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口吐鲜血段延庆(收藏啦)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李墨揉了揉瞳恩的脑袋,将她赶出门外去,接着对守在门口的诸宝昆、司马林使了一个眼色。两大妖人立刻会意,携带武器进了客房中。

  “让你们办得事情怎样了?”此时没有外人,李墨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少爷放心,我们我已经花费万贯钱财,雇佣各大镖局、丐帮各分舵的成员,将那首诗传播出去。”肤色越发白皙的诸宝昆,细声细气的说道。

  他自己难察觉自身异样,而其他七大妖人彼此共同蜕变,也不觉有异。但一手促成此事的李墨,却忍不住一身鸡皮疙瘩。这帮辟邪妖人终于开始‘变|态反应’了!

  还好这帮辟邪妖人只是初始形态,性情还未大变,李墨强忍心中不适,继续问道:“那你们没有掩饰身份吧?”

  “没有,我与司马兄弟,还有其他几人,都以真面目示人,并未隐藏,而且留下足够的线索。如果有心人想要追查,定然可以找到我们。属下斗胆相问,公子这般行事可有深意?”司马林忍不住心中好奇,出言相询。

  “深意嘛……,到时自见分晓。”

  在李墨一行人还未离开大理前,他就不断派遣手下的八大妖人,花费银钱财两雇佣当地镖局、盐帮、丐帮人士,疯传四句短诗:‘天龙寺外,菩提树下。花子邋遢,观音长发。’然而这四句话究竟何意?却无人知晓。

  在李墨的金钱攻势下,这四句短诗愈演愈烈,大有席卷天下之势,如今已经广传江南武林。

  谣言一:据说这诗背后,蕴含一份名为《观音乱》的神功秘密。此乃唐太祖定鼎江山,吊打魔门六派的‘六神诀’之一,六诀合一天下无敌;也有说这关乎一份惊天宝藏,乃是南北朝时期,某个佛门宗派隐藏的遗产;更甚者,还扯出其他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让李墨也目瞪口呆。

  当然,李墨并没有阻止这些谣言,反而乐见其成。而且,他现在就算开口阻止,也来不及了。

  前几****跟随段正淳一路行来,沿途依旧不断抛洒钱财,继续雇人传播短诗。段正淳对此也颇感兴趣,没事细细品味一番,猜测其中有何奥妙?并且乐在其中,却丝毫不知自己已经绿油油了。

  关于这首诗,这世上有三个人最清楚。首先自然是放出‘短诗’的李墨,他正是始作俑者。

  其次,则是当事人刀白凤与段延庆。刀白凤地位高贵,身为镇南王妃,平日并不接触江湖事,哪怕这诗传到玉皇大帝耳中,也很难被她知晓。

  另一个,则是四大恶人,不,五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李墨放出这诗,正是为了吸引段老大的注意力,为了自己下一步行动做准备。

  如今李墨神功有成,手下八大辟邪妖人一时风头无二。自然想找几个合格的对手称量一番,四大恶人正是他选中的试刀石。同时,这也是一笔积分,当然不能放过。

  其次,李墨如今已得‘六脉神剑’,却没有去观看。因为他明白自己水平有限,太急于参悟反而有害,所以他需要这门神功前置功法《一阳指》。

  外丹法有成的他,已不再一味追去力量,他的力量足以横行武林。如今,他更看重武功的完善性、延伸性,以及更深处所蕴含的哲理。

  根本法之所以称为‘根本’,因为它关乎未来的根基。对李墨来说,一路‘北冥残式’虽然强悍,但这注定只是过渡,早晚都要舍弃。

  他现在只需借助这股内力,体悟百家武学,取长补短,找到与自身最契合的道路。而‘一阳指’+‘六脉神剑’这种低武世界的极品组合套装,当然要拿到手。哪怕自己不修炼,送给以后的队友卖个人情,也是划算的买卖。

  “你们做得很好,这是一张一千贯的私交,你们找地方兑换了,继续雇佣丐帮成员传播。嗯,留下一半,你们几人自己分了。”李墨掏出一张交子,交给司马林。

  “多谢公子!”司马林接过后,与诸宝昆一起告退。

  这一夜,李墨依旧没有见到段正淳,看样子他还赖在镜湖小筑辛勤收割木耳,四大家将把风放哨,只有段誉一个傻子被蒙在鼓里,整整三日不见踪影,他为父亲是否处理完要事而发愁,为父亲是否操劳过度而担忧。

  ……

  时间倒回几天前,带领五大恶人在中原做暗杀任务的段延庆,无意间在市井之中,听闻几个叫花子吆喝一首短诗。内容正是当年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发生的羞羞嘚一幕。

  骤闻之下,段延庆心神剧震,失手将手中酒杯捏的粉碎,接着不顾其他四大恶人惊骇,直接施展轻功飞出酒楼,拖着两个乞丐飞掠数里地,来到一处偏僻角落逼问内情。

  两个乞丐哪里知道什么内情?他们头顶的丐帮骨干分了铜板,要求他们这群手下每天走街串巷,将短诗高喊一千遍,并且相互监督,谁不完成就是一顿痛打。

  段延庆听说这些,当真是惊怒交加,究竟有多少人了解了此事?在得知此诗已经传遍江湖后,起码数万人耳熟能详后,更是羞愤欲绝。这不正是‘天龙版****吗?自己还是男主角!

  心神大乱之际,他体内真气错乱失控,一口逆血喷出,直接受了不轻的内伤。远方李墨笑而不语,老夫杀人只在无形中。

  当场击毙两个乞丐泄愤后,他匆匆杀向当地丐帮分舵,想要查清事情经过。

  他最大的隐私,竟然被有心人广而告之,这叫他如何能忍?更重要的是,他至今也不清楚那夜的观音菩萨究竟是谁?对方知道的莫非比自己还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有心人并未撕破脸皮,没将他的身份透露出去。看样子对方必有所谋,这是在警告自己,也是在通知自己。

  接下来,段延庆抛开手下,独自出手,血洗了当地丐帮分舵,轻易逼问出‘短诗’的发源地后,带领剩余四大恶人,匆忙赶赴西南方向。最终顺着李墨留下的痕迹线索,一步步追踪到镜湖。

  ……

  自从段正淳抵达‘镜湖’已经过去四天,昨夜他终于露了一次面,安抚了焦急躁动的段誉后,又匆忙返回木耳种植基地,辛勤施肥浇水。

  他那苍白的脸色,让段誉误以为父亲操持过度,好吧,其实没差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