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吊打+拐带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接下来,李墨一行逛得无聊,来到一家酒馆吃饭。混迹在人群中的阿紫,也趁机溜了进来,远远吊在他们身后。

  之后她故意撞了一下送菜的小二,就在弹指间将毒药洒进饭菜之中,接着寻了一个机会靠近李墨的桌子,背对着瞳恩坐了下来,开始点才吃饭。

  自从阿紫离开星宿派,一路坑蒙拐骗,凭借一身三流武功+二流毒功,只对普通人下手,竟然所向披靡。久而久之,她养成了和半兽人一样的心态,感觉自己神功大成,已经天下无敌了,于是艺高人胆大的作死天下。

  只要再稍待片刻,李墨一行就会纷纷中毒,失去反抗之力。到那时,她就可以轻松取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招她屡试不爽,然而这一次,她低估了辟邪妖人的警惕性。

  李墨身为江湖新手,根本没有防范意识,见到饭菜后本能的想要动筷子,却被一脸娇媚的司马林给拦住了。

  “公子且慢!”

  看到对方千娇百媚眼波含情的国字黑脸,李墨小心肝一颤,顿时失去了胃口。

  这时,妖人首领司马林对手下小妖使了一个眼色,地位低下、实力最弱的八号小妖,十分自觉的以身验毒,每样菜品分别吃一小口,接着又饮下一杯酒。

  其他七大妖人,则静坐不语,一手抚在剑鞘上……安静的等待检验结果。

  尽管心知这群人修炼了可怕的武功,正在进行‘变|态发育’,将来注定要走上保加利亚妖王的邪路,但他还是给这群尽职尽责的保镖打了一个满分。他们重视细节的态度,值得肯定与鼓励。

  与此同时,背对着瞳恩的阿紫暗道不妙,没想到这群人如此机智,警惕性太高了。这种破烂小店吃一顿饭,居然还有人以身验毒。眼看计谋就要败露,究竟是趁机开溜呢?还是继续斗智斗勇呢?

  犹豫片刻,对于自身能力的盲目信任,让她留了下来。现在的年轻人啊,总觉得自己会反杀。

  隔壁,第八号小妖分别品尝八道菜,很快就感受到体内一样,接着喊了一声‘有毒’,便沉默不语,开始暗自运功逼毒。司马林则率领其他妖人拔出长剑,护立在李墨身边,警惕的扫视酒馆内部。

  其他客人看到有人拔剑,吓得尖叫,纷纷扔掉筷子打翻桌碗,四处逃窜,原本还算热闹的酒馆顿时乱成一团。阿紫本有机会逃走,却只是尖叫一声,钻进桌下。

  也就在她钻桌子这短暂的一瞬,她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同时脚底一旋,掉转方向,紧接着脚底一蹬,再次从桌下灵活的飞窜而出,好似在林间枝头飞掠的松鼠。

  阿紫闪身而出,脱手砸出一包东西,六号、七号辟邪妖人缺少经验,大呼一声小心,将手中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寒光闪烁间纸包被切开,一大片毒雾在头顶炸开,迅速向下撒来。

  司马林暗骂一声蠢货,鼓足内力挥动长袖,对着李墨猛力一扇,剧烈的气流将杜毒粉再次吹飞。这时其他妖人也反应过来,纷纷挥动衣袖。这帮家伙实力全部步入二流,在江湖上都称得上好手,内功不俗,几下便将阿紫的毒物吹飞吹散。

  阿紫见势不妙暗道一声要糟,直接脚底抹油,准备开溜,向门外奔去。

  然而辟邪妖人发挥出了速度优势,四号妖人身形鬼魅,快步移动,片刻就拦住她,一剑划出,断了阿紫的退路,逼得她匆忙变向。呼吸间,阿紫便身中数剑,幸好都不致命。

  此时瞳恩已经反应过来,兴奋的尖叫起来,连忙掏出针筒也不瞄准,直接对着阿紫的方向就是一击。

  ‘咻咻咻’,透骨针暴雨般发射,速度很快,覆盖面积大,只听对面传来一声痛呼,身影也止住了。

  这一幕只发生在片刻之间,被人下毒的李墨心头火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见辟邪妖人包围了对方,他直接运转凌波微步杀了上去,体内内力全部灌注手掌,一掌打向对方。

  阿紫此时腹背受敌,大腿上插了十几根针头,动一下就疼得要死,自然不敢乱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墨一掌拍了过来,接着肩膀一整剧痛,整个人惨叫着,又飞了出去。

  感受到娇软的触感,听到女孩的惨叫声,李墨感觉不太对劲,这对手也太菜了点,手感太好了点,居然不闪不躲一巴掌就抽飞,好没有成就感!

  他收手后,并且示意八大妖人不再动作。司马林点头,八大妖人将被打飞的阿紫团团包围,两把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这时李墨看过去,正好瞧见被打成一条死鱼的阿紫。

  这少女武艺一般,形貌可爱,性格诡诈,擅长毒武合一的小花招。常人不防之下,先凭借外貌降低对方警惕心,然后突然使诈,哪怕二流高手轻易也会中招。

  不过此时妖人各个警惕,随便一个两个就可以制服她,更何况李墨这边如同惊弓之鸟火力全开,阿紫自然毫不犹豫的扑街了,被打的凄惨无比。

  此时她身上被妖人划了几个小伤口,衣衫褴褛;右腿上钉满了瞳恩的毒针,整条腿发麻,无力动弹;而她的肩膀,更被李墨重掌拍中,肩胛骨出现裂痕,整条胳膊又红又肿,抬不起来。

  她痛苦的瘫软在地上,眼中含泪,嘴巴一开一合急促喘息,发出连续不断的惨叫痛哭声,好像一条从水里捞出来的美人咸鱼,连翻身之力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李墨有些后悔。他这些天吊打四方下重手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居然把人家一个漂亮小妹子抽成这幅德行。

  不过一想对方下毒在先,他又没了心理负担,殴打软妹子的手感其实也很棒啊!软绵绵的,一点不硌手,好想再抽两巴掌。

  瞳恩才不管这些,直接骑到阿紫身上,将李墨给她的最后一点‘十香软筋散’取了出来,全部洒在阿紫的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微笑。

  进入任务世界前,悲酥清风、软筋散李墨各买一瓶,如今全部用尽,只剩下解药还有少许。

  躺在地上装可怜的阿紫,本以为可以凭可爱相貌博取同情,这是她偷袭失败的常用绝招。哪知李墨毫无人性,非但见死不救,反而指使小爪牙给她下药,这下她彻底跪了,再无翻身机会。

  因此,她也不再演戏,忍住疼痛和眼泪,怒视瞳恩。小萝莉同样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接着,瞳恩得意的晃晃针筒,开始对阿紫上下其手,进行了细致的搜身工作,从对方身上搜出不少东西,各种不认识的瓶瓶罐罐,暗器飞针一堆,神木王鼎一个,化功大法一册。

  看到瞳恩数量的搜身动作,李墨眼角狂跳,这孩子怎么回事?跟谁学的?

  神木王鼎李墨并不认识,看起来只是一个精致的小香炉。但是大名鼎鼎的《化功大|法》四个大字他如何认识?因此立刻猜出对方的身份。

  阿紫么,不大不小算一个重要角色,不过一开场就被自己抽残了,这剧情有点不对劲啊。

  “哦哦哦!居然是毒功。”瞳恩惊喜的翻看化功大|法,接着又微微皱眉。

  这门武功饮鸩止渴,见效极快,化毒融于内力,以毒制|毒,已经走上邪路。一旦修炼,便无法停止,吸纳的剧毒越多,武功暴增的越快,同时需要更加大量的剧毒来压制之前的毒性。

  别的武功越练越强,益寿延年长命百岁,这门毒功却像积蓄炸药,直到一日无法维持平衡后,‘轰’的一声隐患彻底爆发。最幸运者,也要落个功力丧尽的下场。

  瞳恩阅读完毕,心中赞叹不已,其中许多方法天马行空,值得借鉴。但她却没有修炼的念头,只打算吸纳其中一些用毒、炼毒的法门,完善自己的‘五毒真经’。看样子,这丫头是打定主意在‘剧毒萝莉’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

  至于如何处理阿紫,李墨有些头疼。杀掉吧,大家无冤无仇,他不喜欢辣手摧花。留下,这位可是一个大|麻烦。放掉,更不可能。凭对方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会报复回来,李墨才没有应对各种打击报复的精力。

  眼见自己最珍贵的‘秘籍’和‘道具’被瞳恩抓在手中来回把玩,阿紫内心一片苦涩。强盗,那是我的啊!

  不过当她看到李墨面色阴沉,沉吟不已的模样,而且对自己美色不加理睬,阿紫终于有些怕了。

  “这位小哥哥,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一回?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阿紫一脸乖巧的望向李墨,期盼道。

  李墨皱了皱眉,对方伤成这样,虽然不致命,但落入坏人手里,这辈子就算完了。而且针是瞳恩发射的,人是自己打残的,医药费总得陪给人家吧?不然多过意不去?

  接下来,李墨重新点了一桌饭,并在老板送瘟神的殷切伺候下,硬是没有花掉一文钱,就被送了出去。

  之后,几人找了一家医馆,给阿紫的胳膊与肩膀上了夹板,固定好,并且去除了腿上的毒针,又让木匠给临时削了一个木拐棍。

  瞳恩作为一名不入流的‘用毒’发烧友,使用的毒都是普通货色。很快,阿紫就能一瘸一拐的行动。不过她身上的‘软筋散’没有解除,毒药又被收缴,一只胳膊废掉,一条腿瘸了,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

  一想到这里,原本身法灵敏无法无天,身怀神木王鼎与化功大法的阿紫就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群人?现在身体被掏空,人财两空,连内力都没有了。

  ……

  当天下午,一行人返回客栈时,被李墨打残的阿紫,也彻底赖上了他。

  李墨霸占了‘神木王鼎’与‘化工大|法’,她已经失去抗衡星宿老怪的底牌,如今那点微薄的内力也被禁,更是没有退路。此外腿瘸肩膀坏,她彻底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倒不如死赖上李墨。看他身边八个剑侍的排场,应该有几分势力,或许可以替自己遮风挡雨?

  见对方主动服软,李墨也松了口气,这种灾星他懒得伺候,于是道:“既然如此,你暂且跟在我身边,替我教导妹妹。如果表现的好,我就解了你体内的毒。”

  “那我的东西呢?”阿紫讨价还价,同时望向瞳恩。

  “没收!还有,你跟在我身边,如果敢惹是生非,替我招惹麻烦,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走投无路的阿紫只能一脸委屈的点头,表现的极其温驯,不过却在心中赌咒一旦让她得了解药,定要报复回来,让这李氏兄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当夜再见段誉时,李墨身边又多出一个肩下拄拐,一只胳膊被绷带吊起来,一双眼睛哭的又红又肿的漂亮少女,令他很是诧异。

  他知晓李墨为人,并非那种好色之徒。而且李师兄就算好色,也不至于把对方玩弄成这个样子。因此便问了一句:“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李墨尴尬一笑:“被我打的。”

  瞳恩忍不住喷了出来,开始哈哈大笑。段誉一脸尴尬,只能对阿紫微笑点头,却惹来一阵不爽的叫骂:“笑你妹啊!”

  李墨心知阿紫是天龙第一播种机的女儿,而老妈就住在镜湖小筑做小三,不过他并没帮助认亲的想法,这种父母不要也罢。

  说起来,这段正淳与阮星竹都不算好鸟。前者优柔寡断,仗着一张好脸外加好身世,就四处玩弄无知少女,害得一个又一个花季少女未婚先孕,自己却不负半分责任。

  放在道德沦丧的现代社会,这已经算是违法行为,要受到道德法律双重谴责。而如今却是封建礼教极为严苛的宋朝,分明就是不给人留活路。

  而段正淳呢?依旧是拔吊无情,不留下一文钱。看看吧,秦红棉智力低下,守了活|寡,蹉跎青春不说,教育出一个三观缺陷的德国骨科木婉清。

  甘宝宝运气不错,成功找到接盘侠,下嫁给绿帽王钟万仇,养大了隔壁老段的女儿,最终再一次红杏出墙。

  王夫人比较机智,下嫁姑苏王家,坑死老公后,小日子不错。用王家的财产,喂大了姓段家的闺女。

  康敏身为心机绿茶婊,早早认清段正淳的真面目,倒贴丐帮副总马大元,凭借自身本事不断出轨,面首无数放|荡又开心,最终干掉马大元独占财产,俨然人生赢家。不过同样旧情难忘。

  细细数来,段正淳唯一出钱包|养的,也只有阮星竹一人。起码给买了一套别墅(镜湖小筑),并不时前来私会,是真正意义上的二|奶。

  那么,问题来了!在众多情人中,阮星竹是如何脱颖而出,留住段正淳心的呢?李墨不得不以最大恶意来揣测。或许是主动抛弃两个孩子,然后扮弱者博取同情?

  段王爷那么富有,没道理养不起一对私生女,她为什么还要抛弃呢?

  总之,一个能够主动送出一双女儿的女人,绝不是普通货色。阿朱、阿紫和这个母亲没有半点感情基础,就算相认又能如何,反而徒增尴尬有木有?

  李墨自觉是个好人,他设身处地的为阿紫、阿朱照想,觉得还是不要相认的好,免得徒增感伤。而且段正淳在他的算计之下,注定得不到什么好下场,万一此刻认了父母,她们以后一定会恨自己的。尽管阿紫已经恨透李墨了。

  “瞳恩,去找你阿紫姐姐玩吧,记得好好学习施毒技巧,她的经验比你丰富。”

  “嗯,你放心吧,那种手下败将,我会榨干她的。”

  瞳恩同样是只小心机,只打算榨干阿紫的利用价值,于是摇了摇袖箭和针筒,表示丝毫不虚阿紫那条残疾咸鱼,只要她不配合,随时吊打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