命。这位老阿姨平时刻薄凶狠,对待侍女动辄打骂,对待男人直接花肥,一副夜叉脾气,此刻居然嗲到这个地步,简直令人无法忍受。

  “阿萝,我没大碍!”

  段正淳见自家白菜如此体贴,心中顿时觉得自己受些小伤也不要紧,反而有把妹buff加成。他本来还担心李青萝闭门不见,恨他入骨,没料到竟然有意外之喜。褚兄弟,你死得值啊!

  接下来,已经嫁做王家妇的李青萝,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一个姓段的男人,亲密的迎入府邸之中,并警告仆人丫鬟要以最高规格来相待。死去的王老爷哭晕在阎罗殿的公厕中,说好了来生一起投胎做夫妻的啊!

  看到王夫人如此,李墨发散思维:慕容复真是蠢啊!这么好的一步棋居然不利用。如果他聪明一点,凭借王语嫣对他的感情,先让王百科嫁给段誉,再暗中播下龙种,狸猫换太子,不就完成梦想了吗?真是简单到吐血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