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突袭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这几日,瞳恩一直跟随阿紫学习毒功。不过阿紫并没有真心教导她,只是敷衍了事。

  她掌握的毒功,是一次次与同门相互阴谋算计中,用血与泪水换来的,每一分得来都异常珍贵,如何肯轻易交给外人?

  不过瞳恩也是天资聪颖之辈,并不需要阿紫悉心教导,反而在‘互撒毒粉’这种幼稚且凶残的对决中,不断吸收学习对方的技巧,以可怕的速度进步着。

  “你嘴唇怎么了?”看到一只本该萌萌的小萝莉,顶着两根紫的发黑的香肠嘴,出现在自己面前,李墨就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哼,中毒了呗。不过她也好不到哪去,现在已经是她第八次跑茅厕了。残疾人上厕所,可是好心酸的哟!”瞳恩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李墨,掏出一片小布遮住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开始抓紧时间翻看星宿派的‘腐尸掌’,研究其中奥妙。

  她早晨被阿紫拍了一巴掌,身上长满了小红点,今天准备修成神功,找回场子。

  阿紫虽然恼怒李氏兄妹,却不敢下重手,只能与瞳恩玩‘限制级游戏’,双方相互下毒、偷袭,但很有分寸,只会出现奇痒难忍、痛哭流涕、肚子痛、香肠嘴等小问题。

  瞳恩性格要强,在一次又一次的被虐中,不断吸收对方的技巧,快速进步。到后来,阿紫甚至主动收手,不给对方偷师的机会。结果毒萝莉作死挑衅,给阿紫下了泻药。

  残疾人上厕所多么痛苦的体悟?阿紫目前独腿独臂,宋朝厕所又那么简陋,衣服还辣么复杂,在李墨给她卫生纸之前,她只知道世上有厕筹,这对于人类来说,多么残忍的惩罚?……最终激化矛盾,战斗再起。

  段誉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啊!李墨却乐得如此,感觉非常热闹。瞳恩和阿紫长得都很漂亮,打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近几日来,李墨在八大妖人的陪练下,明显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素质、战斗意识、招式技巧、内力运转在不断提升,果然只有实战才能促进成长。

  瞳恩以前只是纸上谈兵的用毒发烧友,如今有了一个还算‘安全’的对手,并不是坏事,更加可以激励她的斗志,让她迅速进步。

  在瞳恩以身试法,苦练毒功之际,李墨并没有闲着,他每天除了吃饭外,将时间分为数个阶段,安排的满满当当。

  清晨起床后,他演练几路最基础的拳法,熟悉每一个基本招式,感受身体每个关节的变化,思考这些招式背后蕴含的意义,锻炼身体巩固基础。

  晨练过后,他会唤来八大辟邪妖人,与他们一一拆招过招。不动用内力与之交手,被吊打;动用北冥内力与之交手,占据优势;动用劫力吊打对方,强势碾压。

  不断交手,不断熟悉自己的不同状态,磨炼技巧与招式。

  午饭过后,是学习时间。他脑中虽然有轮回殿灌注的基础知识,但并不全面,而且没有连贯性。

  所以他让段誉教导自己一些简单的医理、经络穴位方面的知识,再结合‘魔骨’那些残留的零星记忆,加深理解与认知。

  偶尔,他也会读一读瞳恩那本‘五毒真经’,了解一下南疆蛊毒之术。三劫经中的‘毒丹’,就与此有相同之处。

  对于这类知识,他并不抵触,学起来津津有味,进步自然飞快。

  晚上,则是修炼内功的时候。事实上,他一身‘北冥内力’全是巧取豪夺而来,又缺少完整的路线,因此无法修习其他内功。

  而外丹劫力也与手中几门内功心法不配套。所以他只是玩票性质的控制劫力,熟悉小无相功的路线,期待回到苏州后,可以从王百科那里得到‘北冥转无相’的方法。

  ……

  就这样到了第四天,李墨每日出行都会安排实力最强的两大妖人护卫左右。

  那首诗是他放出来的,段延庆必然会第一时间来找他。尽管他已经为这一天做好了充足准备,拟定了数种对策,但李墨内心依旧有些忐忑不安。

  四大恶人可是有头有脸的正式boss,打起来一定比青城派、无量剑派、哀劳山更加麻烦,但他也在暗暗期待。

  不过当事情发生时,依旧有些超出李墨的预料。

  在李墨一行人抵达‘镜湖’附近第四天,也正是段正淳临行前的最后一天,风尘仆仆的五大恶人终于从大理一路追了过来。

  起初,段延庆只打听到那首短诗起源于大理,这令他心中感觉不妙。随着他不断接近李墨一行人马,收集到的情报也越来越丰富,最终发现这源头,竟然和大理镇南王有所联系。

  这一下,段延庆彻底愤怒了。

  连续多日的奔波疾行,已经让他身心俱疲,情绪十分不稳定,思考问题不周全,智商不断掉线。

  这种事情如果拿出来和大家商量,自然能察觉不妥。不过段延庆独断专行,如何肯将这种隐私透露出来?这就像叶二娘死也不会暴露少林方丈‘一寸金身’的丑闻一般。

  如今骤然得知段正淳的消息,段老大彻底愤怒了,所剩无几的理智也燃烧殆尽。

  他本是南诏国太子,段正明、段正淳两兄弟霸占自己的皇位,排除异己,天地不容。如今又传出那首短诗,他们分明是发现了当年的内情,所以才抓了自己的观音菩萨,想要逼迫自己现身就范,彻底斩草除根,抹去他们统治南诏的最后一分威胁。

  好狠,真是好狠啊!

  已经有些昏头的段延庆,化身脑补帝,开始联想前因后果,推测出一份自己觉得合情合理的阴谋,彻底无视了不断留下线索,怒刷存在感的李墨。

  段延庆虽然重视在乎那‘观音菩萨’,但他更仇恨夺取自己帝位的段氏兄弟!于是他思绪一转,决定先行对付段正淳。

  到时无论杀死仇敌报复回来,又或者控制住段正淳占据先机,都是一手妙棋,可以化被动为主动。

  就这样,段延庆分别率领叶二娘、岳老三,半兽人岳老五突袭镜湖小筑,趁段正淳播种时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而金庸表哥云中鹤,则被派往小镇中,一探李墨一行人的虚实,毕竟‘短诗’的源头正是他。

  ……

  云中鹤脚程最快,轻功无双,就算段延庆这种一流高手也逊色半筹,所以分开之后,他反而先一步抵达了李墨所居之处,开始暗中监视调查。

  他性格轻率浮躁,暗中观察李墨一行人,最先瞧见了段誉,是个熟人,同样是一个没有威胁的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