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轰杀云中鹤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云中鹤暗中观察,院中那群持剑的家伙,应该就是段正淳的手下,不过怎么都一副‘青城派’的打扮?

  云中鹤并不清楚青城已经举派放弃男人身份,投入李墨麾下,开始研习辟邪剑谱,踏上‘妖人’之路。

  不过他很清楚‘青城派’的实力,一群不入他眼的垃圾。他一个能打十个,而对方却只有八个,不足为虑。

  他猜测,青城派应该抱上了大理段氏的大腿。想想也对,巴蜀与滇南距离本就不远,搅和到一起很好理解。

  接着,他直接无视在后院认真打长拳的李墨,这种锻炼基础拳法的垃圾,他一个能打二十个。

  最终,他将目光都集中在青春靓丽的阿紫,以及天真可爱的瞳恩身上。

  瞳恩年级太小,虽然是个美人胚子,但无法食用,放弃。反倒是阿紫,又嫩又水灵,蜜桃初长成,而且丝毫不懂武功的模样……“妙极,妙极!这妞我要定了!”

  确认李墨等人只是一群没有威胁的杂鱼后,云中鹤自觉已经看穿了一切。又在暗处偷|窥了许久。终于,他孽根躁动,再也把持不住,寻了一个机会,突然出手。

  ……

  此时,李墨刚刚锻炼完毕,正坐在后院喝水擦汗,四大妖人侍立身后,手中拿着毛巾、茶杯。另外四大妖人,站在场中四方警惕。段誉已经回到自己房间中读书;瞳恩和阿紫凶恶对视,似乎又闹了矛盾。

  这时,云中鹤突然从墙外飞掠之至,动作之快恍如一道黑影,身体掠过后,才带起道道破空声响。

  旁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飞落地面,直奔阿紫瞳恩而去。李墨正好抬眼看去,只见对方身法飘逸灵活中夹杂着一点凌厉,仿佛一只从天而降,俯冲向湖面捉鱼的仙鹤。

  拥有如此身法的人,江湖上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而突然上门找麻烦的,只有一个。李墨脑子一转便猜出对方身份,金庸表哥徐志摩!呸,云中鹤!

  如果剔除对方‘淫|贼’的身份不提,单是这份轻功,还是挺令人佩服的。李墨自然同等实力下,比不过对方。

  云中鹤的内功并不高明,内力储量也就介乎一二流之间,却将轻身功法发挥到这个地步,足以见他的天赋。要是把‘凌波微步’给他,就连藏经阁也能轻易出入。

  “瞳恩小心!”

  察觉云中鹤的瞬间,李墨便脱手抛出茶杯,灌注内力以暗器手法掷了出去。

  李墨刚有动作,一旁专门负责警惕的‘辟邪妖人’同样出手,包围上去。

  辟邪妖人的轻功一般,但修炼‘辟邪剑谱’后反应力大增,身体灵活、动作迅捷,就好像长久开启‘子弹时间’,只是普通奔跑也有轻功效果。只见他们身子一晃,犹如鬼魅围了上去。

  其中司马林动作最快,‘呛啷’一声,长剑才拔出一半,人便以跨至云中鹤声旁。辟邪剑谱名不虚传,哪怕只修炼到第四层,便已迅捷如电。

  在辟邪妖人行动时,李墨也起身踏地,脚踩三叠云,如利箭脱弦,‘嗖’的一声,笔直迎了上去。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此时刚刚出手擒住阿紫的云中鹤,只听耳边一声啸响。听声辨位,抬手挥动铁爪钢杖向左边一打,在半空轰爆了李墨抛来的茶杯,动作随之一顿。

  而司马妖人也把握住这份时机,拔剑刺来,动作迅速而又诡异。云中鹤身经百战,面对这等邪异剑法顿时汗毛倒数,同时他余光瞥见箭步而来的李墨,心中一沉,暗道自己大意了。

  失算,这群家伙速度好快!

  不过他毫无畏惧,身为第四恶人,实力介乎一二流之间,皆是辛苦修来,还要强‘速成妖人’一筹。

  他艺高人胆大,运足内力一掌轰出,手腕如同游蛇来回转动,绕过剑刃,以空手入白刃的方法,抢先半招,一把按在司马林的剑身上,止住了他的剑式,让他动作停止。

  接着,云中鹤全力谷荡内力,身体一震,丹田发力。内力透过手臂传递至五指,接着五指用力一印,压住对方长剑,按在司马林胸口上,将他向后推出四五步远。

  同时,云中鹤也借助这股反作用力,脚下连点,托住阿紫小腰向墙外飞去,同时惋惜的望了瞳恩一眼,果断选择了跑路。

  李墨这边一群人远超他的预料,单打独斗他不是对手。

  八大妖人修习辟邪剑谱后,动作变快、剑法刁钻凌厉,在李墨作弊传功下,有了长足进步。不过他们基础依旧比云中鹤稍差一筹。

  云中鹤抢先全力出手,司马林只能勉强招架,被憋屈的逼退。要是他内力更胜一筹,哪需如此窝囊?直接反手一剑抽出,先斩了对方手掌,接着再出一剑,刺了心脏或者喉咙。

  司马林被击退后,云中鹤腾空而起,倒着向后飞去。这时,李墨也杀了过来,只见他一脚猛跺地,运转内力,身形拔地而起,好似猎豹窜出,直扑云中鹤下盘。

  对方一手揽住阿紫,另一只手转动铁爪钢杖砸向李墨。尖锐钢爪摩擦空气发出厉响,李墨没有武器,直接将内力灌注双手强化,运用多罗叶指连点,连续点中钢杖,打偏攻击,同样也错过了云中鹤,被对方躲了过去。

  这时李墨落地,而对方已经站在墙上。云中鹤仓促动手,气息不稳,于是站立不动,暗中调整,并冷笑一声,拖延道:“一群垃圾,这小美人我就笑纳了。”

  “笑你妹!”李墨表情一冷,区区一坨积分也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于是他从腰间小袋子里,捏出两颗铁莲子,在阿紫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毫不犹豫的打了出去。

  铁莲子脱手飞出,发出刺耳的声音,好似两发子弹,直奔云中鹤而去。阿紫见过李墨锻炼暗器,那真是威力凶残霸道,但准头令人唏嘘。

  李墨如今累积了大约十三年的北冥内力,依照弹指功路线运转,发射出来的暗子威力堪比子弹,打穿砖石不在话下,落在人身上就是一个血窟窿。

  云中鹤同样没想到李墨如此凶狠,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顾及人质安全,而且直接发暗器,比邪派人士还要卑鄙。不过他经验丰富,外加李墨弹指功起手式太明显,两发‘铁莲子’接连被钢爪挡住。

  但那电光火石之间碰撞出的火花与震荡之力,依旧令云中鹤心惊胆战。手掌都震麻了,这小子是怎么练的?明明年纪轻轻,却有一身不俗内力。

  心惊李墨的果决,云中鹤挪了挪位置,将阿紫挡住身前,护住自己要害。

  同时越想越窝火,居然没有逃离,而是继续放狠话:“我大发慈悲,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的金主段正淳此刻正被我家老大,天下第一恶人段延庆偷袭追杀,估计已经命丧黄泉了。怎么样,开心吧?!”

  他以为李墨一群人投靠了大理,得知段正淳危机的消息后,必然六神无主进退失措,自然可以出一口恶气。结果八大妖人却镇定异常,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仿佛看弱智一般。

  “你说什么!”房屋内的段誉骤闻噩耗,慌乱推开房门大声喝问。

  云中鹤冷笑一声:“你爹被我家老大偷袭,现在应该死了!哼,我也去了!”

  说罢,他不在多留,调匀内息后,再次腾空而起,飘飘然倒退着离去,将阿紫挡住身前。

  “退下。”

  李墨同样准备完毕,高喝一声,将瞳恩推向四大妖人,自己也追了上去。好不容易等来一个练手的,他可不愿放过。

  二楼的段誉同样焦急,抬手施展六脉神剑激发剑气,结果两次全部失败,让心中警惕的云中鹤一阵嗤笑。不等他开心,段誉依旧满脸认真的出手,终于在第三次人品爆发,发出剑气,瞬间划伤了云中鹤的胳膊。

  这时,李墨早已取出‘炎魔顶颅’挂在腰间,劫力入体后,全身上下一阵烈火烧身之感,只觉身体素质开始飙升,前所未有的强大。

  外星人作弊法:大炎魔模板开启。

  北冥内力悉数隐于体内,此时李墨全身上下流淌着邪异炙热的真气,脑中被狂暴战意充斥,体内全是力量,好像不发泄出来自己就会炸掉。

  因此他丝毫不惧云中鹤,只想追上去将他打死。

  李墨脚下施展三叠云,大步连踏。在外人眼中,他周身劫力外泄,化为丝丝缕缕黑色烟雾。整个人被黑烟缭绕,双瞳微微散发红芒,看起来犹如妖魔,不似人类。

  而原本应该行云流水的轻功三叠云,同样被他使出一股妖魔般的味道,彻底丧失了飘逸的美感,但速度却快的吓人。

  李墨每迈出一步,身形都快若奔雷,并还能再提高一丝。数步之间,他已半身腾空,一脚踏在一位辟邪妖人肩膀上,留下一个焦黑的脚印,再度向上飞窜。下一步,他直接踩中高墙,整个人奔驰着腾飞起来,直奔前方云中鹤而去。

  同时,他又施展三叠相加,追向云中鹤。脚下内气离体后,化为稀薄的黑烟,盘绕成一团在他脚下炸裂。

  三步连踩,好像在半空中凭虚踏步,每次都践碎一捧黑烟,速度更是一次快过一次,最终化为一道黑影,转眼间便追上云中鹤,一拳他后背打去。

  身后炎气逼人,云中鹤回头望去,差点被眼前一幕吓死过去。这哪里还是人?分明是妖魔!

  李默此时烈焰焚身,只想吼一句:卑微的蝼蚁啊,在深渊的力量下颤抖吧!

  低武位面出现魔改武功是什么效果?当然是玄幻碾压武侠。

  地面上,众人只看到李墨脚踏黑烟,转瞬间追上云中鹤,接着手掌发红,仿佛炙热的烙铁,随后一拳直接印了上去,好似一发炮弹。

  云中鹤速度不减,单手转动钢爪,向后打来,想要故技重施。

  李墨这一次外挂全开,丝毫不鸟对手。炎魔劫力充斥双手,手掌暗红如暖玉、炙热入烙铁,只感觉自己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没有丝毫犹豫,他径直迎了上去,一把抓住钢爪。锋利尖锐的爪刃碰触到手掌后,没有产生丝毫伤害。反而在李墨用力一握之下,被高温巨力融化捏扁。

  劫力流转,异种真气顺着钢杖反向传递过去,势如破竹直接传入云中鹤手心。下一刻,熔铁销金的热度将他手掌烫伤。

  云中鹤惨叫一声抛了武器,整个手掌已被高温炙烤的焦烂发臭。更惨的是,李墨的‘炎魔劫’已经顺着经络流入他的左臂,小半个胳膊都被废掉,痛的失去控制能力。

  这一刻云中鹤心中恐惧到了极点,身后这怪物根本不是人,速度快的可怕,内力炎热的惊人,就像一阵燃烧的飓风,只要接触一下就会烧伤自身。这还怎么打?

  此时他逃命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玩女人,于是恶向胆边生,决定先重伤阿紫,再半路抛弃,逼迫李墨出手救人,而自己趁机逃走。

  可惜被他胁迫的阿紫同样阴险狡诈,此刻局势已明,不提正在追来的八大妖人,单是李墨一个就可以打爆云中鹤,她自然猜的出云中鹤的想法,接着掏出一把淬毒银针,赶在对方动手前,先一步狠狠扎中他的手背。

  心中焦急恐惧的云中鹤哪里防得住这个?又是一声惨叫,直接抛下了阿紫这个累赘,速度再快一截,拼命谷荡内力,夺路狂逃。整个人在树梢间飞掠前行。

  “不用管我,快杀了他!”掉到地上的阿紫滚了几圈,连忙起身对李墨喊道,她对掳了自己的云中鹤可是深恶痛绝。

  然而李墨压根都不看她一眼,依旧在急速奔驰追赶,所过之处缕缕黑烟飘散,留下一股浓重的硫磺味。他锁定云中鹤背影,同样脚踏树枝在半空疾行,所过之处一簇簇树叶枝桠迅速枯萎焦黄。

  “嘶!”

  看到李墨这凶残声势,阿紫吓得倒吸一口气,决定以后再不去找他麻烦,一定要改邪归正,乖乖的做个安静的美少女。

  这姓李的平时看起来和和气气,但下起手来却心狠手辣。想起李墨毫不犹豫对着自己发射暗器的行为,阿紫就一阵阵心寒。

  云中鹤并没逃多远,他先是左臂火毒发作,影响了身体的平衡。接着右手剧毒伴随血液扩散,速度一降再降,已经被李墨追上。

  穷途末路的第四恶人心知跑不掉,于是血红双眼怒喝一声,转身扑来,口中大吼,使出蛇鹤八打,一柄钢爪连环飞舞,划出一团银光,向李墨罩来。

  对面的李墨同样陷入狂爆状态,面对攻击丝毫不惧,反而咧起嘴角,兴奋的嚎叫起来。

  脚下轻功换成凌波微步,黑烟飘散间整个人顿时消失不见,同时又出现在云中鹤身侧,双手微现红芒,一套没有配套内功的多罗叶指野蛮使出。

  十指轮转,快若闪电,化为一朵繁复之花,不断重击对方钢爪,将蛇鹤八打每一种变化都正面击退,红色火光忽明忽暗,敲击出急促的金戈之音。

  一轮指法点出后,云中鹤手臂震痛,被烧得焦烂,那柄百炼的精钢杖不断发出细碎的破裂声,最终再也承受不住,被李墨一双手直接点爆,化为一地碎片。

  云中鹤内力反噬,吐出一口血,大惊失色想要逃离再来不及,李墨欺身而上,劫力再转,又是一轮多罗叶指使出,连续插在对方胸口上。

  李墨每一指都极重极快,每一击都能戳出一个焦黑的血窟窿。当他收手时,云中鹤差不多被他点成蜂窝,一双不甘的眼睛睁到最大,充满血丝,死的不能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