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北冥炎魔,挂中之王,舍我其谁?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内力是生命力与精神相结合的神奇产物,也是炼精化气,踏入修炼一途的第一步,自然烙印着一个人的精神印记。

  当无主的炎魔血吞噬掉这股‘阴寒内力’后,魔血的火毒终于被阴寒之气中和掉,化作一股至邪至热的高品质变异内力。

  魔血虽然有灵性,但缺少自我意志,而李墨留在内力中的精神印记,同样被吸收,两者相互补充。因此,这股被称为‘炎魔劫力’的高级能量,与他心意相通,受到他的操控,如指臂使的在体内快速运转几圈。

  这时,终于重新恢复身体控制权的李墨,趴在桌子上急速喘息,大股大股的黑烟从喉咙鼻孔中涌出,看起来骇人异常,这种画面,已经完全脱离了武功的范畴。

  这种感觉实在太诡异、太玄幻了!果然是魔法修真啊。

  他抬起手掌,运转体内的‘炎魔劫力’,手心很快散发出微弱红芒,就像加持了火焰伤害一般。接着,李墨反手在桌面上一印,立刻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木质桌面被灼烧出一个焦黑的手印。

  “太夸张了,这哪里是内功?分明就是魔法!”

  李墨散去手中的能量,心中咋舌不已,这杀伤力,远远超出内功的范畴,已经达到干涉现实的地步了。自己瞬间从三流弱渣,变成拥有威胁一流高手能力的bug人物。只可惜这炎魔劫力的总量实在太少,覆盖一个手掌都有些勉强,续航能力就更别提了。

  不过炎魔血的效果,真是恐怖,难怪必须阴阳合修。

  如果没有高端的月蟾气中和,没有吸收炎魔之血的外丹法门,是个人饮下炎魔血,都要被烧死,或者火毒缠身痛苦一生,要么干脆化身丧尸炎魔兽。难怪筑基才能入门,否则修炼《三劫经》不是被烧死、冻死,就要被毒死,这是标准的邪道功法。

  接着,他抬起手指,轻点‘炎魔鼎炉’,体内灵动的‘劫力’,从指尖流出,乳燕归巢般钻进‘顶颅外丹’的内部。

  这颗颅骨属于炎魔,自然能够储存温养蕴含‘炎魔血’的‘炎魔劫力’,可以视作一枚品质传奇级的外丹田。比起李墨那狭小的丹田来,外丹的储量近乎无限。

  至此,李墨的身体被掏空,又从三流杂鱼沦为一个毫无内力的废柴。不过如果需要,他随时可以抽取‘炎魔劫力’,瞬间恢复三流内力,并且身负一套至热至邪的绝世魔功。

  这可是炎魔的力量啊,尽管被稀释了无数倍,对于这个世界的武者来说,同样是神话中才有的力量。凌云窟的火麒麟弱爆了,在我大炎魔的阴影下颤抖吧,世界属于深渊!

  将内力转变为炎魔劫力,并排出体外后,李墨终于放下一切,开始专心研读入手的北冥神功。

  他修习这门武功,不为其他,只看重吸取内力这一能力。他要的,就是迅速跻身武林一流好手,像段誉那样拥有一身不俗内力。

  ……

  次日清晨,李墨留下瞳恩,孤身一人返回苏州城,见到了坐下的‘四大天王’,以及新来投靠的青城派赠品,与秦家寨弟子。

  此时他已经修成‘北冥’,同时还有绝招‘炎魔劫力’,心中更加看不起这群杂鱼,感觉格局太低,终究成不了大事。

  他之前辛苦培养的四条杂鱼,此刻在同样弱鸡的青城派弟子面前毕恭毕敬,态度低声下气,甚至比面对自己还要不堪。原因无非是青城派的大名,令这群没有背景的家伙感到畏惧。

  果然,实力才是硬道理啊。

  见过众人后,李墨不做停留,私下召来了忠实的小马仔,李春。

  “小春子,我不在这几日里,这群人表现的如何?有没有异常?”

  李春闻言,思索片刻后,开始一一汇报。他虽然不懂武功,但为人机警灵活。李墨不在时,他一直暗中观察这群打手,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记在心中。此刻李墨提问,他则一一详述,包括昨晚宴请青城弟子时,酒醉后失言的场面。

  了解完手下的情况,李墨面无表情,将一众小弟一一传唤。并将自己从‘琅嬛玉洞’中带出的三流秘籍,派发出去。

  期间,李墨暗中运转外丹法,趁其不备偷袭重伤几个心怀异志的家伙,将他们的内力吸干,尽数转化成北冥真气,心中底气越来越足。有实力,当然有自信!

  掠夺抢劫果然比扎实苦修来的痛快过瘾,北冥也不愧神功之称。短短一个早晨,他至少拥有了旁人修炼五年才能累积出的内力,一跃加入三流武者行列。

  完成这一壮举后,他在后院尝试了一番轻功步法,以及弹指功。

  三叠云的技巧,已经可以粗浅使出。体内催动内力,按照轻功路线运转时,整个人仿佛轻若柳絮,随时都能挣脱地面,飞舞而起。一旦运转叠步技巧,仿佛滞空一般,可以连踏三次,身形瞬间拔高一大截,飞檐走壁绝不是说笑。

  至于弹指功,手指灌注内力后弹射铁莲子,一共连发七枚,每一枚都深入木梁两寸有余,左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过连续弹射七枚暗器后,李墨的内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五年份不够看啊,还要继续吸才行。

  ……

  有了自保之力,李墨胆气也壮大不少,对于那些江湖侠客不再是一味的避让,反而有几分跃跃欲试,想要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早晨一番杀鸡儆猴,外加武功秘籍收买人心后,他手下的小弟也熄了别的心思。如今李墨展示了自己的实力,有钱有秘籍有背景,而且他手下几乎人人都在服用甲基******、二乙|酰吗|啡,多种手段齐下,终于将这群炮灰调|教的服服帖帖。

  也就在这时,暂时投靠他的青城弟子,带来了师门长辈想要拜访李墨的消息。

  他算算时间,这群人也该来了,毕竟‘山寨脑神丹’的解药还没入手,怎么可能一走了之?

  之前,李墨势单力孤,碍于青城派、秦家寨的名头,不敢乱来。如今修炼了《北冥残篇》后,他心态急速改变,已经把这群人看做肉鸡,内力经验包。如果愿意投靠自己,那么一切都好商量,若是不识抬举,那就等着功力尽失当个废人吧。

  接下来,李墨设宴款待各家的老大,开口便要招揽打手,可惜这群人或者碍于名声,或者不屑为他开出的价钱,又或者其他原因,纷纷拒绝。并且隐隐联合起来,威胁李墨趁早交出解药,否则他们不介意鱼死破。

  经过那夜悲酥清风的袭击后,这次几位大佬都学乖了,不仅在门口设下弟子把风,随时冲进来支援外;他们每品尝一道菜式,喝一杯酒之前,都有弟子代劳验毒,生怕着了李墨的道。

  不过这依旧难不****墨,得知这群人不愿投效自己时,他也不再提这一茬,而是假意与对方谈条件。然而正到紧要关头时,李墨突然暴起,一捧淬了药的毒针漫天花雨般洒出,扎了众人一身。场内顿时乱作一团,混乱无比,哀叫连连。

  接着他二话不说,一把摔碎装有‘十香软筋散’的毒药瓶子,同时倒踩三叠云,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飞退,瞬间撞碎窗户跑了出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电光火石间完成,丝毫不给对手机会。当门外弟子惊醒,冲进来是,又一批猎物被扩散的药粉给迷到。

  半柱香后,那些投靠李墨的小弟,将这群废人全部捆绑起来,送进他的练功房中。

  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沦为阶下囚的众人,心中带着浓重的悔意。这才短短几天?先是悲酥清风,再是软筋散,金大大的成名迷药他们都尝了个遍,这辈子也不虚此行了。

  此时的李墨却开心无比,真是一批好肉鸡啊!一只都没死,真是太好了!

  只见他运转北冥神功手太阴肺经,将肉鸡们的内力一一吸干。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制造了一批武道废人。外人不明其中道理,皆以为他是修炼了‘化功大法’的星宿派弟子,果然毒武合一,狠辣卑鄙,心中也因此更加敬畏。

  ……

  李墨邪功小成后,拿青城派、秦家寨的经验包练手,抽干了一个又一个人的内力,魔焰滔天势不可挡。

  青城派的代掌门司马林,以及诸宝昆见势不妙,又舍不得一身修为,更舍不得小命,于是可耻的跪了,十分光棍的举派投降。在这二位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

  秦家寨寨主姚伯当同样怂,不过他想法奇特,准备放两句硬话,展现一下自己的气节再装孙子,或许更能得到李墨的看重。这叫既做碧池,又立牌坊。

  结果他想太多,李墨本着杀鸡儆猴的朴素原则,一把扣住他脉门,运转越来越澎湃的功力,将对方吸成了废人。

  有了这十几个三流经验包贡献内力,李墨一夜之间功力暴涨到半个甲子(混杂版内力)。单论内力总量,他已经是二流巅峰的人物。

  不过这些人修炼的心法普通,内力质量平平,远不如一位高手修炼数年的内力。(鸠摩智修炼一年的内力,约等于这群杂鱼修炼七八年。)

  此外,他虽然内力瞬间飙升,但还有两重缺陷需要解决。

  首先,北冥神功残缺严重,虽然吸取的内力可以悉数转化为‘北冥真气’,去除不同内力之间,彼此冲突的隐患。但他只学了一路手太阴肺经,缺少最核心的内力运转路线,无法合理调度内力,出现内力过剩淤积,经脉有膨胀破裂的隐患。

  其次,内力属于生命与精神初步结合的低等能量,多多少少烙印着一个人的精神印记。这种印记对于修炼者来说,是最重要的,涉及到精气神中最玄妙的‘神’,也是未来筑基的关键所在。

  对于这个世界的武者来说,先天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传说,因此这种精神烙印的杂质对己身毫无影响。

  所以北冥才被奉为圭臬,被人追捧。能够吸取百年内力,内力不会彼此冲突,而且如指臂使,轻易间便可天下无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过李墨不同,他是有追求有野心的男人,他求得是渡劫证道,要的是凝聚神格,最终要超脱束缚不朽不灭。这杂质无疑是致命的,必须剔除掉。

  段誉同样碰到过类似的问题,不过他从保定帝哪里学到了段氏内功,掌握了导气归墟的方法。之后又幸运的以‘北冥内力’替代‘一阳指力’,跳过修炼一阳指的过程,直接学了六脉神剑。彻底解决了这些问题。

  六脉神剑同属上乘武功,自有运转路线,并且在主角光环的作用下,意外的与‘北冥真气’兼容,自然解决了内里过剩的问题。

  至于精神烙印方面的杂质,这个世界先天已经极为罕见,江湖武者只追求内力的数量,谁会在乎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因此被所有人华丽的忽略了。

  李墨仔细想了想,他没有段氏的内功,却有一册‘小无相功’,应该也可以兼容‘北冥真气’。毕竟两者同处一源,据说是一门神功拆分出来的。

  不过具体的兼容合并方法,还要仔细研究探讨。这种改良内功行为极端作死,一不留神就会走火入魔,他可不打算拿自己当试验品,还是多送几盒面膜,让王百科来帮忙吧。

  接着,他先将体驳杂的内力转化提纯,炼出二十年份的北冥内力。然后又将体内过剩,不受控制的北冥内力,统统输入外丹之中,喂养了‘炎魔劫力’。

  这种携带‘炎魔属性’的异种内力,具备一定的生命灵性,与李墨心意相通。而它成长壮大的食物,正是各式各样的‘内力’。内力中包含的精神杂质,正好可以补充它的灵性。

  炎魔本就是通过杀戮,掠夺灵魂、吞噬灵魂的恐怖上位恶魔,炎魔劫力同样由此特性,可以吞噬‘内力’,将其分解成‘生命力’与‘精神烙印’,前者壮大自身,后者蕴养灵性。

  李墨暗自揣测,这门‘炎魔劫’想要修成,就必须不断杀人,吞噬对方的生命与灵魂,从而壮大自身的劫力,最终‘外劫’入体,化身没有缺陷的和|谐修正版大炎魔。

  不愧是出自轮回殿的魔改功法,妥妥的魔武合一!比什么‘北冥神功’、‘化功大法’还要邪门百倍,自己在魔道妖人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

  经过一夜调整,李墨体内一共有十二年的精纯功力,这已经是他目前能承载的极限。此外,炎魔劫力也壮大到五年的火候。

  用内力战斗,他能和三流高手一较高下。单用外丹作弊,他也能和二流武者僵持一段时间。这短短一夜,就顶过别人数十年苦修,开挂的感觉真好。

  ……

  次日清晨,李墨再次唤来小春子,询问他有没有一个番僧来找自己?结果李春回忆少许,点头说道:“是有一个奇怪的大和尚来找公子,不过我说公子你没在,于是那和尚说了句有缘自会相见,然后就离开了。”

  “这样吗?那就算了。下次见面,再和他互换武学。”

  李墨思量起来,鸠摩智可是一台‘高端武学移动贩卖机’,身上有不少好东西,自己必须多备一点好货,和他交易。

  算算时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天,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如今魔功小成,必须尽可能多的猎杀江湖高手,挣取积分。

  昨天夜里他掌毙姚伯当时,隐隐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这个家伙已经算得上猎物。尽管猎杀名单没有这位龙套,自己的狩猎行为却得到了轮回殿的肯定,账面上应该增加了少许积分。

  也不知道其他几位队友如今都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

  ……

  无锡地界,半兽人轮回者老五,盘坐在一间破庙中,反复研究手中的《铁布衫》秘籍。

  这本轮回殿出品的铁布衫,不同于那些江湖上流传的大路货,不仅有详细的外功修炼方法,秘药的配置秘方,还有对应内力的运行路线。

  在武林高手的眼中,这已经是一本不下于《十三太保横炼》,仅次于《金刚不坏身》的一流硬功秘籍,毕竟‘轮回出品,必属精品。’

  在老五的身后,则歪歪扭扭躺着几具死相极度凄惨的尸体。看他们一身补丁的杀马特造型,想必是丐帮弟子无疑。不过这些丐帮成员皆被半兽人老五屠杀一空。

  此刻老五收好秘籍,从背后的包袱重取出一个木盒,打开后拿出半截人参,用力扯断一截塞入口中,胡乱嚼了几口,便匆匆吞咽入腹,开始搬运功力。

  过去的十几天中,对这个世界毫无认知的他,一头扎进江湖,开始了凶残屠杀之旅。

  半兽人凭借强悍的体魄与天生神力,外加粗浅的刀法,先后在赌场进行抢劫,又在城镇伏击丐帮弟子,随后渐渐有了恶名,成为绿林黑道一员,最终被无锡的某个黑|帮组织,招揽为客卿。

  直到这时,老五终于接触到了懂得修炼内功的江湖人士,并凭借轮回殿灌输的知识,将人类的内功心法与半兽人的穴道一一比对,也开始修炼内功。

  随后,毫无防备的半兽人,取出自己兑来的铁布衫请教不明之处,结果帮派头目贪念大起,在酒中下药想要谋财害命。

  可惜老五看似人类实则半兽人,秘药并未起作用,头目反而被狂暴后的老五就地反杀,一套五虎断门刀将对方剁成了好几大块。随后,半兽人卷走了这位大佬的全部积蓄,以及几根百年人参。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位半兽人也逐渐融入江湖这个大染缸中,四处打听‘猎物名单’上高手消息的同时,并不断通过补药增加内力,留下累累血案。

  现今南方绿林匪名鹊起的‘血刀狂徒’,说的就是这位来自魔法位面的外星人。由于碰上的对手皆是二三流货色,因此半兽人的信心无限膨胀,见人就杀,刀刀毙命,不留活口。

  昨夜,他偷袭了无锡丐帮在荒庙的一个据点,以轻伤为代价,砍死杀光了一切乞丐,并且夺了‘打狗棒法’的前两层。

  在逼供时,老五更打听到了乔峰的下落,准备在杏子林埋伏起来,截杀乔峰,夺了对方的降龙十八掌与打狗棒法。

  修炼了内功,见识到这股神奇的力量,他有信心返回主世界后,凭借‘铁布衫+五虎断门刀’砍死部落酋长,取而代之!领导‘黑锤氏’干翻隔壁熊地精,走向巅峰,称霸物质位面!

  到时候,族里的所有女半兽人,都是自己的了,啊哈哈哈哈!

  武侠突然晋级魔幻,各位是否适应?以后主世界的内功,都要经过类似的工序,变成魔改版。

  在主世界,不开挂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