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喜闻乐见,筑基四境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当天下午入城之后,李墨受到了段正淳一家人的热情款待。

  瞳恩依旧满不在乎的东张西望,对异界的皇家美景啧啧称奇,对着人家门口的石貔貅反复抚摸,她发现了一种主世界从未出现过的神兽,这是一个历史性突破!

  李墨着重打量了刀白凤、段正淳几人。段誉他|妈长得挺漂亮,他干爹确实有魅力,不愧天龙年间天字第一号木耳收割机。除此之外,他还意外发现了段誉的‘实妹’木婉清。

  酒席上,段正淳本人对李墨十分热情,连连劝酒,谈笑风生。而刀白凤似乎很喜欢瞳恩,将小萝莉抱到身边,开始投食讨好,也不知是不是在逢场作戏?

  木婉清一脸幽怨的望向段誉,彻底无视在场所有人。这执着的眼神,令围观打酱油的李墨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心中有鬼的段世子,心心念念江南的王语嫣,低头不敢与妹子对视。再说就算没有王语嫣第三者插足,他也没胆把实妹给办了。

  而当段正淳看见一双子女的神态后,心中更是哀叹连连,坑爹哟!你们可是兄妹啊!

  刀白凤注意到木婉清的眼神后,心中更加的复杂。有心告诉儿子老娘把你爹绿了,你不是他的种,别有心里负担,却又不敢开口。

  当这场气氛复杂微妙的酒宴结束后,李墨终于松了口气。却被段正淳独自留下,似乎打算详谈什么?

  段正淳眼中,这少年非但救回段誉,并且千里护送,有情有义更有救命之恩。而且李墨少年有为,身家不菲,谈吐气度不凡。一身高明武功,身边的护卫也非寻常货色。此外,这李墨身后的师门,似乎和誉儿所修炼的邪功有所牵连?必须问清楚才行。

  另一边,吃饱喝足准备回屋温习暗器秘籍的瞳恩,也被刀白凤留了下来。段誉这位老妈能干翻一众情敌,独占段正淳,并且还给自家老公戴了一顶绿帽子,也是有心计之人。

  自从发现几人来历不凡后,她同样担心李墨对段誉不怀好意,于是打算诱|骗无知萝莉,套出几人的老底。不过瞳恩也是机灵鬼,二人开始斗智斗勇。

  ……

  书房中,李墨假冒‘逍遥派’弟子,吹嘘了师门历史,又解释了他与段誉的关系,终于解答了段正淳心中的疑惑。弄清前因后果,段正淳越看他越觉得顺眼,竟然推销起自己的女儿,准备招女婿了……

  没办法,今天晚宴上,木婉清看向段誉的眼神,简直比饿狼见到小白兔还要可怕。这两个可都是自己的子女啊!万一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擦出一点火花,德国骨科一下,那他镇南王府一世英名岂不全玩蛋了?

  李墨闻言同样蛋疼无比,那种除了脸能看,其他都是差评的女人,就别再拿出来祸害人了好不好啊,大叔?而且,你家木婉清虽然不算二手货,但也是段誉认主绑定的旧货,就别拿出来炫了。

  此时,久候李墨不至的段誉,也偷偷溜到窗户边上,好奇的偷听起来。

  房屋内,被段正淳恶心一回的李墨,决定反击回去。

  于是李墨故作为难:“咳咳,段先生,有一事不值当讲不当讲?”

  段正淳还以为李墨对她女儿有意思,一脸笑意道:“但说无妨!”

  “咳咳,我们逍遥派,其实和您还有一些关系的。”

  说到这里,李墨嘴角微微一翘,段正淳感觉自己眼睛花了一下,这少年怎么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对,一定是我看错了。

  “哦?什么关系?难道不是誉儿吗?”段正淳疑惑道。门外的段誉也竖起耳朵,开始聆听。

  “本派掌门名为无崖子,而他与师叔祖育有一女,也就是和段誉师弟的师叔。前来大理时,师叔曾委托我给您问声好。”

  段正淳听的奇怪,遂问道:“你这个师叔是谁?”窗外的段誉也好奇了,大师兄口中的师叔,该不会是王夫人吧?难道她也认识父亲?

  “师叔讳名李青萝。”

  “啊!”段正淳闻言,失声叫道:“竟然是阿萝!她居然是逍遥派掌门之女?!”

  此刻的段正淳受到了一吨重的刺激,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而窗外偷听的段誉,一颗心却不住跳动起来,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心间。父亲刚刚叫师叔‘阿萝’?一定是我想错了什么!王语可是嫣姓王的啊!

  想到自家老爹不检点的行为,段誉一颗心直往下坠。尽管理智在告诉他:钟灵也不姓段、木婉清也不姓段!不过他已经选择无视,继续忐忑的偷听着。

  “阿萝最近过得还好吗?”

  “师叔她安好,已经嫁人,并且有了一个女儿。”李墨认真答道。

  段正淳听闻妹子已嫁作人妇,而且有了女儿,语气突然失落几分:“是这样吗?哎,我早该猜到了!”

  段正淳虽然对于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但他也明白并非每一个情人,都会像秦红棉那样替他守活寡。不过蓦然间得知李青萝出嫁的消息,他总有一种自己的水白菜被别的猪拱了的不快。

  “不过王氏英年早逝,师叔已守|寡多年。”

  李墨下一句话吐出,段正淳立刻精神一振,重新抖擞起来。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好好呵护一下多年未打理的‘白菜’。守|寡多年,怎能不滋润一番,浇浇水施施肥呢?

  紧接着,李墨无耻的描述了王夫人凄惨孤寂的日常生活,又描述了曼陀罗山庄茶花遍布的美景,说的段正淳脑补连连,心中出现了一个弱柳扶风病如西子的形象,恨不得早些飞去江南抚慰对方。

  看到段正淳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李墨终于爽了。让你拿木婉清恶心我,段大情圣,也尝尝小爷的手段。

  窗外的段誉听到这里,只觉内心一阵痛楚。他虽然更加迷恋王语嫣版本的少女神仙姐姐,但同样对邪术版本的神仙大姐姐很有好感。尤其当他回忆起当着王夫人面临摹北冥神功的场面,心中更是阵阵躁动。

  然而,此刻听闻自家老爹竟然和对方有一腿后,段誉感觉自己受到了万吨伤害,心头一阵绞痛,有一种自己被亲爹给NTR的错觉?不过他还是忍住悲伤,继续偷听。

  “这次陪同段师弟来大理,除了护送外,也有一事必须对段先生言明。”

  段正淳神色一正,不再哀伤:“哦?什么事,尽管请讲,必不让小兄弟你为难。”

  “是这样的,我那个小师妹叫做王百科……咳咳,叫做王语嫣。如师叔一般生得貌美似仙,段师弟一见倾心。”

  李墨说到这里,段正淳微笑的捋了捋胡子,一脸认同。他当初爽了李青萝后,一直念念不忘,正因为对方是他玩过所有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尽管那女人脑子有些不好使。

  李墨这话,深得他心,李青萝的女儿,能差到哪去?誉儿爱慕也是正常。不过这小子神色为何如此为难?难道他也喜欢这个少女?想要跟誉儿相争不成?那婉儿岂不推销不出去了?

  不提段正淳心中千回百转,窗外的段誉更是摒神凝气,紧张的不敢呼出半分气来。真是好激动,好忐忑啊!难道师兄在帮我求婚?

  “只是……师叔说,这小师妹也是您的女儿。段公子与她万万不可能的!还望您加以劝导,否则酿成人伦惨剧就……”

  李墨说完这句,看到段正淳仿佛瞬间受到了十万吨伤害,一脸傻了B的白痴表情后,差点没破口笑出声来。

  让你拿木婉清恶心我,我也拿王百科来恶心你!

  段正淳此刻百脸茫然中。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连连捡女儿?先是钟灵、木婉清,接着又来一个王语嫣。尽管这只是李墨的一面之词,但他已经百分百的相信了!

  至于窗外偷听的段誉,更是经受不起百万吨的心灵伤害,一口老血喷在窗纸上,彻底昏死过去。为什么,为什么天下有情人皆兄妹?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初恋死在起跑线之前啊!为什么上天夺走了大姐姐,还要夺我的小姐姐?!

  “什么人?!”李墨听闻窗外异动,急忙回头。

  这时段正淳已经先一步窜出,推开窗户跃了出去。接着李墨听到他急切的呼喊声:“誉儿!誉儿!”

  然后房内的李墨笑的更加灿烂了……段誉不会记恨我这个大师兄吧?虽然这只是一个误会,不过算了,谁在乎呢!尽情的吐血去吧。

  我这是在做好事哎,帮段叔叔认女儿,天大的好事啊!我李墨就是这么一个急公好义,助人为乐的人。

  次日清晨,李墨出门锻炼,见到段家众人。段正淳一脸愁眉不展,家门不幸,这又是要德国骨科,清誉尽毁的节奏啊!

  至于当事人段誉,此刻失魂落魄,宛若行尸走肉一般。天下有情人皆兄妹。

  而刀白凤看向段正淳的眼神中充满仇恨,望向儿子的眼神充满担忧,却又千言万语卡在喉中说不出。

  至于木婉清,同样脸色阴森森的,随时要拔刀砍死段誉的样子。

  “喂,这女人怎么了?昨晚还一脸幽怨,现在怎么想要杀人呢?”李墨心中好奇,对瞳恩问道。

  “哦,昨晚她送我袖箭做礼物,我就告诉她段誉暗恋王语嫣的事情喽。她还让我帮她盯紧段誉,以后另有好处相赠。”瞳恩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如此!”李墨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原来这女疯子吃飞醋了,接着道:“你再卖她一个人情,就说段誉和那王语嫣也是兄妹关系,她无需挂怀。”

  “嘶!”这回轮瞳恩倒吸一口冷气,佩服的望向段正淳。真是匹好马啊,布种天下。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整个段府都沉浸在伤感的气氛中。李墨没有多留,而是跑去找段家的四大家将切磋武功。

  他的现在的实力很难判定。单论北冥内力,大约十二年的火候,属于三流巅峰。由于内力品质极高,单挑二流底层人士也不是难事。不过北冥缺少核心的行功路线,内力难以增长。如果继续吸功,又会出现内力不稳定的状况,因此被卡死。

  论轻功,凌波微步属于顶级,三叠云也是一流,所以李墨躲闪、规避、远距离奔袭的实力很强,几乎没有短板,甚至连段誉都不如他。他觉得自己已经超越了田伯光,可以和云中鹤一较高下。或许没有对方飞得高,但一定跑的比他快,比他灵活。

  不过,为什么自己总是要拿淫|贼来作比较呢?

  至于招式,这又是一个短板。一门‘弹指功’,只适合远程攻击,可以欺负三流武者,或者用于偷袭。面对二流好手,经常会被规避,因为这‘弹指功’,起手式太过明显,有经验的高手都能提前预测规避。

  此外,多罗叶指只有招式,缺少心法,无法窥探其中奥妙。另,他还兼修了最基础的擒拿手与太祖长拳用来锻炼身体,应付普通货色自然没问题,但对上一流高手就不够看了。

  从武学角度看,李墨是速成的擅长轻功的二流档次。根基不稳,并且急需一门可以与‘北冥内力’匹配的完整内功,外加一套心法完整的招式武功。

  但是当他抽调‘炎魔劫力’后,就会瞬间从‘武侠层面’进化到‘魔幻层面’。

  那种如同流火的力量,妥妥的开了挂,哪怕不用招式无脑轰出,也能达到十分骇人的效果。这是魔法的力量!这是深渊的胜利!

  ……

  在与四大家将一番切磋后,受益良多的李墨返回卧房,开始进行反思总结查漏补缺,完善自己武道,弥补根基的缺陷。

  尽管他武功速成,根基不稳,但还有挽回的余地。武功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打架的经验与技巧。无论速成还是苦修,最终都要在实战中检验。

  他从此刻开始,只需要不断的与人交手,以战养战,不断打磨自己。千锤百炼之下,自然可以一点点弥补缺陷,祛除杂质,蜕变的越来越锋利。

  当做完反思功课后,李墨脑海中突发奇想,决定尝试用‘炎魔劫力’推动‘武功心法’。看看有什么效果?

  外丹法炼出的‘炎魔劫力’,本属于高级的‘异种内力’,同样可以在体内运行。

  魔骨记忆中的修炼体系,远超武侠世界认知,更加系统与复杂,那是修真体系。其中的筑基阶段,共划分为‘百日纳气、通脉、蓄气,以及最后的定基’,主要讲的是‘炼精化气’。

  其中百日纳气,又称为‘百日小筑基’,通过锻炼身体,凝神静思,找寻气感,再利用特殊的呼吸法门,炼出第一缕内力的全过程。

  之后的‘通脉’与‘蓄气’可以同时进行。所谓‘通脉’,就是打通经脉。‘蓄气’则是积蓄内力。

  人体经脉本就畅通,无需再打通。这里所提的‘通脉’,是按照内功路线,将经络运转所通过的穴道,一枚枚打开固定,在人体内建立一套固化的‘经脉通道系统’。

  人天生拥有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消化系统,这些真实可见。而内力是后天修炼的,涉及精神与生命,似有似无;经脉同样如此,玄之又玄。

  因此每一个武者打通一枚枚‘穴位’,将内功路线固化下来的全过程,就是再造一套后天的‘内力系统’。这玩意和‘魔法回路’有几分类似。

  随着被打开固化的‘穴位’增加,经脉路线就像小路变成高速公路,越来越坚韧,越来越复杂,承载内力的量越来越大,身体素质,内力数量随之提升。

  在体内修好一条主干道,就是打通一条经脉。因此‘通脉境’共分:‘初通’、‘十二经’、‘百脉’三个境界。

  ‘初通’最易,不需打通固化一枚穴位,只要能搬运内力,按照正确内功路线在体内走一圈,完成一个周天即可,入门武者都能轻易做到。

  ‘十二经’是彻底打通固化十二正经路线,完成一个完整‘内力系统’的基础建设,最终做到内力流转不息。做到这一步,在武侠世界便是一流高手。

  ‘百脉’是在‘十二经’的基础上,继续打通奇经八脉、其他支脉、特殊隐脉,不断丰富扩张体内的‘内力系统’。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武功的范畴,非绝世神功不涉及。

  至于与‘通脉’对应的‘蓄气’,就更容易理解了。不断累积提升内力的数量与质量。蓄气被划分为:‘内力’、‘真气’、‘先天真气’几个级别。

  内力最好理解,人体的生命能量,与精神烙印结合后的最初产物。可以是一股热流,可以是一种能量,有人认为只是一种精神概念,有人觉得它真实不虚。

  至于真气,则更高一级。人体穴位包罗万象多如繁星,是一个小宇宙,蕴含了所有的属性。不同的内功,会运转不同的穴位,形成不同的经脉路线组合。

  从宏观角度看,每一门内功心法,就是在体内绘制一张特殊的‘星图’。这些星点就是穴位。按照不同顺序,连接不同属性的‘星’,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北冥的‘穴位星图’可以产生‘吞噬效果’,小无相功可以‘模拟’、六脉神剑可以转化‘剑气’、火焰刀可以制造‘炎气’。

  所谓真气,就是通脉小成之后,构建了基础的‘经络星图’后,内力开始携带某种星图赋予的‘真意’,让单纯的内力产生第一次质变。

  这时候,内力不仅是‘生命+精神烙印’,还有内功心法赋予的特殊‘真意’蕴含其中,因此品质超出内力,叫做‘真气’。

  李墨的内力与炎魔之血相容后,携带‘炎魔’属性,可以归纳为‘异种真气’。

  至于先天真气,则是接引天地间的元气,进一步升华内力。公式为:先天真气=生命力+精神烙印+心法真意+天地元气。

  修炼一门内功心法,就是在体内创造一套‘经络系统’,在体内绘制一幅‘星图’,最终彻底固化下来,化为一个武者的根基。这一切完成后,筑基期结束,可以开始‘炼气化神’。

  修炼‘火系内功’,自然拥有‘火系属性’根基。修炼五行功法,则获得五行属性。因此这种内功,又被称为‘根本法’。

  一旦选择某种类型的功法来筑基,建立了对应的经络系统后,未来就再难回头,只能一步步走下去。所以筑基极为重要,关乎未来修炼成就的高低。

  至于招式心法、轻功心法,并不涉及这些‘经络体系’,属于技能树主干的上的分支。只要内力属性与武功招式不冲突,就都可以施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