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段誉初发车,推平青城派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看到段誉眼中流露出的痴迷,王夫人心中既有厌恶又有其他。她眉头微皱,心中想到:这便是那负心人的儿子?果然都是胚子不差的小白脸啊。

  看到王夫人一脸厌恶,段誉立刻反应过来,明白自己刚刚孟浪了。接着,他行礼道歉,叙述自己的思念之情,又叙述了自己的经历。

  王夫人这次忍住没有发作,接着越听越奇怪,询问道:“你真得了我逍遥派的武功?”

  “什么?!”段誉闻言也是一惊,“神仙姐姐你不是要我杀光逍遥派之人吗?”

  王夫人听后一脸尴尬,自己爹妈闹得这都是什么事啊?死了也不消停一点。

  “咳咳,《北冥》、《凌波》皆出自逍遥,当年因为一些恩怨,门内弟子反目,才有了这一说。你如今修炼了我逍遥一派的功夫,当如何自处?是拜入门下,还是交出秘籍,自废武功?”

  段誉对王夫人的话不疑有他,听到这里,又轮到他蛋疼了。他刚刚脱离番僧魔爪,哪想就遇见了大龄风韵版神仙姐姐,接着得知逍遥秘闻,然后被逼站队。

  虽然他对一身内力的态度可有可无,但这却是一个能够接近‘神仙姐姐’的机会,如何能够错过?于是他果断选择入门,李墨终于多了一个师弟。

  “你先跟我来吧……”

  王夫人不再去看段誉,而是带他入了山庄,准备逼他默写全篇《北冥神功》,以及《凌波微步》。

  得知神仙姐姐要自己默写武功,此刻的段誉却是另一番心境。他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心跳同样开始加速。北冥神功是什么?北宋小黄书啊!画功最好的李秋水同人本!内功什么都是其次。

  神仙姐姐让自己当面画下她的……此刻的大理世子脸红心跳,小兄弟不争气的坚挺起来,同时在脑中脑补了大量不和谐内容。

  如果他也是穿越者的话,一定会想到什么‘家庭补习系列’,接着污污污,小火车就这么发车了……

  ……

  此刻,远在后院的李墨,自然不清楚即将上演的闹剧。

  后院中,几女聊得无比十分开心。这时观察力敏锐的阿朱突然开口:“王家小姐,你看起来比起以前更漂亮了!还有府中丫鬟的皮肤,似乎个个都肤如凝脂,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两个颜值极高的丫鬟,她俩都是慕容复预订的填房丫头,自然更加在意这方面的问题。

  听到二人终于提问,王语嫣神秘一笑,拿出一瓶化妆品,开始推销起来。

  接着瞳恩也插入队伍中,从小背包中取出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开始讨好几人。片刻后,就将性子单纯的阿朱阿碧的好感,刷到了感激。毕竟舍得将这么多宝贝送给两个丫鬟,可见瞳恩心地多么善良,是个好姑娘。

  就在瞳恩回忆李墨的教导,传授洗发水的正确使用方法时,阿朱突然惊叫一声:“哎呀不好,我把段公子忘记了!”

  听了这话,一旁阿碧脸色先是一红,接着又变白:“要糟,要糟!已经过去这么久,万一段公子乱跑,冲撞了夫人,那就麻烦了!”

  “两位姐姐别急,我母亲最近心情不错,应该不会出事的。我这就遣丫鬟去看看。小茗,你去打听一下段公子的消息,如果碰见,就请到客房去。”

  放走丫鬟后,王语嫣反复安慰,终于摆平了两女。瞳恩这时又掏出一堆糖果,开始转移话题。同时呼唤自己的丫鬟去取来她的超级兔子布娃娃,让这群原住民长长见识开开眼。

  李墨自觉无聊,闪到一边算计问题去了。

  没多久,那个丫鬟一脸古怪的跑了回来。

  “怎么样,打听到段公子的下落没有?”阿朱连忙问道。

  “打听到了,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你倒是说呀!”瞳恩不爽的催促道。

  “那个段公子也被夫人收入门下,成为了墨公子的师弟。”

  “噗!湿弟?”一旁听墙角的李墨呸了一口水。

  “王家夫人究竟怎么了?你们王家不是和江湖没有关系吗?怎么也开始收徒了?”阿碧询问道。

  阿朱推了推她,说道:“不能说没有关系,否则王小姐怎能熟知天下武学?”

  ……

  另一边,段誉先默写出全篇《凌波微步》,也算是物归原主。王夫人阅完后确认无误,果然与易经六十四卦相合,内容晦涩深奥,对此十分满意。看向段誉的眼光也柔和几分。

  毕竟是老相好的儿子,她不可能真的杀了对方,否则留下此仇,还如何破镜重圆?

  一旁的段誉仿佛看到了王夫人那鼓励的目光,终于大起胆子,开始临摹北冥神功第一幅图。当然,他也只会这回一幅图。

  好在段世子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画艺一途也是高手,放到隋唐花间派,也是小***一条。

  只见他寥寥几笔落下,一个栩栩如生的神仙姐姐跃然纸面,身材更是妙不可言。而且他自作主张又添了几笔,纤毫毕现。这脑补功力,已经超越了原版的北冥。

  王夫人不知段誉在搞什么?只见他脸色越来越红,心中差异这北冥神功究竟如何神妙?抄写内容,也能搬运气血不成?

  当她走到段誉身边,看到那不堪入目的图案后,一切疑惑一切好感,所有感情都不翼而飞,只能下怒火充斥心头。

  “竖子尔敢!”

  Pia!Pia!!Pia!!!

  ……

  晚饭时,王夫人没有登场,只有李墨兄妹,以及脸上两个巴掌印,浑浑噩噩魂不附体的段世子,还有阿朱阿碧几人。

  “段公子这是怎么了?”阿朱担忧的望向段誉,接着问道。

  “失魂症吧?”李墨对这货没好感也没恶感,直接当做路人无视了。

  “咦?今天菜怎么异常可口?这是怎么做的?”阿碧吃了口菜后,被味道吸引,无视了段誉,惊奇道。

  对于这群可怜的古人,李墨已经不想在说什么。他过去半个月天天秀优越感,已经麻木了。不就在做菜时,加了对应的调味包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当初柳松风第一次吃到正版回锅肉时,那激动的模样,分明是流出了感动地泪水。李墨觉得,如果他弃武从厨,凭借空间装备中的格式调味包,一定可以在北宋谱写一篇真人版食戟小当家。

  “这都是哥哥做的,小意思啦!”瞳恩得意道。

  吃到难得的美食,段誉也渐渐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李墨问好。这可是大师兄哎,一定要打好关系,从侧面了解神仙姐姐的事情,弥补自己的过错。

  “段湿弟,你这脸……”

  “啊,哈哈,意外,意外!”段誉强颜欢笑,低头痛吃中……

  当天夜晚,阿朱阿碧见段誉已经没有危险,决定返回燕子坞。尤其瞳恩送出这么多宝贝,她俩也打算回去准备一些回礼。

  李墨知晓今晚有一票强力炮灰送上门来,于是主动要求同行,带妹妹去慕容家长长见识。阿朱、阿碧对此没有意见。段誉却没有要求同行,而是继续赖在曼陀罗山庄,说是要帮忙种茶花,其实是想再次接近妖术版王夫人。

  入夜之后,李墨一行人顺利来到阿朱的听香水榭,这里果然被人入侵,阿朱远远察觉不对,心中暗道不妙,准备见机行事。这时李墨却拦下两人,表示他有办法。

  同样的事情重复了多次,他已经懒得再做。尤其当他修炼了上乘内功后,心境也渐渐发生改变,认为自己应该真刀真枪与人搏杀,磨炼意志心态。对于背后下毒这种有损心境的事情,更加抗拒。

  “喏,这次你来处理吧。”

  李墨将一瓶‘悲酥清风’抛给了瞳恩。

  小姑娘年纪小,初生牛犊不怕虎,三观不正,没节操,一脸的跃跃欲试:“终于轮到我瞳恩大展身手啦!哥哥你瞧好了,我一定将这群杂鱼教训的服服帖帖!”

  说罢,小姑娘整理好袖箭、暗器飞针,熟门熟路的给脸上绑了一块黑布,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

  “李公子,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阿朱看到瞳恩一副吃了药的开心样子,不禁好奇道。

  “帮你们料理了这批不速之客,且安心看好,这丫头比我厉害,不用为她担心。”

  ……

  接下来,基本就是‘智取曼陀罗山庄’的‘瞳恩版’。悲酥清风一出,基本轮不到瞳恩出手,所有人都被放趴了。一帮大老爷们瘫软在地,默默留下屈辱的眼泪,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走错了片场。

  接着,小萝莉又从李墨手中讨了一颗‘三尸脑神丹’,开始绘声绘色的恐吓这群江湖二三流好手。只可惜效果不佳,毕竟是个毛孩子,说话毫无分量。

  郁闷的瞳恩歪头思索一会,便吩咐听香水榭的几个下人,将这群软脚虾统统拖到外面,免得待会脏了这处好地方。

  这时候,又轮到阿朱阿碧好奇,想要跟去瞧瞧这机灵丫头在搞什么鬼?不过却被李墨拦下来,毕竟那种限制级血腥场面,有损他们兄妹形象,外人还是少看为妙。于是他取出一堆宝石,成功转移了两女注意力。

  两女被李墨的大手笔吓到,心中忐忑、胡思乱想。阿碧心中猜测,为何李墨与自己姐妹匆匆相识,便要来这听香水榭?莫不是瞧上阿朱姐姐了?这也太直接了吧,直接就上聘礼?

  接着,两女一脸羞涩的看向他,认为李公子是在求爱示好,现场气氛则迅速升温。两个丫鬟欲说还休,最终,阿碧红着脸表示愧对李墨一番情谊,她的心早就属于慕容公子云云。

  李墨听了,内心变得更加郁闷了……虽然你们是美女,我也不介意来一啪,但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好吗?我看起来很花痴吗?你们两个古代女土著,自我感觉为何如此良好?

  看到李墨纠结的表情,阿朱还以为对方失望伤心,又开始各种好言安慰,墨公子相貌出众,一表人才云云。接着又请他吃点心喝茶,同时将话题引向厨艺一道。

  话题转移后,气氛再次回暖,二女也从李墨手中逼出了一大堆调味包。而她们对于李墨厨艺的崇拜之情,也随之转移到‘调味包’身上,开始狂热膜拜名为‘酱料公司’的神秘组织。

  再往后,三人逐渐放开,开始闲聊,李墨顺势变出三桶泡面,准备让北宋的妹子们,也感受一下老坛酸菜面的威力,在‘火腿+面饼’的淫威下尽情的颤抖吧!

  就在李墨将开水注入杯中,准备倒计时,扯掉脸上黑布的瞳恩,趾高气昂的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群心丧若死武林人士。

  “搞定了?”李墨看到小魔女一脸兴奋的表情,果然,收服一群壮汉带给她强烈的满足感与成就感。

  “嗯嗯嗯,一群渣渣,还妄想反抗,都被我的穿心透骨针打成猪头了!”瞳恩得意一笑。

  小萝莉如今内功不俗,学了李墨的轻功,跑得快跳得高,身子又小,十分灵活。再加上一手暗器秘术,哪怕二流高手一不留神也会中招。更遑论这群中了‘悲酥清风’的渣渣,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李墨环视一圈,这群人个个挂彩,不少都鼻青脸肿。而且的确少了一个年级偏大的江湖人士,估计成为了‘三尸脑神丹’的试验品,否则这群人不会如此服帖。

  “目标达成,丫头你来把这碗面吃了吧。”李墨将位置让给瞳恩,自己再来到这群三流人士的面前,开始收编工作。

  眼前这批人身中‘悲酥清风’,又服用了‘假货脑神丹’,小命握在李墨手中,自然一副低眉折腰听天由命的样子。

  这帮江湖豪客都是二三流的货色,一伙人来自云州秦家寨,头领叫做姚伯当,擅长五虎断门刀。

  说起这《五虎断门刀》,李墨突然想起下落不明的半兽人老五,这厮天生神力,又身怀‘铁布衫’、‘断门刀’秘籍,放在整个江湖中,也不算弱者。他估算时间,这帮异界原住民,也差不多该崭露头角了,或者惨死江湖了。

  再看水榭,另一帮穿白衣的,正是SC青城派成员,余沧海的先人板板们。头领叫做司马林,身边还有一个叫诸保昆的蓬莱派卧底。

  说白了,他们全是绿林匪类,贪生怕死委曲求全实乃本色。李墨三言两语之下,他们就认清了形势,不得不低头投靠于他。

  当然,李墨也不便过分逼迫,免得狗急跳墙。他们一方是一寨之主,一方是青城派未来掌门,仅凭区区一粒‘丹药’,就想彻底控制人家,简直可笑。交涉良久,姚伯当与司马林无奈妥协,分别给李墨安排了几个门中最出色的弟子,供候差遣。

  至此,抵达天龙世界区区半月,李墨手下的杂鱼军团越滚越大,素质越来越高。组团硬来的话,设计围杀几个丐帮长老也不是难事。

  就在李墨威逼利诱,拉拢新入手的小弟时,水榭外面传来阵阵大笑。而后,本位面第一臭嘴,包不同闪亮登场,并且直奔瞳恩的泡面而去。

  “阿朱妹子,什么东西这么香?这些脓包又是干甚的?”

  再往后,刚刚解毒的杂鱼众们,果然和包不同对上。一方认定慕容复杀了自家的兄弟与师长,要寻仇;另一方嘴臭无比,非也非也,自恃勇武,话不投机直接开打。

  很快,李墨预定的杂兵小弟们,统统被爽利的打成猪头,让他深刻认识到对付高手,人多果然没用。这帮三流炮灰连一个二流好手都对付不了,真是令人失望,同时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计划。

  与原著不同,这里没有王语嫣和段誉,所以诸宝昆没有暴露,双方恩怨同样没有化解,反而在包不同尖酸刻薄的挑衅之下,梁子越结越大。

  不过杂鱼众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后,只得惯例放句狠话,再灰溜溜滚蛋。

  临走前,误以为自己服用‘正版脑神丹’的几位大佬,表示不日变会去苏州城拜访李墨,商量解药一事。接着,除了几个被借给李墨的优秀打手外,其他小弟一句狠话也没有留下,便掩面而逃不在停留。

  杂鱼清场后,李墨自然成了关注焦点。包不同见李墨相貌气度不凡,身边小萝莉又对他满眼鄙夷,而且还和秦家寨、青城派的人关系不清不楚,自然不给他好脸看,又是新一轮讥讽与挑衅,变相刺激李墨。

  李墨最近心事很重,没兴趣与对方互撕,因此摆了张冷脸,直接无视之。他这漠视的态度,彻底惹恼了包不同,后者开始狺狺狂吠,恨不能与李墨一战。

  幸亏阿朱开口相劝,将李墨请到水榭内部的阁楼,休憩一晚,同样也没有为难那几条为李墨打工的杂鱼,给他们了一间房。至于瞳恩,则和两个美女睡到一起去了,李默表示万分羡慕。