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_→欺负人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所谓的功法的兼修、佛道双修,就是同时修炼两套不同的武功。要做到这一点,有两个方法。

  第一,就是拆解两套相互契合的内功,求同存异,剔除冲突的部分,最终融合出一门集两者优点于一身的武功。

  这一类,可以看做功法融合。将两幅互补的‘星图’合成一张更大的。李墨想将‘北冥’与‘无相’融合,就是这条路。

  第二种更为困难,同时修炼两门毫无关联的武功。并不需要拆解融合,而是凭借强大的控制力,在经络中开辟出双向车道,两种内力各自运转,并行不悖。

  这更像是用两种不同颜色的笔,在同一张画布上,画两幅不同的星图,复杂、混乱、困难。修炼者如履薄冰,出现丝毫差错,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其中最典型代表,当属佛魔双修的邪王石之轩。魔门补天、花间,再加上佛门三脉七轮,最终邪王果然不负众望的精神分裂了。

  此时的李墨突发奇想,用‘炎魔劫力’运转内功心法,打算同时兼修两门武功。

  ‘外丹法’最稀罕之处,就是在原有的‘经络系统’上,重新叠加一套‘经络体系’,而且互不冲突,互不干涉,也不需要消耗多余精力。两股内力储存于不同的位置,一个在丹田,一个在外丹。

  这种双修不同于前两者,是让一个人同时拥有两幅‘内功星图’,需要用哪一门武功时,就调出来。

  这已经超越了武侠的范畴,属于修真到行列。

  凡是炼有‘外丹’之人,皆可以在体内建立两套平行‘经络系统’。如果足够自信,可以在内丹外中,继续进行兼修。

  ……

  如今的李墨,有能力同时修炼两门武功。正巧,此刻他的手中,有一门顶级内功心法——《辟邪剑谱》!咳咳,拿错了,是《小无相功》!

  想到就到,他静气凝神,将北冥内力收回丹田中。接着抽取出‘炎魔劫力’,进入体内,开始按照小无相功的路线运行。

  果然,这些充斥于体内各处的高级能量,开始接受精神引导,有规律的运转起来。

  炎魔劫力在经络中移动,,原本灼热邪异的真气,在运行几个周天后,也慢慢携带上了‘变幻莫测、灵活自如’的特性,这正是‘小无相功’的特色。

  不过‘劫力’本身至热至邪,内含刚猛霸道的高级能量。强行逼迫它运转小无相功路线,就像让一个七尺大汉身穿宫装翩翩起舞,这种‘金刚芭比’的滋味十分不和|谐。

  李墨运转几圈后,索性断放弃了。

  这是‘内功心法’与‘内力属性’不合的表现。虽然没有走火入魔的忧虑,但这却是在扭曲天性,修炼起来事倍功半。

  炎魔劫应该搭配至阳至刚,或者火行内功来修炼,才能发挥出最大效果。小无相功并不适合自己的外丹,不过这条思路却是正确的。

  必须尽快弄一本与‘炎魔劫’匹配的内功心法,否则直接调动‘炎魔劫力’利用率太低。此外,还要再搞一整套武功招式,这样自己就齐活了。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与‘六脉神剑’就很不错嘛!天龙第一剑术,值得一偷。

  ……

  放下心中思量,李墨起身离开房屋,去隔壁探望瞳恩。

  小萝莉正在屋内摆弄自己的暗器,对着做工精美价值不菲的木雕柜子,不断发射暗箭,木屑落了一地。这个价值上百两的雕木,瞬间变成废品垃圾。

  见小萝莉认真学习,李墨也不打扰。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他再次向段家人所居走去,准备打个招呼,顺便混一顿饭吃。

  发生了昨晚那件事后,整个镇南王府气氛极度凝重。当事四人的关系、态度更是复杂难言,李墨只是匆匆问好,便借着借口探望段誉,溜走了。

  一夜之间,段世子先后失去了大神仙姐姐与小神仙姐姐,接着又回忆起他和木婉清缠绵悱恻的感情线,心力憔悴不堪。

  突然,段誉眼角划过一滴泪珠,心中酸楚,竟有一种方声大哭的冲动。

  上天为什么待他如此残忍?!难道天下有情人皆是兄妹?师兄妹就可以了啊,为什么偏要是亲兄妹呢?!

  看到一蹶不振的段世子,李墨有心鼓励两句,但话到嘴边却吐不出来,总不能说令尊被令堂给绿了,你是隔壁老段(段延庆)的种吧?

  见到李墨来探望自己,段誉强撑着直起身子,对着他惨淡一笑,无比落寞凄凉道:“让师兄见笑了。”

  “知慕少艾,人之常情。更何况是王师妹这等仙子一般的人物,段师弟心动也是难免的。”李墨年纪看起来比段誉还要小几岁,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安慰道,十分违和。

  段誉此时也是病急乱投医,急需心理安慰,因此无视了李墨的年龄,问道:“怎么,师兄你也爱慕王姑娘?”

  想到这里,段誉心中又是一痛。他原本不在意李墨,如今自己失去了竞争机会,这岂不是……

  “师弟你想多了,王师妹固然貌若天仙,但不是我的菜。”听闻这话,段誉脸上明显轻松不少。这时李墨再接再厉,继续打击道,“而且,王师妹她同样心有所属了。”段誉闻言再一次如坠冰窟,脸色难看的厉害,胸口发闷,就快被李墨折磨出内伤了。

  “谁……他是谁?”与原剧情不同,王语嫣与阿朱提及慕容复时,段誉正在和王夫人激情互动中,之后同样错过了听香水榭的剧情,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女神’其实是个花痴,爱慕大她十多岁的老男人慕容复。

  “北乔峰南慕容中的慕容复,王师妹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接着,李墨毫不保留的赞扬起慕容复,说的段誉心如刀割。

  再度将段世子打击一番后,李墨也过了抖S的瘾,只觉得念头通达,心神说不出的畅快。

  看到浑浑噩噩伤心欲绝的段誉,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对自己不错,尊敬有礼,要想办法帮助对方走出心理阴影!

  于是李墨出言开导起来,什么喜欢一个不需要在一起、不能做情人还可以做兄妹啊、当一个永远守护妹妹的妹控哥哥、修练好武功默默的保护她、变|态的监视她、身为我逍遥派弟子不可荒废武艺、大理段家绝艺岂能断绝?

  李墨忽悠能力有限,说了大半天也不见起色,对方依旧死气沉沉,要死不活的。

  不过段誉是明白事理之人,也觉得李墨不少观点很正确。比如《六脉神剑》的剑谱,应当趁自己记忆清晰时默写出来,否则这一门家族绝学便要断绝传承。

  情殇中的段誉,完全忽略了天龙寺中的老和尚们,同样懂得‘六脉神剑’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默写。

  另外,尽管不能独占神仙姐姐,自己也要默默的守护她,变|态的监视她…呸呸呸!总之,我要做妹妹的守护者!

  ……

  离开段誉的房间后,李墨心情大好,看样子对方很快就要默写《六脉神剑》的剑谱了。自己该如何将东西弄到手呢?来天龙一趟,不得到这门鼎鼎大名剑谱,他强迫症会发作的。

  李墨心中沉吟,低头看路,接着被一人拦住去路。他抬头一看,好嘛,正是段誉的好妹子,木婉清。

  此女相貌不俗,比起王语嫣丝毫不差,不过二人分风格各异,王语嫣有仙气,但缺乏自我,像个无神傀儡;木婉清性格激进,锋芒毕露哦,是个偏执狂。

  别的不谈,老木耳收割机段正淳生猴子的功夫的确一流,不管他家的女儿性格多么残缺,但长相硬是没有一个残次品,反而各个极品。天龙第一种|马当之无愧。

  木婉清长相没的说,可惜情商智商双低,眼神中还透露出一股女权主义蔑视异性的冷淡。这是一个除了段誉外,连她亲爹都敢砍给你看的女人。自从得知‘亲哥’精神出轨后,她连段誉都想一起砍了。

  不过今天早晨真相大白,著名妹控惨遭打击,木婉清对此既庆幸又感伤。她庆幸段誉又控了一次妹,自己少了一个大敌,同时感伤自己同样也是他妹。

  对于李墨,她倒是比较感激,一个海归,不远千里送回段誉,还开导对方,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李墨是个好人。

  不过如果她得知昨天晚上,段正淳像兜售牲口一样向李墨推销她,而后者还一脸的不情愿后,估计会立刻暴走,拔刀砍死两人。

  “誉哥的事情,谢谢你了。”

  估计是平生中少有的几次开口谢人,一句话被她说的又冷又冰,丝毫感受不到感激之情,反而有约战时挑衅的味道。

  说完话,木婉清转身就要离开,准备再偷看段誉几眼,然后就离开这个伤感的地方,回家找妈去。

  “木姑娘留步。”

  灵感上脑的李墨开口阻拦,接着迎来了对方的警惕与不悦。

  木婉清对自己的相貌十分自信,自我感觉良好到爆棚。此刻见李墨阻拦自己,她心中立刻生出一堆杂念,对李墨的好感迅速下降,难道又是一个登徒子?

  “咳咳,姑娘别误会。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能保证你和段师弟永远在一起,不会有任何人阻拦……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刚才他还发愁如何入手《六脉神剑》?毕竟他还不打算与段氏翻脸。强抢的话,他手下八大辟邪妖人也不是大理皇室的对手,人家一轮箭雨过后,自己功力再高也要变刺猬。

  愁眉不展之际,没想到天降木婉清,这位花痴对段家可没有丝毫归属感……坑起爹来绝对犀利!

  接着一番详谈之后,木婉清对李墨的说法依旧半信半疑。

  在得知某渣道貌岸然,贪图段氏的绝学神功《六脉神剑》后,她看向李墨的眼神也充满不屑与鄙夷。已经把他从云中鹤的黑名单中删除,却列入了鸠摩智的黑名单中。和那帮鸟人一路货色!

  不过对爱情的渴望,战胜了理智,为了能和段誉在一起,她选择同流合污。大不了以后与段郎共结连理后,再连手杀了这个卑鄙的家伙也不迟。

  李墨同样不在乎木婉清的看法,一个长相漂亮的花瓶而已,这种沉迷于男女之情的肤浅之人,又如明白自己不断追求进步的强者之心?

  自己是轮回者,注定要穿梭一个又有一个世界,还要在危险重重的主世界,与邪神恶魔做斗争。如此精彩的人生,他又何须在乎一个萍水相逢,相貌不错的土著的想法?

  刚才,李墨也试图从木婉清那里套取‘一阳指’的秘密,可惜段氏对家传武学的保管严密,传男不传女,穿嫡不传外。

  如今一阳指只有段家嫡系才能修炼,被天龙寺中那群姓段的和尚妥善保管。此外,忠心耿耿的四大家将,到是获得了修炼删减版的机会,但李墨看不上。

  木婉清虽然是段正淳的女儿,但却是在外面养大的野孩子,没资格传授这门武功。同样,情商智商双堪忧的木婉清,也不鸟段家,对这门顶级武功不屑一顾。

  与木婉清约定好后,李墨跑去和瞳恩碰头,一起吃了顿午饭,下午则和八大辟邪妖人在一起,继续相互拆招,丰富自己的战斗经验。

  自从抵达大理后,阳气泄的七七八八的炮灰们,变得不暇外物,对于女色更是嗤之以鼻,反而越发沉浸于修炼内功当中。每天嗑|药之后,都能从修炼中感受到变强的乐趣。

  李墨明白这是‘辟邪初成’的现象,他们八个如今虽然小丁丁依旧在,但有与没有已经没太大分别。

  他们应当感激自己,若不是自己那手‘截阳脉’,这八人早已欲|火如焚,走火入魔僵瘫而死了。自己救人八命,胜造五十六级浮屠,阿弥陀佛,我真是太慈悲了!

  不过在八人看来,自己的变化应该是当初玩的太疯狂,已经倦怠了。这就好比一个人肉吃多了,自然觉得腻,想要吃些清淡的。

  遥想司马林当初夜御十女,震惊青|楼不可一世,枪都生生磨短了半寸。换作旁人不休息十天半个月如何能恢复?但他们八人却连续血战了四个夜晚!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负了四五十个身经百战却精疲力竭的姑娘啊!

  总之,李墨恩威并施,这八人每天药不能停,心中感激他的知遇之恩、赐功之恩恨不能以死报之。

  ……

  十几个回合后,李墨体力尽失,选择罢手,让八大妖人一边玩去,自己则拿着一个葫芦坐到石台上休息。

  这时,路过的朱丹臣跑来打招呼:“李公子又在修炼啊?你真是勤奋呐。若是世子也如你一般,该有多好。”

  “朱四哥,快请坐。”

  李墨闲着无聊,也想和对方套套近乎,了解一些江湖上的情报。尤其是这大理附近,看有没有作恶的匪类?正好带领八大妖人剿灭了对方,给瞳恩完成猎杀任务。

  朱丹臣有心结交李墨,同时考察对方性格,看对方是否对段氏心怀歹意。而李墨同样有自己的目的,因此话题很快偏到江湖最热门话题,杏子林大事件上。

  由于李墨一众异界魔法种族的到来,导致天龙八部的剧情走向严重扭曲。

  段誉自从踏上曼陀罗山庄后,命运就发生了改变,再没有松鹤楼结拜,而是乖乖的返回大理。同样,王百科没有离家出走,至今依旧宅在太湖,在一箱面膜与四瓶洗面奶的诱|惑下,选择替李墨完善着‘北冥无相’的基础理论。

  然而有一些剧情却依旧延续着,比如阿朱、阿碧在李墨离去后,还是跟着包不同跑去杏子林凑热闹。

  而这一场震惊武林的大事件中,甚至还有李墨两位队友的身影穿插其中,并且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事情还要从那日半兽人不辞而别说起:

  当初李墨一行人兵分四路各奔东西后,他与小萝莉一队,前往苏州城,靠三尸脑神丹控制了一批炮灰,同时利用轮回殿兑换的零碎,打通了上层人士,得了不少钱财。

  最终杀上曼陀罗山庄,说服了王夫人,勉强混进了逍遥派阵营,从此威逼利诱得了不少武功,更从段誉身上诈来了一路北冥残功,与全套凌波微步,收获颇丰。

  李墨的经历绝对传奇,堪称这次轮回任务中,收获第二丰厚的轮回者。

  至于第一位的,当属投靠公门,利用姹女心法吸干了无数囚徒的露丝。这位卓尔精灵姐姐,如今功力雄厚深不可测,已经步入一流行列。又从六扇门内堂中得了一本狠辣的武功,实力暴增,已经快摸到两星轮回者的边缘。

  ……

  那日分别后,地精被人一路追杀,辗转逃得生路,却与李墨一行人失散。无奈之下,他只能重操旧业,一路坑蒙拐骗,最终意外加入丐帮。

  好吧,游手好闲的地精,本就和不事生产的乞丐有着不解之缘。鸡翅很快就适应了乞讨的生活,并且过的相当滋润。

  尽管北宋是万恶的封建社会,但比起天灾入侵的主世界来,要和谐太多,社会安定生活富足,处处洋溢着幸福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