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镜湖之战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李墨孤身立在一片草丛中,闭目凝气,身上不断散发着黑烟,丝丝缕缕。脚下,是一具干枯萎缩、死不瞑目的尸体。

  此时,他的心神还沉浸在刚才的交手中,不断吸纳经验总结不足。炎魔劫力消退,他一点点调整呼吸,逐渐平静下来,回归了普通状态。

  刚才一轮交手,是他第一次全力动用劫力击杀对手,竟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体内的劫力如同活物,蛇般化分数股钻入云中鹤的体内,吞噬尽他的生命力,接着返回。

  生命力与灵魂力量反哺,让李墨身体持续发热,进行着一种被动的改造,或许一次两次并不明显,但随着杀戮增加,他的身体会蜕变的越发完美。

  不过这并非没有代价的,此时他脑中正承受着一阵阵猛烈的冲击,暴虐、混乱、疯狂的咆哮声不断在脑中回荡,炎魔之血蕴含的某种印记在刺激他、同化他、污染他。

  这种变化并非他主动为之,而是被炎魔劫力绑架,发自本能。随着这种强化,自己的性格会一点点改变,向着混乱邪恶的深渊生物阵营偏移。

  这正是‘外丹法’缺少‘根本法’镇压的坏处。想要内外双修,就必须内外平衡。更何况这都是‘筑基’后的事情。

  终于恢复正常后,李墨活动几下身体,感觉说不出的舒适。再低头看看死状凄惨的金庸大表哥,他心中又升出一种不满。

  贫弱!贫弱!!贫弱!!!真是太贫弱了!!!!

  他不仅恨云中鹤不给力,不经打。同样也恨自己太弱小,只能开作弊碾压对手,甚至精神被劫力控制,没有半点成就感。

  “金表哥,实在抱歉,这次是我作弊了!从今往后,我一定争取凭自己实力取胜。”李墨对着死尸喃喃自语,总结不足。

  也幸亏云中鹤已经被他打死,要是还有一口气的,指不定就气活了?你都这么凶残了,还要对不起,还嫌自己弱小,哪要怎样你才能满足?!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

  “公子恕罪,我们来晚一步!”

  没多久,八大妖人之首,司马林出现在李墨身后,半跪请罪,语气惶恐。

  刚才交手只在片刻间,当他们俩人赶到时,云中鹤已经死的面目全非,只有一个脑袋还算完整。死状之凄惨,令人不寒而栗。

  同时,两人更加心惊李墨的力量。他们八大剑侍经常见到李墨开启‘劫力模式’,自认为已经对这股邪恶力量有了足够的认知,结果还是大大低估了。

  这可是四大恶人之一啊,哪怕他们八个修炼了辟邪剑谱,如果对方一意要逃,并不正面死战,他们依旧无法阻拦。结果李墨却杀了对方,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有余力,身上只是溅了一点血迹而已。

  “我妹妹呢?段公子呢?”李墨睁开眼睛,冷淡的瞥了司马林一眼。

  后者低头,恭敬道:“诸宝昆正带着三人保护小姐,另外两人已经寻回阿紫小姐。段世子心急父亲,施展轻功赶往镜湖。”

  李墨心中了然,接着对另一个辟邪妖人道:“你留下,处理云中鹤的尸体,把头给我保存好。还有,搜他的身,看有没有留下什么武功秘籍?司马林,你跟我一起去镜湖,我要多杀几个!”

  处理完一切,李墨心中暗自惋惜,如今的辟邪妖人还是实力不足。司马林最强,却还是比云中鹤逊色半筹,还需要继续培育啊!算算自己兑换的道具,貌似有一样能起到作用?

  言罢,他改换北冥内力,脚踏‘三叠云’开始长途奔驰,司马妖人凭借‘辟邪剑谱’带来的速度强化,不紧不慢的坠在身后。

  看到李墨飞奔的模样,他心中暗暗庆幸,公子也并非时刻都能维持那股‘妖魔之力’。

  然而他哪里知道,李墨是有意不开启‘劫力’,借此磨砺自身。要是他想作弊,早就丧心病狂,化身丧尸炎魔兽屠戮中原武林了。

  两人快速飞驰,直奔‘镜湖小筑’。

  ……

  时间倒回,在云中鹤暗中窥探李墨一行人之际,段延庆也凭借丰富经验,迅速摸到了镜湖小筑外围,并展开了偷袭。

  此时虽然白昼,但段正淳与阮星竹已经没羞没臊了整整四日,昼夜颠倒白日宣淫纵情声色。四位家臣出于避讳,只能守在外围,驱赶那些游山玩水误入此处的游人,不敢靠的太近,怕墙角听的太清楚。

  此时的段延庆已是怒极,急火攻心的他哪里管得了其他?直奔镜湖小筑而去,只想杀人泄愤。

  以往他屡次打击报复段是兄弟都已失败而告终,那因为段正淳在大理地界有众多高手保护,又有军队。单是天龙寺一众老和尚他就吃不消,再射几轮箭雨他也要跪。

  可如今段正淳孤身远离大理,身边只有四个保镖,简直找死!

  “你们三个,随我一起!”

  当即,他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接着急运轻功从高空落下,手中双拐不断在树枝上借力连点,移动速度飞快,直奔镜湖小筑而去。

  “王爷小心,有敌袭!”

  看到他的身影,四大家将瞬间反应过来,不过却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法及时援手,于是高声呼叫,提醒自己主人小心袭击。

  “哈哈哈,段正淳,拿命来吧!”

  段延庆也有强者骄傲,并不在意偷袭所取得的先机,同样放声大笑,嚣张的向小筑杀去。

  屋内正在劳作的两人衣不蔽体,听闻‘狂笑声’后焦急而又慌乱,仿佛别人捉|奸当场,急忙站起来提裤子。

  随后上演一场混战,衣衫不整的段正淳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拿着长剑,被迫迎敌。三大家将各自被三位恶人拦住。好在褚万里营救及时,段延庆实力高强以一敌二,强势碾压,杀得二人节节败退。

  岳老三实力不差,一柄鳄嘴剪刁钻凶狠,仿佛一条真正的鳄鱼,招式凶险以攻代守,对着傅思归连连扑击撕咬。这种奇门兵器加诡异招式,令对方说不出的别扭。傅思归性子稳重,选择了守势。

  至于叶二娘,来历最神秘。她本是普通农家女子,并无半点武学基础,也不知遭遇了怎样的奇遇?最终修成一身不凡武艺,位列四大恶人之二,拥有极为高明的内功。

  (玄慈方丈一脸欣慰笑而不语……贫僧会告诉你曾用‘欢喜禅法’为女施主开光百零八次,一共渡去二十年的内力吗?)

  此刻叶二娘一柄方刀随手挥动,手中内力流转,斩出一片片白色刀光,同样杀的古笃诚相形见绌,不断后退。

  目前情况最糟糕的,还是半兽人老五。这家伙修炼时间不到两月,体内稀薄的内力全用来炼体,身体素质绝对世所罕有,力大无穷,滚去冲锋陷阵绝对是一员猛将。

  可惜身法不够灵活,身形庞大、略显蠢顿。面对动作灵活的朱丹臣总是慢半拍。无论怎样挥刀都难以命中,反而被对方判官笔连续刺伤。

  另一边段正淳与褚万里,也在被段延庆疯狂压制。他几次股足内力,使出二流一阳指。放在往常,这一刻便是决定胜局的终结技。他凭借这一招不知逆转了多少危局?

  可惜这次对手太强,段延庆同样会一阳指,而且更加凌厉浑厚。最要命的是,段老大身体残疾,苦思冥想之下,终于将这门威力天下一等一的指法,化入手中铁拐之内。

  常人用手指催动一阳指,便已是碎金裂石,无物不破。段延庆的一阳指却用精铁钢拐点出,虽然缺少手指的灵活与精妙,但威力至少上翻数倍,凌厉刚猛无坚不摧。与段正淳两轮交锋后,便重伤后者。

  原本战斗僵持之际,半兽人率先被淘汰出局。为求自保,它直接扑向只会尖叫的阮星竹,准备绑架人质,对妇女下手。

  这个战五渣的女人败事有余,眼见一凶恶大汉一刀斩向自己,好似山涧猛虎扑来,腥风袭面,心神为之所夺,不由吓得放声尖叫。

  “啊啊啊!”

  段正淳听到她的叫声,再无法集中注意力战斗,接着卖了队友,在紧要关头无视了段延庆的追击,反而掉头瞄准半兽人的位置,口中大喊一声‘找死’,凌空激射一道一阳指力,隔空点爆了半兽人的左眼,救下了阮星竹。

  半兽人眼前一黑,剧痛袭来,失去了平衡,同时又被朱丹臣一掌打中后背,直接飞摔出去。

  看到这一幕,段延庆眼睛一亮,舍了褚万里直接攻向空门大开的段正淳。结果褚万里为了保护自家主子周全,悍然张开双臂迎了上去……

  “王爷小心!”

  最终,段正淳保住了自己的女人,而褚万里为了成全他的英雄救美,直接被段延庆在胸口开了一个大洞,死的透心凉。

  光打死褚万里自然不够,段延庆再度扑进,又是一拐递出,直奔段正淳后心。

  “啊啊啊……!”

  看到情郎危险,阮星竹再度放声尖叫。

  眼见段正淳即将身死铁拐之下,其他人来不及救援,只能眦目欲裂,发出不甘的吼声。就在这时,施展凌波微波全速狂奔的段誉,终于赶来救场,急切喊道:“休伤我父亲!”

  开口同时,他双手不停,全力运转体内功力,疯狂施展六脉神剑,也不管成功率,就这么一味冲着亲生父亲使出剑指。有道是苦逼亲爹不敌有钱干爹。

  段延庆深知‘六脉神剑’的锋芒,最终被凌厉的六脉剑气逼退。临走前,他一杖击中段正淳,将他打落水中,也算出了一口恶气,这才带着一票小弟从容离开。

  四大恶人走后,段正淳的四大家将一死两伤,他本人更是跌入水中,生死未卜。

  “快快救人!”几人七手八脚,连忙跳入书中救人。

  当李墨带着辟邪妖人赶来支援时,脸色阴沉的段誉,正好将一身睡衣、昏迷不醒的段王爷打捞上来。不过王爷的裤子已经顺水飘走,此刻看起来分外落魄凄凉。

  再看一旁黯然垂泪,同样衣衫不整阮星竹,以及不远处还没凉透的褚万里尸体。李墨只觉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难道段正淳发现阮星竹背着他偷了褚万里后,展开生死之战,最终一死一伤?节奏不对啊,说好的四大恶人哪去了?

  冷眼别过不断自责、嘤嘤啜泣的阮星竹,段誉将重伤的段正淳带回旅店,小心看护。

  半路上,李墨打听清楚经过,再看半死不活的段王爷,暗暗感叹他这趟木耳收割之旅,真是崎岖又坎坷啊。

  ……

  当天夜晚,在郎中的照料下,段正淳很快就苏醒过来。段延庆临走前那一招用力不重,只是轻伤。再加上落水着凉,才昏迷过去。如今苏醒后,并无大碍,只要养上一段时间即可恢复。

  关于接下来的行程,段誉有些犹豫了。他思念王语嫣,想去江南看看。不过老爹都被打成狗了,又被四大恶人追杀,如果不带他回家避难,岂不是不孝?如果回家,何年何月才能再见神仙姐姐一面?

  至于段正淳,同样纠结。他很想去江南见李青萝一面,再次播种施肥收割采摘。然而不久前他因为女色被仇人打成狗,不仅死了一个手下,自己差点也身陨当场,此刻多少有些心理阴影。如果继续前行,会不会再次受袭?如果返回,他又不甘心呐。

  两父子商量一夜后,最终都隐藏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心照不宣的选择前往江南。

  最终,段正淳派遣朱丹臣给了阮星竹一笔巨额赡养费,接着乘坐马车,匆忙上路,并未相见。

  他此时要再去安慰情|妇,剩下三大家将怎么看?总不能褚万里尸骨未冷,你又去玩|女人吧?

  ……

  第二天一路无事,只有阿紫察觉死了一个人,看到段正淳落魄的模样后,心中只觉幸灾乐祸。原来不仅她被绑架了,还有人陪她一起遭殃啊!真是开心。

  傍晚,众人寻了一家客栈休息。夜里,辗转难眠的李墨,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事情仿佛还没结束。不出所料,半夜时分果真等来了第二波偷袭。

  昨日镜湖小筑一战后,段延庆严禁手下成员继续骚扰段正淳,他自己则陷入忧虑中,那事情看样子与段正淳无关,那么这‘短诗’背后,究竟又隐藏了什么?。

  段延庆闭关之际,自以为是的半兽人渴望积分,便暗中怂恿煽动其他人,以为云中鹤复仇为名,再联手突袭李墨一行人,击杀段正淳。

  “可笑,他们现在人数更多,没有段老大压阵,凭你是他们的对手?”叶二娘不屑。

  半兽人不以为意,继续道:“我们可以用悲酥清风啊!”

  悲酥清风是西夏太后李秋水主导研发的大规模化学战略武器,无色无味遇风便化,中者酸软无力,无法使用内力。由于价值珍贵储量极少,四大恶人每次使用都要提前申请。半兽人作为岳老三的弟子,知道师傅曾悄悄截留半瓶,因此出言怂恿。

  叶二娘对此不感兴趣,上次四个人都没得手,半瓶悲酥清风未必能生效,于是直接拒绝。岳老三脑子蠢顿,只长肌肉不长智力,很快被半兽人说服。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